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00 当年是何时?

作者:阿琐

  “臣妾原该与娘娘们一道向太后请安,临出门时遇到皇上派人来传话,稍稍耽误了时辰,才晚了些过来,不想娘娘们这已经散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良嫔寻常应着惠妃的话,目光静静地望着她们,面上不骄不馁的宁和,仿佛掩盖了她曾经在这宫里的一切遭遇,俨然宠妃之姿站在众人的面前。

  宜妃怎能忍,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扇在觉禅氏的脸上,想想觉禅氏当年为了从翊坤宫脱离而用尽手段,一晃二三十年,她又是用了什么心思,突然让皇帝喜欢上她?明明再如何漂亮苗条,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怎么和那些十几二十岁的比?

  “你这个贱……”宜妃嗓音一亮,刚要开口骂,甚至要冲上来时,被身后敬嫔安嫔几人拽住,玩笑归玩笑,还不至于真的看宜妃冲上去大打出手,出了什么事,她们这几个跟在一边的,也不会有好处。

  宜妃嚷嚷着被众姐妹拉走,老远还能听见她的声音,只有惠妃和长春宫的人还在原地没动,渐渐的宜妃和其他人不见了身影,惠妃才走过觉禅氏身边,轻声道:“去给太后请安吧,我慢慢走着等你,反正太后也不会见你,不过是在门前磕个头。”

  “是。”良嫔欠身应答,照着惠妃的话往宁寿宫去,果然太后不会单独见她,她在宁寿宫门外行礼后,就原路返回了。

  这一边惠妃走得很慢很慢,不多久就听宫女说良嫔娘娘从后面赶上来了,她更是停下了脚步站在一边等,已经顾不得被什么人看见,也要与她说清楚话。

  良嫔跟到面前,刚刚要行礼,被惠妃喝止:“好好说话吧,只怕你这样向我行礼的日子,也没多久了。”

  “臣妾不明白。”觉禅氏平静地回答。

  “不明白?等皇帝再喜欢你久一些,难道你的地位不会水涨船高?”惠妃冷笑,“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和八阿哥一道扶持大阿哥,如今你这样子,是给自己的儿子长脸?怎么就突然心血来潮,去讨皇帝的喜欢?”

  良嫔摇头,淡漠的神情叫人很恼火,得宠人的骄傲一些,旁人也觉得没什么,越是这样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清高姿态,才招人恨。她只道:“是之前臣妾走在路上,偶尔遇见皇上,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皇上非要去延禧宫坐坐,之后就如现在您所见的,一切并非臣妾所愿。”

  “非你所愿?”惠妃逼近她,比起宜妃那点点吃醋不容人的心思,惠妃的打击才是最大的,良嫔若自此成了宠妃,她和大阿哥要如何立足。八阿哥若是酒囊饭袋也罢了,就是九阿哥、十阿哥那种货色也成,偏偏是个再优秀不过的皇子,浑身上下没有不是之处,一旦子凭母贵,大阿哥怎么办?

  惠妃恨道:“你不是一心一意求八阿哥好,求容若的子嗣平安,现在最能给予你这一切的人喜欢上你了,你会不好好利用?只怕往后长春宫里,再也接待不起你了。”

  觉禅氏平静地微笑:“娘娘多虑了。”她的眼睛那样清澈,深宫三十年,似乎只有永和宫那位还能有这样清澈的眼睛,可觉禅氏也能有,在她看来,这种无辜而宁和的神态明明就可以伪装,只不过她撕开面具是另一副嘴脸,而永和宫那位以真面目示人,一辈子坦坦荡荡。

  惠妃冷笑:“是我多虑了,还是你变了?”

  觉禅氏却反问惠妃:“就算娘娘不信任臣妾,也该了解皇上。臣妾想要容若子嗣长长久久的平安,自然是娘娘更可靠,试问娘娘觉得皇上会喜欢臣妾多久?臣妾已是四十五岁的女人,您觉得皇上会喜欢一个四十五岁的女人什么,皇上不了解臣妾,臣妾也不会说曲意迎合的话,他一时新鲜,过阵子厌倦了,又为何要喜欢一个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说的女人?”

  惠妃死死地盯着她,半晌才道:“我信不信你,也改变不了眼下皇帝对你的好,谁知道你在算计什么?”

  良嫔无奈地一叹:“那就让时间来证明,臣妾无心圣宠,只怕皇上新鲜一阵子也就撂下了。到时候娘娘若不嫌弃,还请让臣妾到长春宫喝一杯茶。”

  惠妃却咬着不放,再问她:“永和宫呢,你怎么给永和宫一个交代?宜妃不容你,不过是她自己觉得你碍眼,可对永和宫来说,新冒出来一个宠妃,可能影响着她的儿子的前程,才是真正的碍眼。”

  良嫔笑:“连十几二十岁的新宠德妃娘娘都不多抬一下眼皮,何况臣妾一个半老徐娘?”

  惠妃一口气堵在胸前,她却是不明白,乌雅氏看到皇帝身边有新宠,真的不会心内动摇,不会害怕失去什么?这么多年不论什么样的女人出现在皇帝身边,德妃都安之若素,周全地为皇帝照顾她们,她的心胸就那么宽广?

  良嫔见她眼神恍惚,这才是她想看到的模样,但并未暗中窃喜,只是平常地说:“臣妾若真的妨碍到娘娘什么,您大可以将臣妾除之而后快,臣妾又不是德妃娘娘,谁也动不得的,臣妾这样的人就算骤然在宫里消失,也不过是三两天茶余饭后的闲话,一阵风就过去了。”

  惠妃含恨道:“可不是,若是永和宫有什么事,就是狂风暴雨过境,把紫禁城的金顶都要掀翻了。”

  良嫔颔首:“正是如此,指不定皇上明天对敬嫔、安嫔她们突然有兴趣了,皇上有年纪了,做些随心所欲的事,谁也拦不住。”

  两人分开前,惠妃目光直直地盯着良嫔离去的身影,仿佛想透过厚重的氅衣看穿她的心,可这一切只是她的假象,这一番话说下来,她终究还是不能信任这个女人。

  而正如所有人所担心的,皇帝的新鲜劲儿没有稍纵即逝,南苑归来后就在延禧宫待着,其间在永和宫坐过一下午,之后若不在乾清宫,就在延禧宫。没有人知道皇帝喜欢觉禅氏什么,能说服她们自己的,大概就是良嫔那张漂亮的脸。

  而这一年年末前,皇帝又把八阿哥派去慰问驻军将士,除夕元旦的宴席上,众人都觉得,仿佛一股新势力正在后宫慢慢崛起。

  正月启印后,八阿哥因办事得力,在朝堂之上遭皇帝褒奖,到元宵时,皇帝下旨将良嫔册封为良妃,延禧宫门庭改头换面,更被要求住进一直为了悼念敏妃而空关着的正殿,莫名其妙的,沉寂了二十多年的美人觉禅氏,突然成了皇帝的“心上人”。

  如宜妃咋咋呼呼的,还能不管不顾地在人前嚷嚷几句,反正她的恩宠不上不下,倒也不至于被人看笑话,唯有永和宫的处境最尴尬,皇帝围着良妃转的那阵子,几乎不踏足永和宫,据说是德妃与皇帝翻了脸。

  可就在众人准备好好笑话永和宫,一解多年怨气时,元宵节后,德妃如往常一般出入乾清宫,与皇帝在御花园里散步,回过头皇帝又和良妃言行亲近,直叫众人看不懂,摸不透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形。

  惠妃在长春宫里,听得这些事时,一头雾水。良妃册封那日,大阿哥气急败坏地跑来问母亲怎么回事,惠妃心中怨怼烦躁,竟对儿子说:“难道你还指望额娘我这把年纪了去勾引你皇阿玛?”

  正如这话所说,所有人都把良妃的突然崛起,定义为她对皇帝的勾引,纵然岁月不饶人,可她有漂亮的脸和妖娆的身体,对男人而言能让她动心的女人,年纪几何也许已经不重要。且众人也都看在眼里,皇帝近些年喜好游山玩水,一年里大半年都不在京城,对女人的喜好,想必也从不曾减弱。

  岚琪与觉禅氏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单独相处,直到正月末,皇帝要搬去畅春园居住,将她和良妃并其他年轻妃嫔一道带走,两人才算有了名正言顺的“单独”相处的机会,那一日在畅春园的瑞景轩里,岚琪煮茶,觉禅氏静坐在一旁,只听德妃含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年奄奄一息的你,可曾想到会有今日?”

  觉禅氏莞尔:“可若当初已死,后来的痛苦也不必再经历。”

  岚琪问:“你是怪我非要你活下来?”

  觉禅氏摇头道:“不是怪娘娘,是命运弄人,若非上天要索他的性命,也许他还活着。”

  “真不敢想,眼下如此得宠的你,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男人,皇上为了千秋大计,心胸实在开阔。”岚琪不禁苦笑,对她来说,这也是不可思议的事。

  觉禅氏笑道:“臣妾与皇上,什么事都没有呢,早在当年皇上与臣妾达成默契时,皇上就已经知道,臣妾是怀着异心,足以问罪处死的人。”

  “当年是何时?”岚琪也终究按耐不住好奇心,其中的细节,玄烨并没对她细说过。

  “臣妾来与您说,让您把惠妃娘娘交给臣妾,就在那之后不久。”觉禅氏道,“不久皇上就私下找到臣妾,警告臣妾,若是算计或背叛您,不会有好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