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78 推翻他自己说过的话

作者:阿琐

  毓溪笑道:“我辛苦什么,是心疼你,你看你都瘦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转眼就要跟着南下,你要保重身体。”她本想说,没有身体什么都是假的,温宪那样的富贵命,受尽宠爱,可说走就走,一切都成了空。可丈夫好不容易振作精神,她怎好再戳他的痛处,终究是没说出口。

  胤禛则道:“我的身体没事,皇祖母都能打起精神来再随皇阿玛南下,我怎么不行。若为了一个公主故世,整个皇室都萎靡不振,朝臣们百姓们,都该看笑话了。温宪必然最不放心的,就是额娘,我还要撑着额娘。”

  毓溪欣慰不已,“你能这样想明白,我就放心了。”

  正好屋子里的一切都收拾干净,毓溪让丈夫进门歇着,为他更衣洗漱伺候茶水,胤禛歪着休憩,毓溪就在边上陪他说说话。家中安逸宁静,胤禛直觉得心内平和,不禁笑道:“我听环春她们说,皇阿玛去永和宫时,额娘与他就是这个模样,怪不得宫里人常说你像额娘年轻的时候。”

  毓溪随口笑道:“那你就像皇阿玛喽?”

  这话说得胤禛有些在意,但没有对毓溪表露,只管闭目养神歇着。心静下来,之前纷纷扰扰的事就都到了眼前,回想起在承德对舜安颜大打出手,对佟国维的视而不见,还有皇阿玛的震怒。他从前做错事挨骂,父亲的话都能骂到点子上让他愧疚得心服口服,可那次虽然他不该出手打人,可不知为何,父亲的话不仅不能让他服气,甚至回想起来,总觉得皇阿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震怒,他仿佛只是为了做个样子,才当众责骂自己。

  之后让他回京闭门思过,虽然避免了很多大臣来贝勒府道慰问,但等他重新可以出门,回到朝堂上时,就觉得大臣之间的气氛有些不一样,说不上来到底哪儿不一样,他自己最明显的感受是,原本就不怎么熟络的人,更加生分了。

  此刻却是毓溪提起来:“我阿玛前几日过来,与我说若是你有什么需要,随时找他。我知道你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心意,朝堂上的事,我阿玛和兄弟们,是会全心全意帮你的。”

  胤禛慵懒地笑问:“怎么说起这个来?”

  毓溪道:“听说你把舜安颜打得很惨,他一路扶灵归来,文武大臣都看在眼里,他是国舅府最器重的子孙,只怕佟大人往后……罢了,我不该说那些话。”

  胤禛却道:“说也无妨,其实皇额娘没了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大不如前了,我毕竟只是皇额娘的养子,对他们来说并不可靠。反正我也从来没倚靠过他们,往后大不了不往来,对我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毓溪道:“可你总不能独来独往,额娘也常劝你不是?”

  胤禛点头,“话虽如此,但你知道吗,额娘在宫里三十年是如何过来的?额娘从不与外臣结交,也不与其他妃嫔抱团,一心一意只伺候太祖母伺候皇祖母,一心一意地支持着皇阿玛。现在想来,即便额娘是发自内心地做着这些事,也真真是天赐的智慧。额娘一直对我说,这江山是皇阿玛一个人的,我现在更明白那句话的意思。毓溪,不是我不愿仰仗你们家,或看不起你们家不足以在朝堂上呼风唤雨,而是我想像额娘一样,不依靠任何势力,才不会有后顾之忧。你明白吗?”

  毓溪听得半知半解,但见丈夫眼底张扬的生气,闪耀着近些日子久违的光芒,她喜欢看到这样的胤禛,忙含笑点头:“只要你心里有主意,我什么都好。”

  天气渐渐凉爽,是年中秋,因皇帝太后皆在承德,宫内凑活着对付了节日,到八月下旬皇帝已经侍奉太后从承德启程南下,太子与后宫妃嫔也都准备妥当,等圣驾途径京城后,就立刻随驾同行。

  岚琪和玄烨阔别数月,两处汇合时,见彼此气色都好,才安心。一道踏上南下的路,不出两天,岚琪就被叫到御辇中相伴,两人得以独处,玄烨乐呵呵地比划着告诉她:“温宪的肚子大起来了,母子平安,你放心。”

  玄烨的比划必然很夸张,岚琪笑他:“这么大就该生了,皇上尽哄人,总之不等孩子顺利分娩,臣妾可不能安心。”

  皇帝便哄她:“你若愿意,朕就把你送去承德。”

  岚琪摇头:“等明年夏天吧,天那么冷,谁还往北边儿去,该叫人怀疑了。皇上您知道,这事儿心虚的是咱们,或许别人真没多心什么,可我们做什么都必然小心谨慎,那还不如不做来得安心。”

  从父女俩商定这个计划,到一步步实行,再到如今,岚琪的变化是让玄烨欢喜而安慰的,若是她迟迟放不下不能理解自己和女儿的心意,他虽不会责怪她,可也会不知所措,两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必然会面临受损,这是他最不愿发生的事。好在他的乌雅岚琪,从不会让他失望。

  之后几天,德妃跟随圣驾寸步不离,帝妃间的缱绻缠绵外人不敢胡乱议论,倒是宫里传来消息,说高答应临盆生下小阿哥,皇帝年近五十再添皇子,引来好一阵议论,玄烨在岚琪面前也是洋洋得意,但得意过了头,岚琪可就不买账了。之后的一路走得十分顺心畅意,皇帝既然是有心带太后和德妃散心,走走停停每一处风光都没落下,磨磨蹭蹭到了十月,才刚刚进入山东境界。

  可是谁也想不到,皇帝看似悠闲自在地侍奉嫡母,带着妻儿游山玩水,暗地里却在承德时就部署好了这段日子要做的事,每天晚上都会有八百里加急送到行宫或营帐,岚琪伺候在侧时就遇到好几回,和嫔同样如此,不免私下担心地问岚琪是不是有朝廷大事要发生,岚琪让她别管别问,就当什么事都没有。

  可是随行的皇子和大臣们,无不紧紧盯着朝廷和京城,皇帝从前出巡,朝廷奏折都是三日一送,这次频繁的每晚往来,一定有蹊跷。很快,他们留在京城的眼线就纷纷送来消息,皇帝竟有魄力在他不在京城的日子里,开始大规模地扫荡与赫舍里一族有瓜葛的官员。不论他们在朝堂中什么位置,不论如何盘根错节动不得,都大刀阔斧切下去,但凡不干净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南巡中的圣驾悠哉悠哉,京城里却人心动荡,文武百官惶惶不得终日,宛若人间炼狱。而眼下,太子正跟着皇帝出巡,等他南边一圈走下来回到京城时,大概除了那座毓庆宫,他背后所有的一切都要没了,谁也不明白皇帝这么做是图什么。

  南巡的路不曾停下,京城传来的消息却越来越吓人,但凡知道这些事的,没有一个能悠闲自在地跟着皇帝游山玩水,终于连太子妃也被惊动了,娘家的急信惊得她浑身颤抖,那日等太子随皇帝登山归来,就拽着胤礽把家信塞给他看,语无伦次地说:“等我们这次回去,毓庆宫就要被孤立了,胤礽,我们怎么办?”

  太子早就听得些许风声,但他这次出巡紧跟着皇帝,除了夜里睡觉外,他几乎都在父亲眼皮子底下,又有父亲的亲兵亲自来保护他,想要给他传递书信很难,所以对此事一直模棱两可,没想到太子妃的家信,却顺利地送了进来。

  胤礽看过书信后,双眼发直,信纸从指间飘落,太子妃慌忙捡起来,转身就用香炉焚了,守着灰烬时,听得胤礽在身后说:“我不能再往南走,我要回去才行,就算皇阿玛要挖空我的一切,我也要亲眼看着。”

  太子妃无奈地说:“可我们要怎么对皇阿玛开口?”

  夫妻俩无言相对,半天胤礽冷笑:“我也想不出来。”

  太子妃绝望地问他:“我们真的,走到头了吗?”

  胤礽却自言自语:“听说皇阿玛昔日要立我为太子时,他对太祖母说,是不愿人们忘记额娘的尊贵,不愿我这个嫡子将来被人欺负,他细心把我养在身边亲自教导……”太子眼神痴痴地看着妻子,“他现在,是要推翻他自己说过的话吗?”

  翌日,皇帝一清早和地方官员去视察农耕,德妃娘娘从御帐中退出回到自己的营帐,换过衣裳后,再出门往太后这边来,却远远看到有人匆匆朝太子住的地方去,环春眯眼张望着,嘀咕道:“像是太医院的人,不知是太子不适还是太子妃不适,但听说今早太子也没有来送皇上出门。”

  岚琪留心了,可不能太过干涉,之后告诉了太后,由太后出面询问,才知道是太子病倒了。都说太子是不是昨天随皇帝爬山累了,可五十岁的皇帝今早又精神奕奕地去农田里走,年轻轻的太子却病倒,众人在关心之余,不免念叨太子不中用。

  岚琪在太后的授意下,将胤禛找来,吩咐他:“你去看望太子,问清楚太医是什么病,立刻去田里找你皇阿玛,告诉他缘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