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84 怪我吗?

作者:阿琐

  妯娌三人进门,毓庆宫内一切照旧,因太子卧病不宜探视,她们只在暖阁见到了太子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彼时太子妃年幼的小郡主正窝在额娘怀里吃点心,见长辈们进来,太子妃逗她喊婶婶,小郡主却黏着母亲撒娇,很认生。

  想到刚才侧福晋口口声声让太子妃生个儿子出来,八福晋心想,太子妃好歹还生了个女儿,自己才是真的一无所出,前阵子好不容易被婆婆唤起的信心又动摇起来,唯有一遍遍对自己说,她不在乎孩子,胤禩也不在乎孩子,他们在乎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大位。

  众人坐着说话,太子妃大方从容,完全看不出刚刚才对着侧福晋发过脾气,太子妃这副涵养是妯娌们都要学的,可从毓庆宫散了后,九福晋还是说:“太子妃这样也太憋屈了,一辈子要端得温柔大方,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十福晋道:“到底是未来的皇后,自然不是我们能比的。”

  九福晋轻笑:“未来的皇后?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十福晋是草原来的蒙古格格,比不得这些养在京城的女子精明,虽然跟着丈夫也听得些许闲话,终究不会像九福晋这般宣之于口,见九嫂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便默默不做声,还是八福晋体谅她,打圆场道:“你们都回去吧,家里妾室都眼看着要生了,上头盼着添皇孙呢,别有什么闪失。”

  九福晋猜想嫂嫂要去延禧宫看良嫔,要说良嫔的出身,她们也不便提及,便散了走各自的路,八福晋果然辗转往内宫来,到延禧宫给良嫔请安。

  可良嫔屋子里并不闲着,温恪公主和敦恪公主都在她这里,敦恪公主长个儿了,下个月十三十四阿哥婚礼上要穿的吉服才做了没多久就不合身,她们姐妹俩不想烦宜妃,就拿来给良嫔改一改。良嫔索性为她们拆了重新缝,真真巧夺天工,重新拼起来的衣裳,完全看不出动过的痕迹。

  八福晋进门时,姐妹俩正挽着手照镜子,互相嬉闹咯咯笑个不停,她们的同胞哥哥就要成亲了,都想漂漂亮亮地参加哥哥的婚礼。

  但姐妹俩不宜久留,担心宜妃找不到了要发脾气,很快又换下衣裳,八福晋帮着她们一道整理,而后一路送出宫门,望着公主们离去的身影,就听得香荷感慨一句:“没有亲娘的孩子,寄人篱下总是很可怜的。”

  她们退回良嫔跟前,良嫔正慢悠悠地收拾着针线,不经意地问她:“就来请安吗,可有什么事?”

  八福晋道是进宫探望太子妃,说着话顺手要上来帮着收拾针线,可香荷却笑道:“福晋放着吧,娘娘不爱别人帮忙的,奴婢从来没沾过手。”

  良嫔满不在乎地笑道:“她是偷懒才不帮手的,我没什么忌讳,只是自己收拾的东西,知道什么针什么线都放在何处。”

  提起两位公主的衣裳,八福晋不禁唏嘘:“宜妃娘娘不管那些事吗,那也太过了,而德妃娘娘明知道翊坤宫那个光景,为什么还要把敦恪公主送去呢,敏妃娘娘身前,必然是把女儿交付给德妃娘娘的。”

  良嫔看她一眼,却说:“宜妃没有虐待她们,是她们自己不想给宜妃添麻烦。至于德妃送敦恪过去,你也看到了,一母同胞的姐妹在一起,高高兴兴的,这里头的亲情,是旁人不能取代的。”

  八福晋略有些尴尬,轻声道:“是。”

  可良嫔却略略冷了脸色道:“胤禩在外头处处小心事事谨慎,我知道你不会给他添麻烦,可你终究不是宫里长大的人,很多事并非你所看到的那样。这些年我冷眼看着,一直觉得你很妥当,但近来有些急躁,不得不告诫你一句话,没事儿别盯着永和宫看,更别打那儿的主意,言语之间最好也别提起,不然有什么事,对你对胤禩都没好处。”

  八福晋怔怔地看着婆婆,她知道婆婆和德妃一向交好,却没想到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婆婆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在她心里,和德妃的情分,比自己比她的儿子还要重要?

  而良嫔知道她会胡思乱想,跟着解释:“不是怪你不谨慎,而是对待永和宫要更加谨慎,那里大大小小都是皇帝的心头肉,但凡有什么事,牵扯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难道你要挑衅皇上?”

  八福晋慌了,屈膝道:“额娘您说什么呢,儿臣只是随口一句话,哪里敢指摘德妃娘娘的不是,更不敢打永和宫的主意,儿媳妇什么都没想呀。”

  良嫔示意她起身,微微笑:“咱们总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是不是?”

  八福晋怯怯地应答着,那一日之后离开延禧宫,一路回家脑袋都是空白的,到家后便一直傻坐着不与人说话。

  夜里胤禩归来时,见她神情不好,问起缘故,听后也是沉默,许久才挽着妻子的手说:“额娘自然,是盼我们好的。你看皇阿玛现在那么宠爱十四弟,出入都带着他,十四弟和我再好,也是德妃娘娘的儿子。”

  八福晋痴痴地望着他,哽咽道:“那你呢?”

  胤禩苦笑:“我啊……”

  时光荏苒,十一月到了下旬,京城的气候便已天寒地冻。宫里准备阿哥的婚礼和腊月除夕,处处喜气洋洋。今年因各地五谷丰收,他们婚事初定的那天,玄烨亲自带着俩儿子去太庙祭告列祖列宗,这是除了太子之外,其他皇子几乎没有待遇,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可谓风光无限。但如今朝纲稳固,天下安定,皇帝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他想做点随心的事,谁还敢发什么声音。

  也是初定那一天,皇帝心血来潮又定下明年的行程,说是不想辜负江南为接驾做下的准备,元旦迎新之后,就要起驾南巡,把今年没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消息传到内宫,岚琪都懒得理会了,只对环春笑:“他又不是这几年才爱到处跑,年轻那会儿就老跟我说紫禁城是牢笼,束缚得他难受,现在全天下都在他的手里,他当然闲不住了。”

  环春却只关心:“这下与避暑的行程不冲突了,娘娘还去不去?”岚琪举棋不定,决定等玄烨的意思。

  腊八前,十三十四相约出宫去看新宅,虽然当初十二阿哥婚礼时已经置办好胤祥的宅子,但一直没人居住,且需要打点。胤禛自殴打了舜安颜后,虽然已经闭门反省过,可皇阿玛给他的差事越来越少,他也乐得休息一阵子冷眼旁观,闲下来就和毓溪一道为弟弟置办新家。

  此刻兄弟们几圈逛下来,胤禵咕哝着:“四哥,我将来有了宅子,你也照样给我置办么?”

  毓溪就在一边,笑悠悠道:“十四弟这话说的,你四哥就算顾不上,还有四嫂呢,都是弟弟怎么好厚此薄彼。四嫂都替你想好了,你将来的宅子后院地界要更大些,给你置一个靶场,上回与额娘说起来,额娘也说你一定喜欢。”

  胤禵顿时神采飞扬,可一想到他终究要住在宫里,目光又顿时黯淡,皱着眉头说:“也不晓得几时能好,皇阿玛选址选好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内务府的人就等着皇阿玛点头,皇阿玛不点头他们也不好办。我总觉得,皇阿玛故意留我似的。”

  毓溪和胤禛互相看了眼,没接这个话,倒是胤祥跑过去,拍拍他肩膀,笑意深深道:“不是说了,要问四哥那事儿么?”

  胤禵明白兄长的意思,顿时尴尬腼腆,俊美的少年脸一红,漂亮的像个小姑娘似的,但他满身骄傲豪爽的气息,真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能有的,听见胤祥这话,用胳膊肘顶了顶哥哥道:“你怎么不问,不然你告诉我?”

  胤祥也是一脸不好意思,冲胤禵挤眉弄眼的,两人纠缠半天没正经话,胤禛见他们鬼鬼祟祟的,不禁冷声问:“什么事,这么婆妈像什么样子?”

  可十三阿哥见四嫂在边上,始终不敢开口,推搡胤禵,他也不好意思说,两人干瞪眼,结果是边上小安子贼兮兮笑道:“贝勒爷,内务府前几天送了夜里伺候阿哥的宫女来,可是主子们不知道怎么和那俩宫女睡觉。”

  胤禵立刻冲上去踹小安子,骂道:“你怎么说出来了?没看到四嫂在吗?”

  毓溪哭笑不得,对胤禛使了眼色,自己悄无声息地带着侍女离开了。俩愣小子站在原地涨红了脸,胤祥见弟弟揍小安子也不帮他说话,小安子只好往四贝勒身后躲。

  胤禛干咳了一声,呵斥胤禵:“胡闹什么,都要成家了。”但忍不住就笑出声,好半天才忍下来,问他们,“既然送人来了,宫里人不教么?”

  胤祥尴尬地说:“十四弟多能耐啊,死活不让他们教,说这事儿谁不会,可结果、结果……”

  胤禵推了哥哥急道:“怪我吗?”

  胤禛看着他们打闹,还记得多年前自己喂他们吃饭时的模样,两个就那么点儿大的小东西,一晃眼,如今也要学着人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