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46 美人高氏

作者:阿琐

  密嫔福气不浅,三四日后虽然依旧气息微弱,终究是捡回一条性命,太医向德妃娘娘保证密嫔死不了,但这一次怕是伤了宫体,也许会影响将来的产育,密嫔清醒时对岚琪笑道:“外头只当臣妾一口气生了三个皇子,再生下去怕是真要容不得臣妾,只要十八阿哥健康长大,臣妾将来能不能生一点也不重要。【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自然劝她宽心,在她看来,既然总要有年轻的陪在皇帝身边,和嫔、密嫔这样的,再叫人省心不过。而她此番回来,正好为了温宸的婚礼张罗几件事,在永和宫忙碌之余,就到启祥宫看望僖嫔密嫔,宫里的人一向知道德妃和启祥宫走得近,也并不奇怪。

  那一日岚琪到时,和嫔早就在密嫔屋子里待着了,她先在僖嫔屋子里瞧了瞧,见她气色平稳,就做主让下人把十八阿哥抱来给僖嫔看看,僖嫔小心翼翼抱着孩子,说和十五十六阿哥小时候一模一样,感伤她没有力气再帮皇上抚养皇子,那满面惋惜和对人世的留恋,让岚琪心酸不已。

  等她到密嫔的屋子来,宫女正伺候娘娘吃药,和嫔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边上,连岚琪走进来都没察觉,还是宫女们跪了一地,她才缓过神,上前迎接。

  岚琪与她一道坐下,问道:“脸色很不好,这是怎么了?天气转凉,不去让太医把脉开一副补药入冬喝着,你虽然年轻,但今年刚生养了一回,怕是底气不足。”

  和嫔尴尬地一笑,敷衍着:“臣妾没事儿。”

  反是密嫔从容些,吃罢汤药漱口后,对岚琪道:“和嫔妹妹是惦记万岁爷了。”

  岚琪笑:“惦记皇上?”

  和嫔望了眼密嫔,似乎不愿她说下去,密嫔却道:“妹妹方才说,皇上从畅春园送了消息给贵妃娘娘,新收了一位高答应,请贵妃娘娘留心一下,回头在宫里为她置办一处住处。”

  随着密嫔的话音落,和嫔沉沉一叹,这一生叹息里多少心酸无奈,岚琪感同身受,甚至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玄烨跳过她直接告知佟贵妃,佟贵妃虽说掌六宫凤印,可她从来不管是,事无巨细都是从永和宫走的,皇上这一回,是怕她伤心绕开了,还是故意的。他们分别时还好好的,纵然他不想自己回宫里来,可也没见不开心,还叮嘱她保重自己早些回园子里去,这才多少天?龙榻上又有新人了?

  岚琪在这个年纪,这个地位,是不该也不能嫉妒吃醋了,可眼看着和嫔她们还在想不通的年纪,自己的情绪怎么会不被带动,若是荣妃惠妃在跟前,她们会摆出一大堆道理来劝和嫔不要难受,那些话岚琪虽然也会说,但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就没话讲了。

  等德妃娘娘离去,和嫔才急匆匆跑回来责怪密嫔:“姐姐你看,娘娘脸色都变了,咱们何必亲自告诉她,总是有人讲的,我虽然脸上挂不住,也不必说出来呀。”

  密嫔拥着身上薄薄的毯子,无奈地说:“咱们说,总好过回头娘娘别人揶揄,有些人巴不得皇上身边换新人,还轮不到膈应你我的,都是冲着永和宫去呢,这一回皇上更是直接绕开永和宫,那些人更加要幸灾乐祸了。”

  从启祥宫回永和宫的路有些长,西六宫到东六宫,中间隔着坤宁宫乾清宫,要绕过长长的宫街,时近中秋天气转凉,背阳处风扑在身上寒丝丝的,岚琪方才在启祥宫闷的一身虚汗,冷不丁走到冷风里,直觉得浑身打颤,环春上前摸到主子的手冰凉,赶紧拉到日头里晒着,好声道:“娘娘心里不自在,也别折腾了自己的身子。”

  岚琪点头:“我折腾自己做什么,其实也谈不上什么不自在,就是突然想到,我习惯了什么事都为他周全,也习惯了他什么事都来找我,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是我只有他,而他从来不是只有我呀。”

  “娘娘,您言不由衷吧。”环春了解自家主子,这就是伤心了。

  可岚琪却苦笑:“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与其说是多了什么新人在他身边让我难受,不如说他绕开我直接找贵妃,叫我心里空落落的,他恐怕也习惯了任何事都来找我的麻烦,怎么突然想起来,宫里还有位贵妃娘娘了?”她甚至冷静地对环春说,“再看看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果然这事儿到底不能避开岚琪的,皇帝虽然能找佟贵妃料理,可佟贵妃不懂怎么做,她和荣妃惠妃都不熟,自然还是落在岚琪的肩上,回永和宫不久就被贵妃请到储秀宫商议。

  和嫔还在密嫔那儿没回来,这边姐妹俩说起来,佟贵妃啧啧:“皇上派人来,只说多了个高答应,我心想姐妹们若问起来,我怎么回答才好,就多问了几句来传话的人。听说这个高美人是汉军旗来的,比起往年进宫的这个年纪不算太小,已十七八岁了,你猜猜是什么人送到皇上身边的?”

  岚琪且笑:“娘娘何苦逗趣,咱们哪里能知道,若非方才在启祥宫听和嫔说一两句,娘娘此刻提起来,臣妾还新鲜呢。”

  佟贵妃连连摇头:“是索额图的儿子送去的,前天万岁爷游幸温泉,他们直接买通随驾的嬷嬷把高氏脱光了送到澡池子里去,那一夜出来后就成了答应了,皇上也没说个不字,照我看皇上也是有心这么做,毕竟近来赫舍里一家不安生,兴许另有用意。若说稀罕女人,皇上真要什么女人,还等人给他送吗?”

  岚琪心里暗暗想,玄烨到底是有了年纪,越来越无所顾忌,年轻那会儿若那样,必然被人诟病是昏庸好色之君,他就算有色心,也更有安邦定国的雄心。可如今奠下万世基业,他到底也疯玩了,这要是早年在太皇太后眼皮子底下,谁敢擅自把女人脱光了送去皇帝身边?

  至于贵妃说什么皇帝有心这么做,他如今把那几个权臣玩转在鼓掌之间,还会不好意思不要个女人?留下那个女人,绝不会是因为她从哪儿来,还不是因为看着挺好的,佟贵妃这些话,她自己哄自己就罢了,岚琪才不信呢。

  这件事,岚琪说不吃醋太假,可她还真不见得心里有多酸,听到佟贵妃说高氏是被送进池子里,一夜临幸后留下的,她算明白玄烨为什么避开永和宫了。他但凡好意思开口,也不用绕这么个圈子,就算是派人来传话,他也怕传话的人回去,告诉他自己是什么脸色,可早晚要见面,这事儿早晚得给她个交代。

  佟贵妃深知皇帝和德妃的情意,她自己倒是无所谓的,反而好心劝岚琪:“皇上毕竟是皇上,他是咱们的主子呀,这事儿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看看哪一处殿合适,回头进了宫好安置。”

  岚琪不会为难贵妃,却悠悠笑:“园子里过中秋的事都备下了,皇上和太后在园子里大半年了,宫里姐妹们都惦记着请安,现下密嫔的身子稳妥了,太后又惦记着小阿哥,不如中秋前娘娘领各宫姐妹一道进园子,大家过了中秋就回来,顺道把十八阿哥送去凝春堂养着,太后念叨好久,春里和嫔那一胎那样可惜,老人家心疼极了。”

  佟贵妃尴尬地笑着:“大家都去?你就不怕高氏叫她们生吞活剥了。”

  岚琪一脸无辜地说:“臣妾还真没想到,可臣妾离开畅春园时,答应了太后,要请娘娘和其他姐妹们,带着小阿哥一道去过节的。”

  既然是许诺了太后的事,佟贵妃也没得拒绝,其实她也新鲜那位高答应长什么模样,等晚些时候告诉和嫔时,她眼神忽闪忽闪的同样充满了好奇。

  就这一天功夫,宫里已传疯了,说高答应不穿旗装穿汉家女子的衣裳,在畅春园里晃来晃去,像画片儿里下来的仙女似的,又说她妖艳妩媚眼神勾人,才迷得皇上神魂颠倒。虽然皇帝身边有新人不新鲜,可这样来的,还真是头一遭。皇帝长年不在宫里,女眷们早已厌恶了沉闷的生活,任何风吹草动的新鲜事,都足以叫她们打起十分精神。

  中秋前夕,六宫凡是有名分的妃嫔,都按品大妆,浩浩荡荡进畅春园向太后和皇帝请安,凝春堂里的热闹自不必多说,但皇帝并未见她们,只有佟贵妃一人在清溪书屋见了皇上,这一见也是阔别大半年了。

  妃嫔们则在凝春堂见了新人高氏,高答应并非传说中妖精一样的人物,十七八岁身量却极娇小玲珑,伏在地上向众人请安时,浑身都在发抖。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岚琪反而有些不忍心了,虽然的确答应了太后要带贵妃等人和小阿哥来过节,可没说来这么一大帮子人,眼下个个儿虎视眈眈地瞪着新人,还不把高答应吓死了。

  因娘娘们进园子过节,诸位阿哥福晋一道跟进来伺候,惠妃那里有大福晋在,八福晋就跟来良嫔身边,觉禅氏最喜欢畅春园里的景致,许久不来,辞了凝春堂便要四处逛逛,婆媳几人走进园子深处时,良嫔忽然问儿媳妇:“九阿哥十阿哥,天天都在你们府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