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31 朕是顺她的心意

作者:阿琐

  环春笑得暧昧,轻声道:“万岁爷吩咐奴婢就这么放着,说几时想看了很方便,免得再折腾翻出来,反正娘娘屋子里地方大,靠在墙边不妨碍走路。(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瞪了环春,旋即竟是跑过去踹了一脚说:“赶紧给我搬走了,听见没有?”

  环春连忙上来扶着主子,心疼道:“娘娘小心把脚踹疼了,娘娘……您可都是做祖母的人了。”

  岚琪不由自主朝外看,生怕小家伙们瞧见,可对着环春早就习惯了,年轻那会儿的脾气没少折腾她,不免笑着自嘲:“念佟都这么大了,我这是在计较什么,想想十几二十岁那会儿,我还能在屋子里撒泼发脾气跟你们闹,现在是做不出这种事了,年轻实在是好。”

  环春笑着给主子换下衣裳,主仆俩忆往昔,想起好些过去的趣事,想想从前那个娇憨的小常在,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德妃娘娘,环春笑说:“要说五公主的性子脾气,好些还是随了娘娘的,娘娘若是也像公主那样被万千宠爱地长大,指不定母女俩就一模一样了。”

  岚琪不服气道:“小宸儿就不像她姐姐,那么乖巧懂事,反正在你们眼里,好的都是随皇上,不好的都是随了我。”

  说话功夫,太医院送来德妃娘娘让他们为公主准备的补药,温宪就要出月子,等她进宫请安时要让她带回去。小产最伤身,但温宪胜在年轻底子好,太医说已恢复元气,太后才恩准她足月就能出门,岚琪自己也记挂了一整个月,盼着早些见到女儿。

  至于女儿女婿的关系,乳母送来的消息说是瞧着挺好,岚琪一直担心舜安颜那日进宫请罪的事,会成为他们之间又一个隔阂,家里人虽说好,可她半信半疑,一切还要等过几日见了温宪才能安心。

  但这日傍晚,储秀宫传来消息,说和嫔胎像不稳,岚琪刚穿戴齐整要过去瞧瞧,乾清宫的暖轿悠哉悠哉来了。眼下最得宠的和嫔、密嫔都有了身孕不能伺候圣驾,皇帝理所当然就来了永和宫,虽然岚琪知道玄烨来或不来绝不会为了这种原因,可今日心里有些酸,竟眼瞧着乾清宫轿子过来,带着人就从另一处走开,皇帝到门前时,只听底下小太监吓得半死对梁公公说:“娘、娘娘她朝那儿走了。”

  玄烨兀自下了轿子,早有圣驾到的消息传进门,念佟蹦蹦跳跳地跑出来,娇滴滴地喊着“皇爷爷”,玄烨将小孙女抱满怀,一路往门里走,问她祖母哪儿去了,念佟说:“去看和嫔娘娘了。”

  留守在宫内的环春前来迎驾,禀告说和嫔娘娘胎像不稳,皇上只应了一声,待进了门身边人少了,才问环春:“她生气了没有?”

  环春心里笑,面上不敢表露,恭敬地回答:“娘娘和平日一样,没什么事。”

  可玄烨往屋子里看了眼,那两副原本叠着靠在墙边的西洋油画被搬走了,他指了指,环春终于忍不住笑了,但还是道:“娘娘说小郡主来了,怕她好奇到处翻东西看,就让奴婢收到库房里。”

  玄烨想想也是,就没再计较,哄着女儿和孙女玩耍,那么忙碌的他像是突然闲了下来,只管耐心地等待岚琪归来。

  要说岚琪故意跑开,所谓负气也不过是随口一句话,和嫔的身子才是她担心的,佟贵妃不起这样的事,她不早些过去贵妃就该吓坏了,果然是一进门就被佟贵妃拉着说:“你好歹来了,太医说怕是保不住,我真是要急死了,难道是我这里出了纰漏,叫谁害了她?”

  岚琪进门看和嫔,孕妇气色极差,太医伏地说和嫔娘娘是得了孕中妇人常见的消渴症,若是不适当控制,母体和胎儿都会有危险,或是早些引产把孩子生下来,总之和嫔这样熬下去,对母体伤害极大,孩子生下来也未必能保得住。

  佟贵妃眼中含泪,她与和嫔相处那么久,早已是情同姐妹,只因和皇帝一直都是类似兄妹的情分,佟贵妃对于和嫔的得宠看得很淡,她一直孤零零地住在储秀宫,加之从前平贵人带给她的阴影,能有和嫔这样体贴温柔的姐妹相伴,宫里的日子再寂寞也不觉得难熬了,如今听太医说弄不好就要一尸两命,急得什么似的,拉了岚琪到一边说:“跟万岁爷说说,别要这个孩子了。”

  岚琪则问:“皇上来过几次,她精神也不好吧。”

  佟贵妃点头:“皇上与她说话时,我是不在跟前的,和嫔很在乎这个孩子,你也知道,宫里的女人哪个不在乎自己的骨肉。”

  岚琪为难,想了想再折回到榻边,看着气息微弱的和嫔道:“这孩子不好,拖下去恐怕会害了你的性命,引产的话对你有好处,可孩子不足月必然保不住,妹妹你自己怎么想?”

  和嫔神情恹恹的,摇头说:“臣妾不想放弃,臣妾和皇上说好了,要给皇上生个小阿哥。”

  岚琪与佟贵妃对视一眼,果然他们是有了约定的,皇帝和和嫔之间的情分,岚琪与贵妃都是局外人,也许她们看来和嫔先保住身体留得青山在最要紧,可多少年前岚琪一度危险时,她也选择要继续保着孩子,不论和嫔是出于做母亲的心还是和玄烨约定了什么,这件事怕是没得商量了。

  “她若是死了,我这储秀宫又要清冷了。”岚琪要走时,佟贵妃凄凉地说,“她何必呢,宫里那么多阿哥公主,若是喜欢我做主给她抱养就是了,拼了命生下孩子自己撒手人寰,又有什么意思?”

  岚琪静静地听着,唯有安抚贵妃道:“这事儿也由不得她,臣妾再问问皇上的意思,要紧时刻总归是保大人才好,娘娘不要太忧虑,您这样着急,和嫔也会害怕的。”

  佟贵妃算是应了,问起密嫔来,听说密嫔身子极好,不免叹气:“真是同人不同命,老天爷一样一样都分派好了的。”

  待岚琪回到永和宫,还未进门就听见念佟的笑声,一声声“皇爷爷”叫的软糯甜蜜,岚琪也不禁唇角微扬,心里的不悦散了些许。有宫女送消息进去说娘娘回来了,念佟便跑出来跟祖母撒娇,说皇爷爷和小姑姑下棋耍赖,要岚琪帮她一起对付他们。

  孩子在跟前不好说话,岚琪眼下没心思陪她们玩耍,乳母将孩子带下去后,玄烨便没了帝王架势,将桌上的茶端给岚琪,巴结似的说着:“来来回回辛苦了,赶紧喝口茶暖一暖。”

  “又心血来潮胡闹了,人家没心思。”岚琪把茶推开,等宫女来为她换下雪靴,才盘腿坐上来,见玄烨面前一碗普洱,不禁嗔怪,“既是闲着来的,又喝浓茶,夜里该睡不着了。”

  玄烨却道:“于成龙正往京城赶,朕夜里还要回乾清宫见他的。”

  岚琪哦了一声,便说起和嫔的事,见皇帝神情淡漠,不免心里更难过,忍不住说:“皇上便是不在乎,也别让人心寒呐。”

  玄烨颔首,示意岚琪平静些,他慢慢道:“朕如今还会强求什么子嗣,不过是随缘的,可她一心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之前胎像不稳朕就劝过她,可她心里有她的抱负,朕竟也无从拒绝。没想到她那么温柔安静的人,也会有那么深的心思,只是她一切取之有道,对朕有个交代,不让人那么反感罢了。如今朕是顺着她的心意,并不是不再理会,或是要她寒心。”

  岚琪听得怔怔地,好奇和嫔心里念着什么,才听玄烨说,瓜尔佳氏自鳌拜之后一落千丈,和嫔知道自己是不足以撑起一家门楣的,但是若能有所荣耀给家族带去荫庇,她就知足了。

  她不敢向皇帝索求什么,就想好好做个帝王妃嫔,说自身有的尊贵摆在那里,自然会给家族带去福气。如今好容易有了身孕,更希望能留得血脉,即便将来她走了,孩子在,还能让家族继续沾皇亲国戚的福气。

  岚琪唏嘘道:“这些话,是和嫔对您说的?”

  玄烨点头:“她说的很坦率,这些年来也从未做过任何不妥当的事,她和你挺像的,珍惜已拥有的,而非去谋求不该属于自己的,只是眼下这孩子,到底有些勉强了。”

  和嫔的性子,宫里的人有目共睹,比起早年两位江南来的,初见时温柔谦卑,到后来却野心膨胀歹毒刻薄,瓜尔佳氏真正是表里如一的好女子。岚琪甚至想过,若是瓜尔佳氏与她同年,更早些进宫的话,也许就没有她乌雅岚琪什么事了。

  可若那样的话,彼时的瓜尔佳氏族人还受鳌拜牵连,和嫔怕是连走到皇帝跟前的机会都没有,兴许还是会轮到她进入皇帝的视线,很多事,真就是冥冥中注定了的。

  那之后带着女儿们和念佟一道用了晚膳,夜未深,两人立在窗下说话消食,外头来人禀告说大阿哥、四阿哥几位已在乾清宫等候,玄烨听了只是吩咐:“等于成龙到了,再叫朕。”

  岚琪提醒:“天冷得很,让儿子们等在乾清门外吹风吗?”

  玄烨却哼笑:“正月里酒肉不断,一个个都吃迷了心,是该吹吹风冷静一下。”可说着话,立刻就把话题岔开,指着空荡荡的墙角说,“画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