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83 正室的屈辱

作者:阿琐

  温宸笑道:“你以为四哥在额娘的眼里就是大人了?大概天底下做父母的看自己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禵不服气:“那我也不想总被额娘当小孩子。”

  “不就是能不能随意出宫的事么,我替你去问额娘可好,若是短时间住的就别节外生枝,万一不巧住久了,让额娘通融通融也不难。”温宸起身来,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弟弟赶紧给搀扶住,她嘿嘿笑着,“有弟弟就是好,我常对你姐夫说,可别欺负我,我家里有兄弟呢。”

  十四笑道:“姐夫那么好,怎会欺负姐姐?”

  温宸的笑容却稍稍淡了,叹息道:“我们是很好,可我曾经也以为舜安颜哥哥同样是最好的,到头来……”

  胤禵恼道:“提他做什么,听说四哥揍了他一顿,这是我见过四哥干得最漂亮的事,下回我见了,我也要揍他。”

  温宸赶紧拦着弟弟,劝他不许胡闹,又吓唬他说不替他去跟额娘说情往后给他自由出入宫廷的权利,胤禵这才老实了,小心翼翼把姐姐送回永和宫门前,自己则不好意思见母亲,一溜烟儿地跑了。

  绿珠等了好一会儿,见阿哥公主一道来,可还没跟十四阿哥说上话,小主子就跑了,她笑着搀扶公主进门,说道:“还是公主眼神好,真是十四阿哥在那里呢。”

  待到了娘娘面前,岚琪听绿珠说十四在门外头徘徊,小宸儿玩笑说:“那小家伙逃学,我把他骂回去了,额娘别再说他了,人家要成家了,脸皮薄了。”

  岚琪嗔怪:“脸皮薄还好意思逃学?你该叫他进来,让我说说他才是。”

  小宸儿依偎着母亲,慢慢将弟弟的心事说了,岚琪见小闺女如今俨然姐姐的模样,从前她虽比十三十四年长些,也是被弟弟们保护着疼着的人,如今却似乎主动把温宪的责任背负在了身上,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和从前不太一样,看得她忍不住心疼,搂着女儿,一时她说什么都答应了。

  至于胤禵,他不嫉妒十三哥有自己的宅子,就是盼着自己也能自由。但不让他出去开衙建府,不单单是内务府有没有置办宅子的缘故,岚琪在皇帝那儿听得一句,是要为十四将来的宅子看风水,可她猜得出,玄烨一定另有目的。

  那日皇帝逗她说能不能心有灵犀,他们的确是心有灵犀,岚琪知道玄烨现在做的一切,每一步都稳稳扎扎地走着,他心里既然认定了胤禛,那如何安顿其他的孩子,特别是他们的小儿子,也是极重要的事。胤禵的心智尚未真正成熟,把他放出去,不知道外头的世界要把他染成什么模样,他当然不可能永远留在宫里,可在心智沉稳,能让皇帝和自己都看得到他的将来之前,的确不宜自立门户。

  但这些话,做爹娘的不能对儿子讲,只能骗着他哄着他。而儿子想要自由出入宫闱,皇城有门禁,他纵然出得去,也必须要按时回来,这事儿之后慢慢可商量,有了家室妻妾,他的性子也会稍稍收敛些。

  之后几日,玄烨每到永和宫,都把胤禵叫来与他说话,父子俩同进同出,毛躁的十四阿哥终于渐渐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内务府则将阿哥所里十四阿哥的住处重新修缮,虽不是**门户的宫殿,也着实富丽堂皇,配得上皇子夫妇居住,比起当初三阿哥、四阿哥时光景大不同。

  因阿哥所修缮,不免人员进出和吵闹,岚琪本想将苏麻喇嬷嬷迁到别处居住,可嬷嬷的身子骨已是熟透了的,一动也不得动,精神虽然还清醒,可不大再有力气说话,真正是等待生命一点点消失。从前还能听岚琪说说话为她指点迷津,如今只能听着岚琪说话,偶尔应几声或眨眨眼睛,岚琪悄悄将温宸没去世的事告诉了嬷嬷,也惹得嬷嬷好一阵热泪,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

  如此,宫中父慈子孝、敬老爱幼的温馨叫人感动,宫外朝堂上却是腥风血雨。十一月时,太子病愈与索额图回到京城,就在他们进城的前一天,索额图的两个儿子格尔芬、阿尔吉善被罢免了职位,如此一来,索额图告老请辞,两个儿子又从冲要之职上下来,赫舍里一族在朝廷的权利几乎被剥夺干净,那一座大宅子,就是索尼为他们挣下的最后的财富。

  可纵然如此,皇帝也没有轻视太子,太子进城时,派了大阿哥为首所有成年的阿哥一道前往迎接,诸皇子向太子行君臣之礼,无数官员百姓都看在眼里,仿佛是皇帝告示天下,不论太子外戚遭到何种沉重的打击,毓庆宫的地位也不会动摇。

  偏偏越是这样的境遇,越让太子惶恐不安,他一面幻想着自己的太子地位还能保存下去,一面又恐惧着哪天一觉醒来就被父亲扫地出门,日夜不得安宁,好容易养好的身子始终虚弱不堪,故而回到皇城后,也只是在毓庆宫里养病。过去做的差事,都分散给了兄弟们,眼下不说皇帝要软禁他,他自己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太子妃替太子到宁寿宫请安,彼时诸位娘娘都在太后跟前,众人说的都是客气体面的话,散了后,宜妃头一个忍不住说:“我们太子妃娘娘怎么一下子老了十来岁似的,我记得她可比太子小好几岁呢。”

  太后责备她胡说八道,大家都识趣不敢接话,只等从宁寿宫散了,布贵人随岚琪回永和宫,进门后才道:“我是不该多嘴这种事的,可今天看太子妃那个模样,真是觉得不忍心,我听端嫔娘娘说,太子眼下已经被皇上架空了,叔姥爷家里败得一塌糊涂,皇上要废……”

  “姐姐。”岚琪喝止住了布贵人,正色道,“就到这儿吧,咱们说别的话。”

  布贵人却心里扑扑直跳,甚至有些兴奋地说:“若真是我想的那样,舍你其谁?岚琪,我算不算也是你命中的贵人?你若当初进宫没跟着我,命数可就不一样了吧。”

  布贵人更乐呵呵地自嘲着说:“那我就一辈子做贵人,别让皇上给我升位份了。”

  岚琪哭笑不得,只拿手指抵在姐姐的唇前道:“姐姐真想做我命里的贵人,可就把这事儿忘了,咱们安安生生过日子。”

  布贵人意气风发:“我都安生三十年了,再来三十年也守得住。”

  可毓庆宫这边,太子的二阿哥弘晳因和妾室林格格所生的三阿哥弘晋玩耍时滚在台阶下摔伤了胳膊,已经失去长子的侧福晋疼爱自己的儿子,将林格格恨恨地训斥了一顿,甚至要责罚她们母子跪在廊下反省。恰好遇上太子妃从宁寿宫归来,听见这哭闹声,顿时怒从中来,当众责备侧福晋不尊重,弘晋好歹是皇孙,她一个侧福晋有什么资格责罚皇孙,何况都是养在她膝下的孩子,几时轮到她做主。

  侧福晋这些年憋屈得已经忍无可忍,又失去了长子,心神早就与从前不同,今天又被太子妃这样当众责骂,一时气昏了头,竟反诘太子妃:“弘晳摔坏了的确不算什么事儿,弘晋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们这些卑贱妾室生的庶出子,太子妃娘娘您倒是也生一个堂堂正正的嫡子出来,将来也像太子爷一样传承爱新觉罗的江山呐?”

  一声重响,太子妃扬手劈下巴掌,将侧福晋打得踉跄了几步差点站不稳,她捂着脸悲愤地看着太子妃,仿佛在挑衅她,就算打死了自己,也改变不了太子妃生不出儿子的事实,堂堂东宫连个嫡子都没有,亏得她还在这里教训妾室。

  底下奴才当然不能让主子们这样闹下去,赶紧将两处劝开,躲在一旁的文福晋赶紧上来拉堂姐回去,劝她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闹,太子若恼了,非要杀了你不可。”

  侧福晋含泪冷笑:“我倒要看看,她这个太子妃的头衔,还能装几年。”

  毓庆宫门外,因太子太子妃归来,而特地进宫问候的八福晋、九福晋、十福晋正面面相觑地傻站着,刚刚没赶上和太子妃打照面,眼睁睁看着她先进了门,妯娌几人赶来,还等着人通报后好进去请安,没想到里头竟闹翻了。

  太子妃的斥骂声听得她们心惊肉跳,再后来侧福晋那几句话,也直戳人心窝子。九福晋、十福晋尚可,对八福晋来说,这也是她不愿在人前提起的耻辱。

  如果自己不放开正室的位置,可能胤禩将来也不会有嫡子,虽然额娘说嫡子庶子不要紧,只要能走到最后一步,只要她能陪在胤禩身边就好。但听到侧福晋那些话,八福晋还是心痛的。

  “八嫂,我们怎么办?还是回去吧,现在进去,太子妃脸上也挂不住。”九福晋见她发呆,上前道,“别回头还埋怨我们,我们可不是故意来看笑话的。”

  此刻门内却有体面的宫女出来,客气地说着:“三位福晋久等了,太子妃娘娘有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