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44 一等一的聪明人

作者:阿琐

  “没有。【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舜安颜轻声应,温宪感觉到丈夫的身子朝自己靠近了些,她抿了抿唇,还是开口道,“咱们的事,阿玛额娘兴许是知道了,并不是我受了委屈向他们告状,你知道府里有那么多下人,她们会……”

  “对不起。”舜安颜打断了妻子的话,伸手拢住了她的身体道,“是我让你受委屈。”

  闻言,温宪把脸埋在臂弯里,抑制不住悲伤而哭泣,身子一颤一颤十分可怜,舜安颜将她完完全全抱在怀里,道:“回家看见你,我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好好呵护你,可是一离开这个家,外头所有的嘴脸都在嘲笑我。明明我们是两情相悦在一起,明明我拼尽全力为皇上办差,为什么到了别人嘴里就成了攀附皇亲,靠着你平步青云?也许别人会觉得我身在福中不知福,甚至你也未必能理解我,但是人言可畏,我道如今才明白,什么是人言可畏。”

  他一点一点把温宪的身子转过来,眼中看见楚楚可怜的妻子,轻轻擦去她的泪水,道:“再给我一些些时间可好,让我证明我自己是有能力的可好?我不是故意要在家里膈应你,我是不想让你看到我颓丧的神情,不想把心里的火都冲着你来,若不然……”

  “可我们,是夫妻呀。”温宪抽抽搭搭地说,“夫妻不就该风雨同舟,哪怕争吵,至少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你不理我不管我,只会让我以为自己被讨厌了。”

  舜安颜无助地埋脸在妻子的胸前,温宪稍稍犹豫后抱住了他,这一刻她觉得舜安颜比自己还可怜,摸着他滚烫的身体,道:“不论外面的人说什么,我在你面前,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公主,我们关起门来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你在外头当差做得好不好皇阿玛都会看在眼里,皇阿玛从不靠别人的言语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你可知道我额娘被人说三道四一辈子,却从来没有半句话能动摇过皇阿玛的心。皇阿玛会公平地看待你,只要皇阿玛认可了你,不就足够了?”

  从这一句话开始,夫妻俩那晚久违地长谈了一番,十几二十年的感情,尚不至于叫些许挫折毁了,可再如何根深蒂固的感情,也不住风雨一次次的摧残,小两口往后的路要怎么走,谁也猜不到帮不了,都在他们自己脚下了。

  对于岚琪来说,她不怕为儿女操碎了心,只要儿女能过得好,她就心满意足,那日后听得消息说夫妻俩和好如初,总算是松了口气,环春劝她说年轻夫妻难免历一番,当初四阿哥和四福晋也是熬过那一阵的,岚琪便唯有在心中默默念佛,希望女儿女婿熬过这一阵,能长长久久地恩爱和睦。

  而她也做了件违背自己一直以来处事原则的事,从来不爱在皇帝面前告状的她,到底提了九阿哥十阿哥对额驸出言不逊的事,埋怨九阿哥十阿哥没教养,不过是一句话,他们可是在宫里受着最好的教育长大的人,难道还会分不清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明明就是故意刻薄舜安颜,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能遏制他们的,只有玄烨。

  玄烨自然不会怪岚琪告状有挑唆的嫌疑,只是心痛自己的儿子怎么长成了这样的人,若是拿着这点心思去对付狡猾的大臣也罢了,对付自家人,就算他们厌恶舜安颜,温宪总是他们的亲姐妹吧,说到底离了禁城,那心肠就不知怎么长了。

  而岚琪说过则以,不会盯着玄烨非要一个结果,相反她还在乎这宫里和嫔的境况,知道她郁郁寡欢日益憔悴,便请佟贵妃安排瓜尔佳氏的女眷进宫探望和嫔。不知是不是家中母亲劝说了什么,和嫔在家眷离宫后,突然就想通了,不再沉浸在悲伤里不可自拔,她原本就是通透的人,而她好起来,佟贵妃也就安心了。

  六月初和嫔坐足了月子,便能出门走动,这日太阳晒得毒辣,她还带着宫女打伞来启祥宫,八月待产的密嫔已大腹便便,瞧见她来很惊讶,密嫔本还有心去安抚一下和嫔,可听说和嫔消沉萎靡,她怕自己挺着肚子去探望更刺激她的伤心,与僖嫔商议后,还是作罢了。此刻挽着和嫔的手道:“咱们要看穿些,都在这里了,不看穿日子不能过得好。”

  和嫔答应,含泪笑道:“我是迷糊了一阵子,好歹挺过来了。这个孩子胎里太医就说保不住,我非要生,只不过想给家族留一脉皇嗣依靠,可孩子已没了,我命大活下来,却再悲伤过度招惹皇上厌恶,家里岂不是更没盼头。”

  密嫔且笑:“他们自有他们的活法儿。”

  说话间,浓烈的药味传来,密嫔稍稍皱了皱眉头,捂着胸口有些犯恶心,和嫔搀扶她到风口里站一站,便问道:“僖嫔娘娘这药,一直没见停下来。”

  密嫔沉重地点头:“太医说熬到现在也不容易,这阵子病得更沉重了,她都不让我去正殿看她,怕伤了我的身子。”说着眼圈儿泛红,与和嫔道,“都说深宫里没有姐妹情意,可僖嫔娘娘待我如亲姐妹一般,往后我待妹妹自然也是如此,宫里有些事儿不能说但大家都知道,上头几位早就貌合神离,轮到咱们这儿,能免则免吧。”

  和嫔苦笑:“咱们之间还能争什么,上头几位,自然是有得争了。”

  莫说年轻的和嫔密嫔都知道上头在争什么,放眼如今的朝堂,太子外祖父一族手下的势力,正不知不觉地逐渐消亡,皇帝没有大刀阔斧地做出什么惹人瞩目的大动静,就是元宵那晚让索额图留京养老后,赫舍里一脉的势力山河日下,大厦将倾,比起昔日明珠党受挫更为严峻,明珠如今尚在朝廷中游走,只怕索额图这一倒下,难在起来。

  如此,一切矛头都指向毓庆宫,皇帝砍其外戚,究竟是想太子将来不被外戚左右早早为他开山铺路,还是觉得外戚如今已挑唆着太子威胁到了帝王的威严,眼下都不得而知,畅春园里传出的消息,至少皇帝近来与太子的关系,是越来越融洽。

  七月里,酷暑渐弱,夜里更是凉风习习,宫里的人都爱在晚膳后到园子里逛一逛。那日惠妃从景阳宫串门子回长春宫,端坐肩舆上,迎面就遇见延禧宫里纳凉归来的人,良嫔带着易答应几人立在路边行礼,惠妃见到觉罗氏心里就一阵烦躁,点头过后肩舆继续缓缓前行,可身边的宫女突然跑上来说:“主子,良嫔娘娘请您到园子里去坐坐,说今晚月色极好。”

  惠妃皱眉头,烦躁地说了句:“跑去喂蚊子吗?”可转身瞧,良嫔已独自带着一个宫女站在那里,易答应几个已走了,她身边的宫女掌着灯笼,不明不暗的光线里,那张脸笑得直让她心里发颤,惠妃终究不耐烦地说:“不去了。”

  但是这一路回到长春宫,心里竟全想着觉罗氏的嘴脸和言语,上一次她跑来告诫自己的话,她辗转嘱咐给了大阿哥,让儿子免于做出傻事,之后更是与明珠的意思不谋而合,没想到一个深宫女人竟能与明珠那般朝堂沉浮几十年的人有一样的心智。

  惠妃知道自己当初没看错她,觉罗氏真正是一等一聪明的人,可就是因为她太聪明,惠妃怕自己玩儿不过她,但不可否认摆在眼前的利益,动摇着她的心。

  如此,隔天良嫔就接到惠妃邀请,邀她到长春宫用午膳,良嫔带了几件自己做的点心,午膳前到了长春宫,她的点心摆在惠妃眼前,惠妃却一动也不动,良嫔笑:“难道你能担心臣妾下毒?”

  惠妃睨她一眼:“你做什么要毒死我,只不过就要用膳了,何况我不喜欢甜腻的东西。”

  良嫔笑道:“臣妾是玩笑的。”

  惠妃则开门见山地问:“昨夜你留我赏月色,总不是为了什么闲情雅致,到底什么事?”

  良嫔也不再绕弯子,直言:“娘娘可曾听说,皇上近日来为了九阿哥办差的过失,传话到宫里责备宜妃娘娘?”

  这话听得惠妃心里一颤,想她昨天在景阳宫待了半天,就是和荣妃议论前几日宜妃被皇帝责备的事,皇帝这是动了多大的气,才会特地传话进来怪宜妃教导无妨,想想近来也没什么大事,更不曾听说九阿哥闯了大祸,她们只能归结为朝廷有她们不能知道的事。

  可惠妃觉得,连她都有不能知道的事,觉禅氏凭什么能知道缘故,除非是德妃传递给她,但她怎会想不到,自己对她们有提防之心,再特地来做这种不合常理的事?

  显然惠妃多虑了,荣妃和惠妃都无从得知的事,良嫔如何能知晓,她只是找了这个机会来,挑着惠妃正不安的时候来。

  只听良嫔道:“臣妾听说皇上近来处处打压赫舍里一族,太子的处境已很尴尬。”

  惠妃冷哼道:“后宫不得干政。”但良嫔的话她不奇怪,这事儿早就天下皆知了。

  良嫔却问:“不知娘娘此刻心里,怎么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