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33 公主出事了

作者:阿琐

  小宸儿明显被唬了一跳,可额娘说罢就低头喝粥,问的并不是十分在意,她立时定下心,笑着说:“没等什么,是念佟傻乎乎的,我们捉迷藏躲在那里,她就以为在等人。(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念佟正吞了一大口点心,嘴里塞得鼓鼓囊囊不能说话,虽然不太明白姑姑的意思,但是大人们不再讲,她也就不惦记了。

  用罢了早膳,怕孩子们立时出去疯跑等下闹肚子疼,便让她们到宁寿宫给皇祖母请安,陪祖母说会儿话再去折梅,可没想到孩子们走没多久,外头就狂风大作。但见天气乌沉沉,大雪密得睁不开眼睛,岚琪知道不用她吩咐,太后也不会让孩子们再出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她难得清静半天,不知不觉就把这事儿忘了。

  日子一晃就到了元宵,温宪公主养好了身子进宫请安过节,风风火火地从宁寿宫到永和宫,岚琪见她的宝贝女儿全须全尾站在眼前,身量比从前丰盈几分,气色也更好了,便劝道:“不要以为年轻就不爱惜身子,要从年轻时就打好底子,别的事都能有人替你,只有身子是自己的。”

  额娘的话,絮絮叨叨说了十几年,温宪早就听腻歪了,可总算还有耐心愿意哄母亲高兴,但说着话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时不时往四周望一圈,果然是妹妹不在跟前,忙问:“小宸儿呢?”

  岚琪笑道:“你才想起来妹妹不见了?”稍稍压低了声音讲,“妹妹初潮了,身子不大舒服,在屋子里歇着,今天的节庆她都不参加。”

  温宪欣喜道:“小宸儿也长大了呀。”

  岚琪感慨不已:“可不是,额娘多希望你们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叽叽喳喳跑前跑后的。”

  温宪凑上来腻歪着母亲说:“您回头又嫌我们吵闹。”

  岚琪轻叹:“可那会儿,额娘年轻呐。”

  “额娘永远都年轻。”温宪软软地跟母亲撒娇,哄得额娘高兴了,才终于敢开口说要去看妹妹,岚琪知道她坏主意多,连声嘱咐,“妹妹有些害臊,你别闹她。”

  可是姐妹俩哪儿有不闹腾的,小宸儿拥着厚毯子半躺在热炕上,知道姐姐回宫了,本就盼着姐姐过来看她一眼,可姐姐真的咋咋呼呼闯进来,她又害怕了。温宪已嫁做人妇,早无年幼时的青涩,一上来就把妹妹抱得紧紧的,逗着她说:“我的小姑娘长大了?让我瞧瞧,身上可有什么不一样?”

  小宸儿羞赧不已,急得几乎泪珠子都打转,哀求姐姐别挠她痒痒,姐妹俩亲亲热热滚做一团,反是乳母上前来,说小公主不大舒服,求温宪公主别欺负妹妹了,却被温宪一顿责备:“你们着急什么,你们瞎紧张她才越害怕,这不是每个女人都该有的事儿么?”

  妹妹央求着:“姐姐身子才好些呢,咱们好好坐着说话。”

  温宪这才作罢,与妹妹一人一个大枕头靠着,时不时低下头来细细地看小宸儿,笑眯眯地说:“这下眼眉更加要长开些成大姑娘了,可瞧瞧你这小鼻子小眼睛,比我差远了,看样子长不成大美人的。”

  妹妹知道姐姐故意逗她的,不会真的生气,可过了会儿却还惦记着,忍不住轻声问:“姐姐,我是不是真的不好看?”更摸着脸颊上还未褪干净的昔日生死一场留下的痕迹,自卑地说,“皇阿玛总要我跟他一样,脸上留麻点儿,我才不乐意呢,可好像真的要像皇阿玛了。”

  见妹妹竟然哽咽要哭了,温宪又好笑又心疼,搂着妹妹哄道:“姐姐逗你玩的,你可是额娘的女儿,咱们永和宫的公主,是天底下最最好看的。姐姐不骗你,姐姐是嫉妒你就要比我还好看了。”说着在妹妹鼻子上戳了戳,恶作剧般说,“谁允许你鼻子那么挺了,快塌一些。”

  小姑娘这才破涕为笑,到底是长大了,越来越在乎自己的容貌,和姐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也总问她能不能像姐姐一样好看。

  至于温宪,自小脸皮厚,此番小产的事儿兴许在别人眼里是笑话,可她觉得只要是自己和舜安颜能和睦恩爱,这点儿小事不足为奇,而且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根本没想过要什么孩子,所以宫里人本以为公主进宫会尴尬,可五公主依旧如从前那般张扬,大大方方地来去,半点儿不让人看笑话。

  逗着妹妹的时候,说她既然初潮了是大姑娘,理出嫁也就不远了,而自己既然嫁在京城,没道理让小宸儿嫁到远方去,可是小宸儿不像她有个舜安颜自小青梅竹马,妹妹接触的外臣男子,几乎只有她姐夫一个人,将来许配给什么人家,倒是要很谨慎挑选。温宪自以为是地嘀咕着:“到时候不管选了谁,姐姐都先替你去看看,要是歪瓜裂枣的,或是脾气性子不好的,都别想高攀你。我的妹妹,可要嫁得最风光。”

  倒是小宸儿自顾自地说:“公主出嫁哪儿有不风光的,反正嫁给谁地位都在我们之下,那嫁给谁都一样喽。”

  温宪自鸣得意地拍拍妹妹的脑袋说:“底下没有比你姐夫更好的男人了,可惜姐姐什么都能让给你,唯独这个可不成。”

  哄得妹妹咯咯直笑,说:“我才不稀罕呢。”

  夜里,皇帝在太和殿宴请群臣,索额图虽然乞骸骨退下了,可皇帝说他是朝廷重臣,还是把他叫来一道享宴。索额图自然不敢违背皇命,但却没想到这是一场“鸿门宴”,皇帝虽不至于要他的性命,却是当众宣布,说索额图劳苦功高,回乡养老他不放心,让索额图继续住在京城的宅子里,即便他不再参政,也给他原有的俸禄。

  这是上上等的恩惠,几朝元老才能有的荣耀,索额图谦辞不得,只能叩首谢恩,难为他家里早就打点好行装,预备元宵一过就离京,这下一家老小都走不成了。宴会上的气氛徒然有了变化,谁也不敢再轻慢,小心翼翼伺候皇帝享宴。

  六宫妃嫔随太后也在列,虽然离得远,也能看到大臣们脸上紧张起来的神情,一个个都正襟危坐不敢像昔日那样热闹,还是酒过中旬时九阿哥找来的变戏法的班子,一套套神奇的戏法惹得看客眼花缭乱,这才渐渐散去了先头的尴尬。

  此时此刻,东西六宫静悄悄毫无声息,热闹都在前头,连太监宫女都偷懒等着看烟花,永和宫里的人也围在一起煮奶茶取暖说话,不意听得外头有动静,可出来瞧瞧又没人影,都没当一回事。

  他们的一时疏忽,却把温宸公主放了出去,其实小宸儿没想偷跑,正巧眼前什么人都没有,她裹着斗篷很自然地走了出来,谁也没有撞见。永和宫门前正好有灯笼放在门边,她拿了一盏引路用,沿着熟悉的道路一直往御花园来,看着天上月亮的位置辨别时辰,紧赶慢赶地到了园子里,又在那棵大树底下等候,不多久隐隐听得脚步声,立刻就把灯笼吹灭了。

  夜里侍卫巡逻,只有最前头有灯笼引路,光线蔓延到后面人的脸上,就变得模糊不清,比起白天来更难看清他们的脸,小宸儿趴在树干上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突然脚下一滑踩到积雪摔了下去,失声一喊,那边的人听见动静就围过来,可是不等他们质问谁躲在这里,压在枝头的积雪被震动滑落,一大块积雪砸在了温宸的额头上,她只觉得额角热乎乎的有东西冒出来,眼前一黑就厥过去了。

  宴会上,宜妃因见九阿哥把殿内气氛变热闹了,正得意洋洋把他叫来在太后跟前邀功,太后听说九阿哥时常和洋人往来,便要他多寻一些新鲜稀奇的东西送进宫给弟弟妹妹开开眼界,祖孙几个说笑,岚琪在一旁静静含笑望着,突然有人轻轻拽了拽她的身子,回身见环春眉头紧蹙,她把身子往后靠,便听到环春说:“小公主被砸晕了,主子快回去看看吧。”

  永和宫里如今虽养着敦恪公主,阿哥所里还有更小的妹妹,但她们嘴里的小公主,就是指温宸,岚琪听说小宸儿出事,立刻唬得不行,又不敢让太后扫兴,佯装不舒服,和身边荣妃打了声招呼让她帮忙应付,就悄然离席了。

  玄烨端坐上首,因时不时就会去看一眼岚琪,此刻见她匆匆离去,便给梁总管递了眼色,梁公公打听到说是娘娘不舒服,玄烨便更担心,吩咐他:“散了席摆驾永和宫。”

  而岚琪已坐上暖轿迅速赶回家里,小宸儿早就被送了回来,太医也到了,正在给公主处理伤口,伺候公主的奴才见娘娘回来,吓得跪了一地,是巡逻的侍卫把公主送回来的,她们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晓得。

  太医很快退下来,告诉娘娘公主的伤口不算太严重,天寒地冻也不怕感染,这几天不要碰水,结痂就好。至于为什么会晕过去,一者公主身上正不方便,再有大概就是被吓着了。

  岚琪将女儿心疼地抱在怀里,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额娘呓语了几声,又睡过去了,不知怎么,岚琪突然想起那天早晨念佟说,她们要去大树底下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