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60 五爪金龙

作者:阿琐

  为方便您的下次阅读,请记住或收藏本站网址:    年夫人赶紧将孩子的手拽下来,万分抱歉地对胤禛说:“小女年幼不懂事,还请贝勒爷勿见怪。【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一面就嗔怪女儿,“你怎么好拿手指着四贝勒说话?”

  小姑娘却不害怕,还笑呵呵对母亲说:“额娘,我小时候在宫里摘柿子时,见过他呢。”

  年夫人见女儿说话毫无礼貌,着急得不行,明明在家教好了规矩出来的,且一向很乖很机灵,怎么这会儿又完全是小孩子的模样,只好拉着女儿的手对着四贝勒赔笑,尴尬地说什么孩子小不懂事。

  女娃娃瞧着与念佟一边大,胤禛倒不觉得孩子太失礼,念佟这般长在皇家的孩子都时常言行无状,孩子毕竟是孩子,更何况还是娇惯的女孩子。他忽然想起方才在额娘那里得了一只荷包,额娘说里头装了彩色琉璃珠子,觉得念佟会喜欢让他带家里去,但念佟他们玩具无数,有时候连新鲜都不新鲜了,给了他们还要被埋怨,“阿玛我们早就有这些了。”

  他想着想着便笑起来,拿出在身边捂得暖暖的小荷包,红彤彤的荷包绣图很简单,几朵小花儿散着,就像是缝了后随手添的。他走上前蹲下来,示意孩子抬手,小姑娘笑眯眯地看着他伸出手。胤禛才将荷包放上去,却触摸到在风雪里冻得冰凉的小手,一时就生出怜惜孩子的心,转身示意随侍的宫女上来,将她们拿着预备给自己用的手炉拿来,暖暖的塞入小姑娘的怀里,温和地说:“别冻坏了。”

  说着起身,与年夫人道:“瞧着这雪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了,等再出宫,惠妃娘娘应该会给你们安排轿子,这么大的风雪,别冻坏了孩子。”

  “是是。”年夫人应着。

  胤禛便要离宫,掌着伞转身走开,才走几步路,就听见后头母女俩似在说话,突然听得年夫人着急地喊:“你去哪里……”,接着就有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跟在身后喊,“你等下,你等下。”

  胤禛很自然地驻足转身,看到小丫头着着急急跑过来,毫不害怕地就扑在自己身下,然后从怀里摸出什么东西来,也要给他。

  “什么?”胤禛问着,手却不自觉地伸出来了。

  “给你糖。”小丫头踮起脚,往胤禛手心里塞了一颗糖,那糖虽然用糖纸包裹着,可揣在怀里热乎乎的都发黏了。

  年夫人火急火燎地赶上来,将女儿拉到身后,连抱歉的话都不会说了,又不敢在皇阿哥面前教训女儿,尴尬得不行。可胤禛呵呵一笑,却歪过脑袋看着被母亲藏在身后的小姑娘说:“那我就吃啦?”又一想,随口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年融芳。”脆亮的声音盖过了风雪,听得人心头一暖,胤禛不由自主地把糖拆开塞进了嘴里,冲小丫头点了点头,这下真的转身要走了,但糖块的甜味在嘴里散开,方才有些纠结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路上慢慢有了积雪,可他一步一步却走得轻松稳健。

  然而此时启祥宫内,却是人人脸上都压抑沉重,僖嫔仿佛病入膏肓,刚刚坐着好好说话,竟然就那么晕过去了,虽然这会儿醒过来,可不晓得下一次晕过去,还能不能清醒。

  她醒着倒是还能说说话,见德妃娘娘来探望,感激道:“外头好像下雪了,娘娘路上可别冻着,臣妾就这样了,您不必时常来探望的,也要忌讳些臣妾的病才好。”

  岚琪笑:“我来时没下雪,一会儿等停了再走,我也不是来探病的,想见十八阿哥了,自己就来了。”

  僖嫔心里是明白的,只是万分感激,岚琪陪坐了会儿,僖嫔也倦了,等她闭目养神的时候,岚琪才出来。密嫔一直陪在左右,两人一道去看襁褓里的十八阿哥,岚琪抱了抱孩子,密嫔在一旁说:“臣妾原担心孩子夜里啼哭会吵着僖嫔姐姐,这孩子却很乖,白天夜里都不大哭,稍微哼几声,给喂奶或换了尿布,就立时好了,像是知道屋子里有病人,不能吵。”

  岚琪欣慰地说:“你性子这么好,性子好的额娘,生的孩子自然乖巧,咱们十八阿哥闷声不响地长个儿呢,瞧瞧这虎头虎脑的,比哥哥们小时候块头大多了。”

  说起孩子,总是高兴的,可提起僖嫔的病,就不容乐观,密嫔道:“太医讲怕是撑不过年关,姐姐却总念叨,不能给皇上和您添麻烦,实在叫人心疼。”

  岚琪让乳母将小阿哥抱去,整了整衣衫道:“你且安心陪着她,我得空便会过来瞧瞧,真到了大限时候,后头的事我会嘱咐人来为你张罗,只是其他宫里必然要来吊唁,到时候你仔细些。更有往后的日子,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要寂寞的。”

  “娘娘事事为臣妾操心,臣妾已经很感激了。”密嫔谢着,见外头风雪小了,更劝娘娘早些回永和宫去。

  岚琪是打算要走了,又说道:“将来若还有新人入宫,我瞧着人品不错的话,就送来与你为伴,原先那位高答应挺好,可僖嫔病着我也不好塞在你们这里,就错过了。反正……”她心里无奈,可还是笑着说,“反正万岁爷,还会有新人的。”

  密嫔对此早就看得淡了,更加不会在乎,答应下娘娘一切细致的体贴安排,送她到门前给扶了轿帘,只等永和宫一行人离开,她才安心。转回身时,里头的宫女匆匆出来,她还以为僖嫔又厥过去了,宫女却道:“主子请娘娘进去说话。”

  岚琪不知道,那一日她走后,僖嫔向密嫔交代了很多事,例如她的东西身后如何安排,攒下的什么将来要留给几个孩子,再有就是叮嘱密嫔一定要好好抚养几个孩子,别让他们生出野心来,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那样才能长长久久地存在于皇室之中。

  这些话像是一个即将离世的人把人世间看透了的嘱托,更是深宫里大部分女人凄凉的悲哀。

  飒飒风雪不见停歇,才稍稍见收敛,转眼又纷纷扬扬如漫天鹅毛飞舞,出发走了没多远的八贝勒和十四阿哥不得不停在路旁躲避风雪,胤禵血气方刚的,不免觉得不爽快,老在屋檐下徘徊,手里的马鞭挥得呼呼作响,脚下的靴子踩在石砖地上,也是硁硁有声。

  八阿哥在里头烤着火,笃悠悠地看着门外焦躁不安的少年,终于喊他道:“之后我们要更快更紧凑地赶路,你现在还不歇一歇?”

  少年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不耐烦地跑回来说:“这么点风雪,咱们就不跑了?”

  八阿哥道:“就算咱们挨得住,也要想想马匹能不能跑得动,我们要指望它们走很远的路,不能不爱惜。”

  胤禵说:“半程让地方准备好新的马匹,不是照旧上路么?怎么好为了几匹马耽误行程,八哥,我们都呆了两个时辰了。”

  八阿哥听得这句话,想起之前在城门外分别时,十四弟拒绝胤禟送来的马匹说的那些话,看来他并不是介意新的马不宜上路,而是另有缘故。

  想想方才四哥和十三弟也在,曾听说胤禵的马是四哥送的,若真是那样且十四弟并不在乎新的旧的,那他就是在乎四阿哥的想法?是啊,说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永和宫出来的孩子,都不会缺了教养,便是性格脾气不同,骨子里还是一脉相承的。

  “不着急,你再多几次随皇阿玛出门,看看阿玛的行程你就懂了。”八阿哥笑道,“皇阿玛不论南北、旱路或水路,只在气候宜人的时候急行,一时一刻都不耽误,但若是风雨中,一定会停下来等天气转好才走,这么多年皇阿玛大江南北去了无数地方,每一次都顺顺当当,你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胤禵才渐渐安静下来,思忖自己随驾的几次,细想想还真是这样的,下雨刮风的日子,他们就停着不走,可晴朗时不能耽误半点时辰,要不是近来都伺候太后同行,天气好的时候,会走得更快些。

  八阿哥看了眼弟弟,假装不经意地说:“皇阿玛治国齐家的道理,都在各种事情里体现,一言一行值得咱们学一辈子呢。”

  胤禵笑道:“那不是太子该学的吗?”他站起来,噌的一下将皇阿玛赏赐的佩剑拔出剑桥,寒森森的剑影反射着雪光,他唰唰比划了几下,毫无城府地说,“皇阿玛只御驾亲征了三回,可我将来要做大将军,带兵打仗,要摆出我十四阿哥的名号,就让敌寇闻风丧胆。”

  八阿哥笑:“少年志气高,皇阿玛听了一定会欢喜。”言笑间,仔细看了十四弟手里的剑,那剑鞘剑柄上的五爪金龙,是连太子都要规避的纹样,可因为是皇阿玛所赐之物,十四弟就能这么随随便便地拿在手上。

  金龙映着雪光,熠熠生辉,八阿哥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再如何优秀,也比不过“受宠”二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