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45 最贤明的兄长

作者:阿琐

  惠妃对眼前人忌惮不已,真巴不得把她的每一个字都拆开来看看里头是否藏着什么算计,可良嫔就是那么淡定地笑着,笑得人背脊发冷,她把心思沉一沉,冷声道:“我有什么可想的?你不要总挑这种话来说,我警告过你了,小心掉脑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良嫔笑道:“此刻只有臣妾和娘娘说话,若不是娘娘盼着臣妾掉脑袋?”

  惠妃纤眉紧蹙,怒言:“你到底想怎么样,好好依附着德妃,这么些年不也顺顺当当地过来了?我已不再需要你,咱们最好别有什么往来,往后莫说到长春宫来,就是在路上遇见……”

  “娘娘。”良嫔冷静地打断了惠妃的激动,笑悠悠说,“臣妾如何,比起大阿哥如何,比起明珠府如何,您更看重什么呢?您也看到了,赫舍里一族如今什么境遇,您不怕皇上下一个,再拿明珠大人甚至大阿哥开刀?臣妾之前就说了,是真心实意助您和大阿哥,以求明珠府家宅安宁,臣妾幼年在那里长大,那里还有我心上人的血脉。”

  惠妃咬牙切齿道:“顶着皇帝妃嫔的身份,你说这话不觉得恶心?”

  良嫔清冷地一笑,将面前的茶捧起来说:“臣妾这辈子,还能有什么指望?”她饮茶后,不管惠妃脸上什么表情,自顾自地说:“眼下时局,只怕朝廷上下都在猜测皇上是否要动摇东宫地位,索额图倒下后,太子失去了最大的依靠,其他在宫内没有皇嗣的势力,从前不被允许亲近太子,如今也不敢再亲近太子,太子孤立无援,若是真吹什么风,恐怕随时都会从毓庆宫里迁出。”

  惠妃心里突突直跳,当初安嫔那句话至今戳在她心里,原本她的大阿哥是最金贵的,可是有了二阿哥还是个嫡子后,就没人记得大阿哥了,那么多年她们母子受了多少委屈,她盼星星盼月亮都希望二阿哥能从太子之位下来,她的儿子才是长子,她甚至希望当初死的不是六阿哥,明珠真正毒死了太子,该多好。

  哪怕德妃再得宠,哪怕荣妃宜妃再如何动心思,她好歹还有一个对象去周旋能争斗,可是太子呢,他的背后就是皇帝,惠妃无论怎么做,都是以卵击石,孩子们之间的竞争,本就不公平。终于等到现在,太子要保不住了,她却不能在人前流露出半分欣喜,只有天知道,她多快活。

  “树倒猢狲散,赫舍里一族的势力消失后,一定会有人开始攻击太子,皇上若没有废储的意思,也一定会有人开始细数太子的劣迹,这个时候,大阿哥就该有个兄长的样子,该站出来维护太子、效忠太子。”良嫔稍稍超前凑向惠妃,冷静地说,“臣妾之前就说,皇上最厌恶兄弟阋墙,大阿哥绝不能做任何落井下石的事。”

  惠妃何尝愿意儿子去做那些事,可这些道理她能领会,不甘心地别过脸冷声道:“何须你来叮嘱,好似全天下只有你最聪明。”

  良嫔笑道:“娘娘自然聪明过臣妾,可是您的**比臣妾大太多,**太大了,双眼和心都会被蒙蔽。”

  惠妃又转来瞪着她,良嫔笑道:“臣妾总是比您冷静些呢。娘娘,您要知道,太子是皇上要立的,当初可没人逼着他,只有他自己才能推翻自己说过的话,大臣们再多非议谏言,就算把太子比得一无是处,皇上只要没这个念头,就绝不会动摇皇上。您该让大阿哥知道,太子之位,只能等太子退下来后才能争,绝不能从太子手上去抢,不然的话,那就成了逆臣贼子,绝不为皇上所容。”

  惠妃脑中霍然清醒,良嫔言语间有多大的魔力,不知她自己是否知晓,可惠妃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良嫔更道:“但这些年,明珠都试图从太子手里为大阿哥把太子位抢过来,这是行不通的,除非……”她朝脖子上比了比,唇边一抹阴冷的笑容,“像那年一样,再杀他一次。”

  “行了。”惠妃朝椅背上倒下,连忙又坐直了身体,觉禅氏的话像利刃一般扎在她心里,扎破了她日益膨胀的**,让她终于清醒了几分。

  良嫔却施施然起身,朝惠妃一福:“臣妾要说的话,都说罢了,这就告辞。”

  惠妃冷眼相望,在她转身时道:“你既然什么都看得明白,为什么不去扶持八阿哥,亲生的儿子做了……”她干咳了几声,转而道,“我是不会信你的,你也不要再操心了,不要再来一次说同样的话。我的儿子,我当然会教导他。”

  良嫔却道:“立长立嫡,八阿哥若要拼,臣妾道行太浅怕是爱莫能助,何况他是您的养子,本就该孝顺您,本就该扶持大阿哥。”

  “德妃若是问你?”

  “臣妾想辅佐您和大阿哥,与永和宫什么相关?您觉得德妃娘娘那种人,愿意被人扶持吗?”

  良嫔离开长春宫时,正遇上八福晋进宫请安,她倒是不晓得婆婆此刻就在长春宫,见了面不免有些尴尬,良嫔却道:“进去吧,一会儿也不必到我那里去了,我要到储秀宫为贵妃娘娘裁衣裳。”

  八福晋躬身目送婆婆离去,之后进门与惠妃寒暄几句,惠妃根本无心应付她,早早就把她打发了。

  对八福晋来说,良嫔和惠妃的相见是很稀奇的事,她一直以为她们是合不来的,但听说这样的相会已不是一两次,心里头不免打鼓,那日夜里等到胤禩从外头回来,告诉他这些事后,胤禩略想了想说:“额娘自有她的主意,咱们不必插在中间。”

  八福晋则道:“我还听说,皇上前阵子特地传话回宫里,责备宜妃娘娘对九阿哥教导无方,九阿哥做错什么事了吗?你知道吗?”

  胤禩点头:“他要入洋教,你说皇阿玛能同意么?这事儿别传出去,对九弟名声不好。”

  八福晋嘀咕:“那也不至于特地去责备宜妃娘娘,皇上这么做,是故意做给别人看吗?你看我是不是去提醒他们几句,这阵子别找舜安颜麻烦了?”

  胤禛略思量,摇头道:“你明着提醒他们别再找舜安颜麻烦,但话里带话地刺激他们,让他们怀疑是不是为了舜安颜而被父亲责备。你知道公主府里的事不可能不传到德妃耳朵里,她有心护着温宪,必然要惊动皇阿玛了。我估摸着皇阿玛这阵子看老九老十不顺眼,多半是为了这些事,胤禟要入洋教只不过是嘴上随便说了几句,我当然不会允许他这么做,可是皇阿玛却小题大做,这不是明摆着跟他过不去么。偏偏舜安颜那些事,不能明着说。”

  “我懂你的意思了,等我好好想一想,再找他们说道。”八福晋眼底有光,信心十足的模样,但不忘叮嘱丈夫,“他们不知道是你的主意,你可千万别说漏嘴,弟弟们只要看到你是最贤明的兄长就好,这种事放在我身上,我就是担心……”

  胤禩微笑:“你担心什么?”

  妻子忧心忡忡道:“我怕九阿哥十阿哥若触怒皇上,你们最是亲密无间,会不会把你拖累进去。”

  “你想的就是细致。”胤禩赞一句,搂过妻子道,“不会拖累我,我光明磊落地做着所有的事,皇阿玛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只能委屈你去说那些话。若真有一天要被他们拖累,我也会为了维护兄弟挺身而出,在皇阿玛眼里,我永远要做他的好儿子,做阿哥中的好兄弟。”

  八福晋摇头:“我不委屈,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她的笑容里,有对于偌大的禁城的憧憬,小产后在长春宫那惶恐不安的几晚,催生出她寄人篱下十几年压抑的野心,想象着丈夫也曾在长春宫里压抑地生活着,就更渴望有一天,能和他一起屹立于皇城之巅。

  炎炎夏日,在知了声声中过去,本以为八月中秋皇帝和太后回回宫过节,不想八月初就有旨意,中秋在园子里过,而十一月,要为温宸公主和十二阿哥办婚事。

  可是两日后,宫里就传来密嫔娘娘要分娩的消息,众人在园子里等了半天才得到音讯,说密嫔诞下皇子,但因难产自身元气大伤,这几日若是挺不过去,太医们也回天乏术。

  启祥宫里僖嫔有疾根本不能照顾密嫔,岚琪唯恐其他人过去插一手发现密嫔的秘密再闹出别的事来,好说歹说劝服了玄烨,让她回宫去了。

  密嫔气息孱弱,生死一线,但十八阿哥健壮结实,稳婆说就是因为小阿哥太大了,娘娘才会生得那么辛苦,现下命虽然保住,可娘娘出了太多的血,不知道是挨几天,还是能缓过这口气。

  岚琪抱着十八阿哥,小家伙哭声嘹亮,将昏睡的密嫔吵醒,她吃力地微微睁开眼,灰暗的双唇微微蠕动,似喊了声“娘娘”。

  岚琪让她看怀里的孩子,轻声道:“因为我的过错,让你把女儿丢在阿哥所里,如今你可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再丢下小阿哥不管,要赶紧好起来。”

  宫里头,所有人都尽力照顾着密嫔,希望能救回一条命,可是畅春园里,一见德妃娘娘离开了,就有人伺机而动,欲以美色侍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