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01 好运气来得太快

作者:阿琐

  岚琪还记得那日对玄烨说,觉禅氏从没有背叛过自己,希望能保存那一点点的姐妹之情,现在却听觉禅氏讲,早在当年她来问自己要惠妃最后的下场时,皇帝就已经暗中警告了她。(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原来这么多年,所有的一切,都在玄烨的眼睛里。

  觉禅氏淡淡笑着:“皇上说如果他一早知道容若和臣妾有情,绝不会夺人所爱,臣妾信这样的话,当初一夜恩宠,也的确不是皇上的错爱。至今他仍旧希望容若还活着,甚至希望容若不是明珠的儿子,可惜一切都是空想,人早就没了,而他死了也依旧是纳兰家的子孙。”

  岚琪苦笑:“总觉得你和万岁爷之间,有着旁人插不进的默契。”

  觉禅氏摇头:“不是默契,是各自谋利,皇上说从那一刻起,就各自断了身份的存在,臣妾可以不用再把自己当皇帝的女人,可以无所顾忌的悼念心中那个已故之人。娘娘您知道吗,对臣妾来说,这是最大的解脱,连一丝丝负罪感都不必再有。”

  话虽如此,可岚琪依旧无法苟同这样的事,毕竟有她自己的固执和价值底线,果然她是个小女子,而玄烨心中有家国天下,才容得下这种对于男人而言,最最不堪的事。又或许觉禅氏身体上的清白,而皇帝觉得既然注定改变不了别人的心意,不如成人之美,还能收服人心。

  “娘娘。”觉禅氏笑道,“臣妾愿意顺服皇上,愿意和您达成默契,很大的原因也是看到皇上对您的真心实意,这是臣妾曾经在容若身上看到过的情意,身为帝王佳丽无数,却能为您几十年不变,臣妾很佩服。”

  岚琪轻笑:“你在为皇上说好话?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就不必你费心了。”

  这话很不客气,甚至小气,不论如何,对岚琪来说,觉禅氏是女人,是个漂亮而有心计的女人,哪怕说她没度量,在心里也始终提防着她。

  岚琪又道:“方才你又喊我娘娘,虽未行册封仪式,圣旨宝册已经都给你了,往后我们平起平坐,你不用对我那么谦卑。”

  “这么多年习惯了,还请容我慢慢改。”觉禅氏很坦率,而后自顾自说起惠妃的事,连岚琪压根儿没想到的,她都一一提及,特别是八阿哥,觉禅氏道,“皇上与臣妾之间最大的不信任,就是八阿哥,特别是近来臣妾与八阿哥接触颇多,八阿哥又有些依赖臣妾,腊月那会儿聊得最多的,还是八阿哥。”

  岚琪不自觉地想要避开这个话题,可觉禅氏却道:“八阿哥不是皇上心目中未来的继承人,皇上希望臣妾不要抱有幻想,当然,臣妾从来就没想过他的将来,就算他真的做皇帝,也和臣妾没关系。”

  这一刻,无欲无求的觉禅氏何等坦荡,岚琪心中却背负了**的压力,让她束手束尾显得很不自信。果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胤禛知道自己已经被父亲选中,若不然胤禛一定也会走上歪路,甚至重蹈覆辙,再演太子的悲剧。

  觉禅氏没有察觉岚琪的心情变化,继续说着:“皇上说,惠妃心思深,绝不可能相信臣妾会带着八阿哥忠于她,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不能把惠妃逼得狗急跳墙,现在还轮不到他们母子做法。所以要改变引她入瓮的方法,顺着她的怀疑继续下去,索性让她在将信将疑中看待之后的事。”

  岚琪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她不敢相信,玄烨放弃了八阿哥,连大阿哥也一并放弃,他们似乎都已经成为玄烨手中的棋子,难道连四阿哥的未来,也对觉禅氏说了吗?可到了这一步,只怕皇帝不说,她也猜得出来皇帝在谋求什么。

  “正如您觉得皇上会要放弃哪位皇子的未来,很不可思议一样,与皇上对臣妾完全不顾八哥的将来,也深表怀疑。”觉禅氏笑得云淡风轻,去一语戳中了岚琪的心思。

  “皇上真的连大阿哥,都不顾了?”岚琪终于问出口,直觉得心头一松,更是道,“你到底图什么呢?”

  勾起恨意,觉禅氏的笑容不由得叫人看着发寒,她道:“臣妾经历过的痛苦,让她也切身体会,最好她将来还能长长久久地活下去,活着慢慢舔舐她的伤口。至于阿哥们如何,臣妾不关心。”

  岚琪唏嘘:“她已近五十之龄,是不是太迟了?”

  觉禅氏摇头:“正是越老越好,要她晚景凄凉,不得善终。”

  “你实在是个奇怪的人。”岚琪轻轻摇头,叹一声,“罢了,我也与你互相扶持到了今天,再说什么怀疑的话,生分的话,我自己都觉得矫情。大家年纪都不小了,对于恩宠或皇上心血来潮喜欢什么别的女人,我已经很看得开,但唯有一件事。”

  “娘娘请说。”

  岚琪郑重地看着她,道:“绝不能背叛皇上。”

  觉禅氏闻言一怔,旋即则笑道:“您说这话的语气神态,和皇上当年一模一样。”

  想当初,美丽的觉禅氏存在于后宫,所有人都觉得她总有一天会得到皇帝喜欢,防着她欺负她排挤她,巴不得她从六宫消失。

  可这个曾经一度不想活的女人,却顽强地活到了现在,甚至大器晚成般,以四十多岁的年纪突然博得皇帝喜欢,从嫔位跻身到妃位,皇帝甚至不顾四妃的规格,与当初佟贵妃暂且过渡不同,这个妃位是给定了觉禅氏的。

  虽说只是一个品级的差别,可在这个尊卑分明的世界里,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后宫屈指可数的地位。大清国统共就那么几位最贵的娘娘,如今八阿哥的生母,也终于成为其中一人,八贝勒府的门庭,顿时风光无限。

  最初胤禩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可日子一天天过去,父亲对母亲的喜爱有增无减,更在元宵时当众册封为妃。这是他日夜期盼的事,至少从今往后在九阿哥十阿哥中间,他也绝不再矮人一截,他也是生母尊贵的皇子了,甚至长春宫养子的头衔已经不再重要。

  然而八皇子谨慎低调,在生母无限风光的这段日子里,他依旧低调沉稳,毫不将喜色露在脸上,只是有一个人很难缠。

  大阿哥开始不信任他,对他的所作所为诸多挑剔,九阿哥十阿哥不理解他为什么非要对大阿哥马首是瞻,宜妃因嫉妒又缠着九阿哥不许他再和八阿哥多往来,兄弟之间的情意开始有所动摇。

  让他意外的是,十四弟仍旧与他关系亲密,十四阿哥因住在宫里不方便时常往来,但只要见了面,总是八哥前八哥后地围着他,事事向他请教,一如从前。

  这一切,让胤禩更要沉下心来冷静地看到所有人所有事,他看得太多大阿哥的急躁激进,看得太多太子的懦弱无能,显然他们已经无力与自己竞争,却另有一个人,始终威胁着他的将来。

  至今胤禩还会想,当初若四阿哥没有拦下他那道弹劾太子的奏折,眼下必然是不同的光景,他必然会被大臣们疏远,而皇帝既然没动摇太子,那么他弹劾太子,就是和父亲的意思相悖,甚至会被怀疑对储君不敬又篡逆之心。

  明明当初他就能把自己毁了,可四阿哥却把他拦住了。如果四阿哥也在谋求这条路,自己反而成了四阿哥最大的威胁,越是这样的好事,越会让胤禩心生恐惧,总觉得好运气来得太快,太不真实。

  那一日四贝勒府中,因德妃随皇帝搬去畅春园,毓溪免不了要去问候请安,约了温宸公主一道走,此刻正在家中等她来接自己,不想却把丈夫盼了回来,毓溪稀奇地说:“真难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正要去园子里给额娘请安,你去不去?”

  胤禛摆手:“我刚从园子过来,你也不必过去了,额娘说她累了不想见人,我也没见着。”

  毓溪见丈夫情绪不好,不由得担心,问道:“额娘身子不好?”胤禛摇头,她又问,“难道是为了良妃娘娘的事?我倒是能体会额娘的心情,但额娘常说她们这个年纪,早就不在乎,已经有些日子了,我以为额娘真的不在乎。”

  胤禛不禁笑:“你能体会额娘什么?”

  毓溪睨她一眼:“你以为我就那么大度,看着李氏再一次大腹便便,我当然能体谅额娘。”

  胤禛笑而不语,就要往书房走去,毓溪看着他的背影,她最最了解自己的丈夫,便是望着背影,也能看到胤禛那不想露在人前的失落。

  “你们在外头等着公主的马车,公主到了,立时来书房叫我。”毓溪吩咐身边的人,亲自去茶水房准备参茶,再到书房时,果然看见丈夫负手站在书架前,可心思根本不在书册上。

  “你若是有心事,连我也不能说,还要去哪儿一吐为快?”毓溪将茶端到他面前,温和道,“不如去十三弟府里走走,找他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