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63 我什么都没听见

作者:阿琐

  岚琪会心一笑,玄烨的神情愈发轻松。(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众人熙熙攘攘来到殿外,但见烟花升腾五光十色,漆黑的夜空被照应得透亮,底下观赏者的脸,亦是随着火光时明时暗。太子妃跟在丈夫身边,不经意地侧过脸看他,恰逢金黄色的烟火在天空炸响,将丈夫阴郁的神情暴露无遗,慌得太子妃赶紧推了他一把,小声问:“胤礽,你怎么啦?”

  胤礽漠然看了眼妻子,周遭人太多,他不宜回答什么,可心里却在说,那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由别的皇子上去伺候太后移驾;那么多年了,他头一次和其他阿哥一道不起眼地跟在后头;那么多年了,大概连皇阿玛都忘记了,还有他这个太子存在。

  一面想着,目光幽幽转向父亲身边,皇帝那里拥簇了一堆人,他正与身边的十四阿哥和八阿哥说笑,而太子这边也拥簇了一堆人,有宗室子弟也有大臣,怎么看着都像太子自有了一股势力另起山头,可是他想过去和皇阿玛融为一体,那两个兄弟倒是给他挪个地方呀?

  而这样的光景,看在眼里的,又何止太子自己,机敏一些的大臣都会为皇帝今晚的言行做出自己对圣心的揣测,更重要的事,像太子惶恐自己的地位一样,他们早就怀疑东宫的未来,在皇帝势必会动摇东宫这件事上压了筹码。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太子之外,该对哪一位阿哥压下更重的筹码,皇帝的喜好每天都在变,纵然今天是八阿哥十四阿哥光芒万丈,明日也可能换了别的人,不知是皇帝故意混淆视听,还是他也在迷茫和选择,做臣子的唯有亦步亦趋、审时度势。

  夜宴十分圆满,散席后,皇帝领着诸位阿哥和宗室子弟,到乾清宫守岁,到子时另有他们的乐子,岚琪侍奉太后回宁寿宫,女眷们子时也要去英华殿进香礼佛,那之前各宫在自己屋子里歇着,岚琪领着一双女儿和儿媳妇回永和宫,孩子们哄她小睡片刻,他们姑嫂几人在一旁说话,岚琪便拍哄念佟弘晖入眠,自己也借着酒劲打了个瞌睡。

  温宪半程中来看过一眼,见额娘睡得安稳才放心,手里端着一壶酒回到嫂嫂和妹妹这里,毓溪见了说:“怎么还喝呢,你问过额娘了没有,别回头喝醉了,额娘怪我没看好你们。”

  温宪只笑:“从宁寿宫回来,身上发冷了得紧,就暖暖身子。”

  此刻,舜安颜和富察傅纪,分别去帮着安排不参加守岁的宾客离宫,确保每一个不属于紫禁城的人离开后,他们还要再把宫闱再巡查几遍,底下奴才洞悉二位驸马爷的行踪,赶回来禀告给公主,毓溪便笑道:“你们四哥常对我说,姐妹们若都像你们这样嫁留在京城多好,再没有比自家妹夫更得力的帮手了,舜安颜和傅纪,都是人才。”

  小宸儿笑道:“郡主也多有远嫁的,我们求额娘将来把念佟也留在京城,这样四哥又有个得力的女婿做帮手了。”

  毓溪笑着提醒小姑子:“妹妹这话可不要随口说,显得咱们永和宫与众不同似的,念佟才那么点大,还早着呢。”

  温宪则饮了一杯酒,拍拍妹妹的脑袋:“这丫头一世受宠,富察傅纪把她捧在手心里,嫁了人和没嫁人没有两样,还是个小孩子。”

  小宸儿哪里肯依,说姐姐喝醉了拿她寻开心,姑嫂几个说说笑笑时辰很快就过去,将近子时,一道来伺候娘娘更衣预备去英华殿向列祖列宗拈香行礼,岚琪睡过片刻恢复些精神,闻见温宪身上的酒气,嗔怪道:“过年我不怪你了,平日里可不许这样,女人家家的拿着酒壶贪杯,像什么样子?”

  温宪赶紧去将衣裳在香炉旁熏一熏,满不在乎地说:“我在家可是碰也不碰的。”

  小宸儿嚷嚷着笑:“那是,我姐夫才不会由着你喝酒伤了身体。”

  不知怎么,温宸心里反而一咯噔,背过身子去熏衣裳,没再说话了。

  待得一切礼节作罢,她们便匆匆离宫,阿哥们从乾清宫退下在外头等自家福晋,舜安颜也在门外等温宪,倒是富察傅纪今晚当差要到天明,不能亲自来接妻子回公主府,毓溪便邀小姑子同行,反正明儿一早又要进宫的。

  这边厢,温宪与舜安颜本预备回公主府,温宪却说:“你们家里过了子时,也要到家祠敬香的,不如我们一道回去,明儿一道再进宫,我也想去你家里瞧瞧光景。”

  舜安颜有些犹豫,说:“你若去,知是公主驾到,他们该忙活了。”可是见妻子满目期待,还是一笑,“那就去吧,我不叫他们围着你转。”

  温宪这才高兴,夫妻俩双双上了马车,待到国舅府,佟国维几人果然不知道公主来了,温宪到他面前时,很客气地搀扶起要屈膝行礼的老祖父,说她就想陪舜安颜回来一趟,不要太多礼节拘束,反正明天一早就走。

  佟国维也算知道这位公主的脾气,没有继续勉强,陪着公主到家祠拈香行礼,等他们夫妻在舜安颜从前住的小院落安顿下,才带着家眷离开,虽然温宪还是被围着转了,可总还算自在。

  一夜相安,隔天清晨醒来,陌生的床榻边空空荡荡,温宪翻身坐起有些迷茫自己身在何处,只等侍女们涌入,才恍然记起自己在丈夫的家里。等穿戴齐整,听说舜安颜一大早去正院里向他的祖父请安,很快就会回来,温宪心情甚好,在膳桌上拿了一块蜂窝蒸糕就跑出去,与底下的人说,她要在院门口等额驸回来,不叫他们跟着。

  原是想躲在门后,舜安颜一进来,就把香甜温暖的蒸糕塞进他嘴里,在家心情好时,嬉闹间常有这样的事,可她却没想到,舜安颜会和他的祖父一道来,刚听得门外小厮说额驸吉祥,紧跟着一句老爷吉祥,直叫笑容灿烂的她尴尬不已。正想着要不要回房去,却听得佟国维在说:“如今朝堂局势不明,宫里更是摸不清门道,我们家不能孤注一掷,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留条退路,四阿哥虽是你姑母的养子,可养子毕竟是养子,不能真正倚靠。太子尚且能动摇,更何况一个皇子,皇上年富力强,如今对你岳母还情深意重,谁晓得将来又会如何?只是你的立场太尴尬,你总不能和公主的意愿相悖。”

  舜安颜则道:“孙儿自然是跟着爷爷的,您不必担心我和公主的立场是否会相悖,我是佟家的子孙,真到了那样的时刻,我还是会选择跟随爷爷。”

  祖孙俩本是进了门径直朝里走,为看到躲在门边的温宪公主,等走了几步见底下人神情古怪,舜安颜一回头,才乍然见妻子立在门边,毫无疑问祖孙俩的对话她听见了,可听见了几句?又是从何时开始听见的?谁也不晓得。两边尴尬地站着,佟国维眉头紧蹙,他竟然那么疏忽,这些话若是从公主口中传到宫里去,皇帝该如何看待自己的外祖家?

  “温……公主。”舜安颜朝妻子走来,温宪心里扑扑直跳,手里的蒸糕已经捏得细碎,有落在地上的也有黏在手指间,那样子狼狈极了。

  “我们换了衣裳,早些进宫吧。”温宪努力扯出笑容。

  “方才你可有听见什么?”舜安颜是慌张,才会这么唐突地问出来。

  “我什么都没听见,没……听见。”温宪朝后退了一步,脸上被吓得惨白,眸子里更渐渐泛沁出晶莹的泪珠,但是她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深深呼吸后道,“时辰不早了,咱们赶紧进宫。”

  她大大方方从祖孙俩面前走过,面对丈夫的祖父,傲然昂起的下巴和犀利的眼神,竟看得佟国维不敢直视,眼睁睁瞧着公主从面前一阵风走过,舜安颜要跟上去时,他拽了一把孙子的胳膊道:“要小心说话。”

  舜安颜已是脑袋发懵完全不知怎么办才好,辞了祖父匆匆进门,但温宪再没有对他说一句话,冷漠地更换好衣裳,便要他们备车进宫。

  夫妻俩一路无语,等在内宫外辞别,温宪已经进去走了十几步远,突然又折回来,正色对丈夫说:“咱们还是过咱们的日子,那些事和我们没关系对不对?我进了这道门,就不会露在脸上让阿玛额娘担心,你最好也赶紧放下来,不要你慌慌张张地露出什么来,我不希望额娘再为我操心。”

  舜安颜道:“等你回家我再解释,那几句话不能代表什么,我还有我的意思。”

  温宪却摇头:“我不想再听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听见,舜安颜,你一向顺着我宠着我,再顺我一次。”

  舜安颜紧紧蹙眉,见温宪眼神坚定,到底是点了点头,小声说:“我听你的。”

  夫妻俩没有不欢而散,可纵然温宪一进宫就笑脸示人,他们俩在宫门口对话的情形,却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这事儿很快就辗转传到永和宫,岚琪听闻时,正听见女儿逗着侄子侄女传来朗朗笑声,知道女儿女婿之间发生了什么,再听她这笑声,心里揪得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