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55 不争气的肚子

作者:阿琐

  甜甜蜜蜜的新婚之夜,本该无限旖旎,可小宸儿比姐姐们出嫁早,如今年纪尚小,虽已通人事,还不能放开胆子,与富察傅纪又是彼此一见钟情的爱情,且需要时日来磨合,如此直到九日后回门,小新娘依旧还是完璧之身。【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和母亲无话不能说,小宸儿告诉额娘她有些害怕,傅纪见她害怕就不敢胡来,两人只是互相依偎着度过夜晚,但也幸福得让她每天都不愿在早晨醒来后将丈夫送出门去当差。

  岚琪只要他们小两口恩爱,并不着急这些事儿,更悄摸摸地告诉女儿,当初她进了乾清宫后,也是好几日才和皇阿玛在一起,这上头的事儿可以随便说来就来,也可以很郑重地等情到浓处自然而来,那样才曼妙珍贵。

  新娘子这下就放心了,原本担心宫里会着急,若是派出什么人来教,夫妻俩才真要尴尬,这下能安安心心回去,继续他们小夫妻的甜蜜日子。可偏偏有个混世魔王的姐姐,温宪一进宫瞧见妹妹,就对初嫁新娘动手动脚,问她有没有和额驸圆房,妹妹被闹得急得脸红都要哭了,喊额娘救命才逃出姐姐的魔爪。可正逢腊月,欢欢喜喜的才热闹,岚琪也不会怪温宪胡闹,且如今两个宝贝女儿都有了好的归宿,她心里一件大事落下了。

  且如今但凡孩子们不在眼前时,永和宫真真是冷清,曾儿女如云济济一堂的光景一去不复返,当初十三十四闹着要搬去阿哥所时,岚琪已感慨岁月匆匆,眼下虽然有些许失落,也算是渐渐习惯。

  且温宸婚礼之后,永和宫乍然冷清,她还没缓过神来想这些事,玄烨就堂堂正正地搬进来,一赖就是四五天,只等入了腊月女儿要回门了,才搬回乾清宫。又说封印后要再来乾清宫待着,说好像回到他们年轻那会儿,终于没有孩子们碍手碍脚了。因为玄烨的体贴,岚琪自然地适应了屋子里的冷清,生儿育女后忙忙碌碌十几二十年,也该是歇一歇了。

  腊八时,胤禛和毓溪带着侧福晋和孩子们进宫请安,胤禛怕额娘寂寞,原想把念佟和弘晖、弘昀留下一个,岚琪却说那样孩子该寂寞了,而且她已习惯了清净日子,就没有答应。一整天节庆应付下来,傍晚儿女们要离宫,温宪温宸先后走了,十三十四也回阿哥所去,胤禛却让毓溪和李侧福晋带着孩子在偏殿等一等,他有话要对母亲说。

  岚琪见儿子神情紧张,静下心来听,先听得说皇帝明年要再次南巡,她笑说皇阿玛已同她讲了,也要带她同行,但胤禛又道:“之前随皇阿玛走了一趟后,有件事一直没敢向您和阿玛禀告,这阵子越演越烈,儿臣不知怎么应付才好。”

  岚琪让他直言,才晓得,是四阿哥之前江南走一趟后,就有官员巴结上了,起初只是送些并不怎么值钱的乡土特产,写一封信函请安问候,如今是越来越夸张,这进了腊月,大把大把的银子直接往贝勒府送,夹杂在请安的信函里,他不收也算收下了。

  “额娘,那些银子我一分没动,但不晓得怎么处理好,我想跟皇阿玛说,可是……”胤禛言辞犹豫。

  “可是什么?”岚琪想不到。

  儿子道:“不止江南,其他各省各地,全国都有官员往京城里送孝敬,您这儿每年都有冰敬炭敬,何况我们在朝堂里,还与他们多少有政务上的往来。这种打着孝敬的名号贿赂的事,何止儿子一人,从大阿哥和太子往下,只怕胤裪才立门户也开始收了,我若去向皇阿玛坦白,不知将其他兄弟置于何处。三福晋当初支领内务府钱款惹出事后,皇阿玛对我们说得清清楚楚,阿哥里若是有收受贿赂的事,他绝不会姑息,可是额娘,这事儿就从来没停止过。”

  岚琪唏嘘:“难怪你为难,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你若是孤高冷清地责备那些官员,往后差事难办,他们指不定还给你穿小鞋下套子,别人还未必理解你的苦心。”

  胤禛道:“额娘说到点子上了,他们一个个老奸巨猾,京城里的就不好对付,千里外的更加难缠。”

  岚琪手里捧着暖炉,轻轻摸上头的珐琅纹路,想了想问儿子:“你缺不缺那些钱花?”

  胤禛摇头:“府里的日子足够了。”

  岚琪又问:“办差的时候,要不要撒钱通人情?”

  胤禛道:“儿子一开始就立下规矩没这事儿,如今他们也明白了,不敢在儿子跟前放肆。”

  “那你把银子送进来吧,额娘想法儿给你阿玛,那些话也让额娘来说,这应该不算干政,这是咱们娘儿俩的事。”岚琪笑道,“反正不能叫你背上罪名,你做得很好,咱们永和宫出去的人,一辈子要坦坦荡荡的,就算将来时运差些,也不怕被人掀老底追究过往。”

  母子俩这般说定了,胤禛才能安心带着妻儿离宫,但离开时提起了其他兄弟,轻声与母亲说:“您与良嫔娘娘关系不错,十四也喜欢胤禩,但胤禩府里进进出出并不少,这种事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皇阿玛并不瞎,只是不管,可将来若是管起来……”

  岚琪劝道:“他说绝不姑息,是吓唬你们,但愿不要有这样的事。可事实上你们也有你们的难处,皇阿玛是懂的,只要别太过分耽误正事,他是可以不计较,但你说的也不错,万一有事儿,多拿一个铜板都是罪过。你只管顾好你自己,将来替我管好十三十四,就当咱们自私了吧。”

  等胤禛带着妻儿离了皇宫,却见温宪温宸的车马还等在外头,小宸儿上前说:“姐姐要到我府里去,四哥和四嫂也来可好,婚宴之后府里还没正式请过客人,阿玛额娘是不能轻易离宫的,就盼着哥哥姐姐来了。”

  毓溪今日因弘晖在宁寿宫得到太后和皇帝夸赞,心情甚好,便先于丈夫答应了,胤禛则了却心头事,松了口气也愿意高兴一下,就遂了妻子和妹妹愿望,且来了兴致,派人进宫向额娘禀告一声后,把十三十四从阿哥所接出来,兄妹几家子人浩浩荡荡地往温宸公主府去。

  公主府里下人早得到通报,摆下了酒席找到公主贝勒和阿哥们,胤禛看到一双妹妹都已成家,妹婿皆一表人才,作为长兄不由得生出欣慰之感,可看到十三十四,就情不自禁想起他的六弟,竟是举着酒杯就红了眼圈,但一口闷下,乘着酒兴掩饰了。

  宫里头,岚琪知道孩子们今晚都聚在温宸府里,明明是在宫里用了晚膳出去的,这么晚了还聚在一起喝酒,就怕孩子们玩疯了没轻重,半程里派人出去盯着,要他们散了后各自都安生回到家里,十三十四阿哥也平安归来才好。

  可兄妹和睦,她这个做娘的心里该多高兴,与环春说起来时,感慨万千,更自嘲道:“这群小东西,见了我派去的人,一定要埋怨额娘瞎操心了,都是没良心的。”

  环春自然笑:“娘娘心里甜着呢。”

  且说皇子公主,虽都是血脉手足,可因生母不同,终归是有些区别,永和宫兄弟姐妹这样热闹的,还因两位公主都嫁在京城,其他各宫出去的,就未必这样好。是以比起温宸公主府今夜的热闹,别处宅子里,就显得冷清了。

  八贝勒府里,八福晋正盘坐在炕桌前算账目,揉一揉鼻梁时,问底下人有没有往书房去给贝勒爷送参茶,底下的人说张格格送去了,不想说曹操曹操到,转眼就有人通报说张格格求见。

  张氏战战兢兢地来了福晋面前,八福晋问她贝勒爷书房里炭炉暖不暖,这几天丈夫忙着拟出开春农作防灾的折子来,专心致志谁也不能去打扰,张格格送了参茶就退下了,此刻来是另有事要禀告。

  “福、福晋您别生气,是妾身没用,这个月、这个月的月信又到了。”张格格面上涨得通红,嗫嚅着,“妾身这几天,也不能再伺候爷了。”

  八福晋一叹,算算日子,张格格上个月在她的要求下,连着几日夜里伺候丈夫,结果苦等半个月,还是白高兴一场。眼瞧着九阿哥府里都有了,她算是明白昔日四福晋所承受的压力,这事儿起初是不着急有,可年月一长,急死了也没有。

  “罢了,让厨房给你炖红枣燕窝补着,这阵子歇一歇养好了,之后还会有机会的,你身子不差,贝勒爷也不差,怕是老天爷觉得日子还没到吧。”八福晋敷衍着,她自己也生不出来,怎么好怪张格格,又说了几句就把她打发了。

  张格格一走,八福晋贴身的丫鬟上来说:“听讲宫里有生子秘方,福晋何不请良嫔娘娘为您谋一帖药来吃,或是让张格格先吃着,若是能有好消息,福晋自己也用着,自然是没有比嫡子更金贵的了。”

  八福晋长长一叹,低头看了看自己毫无生气的肚子,皱眉道:“既然曾怀过,如今怎么就不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