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57 胤禛失策

作者:阿琐

  为方便您的下次阅读,请记住或收藏本站网址:    见胤禩迎面走来,三阿哥便道:“你们说话吧,不过老四别怪我没……”但话到一半,胤禩已经在眼前,三阿哥哈哈一笑敷衍,便往自家马车走去。(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禛则道:“很晚了,弟妹还在家里等你,不如边走边说。”

  兄弟俩的宅邸在一个朝向,八阿哥更远些,未免上下换车麻烦,胤禛便坐了弟弟的马车一路往家里走,八阿哥便说起年末前他要往古北口走一遭,替皇阿玛犒劳那里的将士,十四弟一直说要跟他一道去,胤禩觉得虽然向皇阿玛请示不难,但他不好拿主意,也要问过德妃娘娘的意思才好。所以这会儿找四哥说一声,请他回头进宫请个示下。

  八阿哥道:“十四弟一直催我与他一起去向德妃娘娘请示,四哥您知道的,若是我去,娘娘看着我的面子,不乐意也该乐意了,那样反而叫娘娘为难。不如四哥去,娘娘乐意不乐意都不必对您顾忌,不给娘娘添麻烦才好,十四弟毕竟还小,我若带着他,自己也怪紧张的,可我又不忍心违了他的心愿。”

  胤禛本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虽然旁人都盯着看,觉得十四阿哥和八阿哥走得近,反而和同母同胞的兄长不和睦,但胤禛自己心里有分寸,所以一直都不在意弟弟和老八往来密切,这会儿已经点头答应了,只玩笑:“那是一匹野马一头野牛,带他出门,你要留神了。”

  说话间,见八阿哥马车内饰十分精致,方才上车时就看都拉车的马匹神骏健壮,一般家里都舍不得用好马来拉车,府里养几匹马的花销,可比养几个奴才还要多,如今八贝勒府,却已经养起了好马来拉车,果然他听说的话不假,八阿哥如今宅子里,富庶得很了。

  车马行至四贝勒府前,八阿哥送兄长下车,胤禛要他先走,便立在门前看车马在长街上远去,马蹄声声,胤禛不知为何笑了笑,可自己也觉得古怪,念时辰不早且浑身疲倦,早早就回府里了。

  隔天,宫里为了皇长孙的身后事,少不得气氛阴郁沉重,毓溪带着侧福晋进宫致哀,从毓庆宫出来后到永和宫来给额娘请安,说怕小孩子莽撞失礼,没有把弘晖他们带来。

  岚琪并不计较,且昨晚熬夜今日精神欠佳,叮嘱了几声就要她们跪安,毓溪倒是说:“胤禛讲乾清宫的事儿罢了后,要再进宫一趟给您请安,大概是要来和额娘用午膳的,他半当中回折回家里,额娘若是累了不想他来叨扰,儿臣给他带话。”

  “他与我有事情讲,昨晚就约定好了。”岚琪懒懒地应着,之后打发了儿媳妇,自己拥着暖炉歪在炕头,卷一册话本子无心瞟上几眼,不知不觉便坠入梦里。

  起初还好好的,可突然斗转星移在梦里回到年轻那会儿,走近乱糟糟的承乾宫,像是那年温僖贵妃下药嫁祸给佟贵妃的时候,一个小孩子跑来指着她不停地哭,岚琪记得那是太子小时候的模样,她顺着太子的手指低头看,自己竟是大腹便便,心中一惊,从梦里醒过来了。心里隐隐觉得哪儿不对劲,但只是一场梦,怪自己不该看着书睡过去,梦里就乱了。

  然梦靥叫人疲倦,岚琪的精神反不如瞌睡前好,脑瓜子涨得生疼,喊人要茶来吃,外头却进来男子,只见胤禛从桌上倒了杯暖在笼子里的茶给额娘,岚琪喝下半碗,不禁问:“毓溪才走呢,不是说你要等午膳时刻才来。”

  胤禛笑道:“早就过了午膳时刻了,额娘饿不饿?”

  岚琪往窗外望一望,她这一觉竟睡了那么久,昨晚不过是熬过了子夜才睡的,如今这精神真是大不如前了。搀扶着儿子的手下来,胤禛怕额娘起身冷,又拿衣裳给她披着,岚琪见他如此体贴,很是安稳,问他用过膳没有,胤禛说环春请他先用了。

  娘儿俩在膳厅坐下,宫女们重新给布置了膳桌,胤禛要亲手给母亲盛汤,岚琪便吩咐旁人都下去,说:“我和四阿哥单独说会儿话。”

  岚琪喝着汤,儿子递上来一方匣子,里头攒了各种面额的银票,胤禛皱着眉头说:“都在这里了,底下有清单,额娘要不要儿子念给您听?”

  “不必了,回头我自己瞧瞧。”岚琪说着,但又道,“就是出了皇长孙的事,额娘这几日未必能与你阿玛说上话,等见了他我自然有话说的,你别着急。”

  胤禛也不敢着急,现在把这个担子转嫁给母亲,他心里已经轻松多了,其实这事儿总要牵扯出其他兄弟,他觉得自己亲自去面对父亲,还不如从母亲这里绕一圈,父亲便是有怒意,两人有商有量的,也不至于逼得皇阿玛一气之下殃及其他兄弟,反叫他成了挑事的人。

  之后说起十四阿哥要跟着八阿哥去古北口的事,岚琪显然不乐意小儿子跟八阿哥太亲密,但胤禛却劝:“机会难得,轮到胤禵长大能做这事儿,还有好几年,叫他从小历练历练,就他身上这股子冲劲儿,皇阿玛将来一定会让他带兵的。”

  岚琪叹:“天下太平,要兵马做什么呢。”但立时就笑,“不是额娘见识短浅,额娘知道兵马的重要,是盼着太平无战事。”至于胤禵的事,既然胤禛都开口替弟弟求,她到底是答应了,等他们自己去求皇帝答应便好。

  只是母子俩都没想到,当三日后皇长孙的身后事罢了,他们兄弟在皇帝面前提起要带十四一道去古北口的事时,皇帝却对诸阿哥说了另一件事,八贝勒胤禩将所收到的来自各地官员的贿赂悉数上缴了国库,说这些钱必然是那些人搜刮的民脂民膏,必然要用回老百姓身上才好。

  然而查贪唯恐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年关将至,不宜惊得各方百姓日子不安生,年后慢慢排查不迟,皇帝当着诸阿哥的面,把这事儿索**给了胤禩,更严肃地敬告诸子:“朕知道你们,多多少少有些进项,在朝堂里行走,有时候难免身不由己,小打小闹朕可以不计较,可若也是这样成千上万的拿着国库里的银子,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做人情,朕绝不姑息,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皇帝的话较之从前有了些许宽松,那会儿可是把话说死了的,现在反过来却是让阿哥们自己掂量,换言之如果他们觉得不要紧,是不是都能收入囊中?自然父亲这话是不能信的,他不计较,搬空了国库都不打紧,他想要计较,多拿一个铜板都是死罪。

  阿哥们彼此之间讳莫如深,胤禛一想到自己托额娘向父亲传达此事,相比之下,八阿哥显得更坦荡荡,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事到如今,他再跟着八阿哥上报,显然会被其他兄弟看不起,反而更落得没脸,而若去向额娘收回这件事,额娘又会尴尬并为自己担心,已是进退两难。

  而胤禛和胤禩都会有这样的举动,显然是因为这阵子各地孝敬的动静太大了,都隐隐听得风声,知道乾清宫对此有所耳闻,其实谁都憋着口气不知该怎么做,也是谁都觉得,既然大家都有,皇阿玛不可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所谓法不责众,顶多在乾清宫关起门来挨一顿训斥罢了。

  胤禛小心,想托母亲解决这件事,却没想到胤禩更大胆,竟然自己上报,且他自称近年受阿玛重用,在朝廷机要出行走,比起兄弟们与那些地方大吏接触往来得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进项。言辞之间减轻了其他阿哥们的负担,更一副就他一人有错,旁人都没错的架势,显然不愿在兄弟之中交恶。

  而这种时候,谁也不会跟风交出自己的受贿,皇帝不计较,那这事儿等于翻过去了。国库多了数万两白银,像八阿哥去古北口走一遭,对将士们的慰问也宽裕多了。不论如何,这一次皇阿玛是绝不会追究的。

  众人散了时,九阿哥十阿哥似乎对八阿哥这样的举动不理解,都皱了眉头与他说话,大阿哥却走去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哼笑:“年末有什么周转不开的,到大哥府上来,或是回去我就叫你嫂子包几百两银子给你送去。”

  胤禩赔笑几句,有些话不明说,大家也都心领意会。那之后,皇帝更昭告群臣八皇子清廉,敦促他们不要对皇子动歪脑筋,对后宫不仅因为八阿哥赏赐了惠妃,连良嫔都得到恩赏,越是如此,四阿哥捂在永和宫里那些银子,反而越拿不出手了。

  四阿哥不敢在这时候去见母亲,怕给她什么压力,可岚琪倒是满不在乎。等得皇长孙得丧事过后,玄烨封了印,就如之前说的搬来永和宫住,来的第一天,午睡起来懒洋洋找她说话时,岚琪就把儿子送进来的东西往他面前一放,问道:“皇上若是早些来,臣妾也能像惠妃、良嫔那样,得到赏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