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76 道不同

作者:阿琐

  舜安颜茫然地问:“皇上要臣支持八阿哥?”

  玄烨道:“你不愿意?”

  舜安颜忙否认,连声道:“臣不是不愿意,原本族人就在、就在……”事到如今,他在皇帝面前实在没什么可隐瞒了,终是横下心,一五一十道,“他们就在几位阿哥之间举棋不定。(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冷笑,问:“你们有决定了?哪几位阿哥?”

  “还没有决定。”舜安颜道,“祖父揣测您近年必然要动摇东宫,诸位阿哥中,大阿哥居长居功,五阿哥稳重正直,八阿哥儒雅聪慧,都是祖父们犹豫的人选。至于四阿哥,不论好或是不好,我们家是四阿哥名义上的外祖家,就算将来选了扶持其他阿哥,也要有所表示的。”

  “有所表示是什么意思?”

  舜安颜尴尬地说:“譬如、譬如让臣家中那个一事无成的叔叔隆科多,去帮衬四阿哥,至于臣,祖父希望是压在最重的筹码上,自然也可能是四阿哥。”

  夜色中,皇帝脸上划过清冷的笑容,果然他的臣工们想得比他还早还周到,然而自己考虑的是大清江山的世代传承,他们考虑的是一个家族的传承,可笑的是,若没有了国,何来的家,下一代皇帝若是不好,若是败了这个国,他们这些贵族,就都要沦为庶民甚至阶下囚,撑死了门楣又有何用。

  舜安颜代表着他的家族,谋一己私利,温宪就代表着自己,谋江山天下,果然他们夫妻间从一开始,就不同路。

  “但是从今往后,臣以皇上的旨意为重,再不会为族人的意愿动摇。”舜安颜忽然正色道,“臣即便不明白,也会照您说的去做,请皇上放心。”

  玄烨吩咐:“太后和德妃皆哀痛至极,她们这阵子必然是不想再见到你,阿哥们都疼爱温宪,外头风言风语他们未必肯饶你,受委屈便受些吧,好歹你还活着,可朕的女儿已经没了。”

  一语又勾起伤心处,舜安颜伏地哽咽颤抖着说不出话来,只等皇帝要他跪安,去为公主守灵,两人才散了。

  守灵处,几位阿哥见舜安颜到来,都是一脸恨意,但除了四阿哥之外,还都能冷静,总算一夜相安。翌日清晨就要启殡,白发人不能送黑发人,皇帝来上过一炷香后,便离了不曾观礼,太后病中不能起,德妃娘娘自然也来不了,时辰一到就要出发。

  因恐路上颠簸损了棺木伤了遗体,公主无嗣,出行前便由几位兄弟各执钉锤将棺木钉住,敲打声声声击碎人心,五阿哥把持不住,扶棺哭了一场,在场之人无不垂泪,花样年华的公主,就这般香消玉殒了。舜安颜更是如行尸走肉一般,如今支撑着他的,仿佛就是皇帝昨晚的嘱托,皇帝说那也是温宪的心愿,他即便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姑且做下去,等走到最后一步,他再随温宪随自己的孩子而去好了。

  “舜安颜,该走了。”七阿哥过来喊了声额驸,他才恍然醒过神,棺木已经钉妥当,扶灵的队伍已经启动了。

  侍卫牵来马匹给额驸,却另有人跑来说:“八阿哥请额驸和九阿哥一道坐马车,额驸身子虚弱,天热不宜再骑马。”

  舜安颜远远看过去,马车边八阿哥正与九阿哥说话,看到他,八阿哥颔首示意后便离开了。九阿哥是因其他阿哥到来前,一直顶着公主的身后事,的确是憔悴不堪,估摸着是因为这个才坐车,自己却是昨天那一闹,又失魂落魄地守了一晚上,纵然年轻,也的确有些支撑不住。要说九阿哥曾经那些侮辱的言语,舜安颜又怎么肯与他同坐马车,可世易时移,他如今要得到八阿哥的信任,必定要好好去亲近他们。

  队伍里,德妃娘娘的车马在最最后头,一路上几位阿哥轮流过来当值护驾,岚琪比不得他们那样悲伤,只是不舍女儿,且忐忑之后面对胤禵温宸时该如何应对,有阿哥们轮换过来时,会到娘娘跟前请安说明,她却是把几位阿哥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玄烨的儿子们,果然个个儿都优秀。他的妃嫔皆是美色,生育的儿女样貌不会太差,阿哥们骑马跟在一旁时,岚琪冷眼瞧着,想象着将来帝位更替,他们兄弟之间真正有了君臣之别,他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和睦,若真是她的儿子做了皇帝,这么多的兄弟,他又要如何让他们心悦诚服。但又一想,到那时候,玄烨已经不在了,玄烨不在那她也就不在了,还操心什么呢?

  扶灵回京,难免勾起生死悲戚,岚琪又想到她永远也不想面对的玄烨百年之后的事,心中更加惶恐不安,旁人看在眼里,都以为娘娘是为了公主伤心,倒也无碍。终于,扶灵的队伍抵达京城。

  十三十四阿哥没有被允许跟去承德,兄弟俩早早就守在城门外,一身素服等着他们的姐姐归来。都是红肿着眼睛神情憔悴,一见队伍便迎上来,十四阿哥冲到棺木旁就要开棺看他的姐姐,但棺木早就在出发前就钉上了,他推不动又很快被兄弟们拉开,五阿哥训斥道:“德妃娘娘的马车就在后面,你不去安抚娘娘吗,在这里闹,还让不让你姐姐安生?”

  十四像暴躁的小牛般挣扎着,胤禛突然从后头走上来,从五阿哥手里一把揪过衣领就把他拎到面前,但没有打骂,只是冷声说:“额娘在后面,去照顾额娘。”

  十四阿哥没有再挣扎,直直地看着兄长,眼泪不自觉地从眼角滚落,他只问了声:“哥,我姐姐呢?”

  胤禵最终被送到了德妃娘娘的马车里,岚琪安抚着儿子时,莫名有些恼怒玄烨把她一个人推回来,若是皇帝也跟回来,至少这些事不用全堆在她身上,可再一想,这是女儿活着她才会心生怨怼,女儿若是真的没了,她必然也不能好,如果自己辛苦麻烦些,能换得儿女平安,值得了。

  队伍一路进城,岚琪才从前来迎驾的富察傅纪口中知道,温宸病倒了,傅纪因要参与准备公主的丧礼,府中无可靠的人照顾,公主已经被送回皇城,如今在永和宫由布贵人照顾,岚琪一一听着,也在心中做好准备,回到宫里,还有无数的来道节哀的妃嫔们要应付。

  温宪公主因已成年,且嫁在京城,丧礼可谓隆重,一直到六月初,这件事才算稍稍淡去。而公主去世,额驸就不能再住在公主府,也不能再享受额驸的一切待遇,他这个皇家女婿的身份到此结束,昔日成婚所赐予的一切荣耀和财富都会被皇家收回,舜安颜原原本本地回到国舅府,继续做他的佟家长孙,一直动摇着的国舅府继承人人选,突然就不是问题了。

  其中最最失落的人,便是本以为侄子和公主僵持下去,连个孩子都不能有,他可以名正言顺成为继承人的隆科多,可是舜安颜却全身而退地回来,再也没有做皇家女婿的负担,他的希望,自然就破灭了。而此时佟国维也惊讶地听孙子说,以为八阿哥在这段困难的日子里是唯一善待他的阿哥,族里既然要分派扶持几位阿哥,他要跟着八阿哥。

  彼时佟国维叹息:“那天四阿哥差点把你打死,我也知道,是没指望了。”

  至于五公主几位同胞兄弟姐妹,她离世的阴云始终没从他们之间散开,落得岚琪渐渐也有些不耐烦,唯有收到玄烨来信,知道太后身体渐渐康复,知道女儿平安健康,才算高兴些。

  转眼已是六月下旬,小产后安养至今的八福晋,总算又出来走动,头一天便要进宫向惠妃和良嫔请安,到长春宫时,听得里头朗朗童声,门前的太监便告诉她,昨天大福晋进宫,把小皇孙留下了。

  八福晋面无表情地走进门,便看到弘昱在和小太监们黏树上的知了,蹦蹦跳跳十分活泼,惠妃手持团扇从屋子里出来,满面宠溺地喊着:“弘昱你过来,别在毒太阳底下站着。”可一抬头看到八福晋在门前,徒然就变了脸色。

  八福晋正直愣愣地盯着蹦蹦跳跳的弘昱看,她其实没多想什么,可这死寂的眼神在心虚的惠妃看来,足够叫她心中惊慌。为恶之人眼里看出去的世界,也处处充满着恶意。

  孩子见到八福晋,却天真无邪地跑来上,亲昵地说:“婶婶您来啦,婶婶天热呢,进屋喝完茶吧。”

  孩子学大人模样说话,十分可爱,八福晋不免也心生爱怜,伸手想摸一摸弘昱的脑袋,可惠妃却着急地喊着:“弘昱你过来。”这样一来,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惠妃倒是像模像样上前来说:“这孩子玩得一身汗,让乳母领去擦一擦才好,回头阴凉地里风一吹,该着凉了。”一面就若无其事地上前挽着八福晋,亲昵地安抚,“身子可养好了?好孩子你别着急,你还年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