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65 皇帝眼中有天下

作者:阿琐

  摔摔打打,好好的膳厅被折腾得不像样,他们之间的争吵,再也不是孩提时的嬉笑怒骂。(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幼年时的温宪何等霸道,舜安颜稍有不顺她心意的事,公主就摆出架势来欺负他,可那时候的少年郎,只会乐呵呵心甘情愿地照着她说的办,什么都依着她,什么都惯着她。

  那时候,温宪是公主,他是国舅府的大长孙,可现在,温宪还是公主,他却是她的额驸。其中的差别,只有舜安颜自己明白,事到如今,他依旧找不到一个排解迷茫的法子,他依旧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安心心继续下去的位置。

  这一场争吵,由于没有任何要解决矛盾或问题的趋势,单纯地变成了彼此之间的发泄,乳母不得已还是介入其中,不能让公主回头再伤了自己,又因消息往宫里传,岚琪怎能安心女儿在家里受委屈,等不到初三召见孩子们回永和宫用膳,岚琪就令人把公主送回宫里去了。

  温宪这一次没有再逞强,乳母拿着氅衣来裹住她,说娘娘要她进宫,已经没什么力气再折腾的温宪,顺从地就跟着他们走了,舜安颜独自孤坐在膳厅里,他想,大概过阵子祖父又要来训斥他,又要带着他进宫去磕头赔罪,他的人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进宫的路上,温宪渐渐冷静,额娘曾告诫她,不要干涉朝政,不要插手舜安颜的差事,就说这国舅府将来要支持哪一方的事,也许她听过且过别放在心里会更好些,毕竟舜安颜有他的无奈,自己也有自己的立场,可这一场激烈的争吵,根源并不是为了什么国舅府要支持谁。

  是她积累了太多的委屈和压力,是她受够了强颜欢笑的日子,是她不想再面对舜安颜想让自己快乐的那份努力,眼前的一切,和她曾经幻想的幸福生活相差太大。舜安颜,一定也累了。

  虚弱的公主很快被送入永和宫,扎扎实实窝在母亲的怀里,温宪才感觉到心踏实了,她总是嘲笑小宸儿长不大,兴许真正没长大的那个人,是自己。

  母女俩谁也没说话,岚琪的心都要碎了,看到女儿纤纤玉指上的伤痕,该是乳母所说摔打东西时留下的,又看到她手腕上的淤痕,这该是被人捏出来的,满满当当地绕着手脖子一圈,她轻轻抚摸着女儿的伤痕,问:“舜安颜对你动手了?”

  温宪浑身一颤,愕然看着手腕上的红印子,果然被激动的他拽出了痕迹,她慌张地笑着,把手腕掩藏进衣袖里,对母亲软软地说:“他有十颗脑袋,也不敢对我动手啊,额娘别乱想,儿臣发胖了叫镯子勒的。”

  一语却勾得岚琪落下眼泪,她捧着女儿的脸颊哽咽着:“你皇阿玛说,要额娘心平气和地为你做主,我都不能冷静,你还指望谁去?可是孩子,额娘心疼你啊,你知道看见你受委屈,额娘多心疼吗?”

  温宪见不得母亲的眼泪,心内的坚强彻底崩塌,抱着母亲哭道:“我不想这样的,额娘……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我不好吗,是我做的不好吗?”

  岚琪曾搂着女儿说,要她做天底下最最幸福的女人,她的阿玛为了能顺顺当当留下闺女,早二十年就替她安排好了人生,可是这样捧在手心放在眼睛里的宝贝,为什么却不幸福,谁也想不通,好好的两个孩子,怎么就不能好好过?

  初三那天,永和宫的家宴被临时取消,五公主进宫的事谁都晓得,自然公主府里发生了什么,她们母女在家里又说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就是胤禛小宸儿她们,也只晓得是姐姐不舒服,额娘要照顾她几天。

  这一日,倒是八阿哥和福晋进宫请安,到延禧宫时,八福晋问良嫔:“听说五公主身子不好,儿臣想一会儿过去探望,您看合适吗?”

  良嫔摇头:“太后说了,不要打扰她养身体,你就不必费心。”

  八福晋笑道:“兴许是有好消息了,德妃娘娘当然紧张了。”她这一句,倒是自己随口说的,可冷不丁就想起自家冷冷清清来,有一个月过去,张格格还是没消息,自己就更不必说了。

  良嫔尚可,胤禩也没多想,可八福晋自己有些坐不住,再想丈夫或许有话要私下与母亲说,便借口去后院看看易答应,把贺年的礼物送过去,带着宫女退下了。

  至于良嫔,她虽不在乎孩子有没有子嗣,八福晋的话则听见的,再看她脸色突然那么不好,不用猜也知道为了什么,便顺着话对胤禩道:“子嗣的事很重要,你们夫妻要有商量,不要到时候为此生了嫌隙。”

  胤禩答应,却也好奇地问母亲:“温宪真的是身体不舒服?儿臣已经两三天没见舜安颜了。”

  良嫔捧着手炉,淡淡地说:“这是公主家里的事,你们就别操心了。”她不愿八阿哥盯着永和宫的人,索性把话题岔开,笑问,“大阿哥近来,对你是不是越来越信任了,惠妃娘娘呢?”

  “也说不上来,或许是比从前好些了,皇兄让我做过几件为难的事,我办得还算漂亮,他很满意。”胤禩道,“但将来如何,不好说,我且要与他们磨合,倒是惠妃娘娘对我越发和气了,刚才在长春宫,说了好些关心的话。”

  良嫔道:“这是好事,你且慢慢来,长春宫是棵大树,便是不如永和宫那样茂盛,也是聊胜于无,额娘无能,不能做你的依靠。”

  “额娘怎么说这样的话,您的不容易,儿臣都知道。”胤禩微微笑着,但接下来说的话,又让他正经起了脸色,说道此行古北口,到了那里才明白父亲为何派皇子前往,古北口驻军将领和显耀官员都换人了,为了避免军心涣散,才赶着年节里派出皇子,旨在上下协调,八阿哥一向善于这样的人际往来,做的很妥当。

  胤禩道:“被撤换的那些人,原都是索额图培植的人,现下皆遭贬谪,远离京畿兵权。”

  良嫔颔首道:“是啊,太子虽无兵权,可索额图在军营中有安插人,将来紧要时刻振臂一呼,纵然手中无权也能翻天。”

  “看来皇阿玛,是真的要端了太子外祖家的老底。”胤禩神情凝肃地说,“皇阿玛不知不觉,挖空了权倾朝野的赫舍里一族。”

  良嫔眼中闪过光芒:“皇上的眼里是全天下,所以你最好不要企图在他面前耍聪明,他不喜欢那样的人。眼下你好好扶持大阿哥,好好给皇上办差,其他的事暂时不要想,而他总要老去,你却还年轻。”

  等父亲老去?胤禩一愣。

  十年,还是二十年?二阿哥都做了三十年太子,可是他不用等那么久,再过二十年,父亲就真的老了,他却正当年,只要能登上大位君临天下,二十年又何足惧?

  胤禩冷静地露出笑容:“额娘,我明白了。”

  转眼已是初五,皇帝这几日因接见外邦使臣,以及忙开春的农耕防灾部署,偶尔才有空过来永和宫坐坐,虽然看得出岚琪言辞闪烁神情里藏着心事,但母女俩都不说,玄烨便决定等忙完手头的事,再好好和她们谈谈。

  这一日朝鲜国送来高丽参,粗壮的参体还有那丰茂的根须,摆在黄绸缎子铺的盒子里,像个人偶似的,岚琪笑道:“额娘给你留着,将来生了娃娃后,给你补一补。”

  温宪却看着母亲,凄凉地说:“额娘,你还是不肯答应吗?”

  原来谁也不晓得,母女俩竟僵持好几天了,岚琪怎么也想不到,女儿竟然会对她说要解了这门婚事,还她自己也还舜安颜一个自由身,女儿说只有这样,舜安颜还能有将来,还能继续实现他自己或家族的抱负,可若继续绑在一起,她万一有什么事,舜安颜就完了。

  出这样的事,岚琪还来不及想象自己会被人如何指指点点,实在是从没听说过这样出格的事,她怕女儿将来无法继续面对人生,要知道人言可畏,谁都会拿她当笑话,她将来一辈子都不见人了吗?

  “你让额娘再想一想。”岚琪继续敷衍着女儿。

  此时门外头,特地进宫来探望姐姐的小宸儿,正蹑手蹑脚进来,想给姐姐一个惊喜逗她高兴,甚至她也天真地以为姐姐是不是有身孕了,这会儿却冷不丁听见姐姐说:“额娘,我和舜安颜彻底分开,我就再也不会伤心难过了。您若把我再送回去,我还是会这样哭着回来的,这一次又一次的,额娘您不嫌烦吗?我们怕是好不了了。”

  小宸儿惊得呆若木鸡,半晌醒过神,不敢进去见额娘和母亲,她对这些事浑然不觉,可听着姐姐的话,显然姐姐的不幸福由来已久。她一直夸赞姐夫好,姐姐逗她时,她也会不饶人地拿姐夫来玩笑,可姐姐每次都很开心,根本看不出来她能说出要和丈夫彻底分开这样的话。

  彻底分开是什么意思,他们不再是夫妻了吗?

  失魂落魄的温宸,不顾外头绿珠几人的询问,执意匆匆离开了,回到家里一个人傻傻地呆着不说话,家中下人有些担心,就悄悄通报了正在当值的额驸。

  富察傅纪得到消息,很快安排好手里的事赶回来,进门不等他出声,妻子就光着脚从暖炕上下来,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傅纪很莫名,忧心忡忡地问:“你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