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88 不知中了什么邪

作者:阿琐

  佟国维始终没有在诸位阿哥中明确选择立场,这事皇子朝臣们都知道。(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孝懿皇后没了,四阿哥的养子身份本就尴尬,如今温宪公主香消玉殒,最后的纽带也彻底断裂,国舅府与永和宫,再没有了足以互相信任的理由。佟国维既然要找一个合适的人来维持他们外戚的尊贵,的确要谨慎郑重地做出选择。

  胤禩明白他们未必会选择自己,但眼下看来,也不见得会再选四阿哥。舜安颜的脸上还有未淡去的伤痕,那是四阿哥留下的仇恨印迹,如果一辈子不会消除,他们往后再见面,总避免不了旧事重提。

  “既然是佟大人的心意,还请额驸替我谢过。”胤禩算收下了这份人情,毕竟以他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在父亲定下的期限里查出足以颠覆赫舍里氏一族的证据,国舅府这个时候出手相助,胤禩完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拒绝。

  舜安颜却苦笑:“八贝勒,我已经不是额驸,大清律例,公主一旦亡故,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八贝勒微微皱眉,安抚他:“节哀,不论旁人如何诟病你,你对温宪的情意我不会误解。”

  “多谢八贝勒,但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舜安颜神情凄然,躬身道,“祖父的事既然办妥了,我还要回去向祖父禀告。”

  八阿哥颔首称是,但脑中一个激灵,拦下舜安颜道:“既然佟大人请你送来这些东西,可还有别的话交代?我是说……”话到嘴边,胤禩终究有些犹豫,但见舜安颜神情宁和,他倒安心了,问出口,“佟大人有没有说,这一次的事会带来什么影响,皇上有心将索额图一党打压到底,既然委任于我,这件事一定会有个结果,可我眼下担心结果会殃及太子,不知做到哪一步最合适。”

  舜安颜奉皇帝的旨意来接近八阿哥,但皇帝并没有教他该怎么做,可他是聪明人,八阿哥更是聪明人,他送来索额图的罪证是示好,八阿哥现在问的这句话也是示好,可八阿哥能收下他送来的东西,他却不能随意接受八阿哥的好意,不能让八阿哥觉得,自己上赶着巴结他,情意要慢慢培养,换做舜安颜自己,也不会轻易信任一个,就算不是敌人,但原本与自己不在同一立场的人。

  “祖父并没有交代别的话,只是差遣我送来东西,八贝勒恕我愚昧,不曾考量过这件事,即便您问我的意思,一时半刻也说不上来。”舜安颜谦辞,平静地说着,“虽不再是额驸,但公主身后事诸多礼节,我一直在应付,祖父突然交代这件事,也让我觉得很突然。您既然有此一问,此刻回府向祖父禀告时,可替八贝勒一问。”

  胤禩且道:“不急不急。”

  舜安颜匆匆离去,多年侍卫的经验,他知道怎么做才能不让人发现行踪,胤禩不必担心会有人对他们起疑,只是回眸看到桌上厚厚两册罪证,他在斟酌掂量,自己拿出多少呈交给父亲才好。他相信皇阿玛手里早就握有一切足以颠覆赫舍里一族的罪证,也能估量他可以做到哪一步,与其说是交给他沉重的差事,不如说是在试炼考量他的能耐,做得不好自己白辛苦一场,做得太好,父亲必然怀疑他背后与谁结交往来。

  胤禩漫无目的地翻看书册上的记录,门前一团光亮起,便见妻子款款而来,温柔地说:“才好的参汤,你喝一点吧。”

  “这几天有些上火,先放着吧。”

  “是啊,我忘记了。”八福晋尴尬一笑,伸手摩挲着汤盅的盖子,迟疑须臾方问,“一会儿你要去张格格屋子里吗?”

  胤禩收好了舜安颜送来的东西,应着妻子道:“是你给我安排的日子,说张格格这几天身子好。”

  八福晋唔了一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也不再说话,胤禩看在眼里,心中明白她想要什么,走上前将她冰凉的手握在掌心,轻声道:“你要爱惜身子,对我来说,你比孩子更重要,如果下一次把你的命搭上怎么办?”

  “可我……”八福晋终究难过那一关,伏在胤禩胸前哽咽道,“连太子妃都被人耻笑生不出嫡皇孙,我怕你被人看不起,都是我的错。”

  胤禩淡淡道:“嗤笑什么,皇阿玛都不是嫡子,不是照样做皇帝?”

  “皇帝”二字刺激着八福晋,她抬起泪眼端详丈夫,再一次狠下决心道:“很晚了,去张格格那儿吧,别叫她等太久。”

  然而张格格自从受到惠妃和大阿哥的威胁后,明白八阿哥府里如今根本不适合有孩子,她害怕自己一旦怀孕会成为惠妃娘娘下一个目标,纵然福晋每天给她送补药,纵然八阿哥每个月好多天都在她屋子里过夜,可她与胤禩**之前之后,都会偷偷喝下寒凉的药,对她来说保存性命,可比孩子重要多了。于是八福晋再怎么期盼,张格格的肚子始终不见动静。

  三月初八是万寿节,皇帝虽还在回京的路上,宫里不能少了相应的礼节,众妃嫔、皇子、福晋等,在太后的率领下,在英华殿拈香行礼,祭告列祖列宗,求庇佑皇帝龙体安康,大清国运昌盛。礼节之后,太后在宁寿宫搭了戏台,荣妃惠妃与太子妃拥簇太后先行,岚琪留下打点英华殿内剩余的事,晚走了几步,正好宜妃在等接她的轿子,正听她与敬嫔、安嫔戏谑:“太子妃天天都从我门前过来英华殿,听说是求子,可是太子出门在外,她和哪个去求子?”

  也就是宜妃,敢拿毓庆宫当玩笑,岚琪轻咳一声从边上过,敬嫔几人略觉得尴尬,宜妃见她大大方方走过去,以为岚琪要走在自己前面,不免道:“永和宫的轿子还没到呢,德妃姐姐,过来的那一乘轿子是我的。”

  岚琪且笑:“春暖花开了,走一走松松筋骨。”

  宜妃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腰腹,看着德妃远去,自家轿子到了眼前,一时没好气,吆喝桃红:“我们也走吧。”

  但从英华殿到宁寿宫的路很长,宜妃紧赶慢赶地来,台上戏码已经开锣打鼓地唱起来,她刚要进门时,一群小家伙撒欢从里头冲出来,小皇孙小郡主们要结伴去御花园给太祖母摘花戴,宜妃被他们撞得直踉跄,后面太子妃、文福晋,五福晋和八福晋九福晋款款出来,朝宜妃娘娘行礼,要跟着一起去。

  “年轻就是好。”宜妃望着大大小小远去的身影,对身旁桃红叹息,“若是还能回到昔日佟妃娘娘请我们看戏的时候,这辈子我真想重新活一场。”

  御花园里,孩子们各自散开,去给太祖母摘花,太子妃和福晋们都吩咐他们要小心别被树枝刮破了脸和手,有乳母宫女们跟着不会有错,妯娌几人便在向阳处找亭子坐下闲聊,九福晋说:“皇祖母如今越发喜欢热闹的戏码,吵得头都疼了,我可宁愿来这里,和嫂嫂们看着孩子。”

  五福晋问九福晋家里的小阿哥好不好,说起十四阿哥的侧福晋也有了身孕,她们不由自主地就谈起了生儿育女的事,九福晋虽然不敢指摘太子妃的不是,可她心里看不起毓庆宫如今的境遇,对太子妃根本谈不上尊敬,纵然八福晋几次眼神提醒她不要再多嘴,她还是再三戳太子妃的痛处。太子妃再好的涵养,也不乐意听这种话,借口坐在这里看不见孩子们了,便起身离开了。

  她一走,九福晋便轻笑:“只怪她自己,端得太辛苦了,怨不得别人。”

  太子妃随意走着,因见几个孩子爬得高,她不得不将身边的人都差出去,让他们小心些,自己不知不觉走到河边来,却见自己的女儿正和四贝勒府的弘昀说话,看到孩子心情好多了,悄悄走上前想吓唬闺女。

  可是才走进,却听女儿在说:“弘晖哥哥怎么不来呢,弘晖哥哥会编花篮。”

  弘昀却道:“我哥在陪着太祖母呢,我额娘说了,我哥是大额娘的儿子,太祖母最疼他,他和我是不一样的。”

  小郡主奇怪:“哪里不一样了。”

  弘昀眨了眨眼睛说:“反正不一样,我额娘说她是侧福晋,所以不一样。”

  小孩子简单的几句话,却惹得太子妃不高兴了,原本想逗逗女儿的心思顿时消失,而闺女那时候被飞过眼前的蝴蝶吸引,跟了蝴蝶跑开,身边的宫女嬷嬷一下都跟了去,意外的是弘昀身边却没有人。

  却是那时候,弘昀手里的一枝花被他失手落到河里,小家伙伏在大石头上想伸手捞,太子妃不由自主就跑过来,着急地喊着:“弘昀,你要小心。”

  可是鬼使神差的,在接近那孩子的一瞬,不知道究竟是着了什么魔,本该抓一把孩子的衣襟把他拎起来的手,不受控制地向前用了一把力,扑通一声,孩子就从大石头旁落到水里。

  这一下才让太子妃惊醒,着急地张口要喊人,回眸就见八福晋目瞪口呆地站在不远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