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75 再无舅婿情分

作者:阿琐

  原本打打杀杀的气氛徒然变了味道,舜安颜一句话,勾起众人的悲伤,阿哥们虽然都长大离宫和姐妹生分了,可幼年的时光停在那里抹不去,五阿哥更是和温宪一起在宁寿宫长大,情谊深厚,此刻已经红了眼圈含泪咬着唇。(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燥热的气息变得沉重,玄烨却冷漠地对舜安颜说:“如今你才想起这句话,还有什么意思?”

  佟国维上前叩首,而后不声不响地要拉着孙儿走,舜安颜脚下像长了根似的,拽也拽不动,佟国维一把老骨头,早没力气和孙子较量。玄烨看得不耐烦,转身回屋子里去,几位阿哥陆续跟进门,撂下他们祖孙在外头晒太阳。但不多久,八阿哥就出来,传递皇帝的话说:“明日就要扶灵送温宪回去,皇上让你回去疗伤后,明日一道来,必然还是我们兄弟几个送,你跟着一道走就是了。”

  佟国维向八阿哥道谢,再呵斥了孙子几句,总算把舜安颜拖走,胤禩望着他们走去的背影,想到方才一幕一幕,又想到自己才刚刚失去了孩子,这个夏天,真是注定不太平。

  温宪的屋子里,岚琪守着没有离开,外人看着是德妃娘娘舍不得女儿,因之前将额驸轰了出去,也无人再敢来打扰,但今天阿哥们都到了,四阿哥还在御前和妹夫大打出手,消息还是传了过来。岚琪听说儿子中暑倒下了,担心不已,转而怪温宪:“你们瞧瞧,太后那里还不定能不能振作起来,你哥哥也弄成这样。”

  温宪苦笑:“还是我哥疼我。”

  环春便说要去看看四阿哥,岚琪让她小心说话,这事儿绝不能让胤禛知道。若让他知道,就等同默许他将来,也就束缚了他的人生道路,往后的四阿哥,一定不会再是现在的四阿哥。环春不懂这些大道理,但她绝对会守口如瓶,只是担心:“万一四阿哥要来看公主,可怎么办?”

  岚琪道:“他也就看看,还能抱着妹妹哭不成?让他来吧。”

  环春匆匆而去,不多时折回来,说四阿哥已经苏醒,轻微中暑,歇一歇就好,原说要过来看,但是被皇上叫过去了。环春又道:“方才打成那样,最后的时候,额驸他死活求皇上让他送公主回去,皇上不答应,额驸就在太阳下站着等,没把佟大人给晒晕了。”

  岚琪示意环春不要再说,榻上坐着的温宪则听得仔细,见环春突然停下,不禁尴尬一笑,垂首看着自己的肚子说:“我会和这个孩子一起等他。”

  然而苏醒的四阿哥被父亲叫去后,却是当着众兄弟的面受到斥责,皇帝怪他不分轻重,怪他无视君臣的关系,怪他不顾生母此刻的悲痛,他就是把舜安颜打死了,也换不回妹妹的性命。胤禛默默听着,可满脸的不服气和恨意,勾得父亲更怒,勒令他:“回京后闭门反省,几时想通了,朕再问你。”

  因天热不宜停太久,明日就要扶公主灵柩回京,阿哥们散了后去向太后道慰问,四阿哥则往母亲和妹妹停灵处来。岚琪紧张地不知怎么面对儿子才好,环春提醒她说:“就像六阿哥没了那会儿,您一句话也不说就成了,奴婢方才去看四阿哥,心里本来不难受的,可一看到四阿哥奴婢就掉眼泪了,像真的一样。”

  岚琪方定了定心,坐等儿子前来。

  果然如她所料,胤禛不可能抱着妹妹哭,看了眼床榻上的人后,就去敬香行礼,礼毕才到母亲身边,一开口已是哽咽:“额娘早些休息,明日我们就要回京,您若不休息,天那么热路上会顶不住,温宪她……”

  真叫环春说中了,岚琪一见儿子这模样,真像是失去了温宪一般,且想到往后母女分离不知几时才能见,亦是悲从中来,挽着儿子的手不能言语,胤禛单膝跪在地上,安抚母亲:“儿子会好好孝顺您,他们都不孝,说话不作数,您就让温宪……去陪胤祚吧。”

  岚琪用力抿唇却还在颤抖,含泪捧着儿子的脸颊道:“额娘知道,额娘若不好,就辜负你的心意,额娘说过不会丢下你。”

  胤禛的视线已被泪水模糊,有些看不清额娘的脸,但他点头说:“儿子绝不会丢下额娘。”

  床榻上,温宪双目紧闭亦止不住泪水,抬手捂着嘴生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皇阿玛的话一直在她心里,皇阿玛那天在河畔湿润的双眼也让她心碎,一直像天一样被她依靠着的父亲,竟也会有无可奈何的时候。作为女儿,她享受了人间所有的美好,却为了婚姻大事再次让父母陷入困扰,也许她真的不是心甘情愿走这一步,也许她心里也多少愿意凑活一辈子,可是她更想实现阿玛的心愿,让给予她一生幸福的皇室得以最好的传承,她是大清最骄傲的公主,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

  外头的动静很快就消失了,四阿哥安抚过母亲后,要去忙碌明日的事,他今天已经被父亲责骂,明日的事再有差池,父子关系就糟了。岚琪坐等环春来说四阿哥走远了,才回到女儿床边,温宪伏进她怀里抽噎着:“额娘,我不在您身边,您一定要好好的。”

  这日深夜,国舅府在承德的宅子里,突然来了宫里的人,说明日公主灵柩要启殡,请额驸今晚就过去守灵,明日一道与众阿哥出发,舜安颜顾不得脸颊红肿,便要跟了宫里人去,佟国维却喊住他道:“你不能对皇子动手,看你能跑啊,难道你真要被他们打死?”

  舜安颜一言不发,跟着宫里的人就走,可他却不知道,并不是阿哥们寻他去守灵,辗转被带到了行宫隐秘之处,迷茫的舜安颜以为是不是哪个阿哥把他找来泄愤的,却在灯火下闪出皇帝的身影。舜安颜一时怔住,便见梁公公上前道:“额驸,您见了万岁爷不行礼?”

  舜安颜忙屈膝在地,梁公公却带着其他人闪开,灯笼跟着一道走,只留下一盏挂在树梢上,飞蛾蚊虫追着亮光,嗡嗡声吵得人心烦。

  “温宪一尸两命,四阿哥视她如珠如宝,他那样激动地打你,情有可原。之前你们夫妻不和睦,闹得温宪伤心欲绝,他也是看在眼里的。”玄烨缓缓道,“没打死你,是你命大。”

  舜安颜咬着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尸两命,他最爱的妻子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人世,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年初你们发生争执的事,朕再三问温宪缘故,她才开口告诉朕是为什么。”皇帝的身影压近了舜安颜,语气冰冷沉重,质问,“你们佟家的人,都在算计什么?”

  到这一刻,舜安颜已经完全不想再做什么佟家的子孙,摇着脑袋说:“臣没有算计什么,只是族人……”他清一清被悲伤哽咽堵住的嗓子,继续道,“是族人一面背负着姑母的遗愿,一面又揣摩着皇上的心思,他们一直在动摇,那天公主只是听见了几句话,在那之前,祖父说……”

  “不必说了,不管佟国维说什么,朕都不会在乎。那里头的误会,是你和温宪的悲剧,不管有什么缘故,当初你不对温宪解释,现在说再多的话也没用。”玄烨冷声道,“你是失去了温宪,才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她若还在世,你永远都糊涂。”

  “皇上……”

  “舜安颜,是你杀了朕的女儿。”

  这句话下,额驸反而冷静了,目光也变得镇定,应答道:“皇上赐死,臣甘愿领死。”

  “死何其容易。”玄烨转过身,手中慢慢捻着一串佛珠,道,“你说你的家族背负着皇后的心愿,还要继续揣摩朕的心思,他们这样到头来,只会顾此失彼一无所有。舜安颜,从今日起你背负温宪的心愿,照着朕说的去做,从今往后你只能听命于朕一人,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你可心甘情愿?”

  舜安颜紧紧盯着皇帝的身影看,夜色下看不清他的神情,可字字沉重地击打着他的心,不等他开口,皇帝又道:“今日你不应,朕也不会将你如何,但你若应下,往后有任何悖逆朕的地方,朕都会要你的脑袋,绝不姑息。”

  舜安颜伏地,三叩首,郑重起誓:“臣绝不悖逆皇上之意,臣错过一次,不能再错一辈子。”

  “朕信你。”

  “皇上要臣做什么?”

  玄烨转身俯视女婿,念珠在手中几乎要被碾碎,亦是狠下心道:“从今日起,你全心全意扶持八阿哥,向你爷爷争取以国舅府之力支持他。八阿哥一旦接受你,不论他要你做什么,只要不伤人性命,你都照做。朕会据你的回话给予些许指示,除此之外你不得再动摇立场,从现在起,想法子让八阿哥接受你,也是从现在起,你和四阿哥再无舅婿情分,他将来任何事都与你无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