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53 不帮兄弟帮外人

作者:阿琐

  中秋之后,禁城和园子里两处相安,九月时温宪公主和十二阿哥下了初定,喜宴摆在畅春园,但十月末皇帝就带着太子和四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出门去,京外兜一圈后再同往谒陵,十一月初方归。(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而十一月下旬就是孩子们的婚礼,对岚琪来说,玄烨不在家,她反而施展得开拳脚,只是皇帝一下把她的儿子们都带走了,在外头办什么事就指望不上胤禛,只好将舜安颜当半个儿子使。

  最不高兴的是大阿哥,这些年除非太子独个儿去谒陵,皇阿玛若去必然会带着他,此番没有同行,脸面上拉不下来,进宫向母亲请安时,免不了要抱怨。

  惠妃满腹都是良嫔指点她的话,果然如今瞧着皇帝再怎么打压索额图一派势力,也没见半点要动摇东宫的意思,她们这边若是太着急什么都露在脸上,皇帝就该疑心厌恶,万一调转枪头冲着他们来就糟了。

  惠妃唯有苦口婆心劝儿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诫大阿哥他们这条路走了那么久,不能轻易地前功尽弃。皇帝要的是忠君爱国的臣子,忠于他忠于太子才是好臣工好兄弟,盯着东宫之位,就是盯着皇位,皇帝觉得自己被威胁了,只怕是亲儿子也容不得。惠妃甚至道:“皇上若是真连太子都能放弃,又何在乎其他皇子,咱们一定要小心,那个位置只能哄了他高兴给我们,千万抢不得。”

  可大阿哥也不知听不听得进,宫里头到处都在忙着月末的婚礼,他早早退了出来,到王府门前,见门口停着别家的马车,家里小厮说:“八贝勒福晋和她们府里张格格过来坐,正和福晋在里头说话。”

  胤禔哦了声,未多想,就径直往门里去了。

  这一边,温宸公主的宅邸中,温宪和舜安颜最后过来看一眼,宅子里的布置都准备的差不多,眼见着一个小家慢慢成了样子,温宪立在庭院里感慨:“小宸儿心思简单,希望她在这家里的日子也简单,开开心心就好,过得幸福就好。”

  舜安颜带着花从一旁过,听见这句话停下来,走到温宪身边说:“咱们家里,就挺好不是?”

  温宪软软一笑,近来彼此很和睦,舜安颜比从前放下了些包袱似的,能放开怀抱与她相处,高兴时哄着,脸红急了的时候冷静会儿还是又让着她,即便是吵吵闹闹,也让温宪觉得那是脚踏实地的生活。近来气色身体都比前阵子好,每每进宫见额娘,母亲都欣慰又欢喜,就是那月信仍旧一月一月地照来不误,他们还没能再有个孩子。

  好在彼此都年轻,许多地方还都像个孩子似的,舜安颜虽然背负着传承香火的责任,可他还不至于会怪温宪,这倒并不是他们之间的隐患或矛盾。此刻舜安颜亦是温和宠爱地说:“你和妹妹都那么招人喜欢招人疼,他们即便不是青梅竹马,富察傅纪也会好好疼爱小宸儿。”

  温宪挽着丈夫的手说:“皇阿玛也很看重富察家的,往后你多了个帮手,再有这样的事,额娘也多个人使唤。”

  小两口甜甜蜜蜜,怎么看都叫人高兴,比不得从前不好的时候,乳母几人瞒着不敢往宫里报,如此美好的事儿,很快就会传到永和宫,岚琪在玄烨离京后就搬回禁城,这几日为了小女儿的婚礼忙碌,偶尔听得这种事,少不得喜笑颜开,连疲倦也不在乎了。

  而温宸出嫁在即,比起期盼宫外的生活,反而越发舍不得母亲,天天日夜都黏在岚琪身边,母女俩同起同卧,惹得岚琪也舍不得这个孩子,再者就是养在永和宫的敦恪,小宸儿出嫁后她一个人就该闷了,那日温恪过来玩耍时,见同母同胞的姐妹俩那样亲厚,而温恪在翊坤宫一向也过得不错,岚琪深知宜妃是不肯让温恪过来的,便与太后商议后,决定等小宸儿出嫁后,就让敦恪去翊坤宫和同母的姐姐在一起。

  这话自然要由太后说出来,之后问宜妃肯不肯,宜妃那里不多一个也不少一个,儿女陆续嫁娶,如今也就和温恪公主一人冷冷清清,既然太后让她照顾妹妹,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可在宁寿宫是高高兴兴揽下这件事,背过人去,却在荣妃惠妃面前到处说,说德妃不要脸,这下把孩子都打发了,她一个人在永和宫,更加能使劲儿狐媚皇帝。

  这种闲话岚琪听着也不在乎,只是把小雨叫到跟前,要她一定好好跟着公主,此番重新回翊坤宫,若是有人敢欺侮她,岚琪会为她做主。可没想到小雨却说:“主子身前一心为娘娘办事,奴婢也愿意继承遗志,娘娘若不嫌弃,往后翊坤宫和周遭有什么动静,就让奴婢为您看着吧。”

  岚琪原本是不答应的,但小雨主动开了口,自己不答应她也会这么做,唯有叹息:“也罢了,过几年公主嫁出去,你跟着走了我也不必担心你,可我这儿没什么要盯着西六宫的,你真不必上心。”

  但事后环春却对岚琪说:“九阿哥那会子没事儿挤兑我们额驸,让小雨去看着点也好,瞧瞧是不是宜妃娘娘的主意,九阿哥他们这阵子很不得意,谁晓得往后还会不会在我们阿哥额驸背后使绊子。”

  岚琪唯有无奈地笑:“咱们一个个,都熬成人精了。”

  几日后外头传话进来,说皇帝已带着太子和诸阿哥前往谒陵,之后就直接返回京城,岚琪这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派人带回去的话,但问皇帝安好。

  这一边,那日玄烨带诸子祭奠过太皇太后的陵寝,父子几人一道上了山,临崖而望时,四阿哥几人被留在了原地,皇帝只带了几个亲信侍从和太子上前,那里悬崖峭壁看着有几分骇人,胤禛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父亲,心里惴惴不安。好在半刻钟他们就下来了,却见太子春风得意,十四阿哥就在边上嘀咕:“皇阿玛是不是应了太子哥哥什么好事?”

  果然回京途中,太子稍稍透露给兄弟们知道,明年皇帝要再次南巡,且这一回会带上太子同往,是他真正意义上地陪父亲出一趟远门,而兄弟们早就看尽江南风光,他却是完全新鲜的,怪不得太子那么高兴。

  自然对于太子来说,父皇能做下这个许诺,也证明着眼下虽然把他的外祖一家打压得几乎溃散,但若能带他南巡,带储君同临江南意义重大,显然是给东宫立威,又怎会轻易动摇他的地位,比起江南山美水美,这份无形的肯定和承诺,才是真正让太子高兴的。

  十三十四年纪小未必能懂,胤禛却参透几分。待回到京城,十四阿哥往八阿哥那儿漏出几句,机敏的八阿哥更是看得明白其中的道理,暗叹生母眼光独到,如今根本就不是动摇东宫的时候,皇阿玛不开那个口,谁也别多想,多想了就是逆臣贼子,天地不容。但他手里却有一人可用来试水,从今往后有什么事,他都会把大阿哥先推在前头。

  大阿哥因出身和年纪,与底下的兄弟往来不多,如今八阿哥愿意暗中帮他,大阿哥倒也乐得多个帮手的,皇阿玛不在京的这些日子,他们暗中达成了默契,且都是长春宫出来的孩子,即便不是同母兄弟,亲密些也无可厚非,但大阿哥却不知道,自己从今往后,都成了弟弟手中一枚棋子。

  可虽然公主阿哥的婚礼就在眼前,皇帝回京后却没有直接回禁城,左右还有十几天的功夫,玄烨带着人马直接到畅春园住下。岚琪和佟贵妃本商议是否要派几个宫嫔过去伺候,可玄烨主动派人来说不必了,相反把体弱的裕亲王和恭亲王接到园子里安养,他们兄弟要在那里歇一阵子,等公主阿哥婚礼前,皇帝再回禁城。

  岚琪在太后跟前听说,裕亲王恭亲王的身子都不见好,老人家很哀伤,说她一把年纪了活得好好的,福全常宁却久病不愈,若是走在她前头,太后都不晓得将来西去后见到太皇太后,该如何向她老人家交代。

  众人自然是百般安慰,可岚琪心里明白,皇帝这么做不会单单是想让兄弟们养病,裕亲王和恭亲王近来有些事儿做得不厚道,他们虽然也有在朝堂势力中站队的立场,可他们毕竟是亲兄弟,不帮着皇帝却帮着外人,这怎么也说不过去。玄烨亲口在她面前抱怨过,眼见得那份心酸,岚琪就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来会不会也这样,那真是心都要碎了。

  畅春园里,这一日阳光极好,裕亲王和恭亲王一道被安排在向阳处晒太阳安养,一个年过五十,一个还不到五十,曾在沙场叱咤风云的大清皇子和悍将,如今却如同病猫似的窝在太阳里。

  清冷的风拂过,露在外头的脸颊一阵发冷,两人都清醒些,瞧见远处太监提着篮子正送汤药来,常宁:“皇兄,你说咱们吃那些药,还能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