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80 只怪命不好

作者:阿琐

  太子妃看着眼前的皇子们,他们身量面容各有不同,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可在她眼里却有着相同的东西,就是对于东宫的野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在她看来,太子的这些弟弟们此刻关切的笑容背后,都藏着一把把恨不得夺取胤礽性命的利刃,从他们的眼睛里闪烁出森冷贪婪的光芒,让她浑身忍不住颤抖。

  此时胤禛道:“圣驾将在索大人到达德州行宫后返回京城,索大人年事已高,过来路上快不了,且需几天时日,这几天您照顾着太子,有任何需要,请太子妃随时召唤我们兄弟。”

  太子妃心头冷笑:“是召唤你们来侍疾,还是催命?”

  这话她虽然不会说出口,可脸上的笑容渐渐尴尬,眼底更难抑厌恶的目光,众阿哥都是聪明人,也明白彼此的立场,很快就告辞退出,到寝殿外头散了。五阿哥与四阿哥走在前头,这边等在门外的九阿哥便凑上来问八阿哥:“见到太子了吗?”

  胤禩摇头:“没见着,大阿哥见过了,就不会有错,他怎么肯让太子装病。”

  九阿哥冷笑:“据说有人看到太子生病前一晚,一桶一桶的凉水往营帐里送,你说真要是他自己闹出来的病,真是够可以的,就不怕这一病救不好,拖拖拉拉地死了,他还不如一头碰……”

  “住嘴,这里是什么地方,胡言乱语?”胤禩打断了九阿哥,匆匆将他带得更远一些,语重心长道,“眼下最迷茫尴尬得时候,谁露出对太子不敬对东宫有野心,都会招致皇阿玛不悦,他要的是忠孝两全的臣子,你明白吗?”

  无意中,胤禩发现自己在重复着额娘叮嘱的话,虽然他并不是刻意重复,而是刚刚情急之下说出来的,可自己身在其中才能“悟出”的道理,额娘竟然坐在深宫里就看得那么透。既然她如此聪明,为什么不在六宫为自己争一席之地,她智慧而美貌,明明比永和宫,比任何女人都好。她若是能好,自己何须背负出身不如人的包袱?

  “八哥,你想什么呢?”九阿哥见兄长发呆,推了他一把道,“我又不打算争那个位置,我才不怕皇阿玛怎么说我,不过我想你去做,所以我会好好收敛自己,不给你添麻烦。”

  胤禩苦笑:“你的心意我很感动,可这事儿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胤禟,咱们要先做好皇子,才能想更远的事,你若信得过八哥,不要冲动地为我去谋求什么,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一定会来求你们。”

  九阿哥皱眉头道:“八哥说什么求字,弟弟一辈子都会支持你。”

  是日夜里,因之前在田地里的事没说好就连夜赶回德州,那边的官员今天跟了过来,皇帝夜里请他们喝酒君臣同乐,一则奖励他们治下的土地今年大丰收,二则期许他们来年能做出更好的功绩,并让他们向随扈而来的京官说一说其中的门道,诸位阿哥都在场,胤禛记得皇阿玛在田埂上对他说要好好学着,听得专心致志,眼神都不晃一下。

  皇帝高兴,不免就多喝了几杯,可不过是微醺的架势,却装疯卖傻像是醉了一般,回来后就缠着岚琪不放,当着宫女太监的面就要拉她的手,岚琪哪儿肯从他,命人将万岁爷按到床上去,这边问梁总管:“喝了那么多?”

  梁总管也看不懂,只能糊涂地说:“还请娘娘多费心照顾了,您知道,万岁爷平日不喝酒,难得遇上高兴的事才会贪杯。”

  岚琪只叹:“太子病着呢,算了。”

  宫女太监退下,玄烨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岚琪端水来让他坐起来喝,可人家动也不动,岚琪起先没察觉玄烨是装醉的,还放下水杯拼命要把他拽起来,折腾白天才让他坐好,又怕杯子里的水凉了,便要去换一杯。

  可转身的功夫玄烨就恢复精神笑眯眯地看着她去倒水,不料岚琪怕玄烨坐不稳又歪下去,不放心地转身看了眼,一瞬间玄烨来不及装回醉酒的模样,那满脸暧昧促狭的笑容,还有滴溜溜盯着岚琪腰肢看的色气目光,全落在她眼睛里。

  “皇上既然是醒的,臣妾就不担心了。”岚琪砰的一下将茶杯撂在桌上,震得玄烨一惊,这都几十年没人敢在他面前摔东西了,可容不得多想,岚琪已经转身往外走,他赶紧冲下来,都来不及趿上鞋子,光着脚就跑来将人一把拦腰抱住。

  岚琪不言不语,随便他折腾,玄烨笑着说:“这样就生气,也太小气了,我逗你玩儿的。”

  可怀里的人还是不言语,但也不反抗,玄烨抱着她回到床榻上,捧着她的脸颊,把耷拉的嘴角推上去,像个孩子似的说:“你笑一笑,笑一笑。”

  岚琪被弄疼了,不耐烦地推开,侧过身子对着他,终于开口说:“逗我玩儿什么不成?明知道自己有年纪了,你醉酒一次我就揪心一次,口口声声答应人家要保重身体,虽然做得是不错,可拿这事儿开玩笑,我提心吊胆难受的时候,你就这么高兴?”

  玄烨拉起她的手,在手背上亲了又亲,咕哝着:“开个玩笑而已,下回朕找别的乐子,不吓唬你了。”

  岚琪忍不住在他肩上捶了一拳:“还有下回?”

  这一拳就是装装样子,跟摸一下那般轻,可玄烨却装作受了重创吃痛倒下去,痛苦地捂着胸口,看得岚琪目瞪口呆。五十岁的大男人,比小孩子还顽皮,从前也不见这样的,怎么反而越有了年纪,越不正经。可是看着看着她就忍不住笑了,扑上来挠玄烨,但转眼就被人家反扑压制住。

  “刚刚你摔杯子,是什么意思?”玄烨一手压制着岚琪的肩膀,一手就霸道地往人家腰下钻,摸到衣裳底下柔嫩温暖的肌肤时,底下的人哆嗦了一下,他眼里就有心满意足的笑容,气息暖暖地威胁她,“对着皇帝摔杯子,胆子不小,今晚朕要好好教你规矩。”

  那之后的翻云覆雨,岚琪根本来不及抵抗,就把身子完完全全融化在**里了,每每事后才会反省自己的不节制,可只要陷在他怀里,世间万物都不在了,又何来的年龄何来的身份地位。

  酣战后的疲倦,让玄烨很快就进入深沉的睡眠,岚琪今日却意外地睡不着,便悄悄将彼此收拾清爽,看到玄烨安稳的睡颜,吹灭蜡烛前贪婪地看了好久,似乎一辈子里,只有这短暂的黑夜里,她才能幻想自己的丈夫,不是帝王。

  重新躺下,玄烨从梦里被惊动,却明白谁在自己的身边,咕哝着就把岚琪抱满怀,岚琪也找到舒适的姿势,闭上眼睛准备睡了。但熟悉的气息贴身存在,方才的美好又会钻进脑子里,心里噗噗乱跳,不禁想起前阵子,高答应产子的消息传来,玄烨那故意得意洋洋讨人嫌的模样,又想到今晨在枕头里发现的白发,心内不禁感慨年轻的好,岁月可否再慢一些,这一世,她还想陪在玄烨身边更久更久。

  胡思乱想,甚至想到了太子的病,她并非单纯恼玄烨不自爱贪杯醉酒,而是觉得太子病重时,皇帝这样君臣同乐,是不是做得太过了。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曾几何时太子伤风咳嗽都牵动着皇帝的心,如今却仿佛不再在乎他的生死,玄烨这样做,是笃定了不怕臣工皇子寒心吗?

  可是,当他做出让人寒心的事之前,太子和那些文武大臣,甚至其他阿哥们,早就不知把他的心伤成了什么模样。岚琪想着,心疼地摸了摸玄烨的脸颊,轻声说:“不论如何,我也不会伤你。”

  数日后,索额图一行紧赶慢赶到了德州,索额图自那一年告老请辞后,就不再为皇帝办差,但想回老家安养的愿望被皇帝驳回,几乎是被软禁在京城的宅子里。皇帝久不传召,这一回却不怕他路上颠簸,隔了那么远的路传召至德州,亏得索额图身子骨还硬朗,到皇帝面前时,精神气色都不错。

  玄烨则是正经地对索额图说:“朕要把太子留在德州养病,没有别的人能放心托付,唯有你和家人能让朕安心,你就留在德州照顾太子,等太子痊愈后,与他一道返回京城。”

  索额图与家人叩首领命,周遭皇子与大臣们看着,却个个心寒胆颤。索额图这一下来德州,等他回去的时候,只怕祖宅祖坟都被要被皇帝挖空了。原先皇帝支走太子,还没个恰当的理由支开索额图,这下好了,整个势力最顶端的两个人被架空,京城里残余的那些不成气候的人,还不得束手就擒等着挨打?

  圣驾隔天就启程回京,浩浩荡荡的队伍,侍奉着太后和各位娘娘。岚琪搀扶太后登车时,看到前来送行的太子妃,几日不见,年轻的妇人憔悴不堪,那脂粉也难以掩盖的眼睛红肿,叫人看着很心疼。

  可是岚琪的心软,不能用在这上头,怪只怪,太子妃自身命运坎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