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97 东宫那一位

作者:阿琐

  说话功夫,忽然从身后传来宋格格清亮的声音,一声“姐姐”打破了书房外的宁静,但见宋氏扶着丫头风姿绰约地走来,灯笼聚在一起,彼此都能看清对方的面容,宋格格冷哼:“姐姐也是来请贝勒爷的?”

  今日大雨,回娘家探望双亲的福晋要在娘家留宿一宿,天黑前雨未停时,就送了话来,而雨停后众人又张望半天,福晋果然是不回来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这一下,侧福晋就动了心思,自然比她更张扬主动的宋格格,怎么会白白错过大好的机会。

  说起来,并非福晋善妒不让丈夫亲近妾室,而是胤禛一向对妾室都淡淡的,宋格格嘴甜,肯放下面子主动邀宠,福晋不与她计较,她的境遇就很不一样。而侧福晋虽然有生养儿女的福气,到底端着几分架子,因此与丈夫的感情远远比不上宋氏,下人们看起来,贝勒爷也似乎更喜欢宋格格。

  侧福晋略有些尴尬,可她比宋氏尊贵些,没必要在她跟前低眉顺眼,见她大大咧咧地嚷嚷着,不免责怪:“贝勒爷或许正在看书,你说话小声点儿,别吵着他。”

  宋格格媚然一笑,扭身就要往门里走,得意地撂下话:“姐姐既然不好意思打搅贝勒,那就让我去打搅,贝勒爷也一向喜欢我伺候不是?”

  身旁丫头推了把侧福晋,意在让她争一争,可侧福晋知道宋氏的脾气,真的在这里和她起争执,她一定会撒泼胡闹,反正今天福晋不在家,福晋在家时,她们可谁也不敢到书房外徘徊。

  但宋格格还未走进去,却见胤禛身边的小和子出来,乍然见侧福晋和宋格格在外头,小和子吃了一惊,回过神就先走向李氏,恭敬地说:“侧福晋请回吧。”

  听得这句话,宋格格得意极了,特地绕过来冲李氏笑:“姐姐早些睡,天凉了,记得加一床被子。”

  没想到小和子的话只说了一半,此刻尴尬地继续道:“贝勒爷说一会儿要去西苑,请侧福晋回去准备,贝勒爷没用晚膳,想喝一口白粥。”

  李氏原本已经暗沉的脸上,顿时光彩熠熠,掩藏不住的欣喜与得意,纵然是福晋不在家丈夫才想到她,可能在这一刻让宋格格打嘴,就算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她也心满意足了。而她不会像宋格格那么招摇,应过小和子后,朝宋氏深深看一眼,就带着丫鬟转身回西苑,只听得主仆在说熬粥的事,叫宋格格挠心挠肺地不自在。

  小和子知道宋格格难缠,在她发愣的当口就逃回书房。可宋氏虽然张扬,也深知胤禛的脾气,何况这几天府里气氛很沉闷,朝廷里出了那么大的事,贝勒爷一定不高兴,宋氏心里总还算有分寸,不敢轻易惹怒丈夫,醒过神来见周遭人都走光了,恨恨朝李氏去的方向啐了一口,负气离开。

  大半个时辰后,胤禛才磨磨蹭蹭到了西苑,喝了白粥缓过些疲倦,与李氏说说话,再往后闺阁床笫之事,外人是看不到的。

  而隔天一早,侧福晋正伺候丈夫穿戴朝服要去早朝,弘昀的乳母来禀告说小阿哥病了,因时辰尚早,胤禛与李氏一道过来看了眼,小家伙正发烧,他吩咐下人请大夫,又说等散了朝带太医来看。侧福晋则说起:“自从三月里在御花园落水后,这孩子的身体就不如从前,稍有风吹草动都会病倒,平日里咳嗽几声妾身也不想叨扰您和福晋,但总是这样,还是很愁人的。”

  儿子落水的事,胤禛略有耳闻,彼时觉得不过是孩子贪玩,而且并没出什么事,但如今孩子身体不大好,他还是会心疼,说起那天的事,侧福晋道:“都说是太子妃为了救弘昀,也一道落水,当时八福晋也在那里,她们都说一样的话,弘昀则稀里糊涂根本说不清。正逢万寿节,太后娘娘要息事宁人,德妃娘娘和福晋也不敢追究计较,就算了。”

  胤禛皱眉,听出侧福晋话里有话,问:“什么意思?”

  侧福晋一慌,紧张地说:“妾身不是说娘娘和福晋的不是,是……”她有些结巴,心疼地看了看发烧的儿子,而后道,“已故大福晋的事,至今想来叫人心有余悸,妾身一介女流是不敢议论朝政的,可那些事是明摆着的。弘昀到底怎么落水的,天知地知太子妃和八福晋知,妾身做额娘的,怀疑别人也是出于爱子之心,真怕将来还会有这样的事,更怕……”她深情脉脉地看着丈夫,温柔地说,“贝勒爷,您也要多小心。”

  胤禛紧皱的眉头稍稍松开些,温和地说:“不会有事,这天下乱不了,弘昀落水一定是意外,往后你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就是了。不要胡思乱想,你看福晋就好好的,你们安心在家里过日子,外头的风风雨雨和你们都不相干。”

  侧福晋双眸含泪,但不敢大清早就对着丈夫哭泣,连连点头答应了。

  那日毓溪从娘家归来,知道丈夫昨夜住在西苑,并没有计较,这么些年来她已渐渐看得开放得开,这阵子忙着恭亲王、裕亲王的身后事,与其他妯娌在王府和内宫进进出出,越发感觉到自己身为皇子福晋的责任,她对于胤禛而言,是无人可取代的。

  六月、七月,索额图一案轰动朝野外,整个皇室都围着两位亲王的身后事忙碌,比起昔日安亲王的落魄,皇帝的两个兄弟好歹保存了身前体面和死后哀荣,风风光光的葬礼直到八月才告一段落。八月时,皇帝携零星几位后宫先后在瀛台和畅春园小住,期间定下了西巡路线,要到山陕诸省走一趟。

  令人意外的是,索额图一案后,皇帝几乎不私下见他成年的儿子们,但这次西巡,却连同太子,要把所有阿哥都带上。

  仿佛是告示所有人,朝堂、皇室经过夏日的震荡后,要重新恢复昔日面貌,而皇帝也休息好了。

  犹记得那一晚在乾清宫暴风雨后的宁静,夏日后大半年的日子,朝堂和皇室都平平淡淡地过来,西巡时众阿哥拥簇父亲和太子一道体察民情,在山道上田埂间,都留下皇帝与诸皇子的身影。当人们意识到已经在年末时,都觉得夏日里那一场动荡,好像梦一场,除了赫舍里一族的权势彻底从朝堂消失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改变。

  但永和宫里,十四阿哥的侧福晋给德妃娘娘添了小皇孙,十三阿哥的侧福晋顺利生下健康的女婴,四贝勒府里侧福晋李氏又有了身孕,加上春天里温宪不为人知的在承德生下外孙女,这一年虽然不太平,岚琪的儿女们却是开枝散叶喜事连连。

  腊八那一天,太后在宁寿宫里抱着十四阿的儿子,一声声感慨着,十四在他眼里还是满世界乱窜的毛头小子,扎眼都当爹了,盼着自己能活到小孙孙长大喊她一声太祖母,众人自然哄着太后,祝贺她万寿无疆。

  每一年的节庆都是这么过的,今年也没有因为两位王爷的病故而减少什么热闹,相反皇帝西巡归来心情大好,诸位皇子和父亲的关系得以缓和,特别是太子又开始跟着皇帝同进同出,宫里压抑了许久的气氛得以缓和。女眷们跟着丈夫紧张了半年的心也总算安稳放回肚子里,倒是这一年的节日,宫里宫外的人都更活跃。

  同是这一日,太子妃在宁寿宫请安后,要回毓庆宫等待接见她家中的女眷。瓜尔佳氏前几年得到皇帝提携,可今年太子外祖父一族遭灭顶之灾,太子妃娘家的人便不敢再有任何骄傲之心,大半年来谨慎小心,总算没再给太子夫妻俩添什么麻烦,今日进宫请安,也是皇帝的恩旨。

  太子妃离开时,正好遇上四福晋从永和宫过来,说是要去接她娘家的人进来给德妃娘娘请安,两人有一段路要同行,太子妃客气地邀请弟妹同往。

  论年龄毓溪还比太子妃年长,可是这一年年下来,太子妃反而看起来比她要大一些,眼底总有散不去的忧虑,才堪堪二十岁出头,眼角细纹都出来了。

  两人说着话走过宫道,在拐角处听得那一头熙熙攘攘女眷在说话,像是九福晋的声音在说:“如今连十四弟的侧福晋都生出儿子了,这果然是能生的人总是能生,生不出来的,再如何求神拜佛也没用。”

  一阵嬉笑,九福晋道:“咱们宫里不正是有一位么,天天去英华殿上香,可惜老祖宗不保佑她。”

  有人故意挑唆问她:“谁呀?”

  九福晋竟然真的口无遮拦地说:“还有谁,东宫那一位喽。”

  毓溪听得很尴尬,想走去阻拦那边的话语,太子妃却将她拦下,淡淡一笑后,径直拐过拐角,那一头乍然见太子妃出现,必然是一阵惊慌,纷纷福身行礼,可太子妃却一句话也不说直直朝九福晋走来,冷声问:“东宫那一位,是哪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