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34 奇怪的念头

作者:阿琐

  元宵夜宴散后,皇帝侍奉了太后回宫,便取道往永和宫走,玄烨此刻也大概知道不是岚琪身子不适而是温宸出了事,进门后就匆匆到闺女的屋子里来,昏睡一觉的小宸儿已苏醒,正由额娘喂着喝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怎么吃药了,摔得很严重?”玄烨心疼极了,他一向疼爱女儿,更宠溺温宪温宸姐妹,见闺女额头上缠着纱布,不禁急了训斥,“你要去哪里不成,偷偷跑出去做什么,为什么不带着宫女嬷嬷一道去,这要是摔坏了怎么办?”

  小姑娘撅着嘴,晶莹透彻的双眼泪光盈盈,玄烨骂过就心软了,搂在怀里说:“阿玛不凶你,可下不为例。”

  岚琪含笑在一旁看着,玄烨对着闺女时,真真毫无帝王气息,他面对儿子们总是皱着眉头,可姑娘们再怎么顽皮也总是一笑了之,这里头固然有不可避免的原因在,但女儿们,的确成全了他对天伦之乐的向往。

  “皇上放心,太医说在雪地里受了惊,怕回头着凉发烧,吃的是暖身驱寒的药,额头上的伤口也止血了,日后小心养护别留下疤痕就好。”岚琪说着,上来轻轻掐了女儿的脸颊一把,“天天说不要像阿玛那样脸上留麻点儿,你还不珍惜,脑袋上落个疤,多丑?”

  小宸儿咕哝了几声,玄烨却笑悠悠拿大手往她额头上一遮,哄着闺女道:“便是留下疤痕了,往后蓄着刘海就是了,朕的闺女怎么会丑。”

  岚琪由着他们父女俩腻歪,但是等女儿睡下,皇帝要随她去歇着时,才露出担忧的神情,玄烨看在眼里的,无人时便问她:“好好的,宸儿跑去那里做什么?”

  岚琪摇头轻叹:“她说是贪玩儿,臣妾就没再追问。皇上,温宪从不让人放心,可那孩子的事臣妾反而大多都了解,偏是宸儿太乖太叫人省心,方才臣妾抱着她,竟然完全想不出这孩子平时会想些什么,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把她给疏忽了。”

  玄烨颔首,他有这样的体会,是之前从八阿哥身上来。胤禩那孩子从小懂事听话,而玄烨除了对大阿哥和太子之外,其他阿哥他几乎没有亲自教养过可因为他们总偶尔会有状况,皇帝多少还知道各个孩子的性子哪里不同,只有八阿哥,有天他想在意那孩子时,竟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才慢慢开始留心,就越觉得那孩子心思很深。

  “宸儿懂事,不论是为了什么让她深夜跑去那里,她都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臣妾若再三追问,她会更害怕,让她再好好想一想要不要说,自然臣妾也会多多留心,不能因为她乖就不管她。”岚琪无奈地说,“孩子终究是孩子,该是为娘的操心,是臣妾疏忽了。。”

  玄烨心疼她:“没想到公主也会让人头疼,朕总是高兴了才来哄哄孩子,从不操心这些事。你们为朕生儿育女,教的不好世人怪你们无能,教的好就是应该的,对你们不公平。”

  岚琪笑:“怎么就说起大道理来了,没事的,小孩子家家的总要有点心事,皇上放心,等臣妾弄明白了就告诉您。”她说着要侍奉皇帝洗漱安寝,玄烨却说,“让环春烫一壶酒,我们再喝两杯。”

  “夜宴上您喝了不少,臣妾可是数着的,臣妾走了后还不知道喝了几杯,现在可不成了。”岚琪不答应。

  玄烨笑悠悠道:“朕今天高兴,就喝一两杯,上回你说额娘从家里给你带的酒,还没让朕尝尝,让他们取来。”

  这话听得岚琪心头一惊,皇帝这声“额娘”叫得太随性,舜安颜跟着温宪头一回喊自己额娘时,还是一脸的紧张腼腆,这阵子在人前见了也都是喊的德妃娘娘,真正的女婿都还不能习惯,玄烨这突然一声“额娘”,她心里虽暖,可也觉得不妥当,毕竟皇帝是做不得人家女婿的。

  况且岚琪的阿玛额娘,为了让她在宫里不被人背后议论,约束了家里人多少事,乌雅家的人低调得几乎要不存在似的,个中的辛苦和委屈,岚琪心疼,家人却甘之如饴,他们如此用心,玄烨的好意她实在不敢轻易接受。

  便只当做没听到,吩咐小厨房送火锅来,煮上用山珍野鸡吊的汤头,再切两盘菜蔬和一碟腐竹,酒自然是自家送来的,家里酿的酒很浑浊,但入口甘绵,岚琪之前是偶尔馋了和岚瑛提起几句,她就传到家里去,难为年迈的母亲亲自为她酿酒。

  高汤一热香气四溢,屋子里香喷喷的直叫人食指大动,可玄烨并不在乎吃什么,捏着酒杯一口一口品尝,岚琪在一旁劝:“说好就喝一两杯,皇上若是牛饮,一会儿就没了,还容易上头。”

  玄烨双眼已泛红,兴奋地笑着:“朕今天看到他们一张张脸上惊恐的神情,真是大快人心。”但话锋一转,却又道,“你可知道这些人,都是曾帮朕铲除鳌拜、平定三藩、收复台湾,还有扫清沙俄来犯的功臣,他们都为朕为天下做了很多了不得的事,曾我们君臣一心,为了江山社稷为了黎民百姓,可世易时移,如今的他们一个一个都黑了心肠。”

  岚琪默默地为玄烨再斟一杯酒,玄烨问她:“是朕这个皇帝做得不好?”

  “您可是一代英主。”

  “这话不新鲜了,不爱听。”

  岚琪笑道:“那皇上爱听什么,臣妾就说什么话。”

  玄烨晃着脑袋,岚琪娘家的酒确实醉人,但才饮一杯酒,何至于真的醉了,大概是人不想清醒时,就会变成眼前这模样,他忽然抓起岚琪的手,眯眼望着她,没头没脑地问:“你怎么不变呢?二十六年了……”

  “因为您喜欢乌雅岚琪这个模样,她想一辈子都讨您喜欢,当然就不能变了。”岚琪双手反将玄烨的手捧在掌心,二十六年前的元宵夜,他们双手交叠握笔写字,说实在的,她已不大刻意去记得元宵的意义,可每每提起来,心底都是一片柔软,此刻温和地说,“他们不想讨您喜欢,自然就变了模样,既然是这样的人,皇上还可惜什么呢?臣妾反而心疼您,您这里还有痛惜老臣的心情,仿佛还想挽回什么,可他们却巴不得变了天呢,越是这样,万岁爷越要活得潇洒些,该难过悲伤的人怎么都不是您。”

  玄烨苦笑:“你知道培养一个股肱之臣有多不容易?”

  岚琪道:“臣妾是不懂,可臣妾以为,朝廷从不是光靠他们其中某一个人撑起来的,那些为您守着一方土地的绿豆芝麻官儿,也都是大清的功臣。皇上宽宽心,照着您想的去做,这事儿不提了可好,咱们再说下去,臣妾可就僭越了,您不要让臣妾为难。”

  玄烨心情好了许多,的确不愿再为难岚琪,笑道:“幸好你不是男子。”

  岚琪问为什么,人家腻歪上来说:“若是男子,朕那样喜欢你却一辈子都不能亲近,可就了不得了。”岚琪把他的脑袋往后推,涨红着脸说,“几句就没正了,别动脑筋了,今晚可不成。”

  但那些事儿成不成,也不是岚琪能说了算的,可她心里惦记女儿,隔天清早无暇回忆一夜烂漫,撵走了玄烨后,就立刻来照顾还在。

  公主的伤口恢复得很好,也没有着凉发烧,只是初潮很自然的软绵绵没力气,被额娘要求在屋子里歇着,哪儿都不许去。然而温宸睡了一夜后彻底清醒了,一直害怕额娘追问她缘故,但母亲来来回回几次都没提起来,仿佛昨晚她胡诌的贪玩想去逛逛的话,额娘完全信了。

  可岚琪怎么会信,她是怕过度的追问吓着孩子,自己时时刻刻都不能安心,偷偷遣环春去那里打听到底是什么事,可环春无功而返,谁也不知道公主去做什么,就是成天跟着她的乳母,也不晓得公主心里藏了什么事,这孩子是太乖太体贴,完全被忽视了。

  因温宸公主得皇帝宠爱,一些妃嫔为了示好,听得些许消息后陆陆续续来探望过,那两三天岚琪疲于应付,一直压着这件事没提,直到那日从宁寿宫请安归来,半道上突然心血来潮,只带着环春绿珠几个人往御花园走。

  被引着到了女儿晕厥的那棵大树下,四处望了又望,不见有什么稀奇新鲜的地方,主仆几人正打算离开,却见远处过来一队步伐整齐的侍卫。

  环春立时上前去,说德妃娘娘在此让他们避让,侍卫们行礼后纷纷站到路旁垂首侍立,岚琪扶着绿珠慢慢从他们身旁走过,她心里掠过奇怪的念头,停下问:“你们每天都从这里过?”

  为首的侍卫躬身应答,说没有特别的事,他们每天都会准时过这里,一天虽然会有几班不同的人,但巡视绝不能错了时辰。

  岚琪随口道:“那若有人算准时辰等你们,故意错开时间,岂不是你们白白巡视一场?”

  侍卫忙道:“回娘娘的话,另有几队人,是不按时辰不按地点,随时在宫内走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