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99 延禧宫美人

作者:阿琐

  太子妃的贤德,不需要从落水救一个孩子来体现,八福晋把她推下去,而她们之间没因此翻脸,若是为了用这件事掩盖别的不可告人的事,除了说明当时当刻是太子妃把弘昀推下去的,玄烨也想不出别的事情来说服自己。(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你若早些告诉朕,多好。”玄烨无奈地一叹,“若是早些说,兴许眼下就有另一番光景。”

  “臣妾耽误皇上的事儿了是吗?”岚琪问。

  玄烨却笑:“谈不上耽误什么,若这事儿没有呢?朕只是想,如果早些知道,朕能早做一些事,那时候还没有决心,但现在已是觉得事不宜迟。”

  岚琪迷茫地看着他,不懂皇帝要做什么,可是那一晚,玄烨却告诉了她一件从没对她提过的事,又因为一切的事都曾发生在岚琪眼前,即便知道其中的真相,她也并没有太多的震撼,愣了半天只是问玄烨:“真的,那么简单?”

  反叫皇帝大笑,搂着她道:“不然呢,不过你生得没人家好看,不怪你心里害怕。”

  说乌雅岚琪生得没别人好看,德妃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可比起寻常姿色实在绰绰有余,更因她注重保养,便是过了四十岁,依旧纤柔窈窕、风韵犹存。如今再和年轻的比,那是没多少意思的,可当年她也年轻时,宫里能比过她的都数得过来,到现在,就剩下住在前头的那一位了。

  延禧宫的良嫔娘娘,四十有余的年纪,与永和宫德妃一样,容貌身量与年轻时都没太多的变化,相比之下,她明明还是闲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的人,却也能保持不发福。就是她宫里体弱多病的易答应,如今也再穿不上从前的袍子,可觉禅氏依旧身量窈窕、腰肢如柳,很叫人羡慕。

  玄烨说岚琪没有觉禅氏生得好看,岚琪是服气的。

  初九一早皇帝赶着去乾清门时,岚琪本送到寝殿门口,突然又追出来,吓得玄烨赶紧用自己的氅衣将她裹住,岚琪却问:“皇上真的能信任她,无情之人,可信吗?”

  玄烨问:“那这么多年,你为何信她?”

  岚琪想了想,说:“臣妾以为,自己和她是有情的,哪怕一丝丝的姐妹之情,而她这么多年从未背叛过臣妾,所以臣妾也不想辜负她。”

  “辜负她?”

  “皇上会不会?”被裹在氅衣里的岚琪,不自禁地抓紧了玄烨的衣袖,而这样僵持着,玄烨怕衣衫单薄的岚琪会着凉,索性带着她退回温暖的屋子里,听她继续把话说完。

  岚琪是担心,玄烨会不会利用过觉禅氏后,就不再管她的死活,甚至为了封口而让她离开人世。

  玄烨却道:“除非你要她消失,不然你想守护的人,朕绝不会伤害。朕与她的目的一直都是一致的,谈不上要不要她封口,你安心。”

  “皇上能这样说,臣妾就安心了。”岚琪释然,反被玄烨拍了脑袋说,“都几岁了,这样就跑出去,冻坏了怎么办?难道一夜**,有这么大的作用,一下子就回到从前了?”

  岚琪双颊飞红,推着他往外走,两人没再说什么话,环春担心娘娘站在门口吹风,把她拉到屋子里,不想主子却拽着她的手说:“环春你知道吗,良嫔她一直在为皇上做事。”

  环春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良嫔娘娘不是一直在为自家主子做事吗?怎么又是为了皇上做事?

  腊月里,皇帝封印后赋闲,总要在后宫各处转一转,永和宫虽是长留之地,但后宫越来越多,他不能无视别人的存在,几位地位尊贵的妃嫔那里,多少还是会应个景。每年从储秀宫一路排下来,翊坤宫宜妃这儿也是要来的,宜妃每年就盼着那几天,站在殿门前,能看到皇帝的身影走进来。

  可是今年,说好了要来的那天,宜妃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倚门半日不见皇帝身影,到后来只有一个乾清宫得小太监来应付她,隔得老远好像怕宜妃娘娘会扑过去吃了他似的,战战兢兢地说:“娘娘,万岁爷半道上转去延禧宫了,今天不会到翊坤宫来,明日要和王爷、贝勒们去南苑踏雪,必然也来不了。”

  “延禧宫?”宜妃大怒,别处也罢了,从没听说皇帝会去延禧宫,虽然那里住着绝色美人,但这么多年皇帝不在乎,怎么现在突然心血来潮?

  来传话的小太监一溜烟地就跑了,宜妃根本没法儿问清楚,便落得桃红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给自家主子打听缘故,半天后送回来的消息说,是良嫔娘娘从储秀宫回去,正好遇上往翊坤宫来的皇帝,二人说了几句话,龙心大悦,皇帝就让良嫔坐他的暖轿,一道往延禧宫走了。

  宜妃一面听着,咬牙切齿,气得浑身颤抖,指着桃红骂:“什么偶尔经过,你也信?她不是一向不求名利不求恩宠的吗,她不是一向躲着皇帝走的吗,她是不是图什么了,刻意去勾引皇上?为什么非要挑今天,合着我好欺负?”

  宜妃剑拔弩张地就要冲出门,去延禧宫找皇帝和良嫔说清楚,桃红则苦劝:“回头等宫里人都知道这件事,皇上面上挂不住,总会来向您赔不是的,这么些年万岁爷对咱们翊坤宫总算不薄。您若非要此刻闯过去,和万岁爷闹翻了,往后长长久久的日子可就都没了。”

  “那我怎么办?”宜妃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这贱人,到这把年纪了,怎么反而开始作孽了?”

  桃红却道:“兴许为了八阿哥呢?如今几位阿哥里头明摆着的,都是子凭母贵,永和宫几位阿哥那么得宠,还不是因为德妃娘娘?八阿哥总是差口气,良嫔娘娘未必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她这些年,是和永和宫、长春宫走得近的,德妃和惠妃还没着急呢,您这样冲过去,就该她们看笑话了。”

  宜妃眼中泪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委屈地说:“那我差的一口气,要怎么争?我现在……真是什么都比不上了。”

  也许在旁人看来,宜妃娘娘如今珠圆玉润面相富态,是满身福气的象征,也有很多人一辈子都过不上她这样的日子。可作为女人,作为一个想留住自己男人的女人,她却厌恶自己现在脱下衣裳后圆滚滚的身子,皇帝就是来翊坤宫,也没兴趣抱着她粗实的腰肢翻云覆雨。

  可纵然如此,她还是希望玄烨能来,陪她说说话,吃她做的点心,至少身为皇帝的女人,她的心一直都在玄烨的身上,她想要见到玄烨的心,并没有什么错,怪只怪她命不好,怪她不如人。

  玄烨也是知道宜妃等人有这样的真心,这么多年很多事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计较。他也盼着家和万事兴,盼着六宫安宁,过去的便过去了,甚至对惠妃,皇帝也曾有过一瞬心动,大家相伴相守几十年不容易,寻常夫妻都未必修得这个福分。

  可是宜妃还行,惠妃终究让玄烨失望,这个女人不仅毁了他的长子,恐怕接下去又要毁了他另一个儿子。

  八阿哥是可造之材,是可以成为大清栋梁的人才,玄烨不想他走上歪路,可一直一直都看不清这个孩子心里在想什么。等他终于能窥探一二时,才发现他已经在自己预想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那一晚,皇帝留在延禧宫没走,第二天仿佛是怕被宫里妃嫔纠缠,一清早就离宫去南苑,带着宗室子弟踏雪狩猎去,要两三天才能回来。而圣驾一离开,宫里毒辣辣的目光就全投向了延禧宫,但良嫔安安静静一如从前,旁人也不敢轻易去试深浅。

  天知道皇帝是心血来潮喜欢上了,还是之后要长久留情,能不能开罪良嫔,还需时日观察。

  直到皇帝从南苑归来前一天,宜妃几人在宁寿宫请安,出来时提到皇帝就要归来,安嫔玩笑说皇上这回总该去翊坤宫了。

  宜妃狠狠瞪了她,那一副要吃人的架势,直叫安嫔背过人去捂着嘴偷笑,到如今,即便身份地位有差别,她们里头也谈不上谁怕谁。

  众人熙熙攘攘地出来,恰遇前头一行人走来,清清落落就三两个人相随,中间是裹在氅衣下也能看出窈窕身姿的美人。且想宜妃面颊圆润饱满,一看就是富态,可这个人却从一张精致小巧的脸颊和柔媚的五官里,就能看出身姿的曼妙。

  但听安嫔在身后说:“良嫔果然真绝色,皇上现在看惯了旧人,也厌倦了新人,真真是这种模样,才能勾起他的喜欢了吧。”更促狭地说,“不过宜妃娘娘看着就喜庆,万岁爷一定也喜欢。”

  宜妃冷哼:“万岁爷不知道,喜不喜欢你这张讨人嫌的嘴呢?”

  但见良嫔上前来,这边宜妃、惠妃都在,她必然要来见礼,惠妃一直绷着脸,此刻也不过淡淡地问:“妹妹这是去哪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