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74 杀红了眼

作者:阿琐

  昔日东巡,因五公主身体不适,德妃携女半程折回京城,年初赴五台山,也因公主相伴太后,圣驾走得极慢。【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最终旅途顺利来回皆无恙,众人都没多想公主这一次出巡,还会有事。京城得到消息后,舜安颜火速就往承德赶,可他的马跑得再快,也及不上病魔对生命的掠夺,额驸一刻不停终于赶到承德时,行宫中已然阴云密布。

  五公主因中暑脱水引发心疾,太医连日诊治不见起色,晕厥后再没有苏醒,在无声无息中香消玉殒,更令人惊愕的事,此时公主腹内已有身孕,竟然是一尸两命。

  舜安颜呆立在行宫之前,门前太监的话直如五雷轰顶,他像一尊雕塑般定在那里,神情目光皆死,还记得分别时说的话,还记得双手分开时他心内的颤动,当时他觉得不安,可也不敢想,温宪这一走,就是永别。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用摇摆不定,再也不用几处周旋,不必担心家族的立场与公主相悖,不必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一个让皇帝、家族还有温宪都满意的额驸,不必担心再有人嘲笑他靠着妻子上位,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

  门内有人匆匆而来,是皇帝身边的梁总管,得知额驸到了亲自来迎接,一脸泪容地说:“驸马爷,您怎么才来呢?”

  舜安颜毫无知觉地被带到公主的寝殿,公主是早上被太医宣布去世的,太后已经心痛至极一病不起,寝殿内外都是哭泣的奴才,德妃娘娘呆呆地坐在床塌边,隔着一道纱帐,舜安颜没有被允许入内。

  温宪就躺在那儿,像是睡着了一般,可她再也不会醒过来,风一阵阵过,纱帐飘扬人影绰约,舜安颜不由自主朝前走了一步,突然听德妃呵斥他:“站住。”

  舜安颜定在原地,只见德妃起身走向他,虽然隔着纱帐,可她周身慑人的气势还是逼得舜安颜不敢抬头,便听娘娘道:“我不会再让你碰温宪,反正你比谁都清楚,温宪已经走了,她活着的时候你辜负她的,现在也补不回来了,滚出去,别再让我看到你。”

  岚琪撂下这句话,就勒令外头的人进来把舜安颜带出去,不许他再靠近这里半步,不然底下的人都要跟着公主陪葬,德妃娘娘极少说这么重的话,没有人敢怠慢,且公主和驸马不和的传说一直都有,他们也不怎么待见驸马。

  舜安颜几乎是被拖出来,脚下没站稳跌在地上,不远处宜妃穿着素服要来看一眼公主,瞧见这架势,桃红便劝她:“连额驸都不让见,德妃娘娘怕是要伤心疯了,您这会儿过去未必落好,咱们还是等一等,看万岁爷之后怎么安排。”

  宜妃哀叹:“我虽不喜欢她,可这种事你说,养了那么大的孩子,说没就没了,我的十一也……”

  正好九阿哥带人过来,见舜安颜失魂落魄地在地上,上前问他做什么,很鄙夷地撂下难听的话,就让侍卫把他带走,又见母亲在附近,便过来道:“已经往京城送消息,过几日四阿哥他们都会过来,要把温宪的灵柩送回京城。太后病了不宜挪动,皇阿玛要额娘在这里照顾太后,德妃自然是随灵柩回京。”

  宜妃抹掉眼泪,问儿子:“那你皇阿玛去哪儿?”

  “留在这里,等太后病好后,一起回京城。”九阿哥说着,让桃红送母亲回去,说天热别再有其他人出事,回眸看侍卫们带着舜安颜离开,不屑地冷然一笑,也转身走了。

  寝殿之内,太监送来一大盆一大盆的冰,屋子里冷如深秋,环春要来给娘娘披一件衣裳,岚琪则正拿帕子轻轻擦去女儿眼角的泪水,事到如今她反而冷静了,温和地说着:“你在承德好好养身体,额娘不能陪你了,做戏总要做足才好,就是额娘不知道怎么悲伤才看起来不假,刚刚对着舜安颜,几乎就要绷不住。”

  环春是到了这里,才晓得有这件事,她完全不明白主子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只有陪着一步步走下去,听见娘娘这么说,她道:“娘娘方才的气势可吓人了,像真的一样。”

  岚琪苦笑:“眼下真的假的,都没什么意思了。”

  温宪因舜安颜的出现,有一阵的悲伤,此刻已渐渐平静,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淡淡道:“就这样吧,等这个孩子降生,我就更不会孤独,明年夏天额娘来承德避暑,您就能抱抱外孙了。”

  岚琪心疼道:“你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吗?太后还会在承德,你连行宫都不能住,孩子……”

  温宪淡然一笑,反而劝母亲:“额娘,如今我就盼着皇阿玛能让舜安颜清醒,盼着皇阿玛的心愿能顺利达成,您把心思留给四哥他们吧,您的儿子和闺女,都要扛起天下呢。”

  五公主病故的消息传入京城,震惊皇室和朝野,且公主带着身孕离开,更让人咋舌。而德妃对待额驸的态度也随着消息一并传来,之前还只是捕风捉影,如今更坐实了公主与额驸关系不和睦的说法,比起传说公主是中暑而亡,竟另有谣言,说公主是抑郁而终。

  想想永和宫多年来风光无限,想想温宪公主拥有几乎堪比皇子的骄傲和宠爱,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同情之人哀叹,嫉妒之人暗喜,京城里宫闱中,风言风语不见停歇。

  四阿哥几人被皇帝要求赴承德将皇妹的灵柩运回,从得到温宪没了的消息起,胤禛就一言不发,毓溪伤心得哭了好几场,可是看到丈夫面如死灰地进进出出,谁也不搭理,反而渐渐更加担心他。

  临走那一日,毓溪追出来说:“天那么热,额娘肯定不能好,胤禛你可别再出什么事,我知道你难过,可你还要想想额娘,额娘还指望你呢。”

  胤禛仍旧不说话,脸上黑沉沉的,眼底蒸腾着杀气,与五阿哥、八阿哥几人汇合后,策马急行往承德赶去。一路上马背颠簸,胤禛脑中全是昔日胤祚和温宪跟在自己身后的光景,胤祚和温宪是他幼年最最美好的时光的记忆,皇额娘没了,弟弟妹妹也没了,曾经的美好全成了凄凉的回忆,他所珍惜爱护的人,一个一个离他而去。

  几位阿哥日夜兼程地赶来,国舅府的人消息灵通,在阿哥们之前就出发了,两处几乎同时到达承德行宫,佟国维由家人扶着颤颤巍巍上来见过几位皇子,四贝勒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从他面前走过,其他人与佟大人点头示意后,也慌忙跟了进来,皇帝身边的人来迎几位皇子过去,要先见过皇帝后,再安排其他的事。

  书房门外,舜安颜已经在这儿站了快两个时辰,他那天如行尸走肉般被德妃娘娘轰出去后,又被九阿哥羞辱并驱逐出了行宫,国舅府在承德的家人把他接了回去,今天是皇帝宣召他过来,但他在太阳下站得人都快被蒸干了,皇帝也没有见他的意思。这会儿皇子们急匆匆进来,一进门就听见七阿哥喊了声:“舜安颜?”

  胤禛听得这三个字,如同给他下了咒似的,众人还没看清楚,他就冲向了舜安颜,重重一拳打在他脑袋上,已经站得浑身无力的舜安颜直接被摔了出去,胤禛却追过去拎起他的身子又是一拳,若非他们进行宫前卸甲除刀,只怕是这一刻就要拔出刀剑结果了舜安颜的性命。

  后头跟进来的佟国维正好看到这一幕,看到四阿哥又拎起舜安颜要往边上的水缸砸去,他急得喊:“四阿哥手下留情……”

  众人已经涌上去,五阿哥拽着胤禛道:“四哥你要闹出人命了。”

  八阿哥赶紧把舜安颜拖开,他似乎被打落了牙齿,从嘴里溢出鲜血,糊得满脸都是,可胤禛已经杀红了眼,众人几乎拉不住,玄烨在里面被惊动,出来时正看到胤禛还要扑过去拽舜安颜。而舜安颜几乎就跟死了一般毫不反抗,胤禩唯有扑上去抱住了兄长,大声喊着:“四哥,你冷静些。”

  玄烨立在廊下,那边佟国维瞧见皇帝出现,颤颤巍巍连滚带爬地过来,伏在地上哭道:“皇上节哀……求皇上、求皇上饶那畜生一条性命……”

  众人听得佟国维哭,才发现皇帝出来了,可胤禛浑身的戾气散不开,大热天的这一闹腾,血脉贲张,又憋了几天的痛苦,只觉得两眼发昏,众兄弟屈膝给皇阿玛行礼时,他站在那儿晃悠了两下,竟咚的一声倒下去了。

  玄烨见状一惊,边上的人立刻喊宣太医,七手八脚地把四阿哥抬去阴凉的屋子,舜安颜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他满脸都是血,却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天那么热,你有年纪了,要保重。”玄烨沉沉一叹,吩咐佟国维道,“把舜安颜领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他,公主的灵柩,自会有她的兄弟们扶回去。”

  舜安颜突然开口:“皇上,请让臣送公主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