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89 不能授人以柄

作者:阿琐

  “我、我不是故意的……”出了这样的事,太子妃本能地开始为自己辩解,可却眼睁睁看着八福晋冲向她,猛地一把将她推下水,然后高声喊,“来人,太子妃落水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御花园里一阵惊慌后,太子妃和弘昀小阿哥都被捞了起来,其实那里的水很浅,对孩子或许危险,对太子妃来说完全能在水里站起来,当然八福晋也没考虑到这些,只是觉得刚刚推下去,要救上来不难,趁乱时她在惊愕得说不出话的太子妃耳畔道,“娘娘不要怪我,若不是这样,就说也说不清楚了,您说呢?”

  太子妃猛然清醒,可不是吗,她若不一同掉下去,旁人指不定会闲言闲语,她真的没有想要推弘昀下去,可鬼使神差的,她根本不记得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邪念,怎么会有?

  这件事报到宁寿宫,太后大怒,原本跟着的一竿子奴才和御花园里的人都要倒霉,偏偏今天的是好日子,反叫他们走运,太后停了戏责骂几声,搂着小弘昀便算罢了。等太子妃换上干净衣裳再来,太后挽着手上上下下地打量,连声道:“傻孩子,你万一有什么事,胤礽回来我如何向他交代?”

  众人见太子妃脸色苍白,据说手臂上还擦伤了,小弘昀又哭哭啼啼说伯母把他抱上岸的,便都赞太子妃舍己救孩子,总算没有节外生枝,总算那一晃神把弘昀推下去的事,从此淹没在河流里了。

  宁寿宫的热闹散了后,太后让岚琪把孙儿抱回永和宫照顾,毓溪领着弘晖寸步不离,紧紧抓着儿子的手不敢放开。今天这事实在很蹊跷,幸好那会儿太后正搂着弘晖说话,他没跟了去,侧福晋面如菜色地跟在一旁,毓溪只有安抚她,“往后咱们家的孩子,还是自己玩儿吧。”

  这话岚琪听见,没多说什么,亲自抱着惊魂不定的小弘昀,等太医再来看过后,才哄着他睡过去,看到孩子在梦里睡得安稳,总算安心几分。对儿媳妇们则道:“荣妃让你们带孩子过去拿西洋玩具,虽然我也赞成你们往后好好看着孩子们,可总不能在人前失礼,显得你们小气。你们一道带着孩子过去,别让弘晖念佟离开自己眼门前就好。”

  毓溪和李侧福晋都不大情愿,但宫里的人情的确也逃不过,荣妃也是好心给她们一个台阶下,不然往后其他宫里的娘娘或阿哥福晋都不敢邀请四贝勒府做什么,那样才真正尴尬,显得他们家的孩子多金贵似的,毓庆宫里的小阿哥小郡主们都没见被这样护着。

  可是念佟却说她要和弟弟在一起,不肯跟了母亲去景阳宫,岚琪见小丫头眼皮沉重也是要犯困的模样,便就答应了,却没想到毓溪娘儿几人一走,小孙女却伏在自己肩头告诉祖母:“我看到婶婶把伯母推到水里去了。”

  “婶婶?”岚琪皱眉头,落水的伯母自然是指太子妃了,那又是哪个婶婶推太子妃落水?

  “八叔家的婶婶。”念佟清楚地告诉祖母,小姑娘已经在能分辨事情轻重的年纪,很懂事地说,“我觉得是大事情,不能随便讲。”她乖巧地问岚琪,自己没在太祖母面前说那件事,是不是不算撒谎骗人。

  岚琪爱怜地搂着孙女,告诉她这事儿就他们祖孙俩知道便好,又劝念佟把这件事忘记,温柔地哄她:“兴许是你看错了呢,现在弘昀没事儿了,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岚琪怎么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事后悄悄把跟着小皇孙们去园子里摘花的人都问了一遍,果然当时是疏忽了,弘昀身边没人,永和宫那会儿跟去没几个人,孩子们多,一个晃神就错过了,他们很自责,岚琪则与太后一样,念着皇帝万寿,赦免了他们的罪过。

  但心中一直惦记着念佟那句话,夜里在宁寿宫用膳时,不经意地看了太子妃和八福晋,后者依旧谈笑风生落落大方,可一向稳重的太子妃却着了魔似的,在旁人看来仿佛是之前的惊吓还没回过神,可岚琪已经不得不怀疑,太子妃是否另有心事。

  那之后两天,也没见八福晋和太子妃有什么往来,只等后来要准备接驾,以及接驾后宫里摆家宴的事,众妃与皇子福晋聚在宁寿宫说话,散开时八福晋与其他妯娌和自然地和太子妃走在一起。

  众人渐渐各自随母妃回殿阁,她们俩有一段路单独走着,八福晋才匆忙对太子妃解释:“那日的事,一直没能向您请罪,当时惊慌失措,臣妾也只能想到那个法子才能让您摆脱嫌疑,伤了娘娘玉体,还请您谅解。”

  不料太子妃竟是一脸傲然冷漠,目光上扬,根本不看八福晋,口中冷冷地说:“什么事?本宫怎么不记得了,弟妹这是在说什么?”

  几日的冷静,太子妃已经缓过神,早料到八福晋会来向她解释,可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她有她的尊贵和骄傲,她不能为了一件根本没什么人看到真相的事往后授人以柄,不想一辈子在八福晋面前矮三分,她可是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

  八福晋完全没想到,太子妃竟然是这个态度,她暗下以为太子妃会感激她的相助,当日若非那样一闹腾,太子妃若不是同样从水里被捞出来,弘昀那孩子只要迷迷糊糊说一句他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事儿就没得收场了。

  而现在因为伯母和自己一道落水,又是被伯母抱上岸的,那孩子记忆错乱了,忘记了背后那一股推自己下水的力气,孩子到底年纪小,记不了那么多的事。

  结果,太子妃竟然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抹去了八福晋的好意,更掩盖了她自己的罪恶。

  八福晋强忍住内心的怒意和尴尬,努力端着大方从容的笑,应着太子妃的话道:“没什么事儿,臣妾想着,太后娘娘那日点的戏码热闹,皇上回来大概也会喜欢。”

  太子妃却道:“皇阿玛喜欢文戏,回銮后在乾清宫摆宴的戏码,已经定下了。”

  “是。”

  “没什么事儿了?”太子妃清冷地含笑问,见八福晋摇头,她心中一定,带着身边的人便扬长而去。

  八福晋低垂着脑袋,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唇边的笑容也渐渐扭曲,等化作一抹带着恨意的不屑讥笑,抬起头望着太子妃的背影,朱唇微微蠕动着,极轻地自言自语:“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未来的皇后?”

  而那场闹剧,并不曾传到回銮途中的皇帝跟前,一则怕皇帝担心,二则也是小事没必要宣扬,太后暗示岚琪也不要告诉皇帝,故而即便书信往来,岚琪也只字未提。且因书信往来频繁,岚琪也担心路上出什么岔子,他和玄烨的书信只有风花雪月只有宫闱安宁,一点儿正经事也没有,哪怕被人半程动手脚,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至于皇帝,此番南下路程匆匆,虽说要续旧年南巡之路,但并非游山玩水,而是专门为了治黄淮河水南下,万寿当日更以“四海奠安,民生富庶”颁昭全国,此番黄淮河工大定,可保护流域百姓十数年不受灾害。了却皇帝多年夙愿,恰逢圣上五十寿诞,朗朗乾坤,盛世繁华。皇帝心情好,随扈百官自然高兴,连皇帝和太子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这日将出山东境界,皇帝下令之后日夜兼程直奔京畿不再停留,太子来劝皇帝保重龙体,父子俩说了会儿话,正好永和宫的书信送到,太子刚刚退下,就见里头的人出来,说皇上找四贝勒。胤礽心中很不畅快,忍不住派人暗中留心皇帝和四阿哥说什么话,后来听闻父子俩只是一道看了德妃娘娘送来的弘晖弘昀写的寿字贺礼,再无其他,太子不禁暗中嘲笑,父亲果然是老了,开始耽于享受含饴弄孙之乐。

  彼时玄烨一面拿孙儿写的寿字给儿子看,一面是笑话:“这几个字必然是你额娘握着他们的手写的,一笔一划都是你额娘的风骨,你那俩儿子写的字朕瞧过,几时这样端正过。弘昀便罢,弘晖不小了,你不能总放任他不长进,若是家塾不严谨,就送到宫里书房念书。”

  胤禛自责,唯有推在妻子身上说:“毓溪溺爱弘晖,儿臣有时候插不上话,如今皇阿玛有示下,儿子往后说话也有底气了。”

  玄烨睨他一眼,不过想想自己在岚琪面前说话也少几分底气,不怪儿子惧内,这种事夫妻间是情趣,拿出来说就丢脸了,干咳一声略过这件事,而后却问他:“这次南下治水,你学着什么了没有?”

  胤禛如实道:“儿臣收获颇丰,但脑袋里塞了太多东西,一时乱了条理,还需要回京后慢慢消化,皇阿玛若是有兴趣,儿子正在拟文章,想整理记录此番经历,当做寿礼送给皇阿玛。”

  玄烨笑:“你倒是便宜。”心内一转,又问,“你额娘可有与你通信。”

  胤禛颔首:“额娘问过儿臣,皇阿玛可安好。”

  玄烨眼神微亮,含笑再问:“她可问过你,准备贺寿礼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