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69 让她离开人世

作者:阿琐

  岚琪迷茫地看着玄烨,轻轻摇头:“臣妾不明白。【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却问:“僖嫔没了,为何非要你回去料理她的身后事?”

  “臣妾担心启祥宫进出的人多了,会有人认出密嫔不是从前的王氏。”她不解玄烨为何突然这么问,一面应答着,心中猛然一颤,慌忙问玄烨,“皇上是什么意思?”

  玄烨道:“朕问过温宪,是不是连勉强将就都不能再与舜安颜继续下去,孩子肯定了,她如今一心一意要与舜安颜和离。朕又问她,是不是不再爱舜安颜,将来我们能不能再为她选好的男子婚嫁,她不愿意,说她这辈子心里,只装得下舜安颜一个人。”

  岚琪泪盈盈点头:“正是如此,臣妾才求皇上不要把他们分开。”

  玄烨摇头:“现在的他们无法继续在一起,虽然硬把他们放在一起,你我不是做不到,可女儿会痛苦,她若抑郁成疾,怎么办?如果一开始,舜安颜就能放下包袱放开怀抱和温宪做简简单单的夫妻,也不会有现在的事。事到如今,你让他再怎么保证放下一切与温宪重头开始,他们彼此之间已经无法完全互相信任,将来一丁点的事都会勾起矛盾,难道要他们一辈子貌合神离,甚至争吵不休地过?平头百姓家,生活就不易,即便合不来,日子能凑活就凑活,可咱们的女儿呢,舜安颜这样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呢,他们能凑活过吗?”

  岚琪无言以对,玄烨再问她:“你说温宪心里藏了事,朕问她了,你猜是什么?”

  “她说了?”

  “是女儿在国舅府听到佟国维和舜安颜的对话,佟国维果然是嗅到朕的心思,开始替朕物色接班人,谨慎地做着选择,以求押中宝,押中家族的将来。”玄烨冷笑,“你的女婿对他爷爷说,如果将来和温宪的立场相悖,他会顺从佟国维顺从家族,你说我们的闺女,怎么能不生气?自然她气的,也并不只是这一件事。”

  岚琪眉头紧蹙,不由得也露出一丝冷笑:“皇上都不急,他们想得可真周全。”

  玄烨见她冷静些了,便继续道:“要让舜安颜彻底放下包袱,就要让他看得清家族的前路,我们不能怪舜安颜放不开,他并没有生来就准备要做额驸,可他却被从小教导要背负家族。既然硬把他们放在一起,就算强迫舜安颜放下一切,我们的女儿也不愿意相信,不如把他们暂时分开,让舜安颜去看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分开的代价很大,可不论是女儿做出何种牺牲,还是舜安颜接下来要承受的痛苦,朕和女儿一同想换来的,是江山的妥善传承,温宪是大清的公主,她愿意肩负这份责任。岚琪,朕有太多的儿子,香火是保住了,可太和殿上的龙椅,只有一张。”

  岚琪难以置信,问玄烨:“皇上要让女儿承担这样重的责任?”

  皇帝郑重地点头:“温宪更想用这份责任,换回她的丈夫,她愿意陪朕赌一把,反正现在她的人生已经支离破碎看不到将来。她会痛苦,因为她身在帝王家,她不愿你我赋予她的公主尊贵,只在人间留下悲剧,她希望摆脱帝王家束缚后,能影响到更有意义的事。从今往后她不再是公主,不论三年还是五年,她愿意等待舜安颜放下一切,就算等不回丈夫,至少她的人生,没有在延续悲剧中一事无成。”

  岚琪心寒如冰,怔怔地问:“皇上到底想女儿做什么?”

  玄烨道:“让她离开人世,之后让舜安颜照着朕的意思去做将来的事……”

  人常道,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也许生死相隔的刺激,才能让人大彻大悟。那一天日落后,侍卫将山路照得通亮迎回皇帝和德妃娘娘,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寒风凛冽的山顶上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站在巍巍江山之巅,他们对未来许下了什么承诺,那之后一切如旧,仿佛他们只是一时兴起,跑去山上你侬我侬。

  离开五台山后,皇帝继续侍奉太后各处游幸,因脚程极慢,一个月才走几处地方,回到京城时,已是四月暮春,皇帝在路上就决定,入夏后要侍奉太后去盛京度夏,等入秋后再一同南下南巡,这一整年,皇帝在紫禁城落脚的日子,屈指可数。

  然而好容易回到京城,渐渐有了年纪的妃嫔们,不再像从前那样盼着随扈出巡,路上奔波又不自在,还不如留在宫里舒舒坦坦,这样一来还不等出发去盛京,已经有许多人向太后请辞,用各种理由做借口,她们都不想再陪着出门了。

  太后倒是觉得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如今腿脚尚灵便,若不多出去走走,将来会像太皇太后一样留下遗憾,所以自觉身子骨还折腾得动,皇帝说去哪里,她就乐意跟去,更要紧的事,这一趟去五台山,宝贝孙女的心情明显好转,温宪脸上有了笑容,整个人阳光灿烂起来,甚至还会和前来请安的舜安颜说说话,让老太后看到了孩子婚姻生活的希望。

  各种的缘故,皇帝和岚琪自然不会告诉太后,而岚琪和女儿单独在一起时,彼此也不会提起这一茬,只等回宫后,温宪决定回公主府住一阵,等再次出发去盛京再进宫伺候太后,离开皇宫前,她来永和宫向额娘辞别,女儿转身岚琪忍不住喊下了她,冲上来紧紧拽着女儿的手说:“你答应额娘的,不论什么事都不会丢下额娘是不是?”

  温宪眼中含泪,却坚定地说:“额娘,到时候等京城里那一阵风过去,皇阿玛就会把我接回来,额娘还能再见到我。”说着,到底禁不住哽咽了,一面擦掉眼泪一面努力地笑着说,“不然就算和离,我也不知道将来怎么办,如今还有个盼头,三年五载哪怕再久我也愿意等。就算、就算一辈子等不到,四哥若能顺应皇阿玛的心意,继承……”

  岚琪却作势要捂住女儿的嘴,微微摇头:“那句话不能挂在嘴边,温宪,额娘不愿你背负这么重的担子。”

  温宪软软地伏进她怀里:“额娘,我从小就任性,您知道的呀。而我没有办法和现在的舜安颜继续过下去,我不能每天都担心他是不是又在外头受了嘲讽受了委屈,我不能总怀疑他是不是在偷偷做着和我立场相悖的事,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受不了,我可不想抑郁而终,那多没出息?我知道您不理解,可我也不愿一辈子,总让您看着我哭。”

  “孩子……”

  “额娘,什么都不改变的话,我就会变回去五台山前的那个我,这几天我笑了,不是勉强的笑,是想着若将来能和舜安颜抛开一切重新在一起,心里就高兴。”温宪眼底闪烁着希望,“之后的生活,照旧锦衣玉食,等皇阿玛接我回来,还能再见到额娘,唯一改变的就是我公主的身份,可我这个出嫁的女儿,早就不该住在紫禁城了。”

  岚琪的脸依旧紧绷着,沉重地说:“舜安颜若不在乎呢,他若依旧放不下呢?你和你阿玛,想得太圆满了,如果能这样顺利,你们何至于闹到这个这个地步?”

  女儿却冷静地回答母亲:“最多是等不到他,死了总比和离名声好,我还能自由自在地活着,反正怎么也不能在一起了不是?再糟糕一些,他还是要选择顺应家族悖逆皇阿玛的话……”温宪的脸上,露出帝王之女的霸气,“额娘,心爱之人再重,也重不过阿玛额娘,重不过江山社稷,我可是大清国的公主,是爱新觉罗家的女儿。”

  细心呵护二十年的女儿,仿佛头一次真正以大人之姿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刻岚琪才觉得,孩子真的不需要她了。

  即便依旧无法认同这样的安排,依旧没法儿说服自己相信这样下去会有好的结果,可是看到孩子勇敢地面对她的人生,心里突然冒出来的那一点点欣慰,是怎么一回事?此时此刻,她生出哪门子的欣慰之感?

  “我要回去了,最后和舜安颜说说话,回头他是不去盛京的,我们就要分开了。这一分开,也许就是一辈子,当然最好还能再在一起。”温宪努力向母亲报以灿烂的笑容,福了福身转身而去,留下呆呆的岚琪不知怎么才好,只等环春几人进来,才把娘娘搀扶到榻上坐下。

  温宪离宫时,正遇上领了差事出宫的四哥,胤禛听说妹妹要回家,心里禁不住就高兴,要亲自送妹妹回公主府,而温宪自从听了皇阿玛的心里话,看待哥哥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她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哥哥,胤禛被她看得莫名其妙,只能严肃地说:“舜安颜千般不好,你身上的脾气也够呛,舜安颜岂敢做不顺你心的事?你偶尔也体谅他一下,好好过日子,别叫阿玛额娘担心,四哥也会心疼你的。”

  温宪这才觉得心内发酸,也不晓得去了盛京与哥哥分别后,他们还能不能再见,便凑上来抱着胤禛的胳膊说:“哥,你可要好好孝顺阿玛和额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