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73 他就是迷路了

作者:阿琐

  良嫔不动声色,先进院子去看望儿媳妇,病榻上的人毫无生气,再次失去孩子,八福晋的悲痛可想而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这一回太医是当着她的面说,她的身子不宜生孩子,若是不断尝试,一次次流产只会把她的身体掏空了,要孩子还是要性命,看她自己怎么选。

  良嫔一向不以婆婆的身份高高在上,今天也只是顺着她的心情说几句安慰的话,再把佟贵妃、惠妃几人的慰问带到。儿媳妇恹恹没精神,也根本不想和她讲话,胤禩要安抚妻子,还要应付母亲,倒是良嫔体谅她,很快就从八福晋的卧房退出来。

  “这事儿总会过去的,你好好安抚她就是了,她是聪明人,伤了自己的根本,对未来没好处。”良嫔对儿子说,“你费些心思吧。”

  胤禩连连称是,说大热天劳动母亲出宫一趟,实在惭愧,请母亲用过茶再回宫,良嫔索性道:“我瞧见你的妾室在外头等着,不如让她领我在你的宅子里各处看一看,下回几时能来你家里,可就没数了。”

  胤禩自然乐意,将张格格叫来,要她侍奉娘娘去逛一逛家宅,张格格领命,恭请良嫔往外头走,良嫔便撂下闲杂人等,只带了香荷同往,香荷与张格格的丫头有说有笑跟在后头,处处都觉得新鲜。良嫔随意地看着园内景致,虽不奢华,但可见匠心独运,一草一木都十分优雅精致,觉禅氏幼年时在明珠府还有其他大宅出入,相形之下,儿子这边的确是高雅贵气,却不落俗套。

  “园子里这些景致,都是八阿哥的心思吗?”良嫔突然问张格格。

  可张格格正惶恐不安地发着呆,只听得娘娘的声音,却没听清楚娘娘问什么,眼神迷茫呆滞,良嫔见状,笑道:“方才你见我时也很害怕,是头一回见面所以紧张?我倒是瞧你不陌生,你和大福晋长得有几分相似,果然是一家子出来的姐妹。”

  张格格眼神忽闪,尴尬地笑了一声,良嫔又道:“惠妃娘娘也叫我提醒你,自己要小心,别回头有了身孕还不知道。”

  “惠……”张格格那一瞬脸色煞白,慢慢恢复血色,却又回过了头涨得通红,低着脑袋什么话也不敢说,身子却微微打颤。

  良嫔随口胡乱说的,在宫里几十年,有些事儿就那么点阴谋,不过是谁来做谁怎么做的区别,若是假设八福晋这一胎没得蹊跷,那想一想谁最不愿意八贝勒有子嗣,往那上头推多半错不了,进门见了那么多人,就张格格的神情和旁人不一样,她也不是什么正牌福晋,压根儿不需要见到自己紧张,往后一辈子都未必再见面。自己不见得多聪明,而是做坏事的人,太不聪明。

  “我就要回宫去了,这阵子你家福晋不能料理家务事,你要帮着点。”

  “福晋不让别人碰家务事,妾身只要伺候要八阿哥就是。”张格格颤颤地回答起来。

  良嫔冷不丁就说:“那八福晋的茶水汤药,别人也碰不得的?”

  张格格简直被吓破了胆似的,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忽然就腿软跪了下去,地上鹅卵石硌得她剧痛难忍,身子跌坐在地上,狼狈地说着:“娘娘,妾身什么都没错,我什么都没做,福晋她是自己没了孩子的……不怪我。”

  良嫔心中一沉,蹲下来问她:“你把话说清楚,若不是你所为,这事儿可以翻篇,不然咱们就去找胤禩和福晋来说,到底是谁的错。”

  “娘娘……”

  这天,良嫔在儿子的园子里逛了小半个时辰便要回宫,她到底是深宫妃嫔不能再外头久留,胤禩本要亲自送母亲回去,良嫔却让他有空多多陪妻子。路上伴着车轮声,香荷忍不住问主子:“您和张格格说什么了啊,把她吓成那样?”

  良嫔敷衍:“我告诫她不要想越过福晋,老实安分些。”

  她知道,香荷很疼胤禩,若是让她知道惠妃母子设计要八福晋流产,恐怕香荷往后在宫里见了惠妃,指不定要横生枝节,这事儿既然也没做成功,就不必让太多的人知道。

  原来张格格说,八福晋有身孕后,她帮着做些下手的事,那日大阿哥府里送来贺礼,福晋就派她去直郡王府谢恩。

  张格格去了王府,没见着堂姐,却被直郡王单独叫去说话。她原以为郡王要对她有轻薄之意,吓得魂不守舍,结果郡王却对她说了惠妃和自己的意思,说不希望八阿哥现在有子嗣,更许诺她,只要别让八福晋把孩子生下来,将来八贝勒府的福晋之位,非她莫属。

  说她和大福晋本是同宗姐妹,一样的尊贵,八福晋自己出身却不怎么样,莫说安亲王府大不如前,她亲生的父亲还是获罪判死刑的,张格格屈居人下给八阿哥做妾,已经是很委屈了。

  张格格当时被吓得不知怎么好,威逼利诱下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可是回到府里,看到八福晋有了孩子那么开心,张格格是善良的人,怎么忍心对未出世的孩子下手,大阿哥虽然给了她虎狼之药,可她一直都没拿出来。

  良嫔此刻想,要么是惠妃母子另留了一手害人,要不真就是那孩子无福有子,好在张格格心底善良,不管将来如何,好好一个人没被祸害,就算身份低微些,她还能活得坦荡荡。良嫔则给了张格格许诺,只要她好好在贝勒府呆着,谁也不会伤害她,让她把这件事忘了,再也不要告诉别的人。至于惠妃,能做出这种事,反而衬了良嫔的心意。

  圣驾去往盛京,因走得很慢,这会儿才刚刚过承德。其实随行的人,还有留在宫里的人,都奇怪皇帝为什么要跑去盛京度夏,往年都在承德就好,但皇帝那阵子时常接见理藩院的人,猜想皇帝为了蒙古部落的事走一趟盛京,倒也说得通了。

  最欢喜的莫过于宜妃,难得回一趟老家,一路上都喋喋不休说盛京如何,这次又有九阿哥伴驾护航,自然是觉得面上有光。不想这一日,京城里传来消息,说八福晋又滑胎,太后不免叹息,说老八家里没福气,惦记着是不是再给他选几个人好。

  可是老人家的难过没有维持多久,这天下午岚琪被皇帝叫到前头去陪着说话,两人趁大部队停下的时候,还一道骑马出去逛了圈,回来时却见梁总管在御辇前徘徊不停,一见皇上回来,就跑过来牵着缰绳,满面喜气地说:“皇上和娘娘快到太后那儿看一看,有好事儿呢。”

  岚琪和玄烨面面相觑,但听梁总管说:“五公主有喜了。”

  二人匆匆赶到太后的马车上,温宪之前呕吐得太厉害,此刻已经睡着了,太后爱怜地守在她边上,见玄烨和岚琪来了,忙道:“皇上若还要去盛京办正经事,你自己带着大臣们去吧,把我们娘儿几个送回承德,那里一样能避暑度夏,温宪的身子可经不起颠簸了,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呢。”

  岚琪和玄烨面面相觑,玄烨倒是答应了太后,还说不放心太后独自回承德,要送她们一起回去。太后又道:“温宪要我先别张扬这件事,说岚琪教导她,孩子太小气了,不出三四个月别嚷嚷。你看老八家的这就没了,果然是要小心些才好,对外头就说我的身子骨走不动了,不想去盛京。”

  两人从太后面前退下,都默默无语,半天还是岚琪先开口道:“温宪这样对太后说,她是不是没打算改主意,那之后要怎么安排?”

  “等孩子醒了见了她再说。”玄烨道,“你知道朕的目的,朕再解释也没用,可朕绝不会勉强女儿,若她觉得有了孩子能缓和与舜安颜的关系,朕乐意见他们和好如初。”

  岚琪感慨万千:“老天爷,到底要这孩子怎么样?”

  老天爷的意思,凡人怎能猜透,可女儿的心意,却让玄烨和岚琪都十分意外,这个不合时宜跑来的孩子并没有打动她的心,对温宪来说,不过是多了一个舜安颜往后继续对她“好”的借口,比起皇命来,仿佛更束缚了舜安颜未来的人生。

  她坚定地对父亲说:“在承德还近一些呢,皇阿玛,咱们照旧。”

  岚琪则是知道了,之前四月回京后,温宪第一天回家与舜安颜大醉,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可在那之后却再无房事,想想年轻小夫妻,若是真的恩爱,巴不得天天黏在一起,怎么会夜夜无房事,果然他们是貌合神离,没有醉酒助兴,连在一起都不成了。

  至于到时候宣布公主“病故”,要不要说她一尸两命,岚琪没有主意,玄烨和温宪却很统一,说这样会让舜安颜更受刺激,岚琪问女儿这样算计自己心爱的人好不好,温宪却苦笑:“他就是迷路了,才会这样什么都做不好,皇阿玛拉他一把上正道,他还能踏踏实实活下去,额娘我了解他。”

  既然一切都有准备,既然女儿心意坚决,就在圣驾折回承德后几天,传出五公主重病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