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38 富察家的公子

作者:阿琐

  女儿相中富察家的公子,这事儿岚琪当天就快信传递给了玄烨,皇帝在河堤奔波了一整天,夜里看到娟秀柔美的字迹写成的家信,看到字里行间洋溢的幸福,浑身的疲倦仿佛都散了,白天十阿哥几人给他带来的不悦也无所谓,不论如何总有人在乎着他,总有一个家盼着他回去,而他也在乎这她们。(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只是那孩子是富察家的子弟,让玄烨有些意外,近些年越来越重用马齐,富察家不仅人丁兴旺且人才辈出,他的弟弟马斯喀、马武和李荣保,都在朝廷当差,马齐与索额图、佟国维多有共事,但他为人低调不张扬,一直都默默当差,玄烨很看得重,一方面不愿太早提拔他们一家子让索额图、明珠之类将其树敌,一方面又不愿太过疏远冷了臣工的心,皇帝自有他的算计。

  原想马齐膝下有一女待字闺中,等十三十四长成后选于他们合适的婚配,但此刻见岚琪要将女儿温宸下嫁给马武之子富察傅纪,若是再将马齐的女儿嫁给永和宫做儿媳,显然是有些招摇,玄烨略略一想,便提笔回信,将他的意思告诉了岚琪,不论富察傅纪与温宸的婚事能否订下,马齐的女儿就另配他人。

  但他人依旧是皇子,岚琪隔天得到书信时,听说玄烨要将富察小姐许配给十二阿哥,更是欢喜,苏麻喇嬷嬷曾托过自己,希望能为十二阿哥寻一个好福晋,如今诸皇子福晋高高低低摆在那里,类似三福晋这样大家族嫡系出身的小姐也不过如此,可见门楣高低不要紧,人品好才是好。

  岚琪隔天就到阿哥所与嬷嬷讲了这件事,听说是富察家的小姐,嬷嬷连声道:“这一家子人低调得很,兢兢业业当差办事,从不给皇上捅娄子,奴婢早就看好他们家的孩子,可是想皇上有皇上的用意,未必要与他们结亲,您知道的这一旦攀了皇亲,一家子跟着水涨船高,对他们来说未必是好事。”

  岚琪则笑:“眼下就不晓得富察傅纪那孩子怎么样,皇上的意思说,夜长梦多,若是富察傅纪没有婚约,就早些把他与宸儿的婚事办了,可我怕只是我家公主一厢情愿,非要弄清楚富察傅纪的意思才好,不喜欢不要紧,别有什么青梅竹马的人搁在心里头,往后不得一辈子恨温宸拆散他们。”

  嬷嬷觉得很有道理,亦提醒娘娘道:“这事儿不能由娘娘或皇上出面问富察家的人,谁家不想攀一门皇亲,他们必然是不会说真话的。”

  岚琪笑道:“皇上说了,让宸儿自己问去,这女婿是她自己相中来的,能不能好全在她自己,我还真想在一旁看热闹呢。”

  嬷嬷嗔怪娘娘不能这样玩笑,公主那样娇贵,好些事是不懂的,别叫人欺负了才好,而且万一富察傅纪真的有什么心上人,公主伤心了可怎么好。

  这边厢,热热闹闹地憧憬着温宸未来的婚事,小宸儿的这段姻缘,总是让岚琪想起自己与玄烨几次相遇时的光景,勾起她多少甜蜜美好的回忆,自然是满腔热情地为女儿张罗。

  也是因此难免招摇了些,并没有在宫里瞒太久,先后惊动了内侍卫找人,又禀告了太后,皇帝连着几天往永和宫送信,很快就有消息传出去,就连毓溪和温宪都一道进宫来问怎么回事,但小宸儿害羞躲在屋子里,死活都不肯见人。

  嫂嫂和姐姐都是自己人,当然为妹妹高兴,可外头的人就不那么多的好心了,那日大福晋送进来西洋点心,惠妃请各宫都过来尝个新鲜,彼时岚琪和佟贵妃正在宁寿宫说话没来,宜妃、荣妃、端嫔、敬嫔、成嫔、安嫔、布贵人、勤贵人、定贵人等等都在,长春宫里许久不宴客,暖里坐满了人的光景,惠妃真是久违了。

  西洋点心香甜油腻,女眷们都是怕发胖的,吃几口就撂下,炉子上咕嘟咕嘟地煮着普洱,端嫔随口笑道:“德妃娘娘在便好,她一手茶道精湛得很,就是陈年茶末子,也能冲出好的汤色。”

  这话头一起,便听宜妃哼笑:“难道惠妃娘娘给你们拿茶末子泡茶不成?”又道,“人家忙着嫁闺女呢,谁有空来给你们冲茶喝?”

  众人面面相觑,惠妃嗔怪:“喝茶便是了,怎么就说到那上头去了?”

  宜妃却将目光往众人身上扫,特别使劲儿地看了几位女儿远嫁的,道:“惠妃姐姐就一个大阿哥,多省心呐,咱们养着闺女的可不一样。难道就永和宫的公主生辰八字和别人不同,非要留在京城才行,我可是很想念我们恪靖,也不晓得这辈子能不能再见一面。”

  这上头,便是荣妃也会羡慕甚至嫉妒岚琪,仿佛她们生的女儿,就是皇帝拿来安邦定国的和亲筹码,永和宫生的女儿,才是真真的金枝玉叶。温宪也罢了,自小养在太后膝下,太后舍不得她们也无话可说,现在温宸的婚事也由着她自己心思来,虽然温宸嫁去哪儿也改变不了她们的女儿早就嫁到远方的事实,可心里还是会不自在,没轻易表露在脸上而已。

  再者如今荣妃因三阿哥不争气,三福晋尽给她丢脸,除了荣宪这个闺女还算是她的骄傲外,已比其他姐妹都矮了一截,难免在这种时候心生怨怼,若是平日或许会抢白宜妃,今天只是默默地听着宜妃挖苦永和宫。

  茶会散后,荣妃慢走了几步,惠妃亲自将她送到门前,劝道:“万岁爷对她偏心,一偏就快三十年了,这会子你心里不好受,只会招皇上嫌。你一直劝我看透些,如今反是我劝你了,想想她也没什么错,只是她有能力为孩子谋更好的前程,你我没有这个本事罢了。”

  荣妃叹息:“大阿哥那么争气,给你脸上添光,你是想不到我多无奈的。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就给我这么个回报,真是白辛苦一场。至于岚琪那儿,我不嫉妒她如何,就是嫉妒老天爷偏心她,她上辈子到底积了什么德?”

  其实岚琪也不晓得她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积了多少德,这一世占尽天底下的好处,有疼爱她的长辈,有深爱她的丈夫,还有孝顺可爱的儿女,不说比起深宫里的人如何,就是放眼千千万万的百姓人家,也没几个像她这样齐全的人。

  对如今的她来说,与其彷徨未来会怎么样,不如珍惜眼前美好的时光,这一次为了温宸的婚事,做额娘的她,可是卯足了劲的。

  两日后,岚琪安排内侍卫让富察傅纪再次巡逻到园子里那棵树下,早晨起来就为女儿精心打扮,温宸的脸一直红扑扑的,连胭脂都不用抹了,可将出门时天上扯起了棉絮,小公主站在门槛前无奈地望着天,晶莹的眸子里映入白花花的世界,更加得透彻明亮。

  岚琪捧来一件貂皮大氅将女儿兜头裹住,小宸儿软软地喊了声“额娘”就低下脑袋,她大概是想,下雪了,自己不能去了。

  “去吧,额娘给你煮好姜茶,回来热热的喝下去就不怕着凉了,内侍卫的调配不是那么容易的,额娘不能总为了你耽误正事,今天见了富察傅纪,就好好问清楚,这是你自己一辈子的事,额娘可不能帮你了。”

  岚琪为女儿系好了带子,扶正脑袋上的风帽,温柔如水地说:“你病重那会儿额娘守着你,想象了无数次送你出嫁的情形,早些圆了额娘的心愿可好?”

  温宸郑重了点了头,福身后朝门外走去,小公主一步一步走得稳重端庄,可是走着走着就放开了怀抱,一路小跑着出去,鲜红的氅衣飞扬起来,蝴蝶般翩翩起舞,在雪地里煞是好看。

  女儿跑到门前停下,转身冲额娘甜甜的一笑,那一股子由心而发的幸福,让岚琪觉得自己哪怕辛苦一辈子,只要能为儿女挣下福气,就值得了。

  温宸跑出去的当口,温宪公主的软轿正好进来,她听得外头宫女嘀咕,掀起帘子看了眼,看到妹妹翩翩蝴蝶般跑远,那一抹鲜红映在眼中是何其的耀眼。可不知怎么却像她心头一口血似的,她多害怕妹妹将来也会有自己此刻的心境,她甚至觉得,妹妹若是和姐姐们一样嫁去草原,才会真正幸福。

  可是再问自己,她到底为了什么不幸福,却又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只有自己才能明白。而她一到了皇祖母和额娘面前,就会好好把这份心思藏在心底,这几天舜安颜跟着皇阿玛在外头当差,她只是寂寞了才进宫找额娘和妹妹,可她不晓得往后的日子还会怎么样。

  御花园里,温宸气喘吁吁跑来,岚琪安排了绿珠跟着,绿珠赶紧为公主把乱了的斗篷穿戴整齐,就听见公主娇软的声音说:“绿珠,来了,他们来了。”

  铠甲映着雪光,一队侍卫过来熠熠生辉,队伍稍稍停留后重新前行,毫不意外的,富察傅纪被留在了原地,少年郎略略有些尴尬,但还是朝公主这边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