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96 太子的后路

作者:阿琐

  胤礽看着太子妃,悲凉地说:“你要小心,叔姥爷在德州对我说‘万一皇上龙体不保,就是您绝好的机会’,结果一字不差地传到了皇阿玛的耳朵里,成了他怂恿我篡位谋权的证据,你现在讲的这句话,皇阿玛一定也会听见。【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太子妃冷笑:“皇上听见又如何呢,皇上还给我们留活路了吗?太子你是否知道明天,我们还能不能坐在毓庆宫里说话?你的后路是什么呢,做皇帝,还是死?”

  胤礽露出凄凉的笑容:“做不成太子,就只能死吗?”

  “难道新君会容忍废太子的存在?”

  “也许他们喜欢看成王败寇,留着一败涂地的我,每天提醒他们荣光万丈的胜利。”胤礽对妻子哼笑,“你说将来,谁能取代我?”

  太子妃却突然泪如雨下,从座椅上跌落下来,伏在榻边大哭,胤礽无力地捉着她的手,太子妃哭道:“谁都不能取代你,为什么要取代你,胤礽,你才是嫡子你才是太子,你才是大清未来的皇帝,我们不要放弃,再拼一拼可好?”

  胤礽再伸手抚摸她的脑袋,笑容呆滞:“怎么拼,拼得鱼死网破吗?”

  外头暴雨如注,不见半分收敛,似乎是想隐去太子妃的哭泣和忤逆的话语,整个皇城都沉浸在郁闷的气氛里,还不知雨过天晴时,人们能不能也跟着缓口气。

  大雨中,直郡王府门前有马车匆匆而来,奴才打着伞将车上下来的人遮得密密实实,进了门才有人看清,是八贝勒过来了,这么大的雨突然跑来,实在是很奇怪,一般的事,打发个奴才来传话便是了。

  但胤禩知道这话换个人传不清楚,大阿哥也未必听得进去,果然此刻兄长一见到自己,就急躁恼怒地问:“怎么回事,老二怎么还没被皇阿玛问罪,你不是答应我要再举证的吗?你没做是不是?那次被胤禛拦下你之后,你就跟了他了是不是?”

  胤禩忙道:“这几个月我与四阿哥说话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那次的事情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尴尬了,至于举证索额图甚至是太子,这事儿不容易。皇阿玛现在几乎不看我呈上去的折子,他是个事无巨细都会翻阅的人,不看我的折子,很显然就是告诉我,上回让他失望了,暂时别再动什么心思。”

  “我不明白。”大阿哥很不耐烦。

  “大哥,你只要明白,我们谋的事,从来不是和太子博弈,也不是和其他阿哥相争。”胤禩走近兄长,很小声地说,“大哥的愿望,是要皇阿玛点头才成的。说白了,我们在算计皇阿玛,可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算计到他的?实在急不来。”

  大阿哥毛躁不已,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仿佛直郡王府这座宅子已经住不下他的野心,只有毓庆宫才配得上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拿回他自以为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终于停下脚步,对胤禩道:“他不从毓庆宫出来,我和皇阿玛算计什么?自然是没有了太子,我才要等皇阿玛点头。你看看这次索额图倒台,多多少少的罪证,明摆着那么多事和太子牵扯,皇阿玛还有度量保他,他跪在乾清宫外就算惩罚过了,没事了?大清国的江山天下,要交给他这种混账?”

  胤禩心想,大阿哥你又好在哪里了,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莫说是自己把你推在前头劈山开路,这条路终究还是你想走,才会跟上来更冲在前头的。

  “大哥,你若想将他取而代之,就要先哄皇阿玛高兴。”胤禩收敛心神,认真地说,“眼下太子受创,皇阿玛也没有台阶下,明明包容了他的一切赦免他的罪过,他却自己闯去乾清宫外跪着,皇阿玛的脾气我们都知道,太子这明明是自寻死路。”

  大阿哥狰狞地大笑:“没错。”

  胤禩道:“可皇阿玛终究还是没把他怎么样,皇阿玛现在想要的,是索额图倒台后,朝堂重新洗牌,朝纲能更加稳固,若是动摇太子,那可就真的乱了。照现在这情形,我们最该做的事,是缓和皇阿玛与太子之间的关系,要有一个人去从中劝说。毕竟索额图是索额图,太子是太子,您说是不是?”

  “缓和他们的关系?我巴不得他们成了仇人,这种窝囊废,皇阿玛养着做什么?”大阿哥很不屑,摆手道,“要说你去说,我可说不出好听的话。”

  八阿哥却上前一步道:“大哥,太子可只有你这一个哥哥,这个时候还有比长子暖心的话,能更让皇阿玛欣慰吗?大哥,你可知道长子的意义?”

  那一天的雨,直到夜色降临时才停歇,听了一天的雨声,世界骤然安静时,人们反而觉得心里缺了什么似的,空荡荡的很不安稳。

  乾清宫的轿子亲自到永和宫去把德妃娘娘接来,岚琪今天才刚刚回到宫里,就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原本也打算等玄烨过去她那里散散心的,可皇帝却破天荒地把她接过来,更吩咐环春准备了几样小炒,她们主仆到时,玄烨就说了一声:“朕饿了。”

  伺候着用膳,一屋子的人也不说话,皇帝似乎是真的饿极了,几盘小炒吃掉一大半,另添了一碗米饭,食物的作用让他的气色也看起来好了些,梁总管在边上轻声对环春说:“万岁爷两三天没怎么动过筷子了,靠几口汤粥维持着,朝廷出了这么大的事,皇上能安生吗?”

  环春则道:“还以为万岁爷会来永和宫,这些都是准备着的,碰巧了。”

  此时娘娘已经唤人伺候皇帝漱口,一切忙停当,玄烨缓步走出殿门,大雨过后空气里都是泥土青草的芬芳,一场暴雨冲刷掉炙热的暑气,更让眼前的世界多了几分清明。

  岚琪端着一碗茶过来,站在玄烨身后说:“夜里风凉了,刚刚用膳吃得发热,别吹风着凉。”

  玄烨转身,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茶,打开盖子就是熟悉的香气,香甜的茶汤饮下后,才舒口气问:“蜜枣茶?”

  岚琪颔首笑:“就要入秋了。”

  玄烨道:“可惜朕没能和你一道在承德度夏,孩子可安好?”

  “一切都好,佟贵妃惦念太后和皇上,就让臣妾们一道回来了。”岚琪道,“这个夏天皇上辛苦了,入秋后气候宜人,还请好生安歇,养一养气血肝火。”

  玄烨点头,问她:“我们去园子还是去瀛台。”

  “要出门?”

  “是啊,要出门吗?”可玄烨却反问自己,而后将殿阁上下打量一番,转身往内殿去,岚琪将茶碗递给环春,自己跟进来,见玄烨走到桌案前,那里堆着无数的折子,今天似乎没让梁公公打理,横七竖八地摆得一团乱。

  可皇帝却敏锐地从里头抽出一本,冲岚琪晃了晃说,“你猜猜,是讲什么的?”

  岚琪摇头,不言语。

  玄烨道:“劝朕为江山社稷考虑,废除太子。”

  岚琪一惊,但依旧不言语。

  玄烨又道:“你不奇怪,为什么今晚朕把你接过来,却没有到永和宫去?”

  她心中有答案,在看到他狼吞虎咽吃饭时,心里就有了答案。玄烨是怕离开乾清宫吧,就像他当初说,怕自己若不做个勤勉的皇帝,龙椅就会动摇就会坐不住,此时此刻,他在害怕,一旦离开了乾清宫,是不是就再也回不来了?于是他刚刚说要去瀛台或畅春园住,突然又反问他自己是不是要出门。

  可这些话,岚琪不能说,她轻轻摇头,温柔地望着他。

  玄烨也没有说出口,而是坐定在桌案前,看着凌乱的奏折说:“你在边上歇会儿吧,朕看过这些折子,就来和你说话。”

  岚琪福身称是,可转身走开没几步,突然又折回来,她太心疼这个人,实在不愿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和无数的奏折作伴。走上前拿下他手中的御批,牢牢扶着胳膊,似纠缠一般说:“我才回来呢,你就舍得丢下我一个人,陪陪我可好?”

  烛光闪烁,皇帝眼中仿佛有什么晶莹之物在晃动,缓缓起身被岚琪拉着往外走,岚琪说:“夜空像水洗过一般清明,臣妾还想和皇上一道赏星。”

  走到门外时,岚琪更嗔怪梁总管:“真是越来越会当差,万岁爷桌上堆得乱七八糟,你眼睛里看不见是不是?”

  玄烨看着梁公公跑进去要动那些东西,脸上露出不安的情绪,却听得耳边一声温柔的话:“看什么呀,眼不见心不烦。”

  皇城之外,一场暴雨将京城接到冲刷得干干净净,四贝勒府门前有许多树叶花卉被打落,四福晋是最要门庭干净的人,底下奴才连夜掌着灯笼清扫,刷刷声不绝于耳,长街上却是轻轻落落,连半个人影也看不到。

  四阿哥从三四月以来,就几乎不与什么人往来,每日办完了差事就在家里歇着,安静得不得了,直到恭亲王、裕亲王的事出了后,才见他出门,但赫舍里一族倒台的事,家里都没听四阿哥提半句。

  此刻夜渐深,书房里灯火通明,侧福晋过来打了一眼,对身边侍女叹息道:“我又不是福晋,怎么好去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