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27 让太子妃替他走下去

作者:阿琐

  岚琪轻轻应了声是,两人静了须臾,玄烨却问:“会不会叫你难做,朕方才是气糊涂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臣妾不会难做,当初想这个法子瞒天过海的就是臣妾,纸包不住火,臣妾一直预备着会有这么一天。”岚琪道,“只是臣妾没想到,会是太子去探究这其中的秘密。”

  “当初那种情形下,没有比你的法子更好的办法,朕可以不让外人知道王氏死在了太子手里,可朕无法面对知道自己杀了人的太子。他不知道,那就算没心没肺毫无悔过之意也罢了,若是知道他杀了人还这样浑浑噩噩,朕该如何自处?”玄烨长叹,道,“从皇祖母的事之后,朕对他再无信任可言,又怎会奢望他从那件事后反省悔过,结果一点不错。”

  岚琪心头发紧,记得自己早早叮嘱过胤禛的话,信任是何其珍贵和脆弱,要他千万不要轻易拿信任做赌注,果然应验了。

  “太子妃稳重谨慎,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玄烨又道,“朕不希望太子再做出傻事,将来连一条退路都没有,再牵连了身边这么好的女人,他的路走不下去了,让太子妃替他走吧。”

  岚琪一一答应下,不宜在乾清宫久留,而也不便立刻就着手这件事,眼瞧着入了腊月,宫里多得是女眷相聚的机会,她可以找最好的时机,而启祥宫也加派了人手,皇帝亲自到启祥宫与密嫔说明一些事后,密嫔那段日子没再出门,对外则有着最好的说辞,僖嫔的病身边离不开人照顾。

  腊八那一日,妃嫔们聚在宁寿宫讨太后赏的粥吃,热闹一阵后,太后对岚琪说:“我这一次寿宴开销巨大,我这个富贵闲人养在深宫,宁寿宫里到底是攒下不少东西的,你们若有困难之处,只管对我说。”

  岚琪且笑:“咱们大清国若是连太后的寿宴也办不起,还怎么引得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来给您贺寿,如今可是四海臣服八方来朝的康熙盛世,太后实在多虑了。”

  太后则说道:“我是想,过两年玄烨就要五十岁,他从前敬着太皇太后和我,总是不肯过万寿节,天命之年是上天赐福,总不能再轻慢了。这两年你和荣妃留心些,预备着到那一年为玄烨办寿宴。”老人家一面感慨,“能遇上如此盛世,我到底是有福气的。”

  待离了宁寿宫,岚琪带着太后赏赐的腊八粥来阿哥所探望苏麻喇嬷嬷,年事渐高,嬷嬷的身体和精神已大不如前,白天多半是躺在榻上晒太阳,尽可能地延缓生命的流逝,岚琪来时她正在打盹,边上宫女轻声说:“今天盼着一早给太皇太后上香,起得早了,已睡了大半个时辰了。”

  岚琪则问:“嬷嬷夜里睡得可安好?”便与宫女悉悉索索说些话,老人家睡得浅,听得都赶紧警醒过来,瞧见是岚琪到了,挣扎着要坐起来。

  宫女拿来大枕头给嬷嬷靠着,她眯着眼睛打量岚琪,笑呵呵说:“好些日子不见娘娘了,瞧着瘦了些,有了年纪,丰盈些才好看。”

  岚琪笑道:“这阵子忙,正月里闲下来到处玩耍吃酒,自然就养回去了。”

  两人起先都是说这家长里短的话,可渐渐的话题就带到了阿哥公主的身上,三阿哥和八阿哥如今闭门思过,连腊八都没被允许进宫向太后贺节,嬷嬷捧着粥碗,无奈地说:“阿哥们大了,各自有了主意,皇上早晚管束不了他们。皇上和先帝们不一样,他的福气大过天,膝下十几个儿子,担得起这份福气,自然也要担得起这份责任了。”

  岚琪颔首称是,淡淡地说:“可不是吗,从前不敢想的事,到了眼门前也不过如此,将来如何,到了那一步,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嬷嬷夸赞她看得通透,之后则与岚琪道:“奴婢在阿哥所这么些年,把十二阿哥抚养长大,年瞧着十五六岁了,奴婢就盼着等到十二阿哥成婚后,好安心寻主子去。”

  “嬷嬷……”

  “娘娘不必劝,奴婢是到时候了,这把年纪还活着,已足够了。”苏麻喇嬷嬷安逸地笑着,又恳求岚琪,“荣妃娘娘为了三阿哥的事不顺气,定贵人必然不敢为十二阿哥多求什么,还请娘娘就看在奴婢的面子上,多多为十二阿哥的婚事周全。”

  岚琪满口答应:“嬷嬷只管放心,不说我必然周全,就是皇上,也从未在这上头对皇子厚此薄彼。”

  说着话,环春匆匆赶来,与岚琪附耳低语:“太子妃娘娘去启祥宫探望僖嫔娘娘,您看她会不会?”

  没想到太子妃竟然会去,是太子授意,还是她自己想去一探究竟,又或者是真的不意凑巧去的?反正在这里乱猜是不会有结果,捡日不如撞日,便决定跟着往启祥宫去一趟。苏麻喇嬷嬷见娘娘神情凝重,轻声问:“娘娘有要紧的事吗?”

  岚琪点头,安抚嬷嬷道:“我不能多陪您说话,等眼下这件事解决了,再来和嬷嬷说明缘故。”

  如此匆匆离了阿哥所,岚琪紧赶慢赶地往启祥宫来,果然见毓庆宫的轿子停在门前,而启祥宫从未勒令六宫不得探视,反是大多数人看颜色懂得避嫌,之前那个袁答应就跑来几次闹腾过,所以要进出启祥宫不难,太子妃来探望生病的僖嫔也不奇怪,只是时机不对一切都太巧合,岚琪自己生了怀疑的心。

  僖嫔的寝殿内,太子妃正温柔地与僖嫔说话,平日里一年也不见几次面的人,各自端着体面倒是看着很亲热的模样,这宫里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往来,背过人大概连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而德妃的突然到来,僖嫔和太子妃都十分惊讶,僖嫔想一想就能明白德妃来做什么,但太子妃一脸尴尬,好像要被坏了什么事似的。

  起先还是三人坐着说家常话,正好僖嫔该吃药,岚琪便建议太子妃离开,好让僖嫔歇着,彼此客气几句便出了正殿,太子妃刚想开口说让外头先把德妃娘娘的轿子抬到门前,却听德妃道:“密嫔今日没去宁寿宫领赏,带了粥来便想送给她吃一口,太子妃是否得闲,咱们一道去密嫔屋子里坐坐?”

  太子妃惊讶不已,宫里这些年有不成文的规矩,从前的密贵人,现在的密嫔,是除了皇上之外不多让旁人看一眼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行踪隐秘,但皇帝既然喜欢,旁人怎敢说三道四。怎么今天德妃娘娘突然邀请自己去看密嫔,难道毓庆宫里的事,她也察觉了?

  岚琪这里则是想,太子妃进宫时,王氏还在世,即便见过那么几次,过了这么多年,太子妃一定不记得密嫔什么模样,一会儿见她瞧见密嫔时的神情,便能猜一猜毓庆宫里到底打什么主意。

  两人各怀心事到了密嫔的殿,面对突如其来的客人,小王氏显然有些不安,但德妃娘娘在跟前她就知道错不了,平复心情请二位上座,岚琪喝茶的空儿偷眼看太子妃,见她定定地望着密嫔,那眼神果然不是在奇怪密嫔变了张脸,仿佛只是在好奇和探究,这个漂亮的女人身上有什么值得吸引人的地方,女人之间这点心思,最容易猜。

  密嫔自觉一直被太子妃盯着看,心里突突直跳,可见德妃娘娘气定神闲,好歹她不害怕,娘娘说话她便应答几句,等自己慢慢吃下一小碗宁寿宫赏下的腊八粥,客人也说要走了。

  太子妃本来有很多话想问问密嫔,甚至想劝她往后在阿哥们面前要小心些,但那种话她自知是说不出口的,反而现在有德妃杵在眼前,让她不至于那么冲动和纠结,静静地来静静地去,不论如何也算明白,密嫔娘娘的确是个美人,难怪皇帝喜欢,难怪太子他……

  可德妃娘娘突然对她说:“太子妃,我胃里有些堵,两处屋子里地龙更烧得闷热,想在外头走走,一个人怪无聊的,咱们结伴可好?”

  岚琪含笑看着太子妃,年轻女子的脸上满是纠结的神情,她似乎总是想让自己看起来端庄从容,可难保一些不愿流露的神情从眼底跑出来,一面克制一面挣扎,那看人的模样,便可奇怪了。

  两人一道出门,岚琪选了从咸福宫往外绕的路,咸福宫许久无人居住,宫门前路上的积雪都无人清扫,两人搀扶着宫女小心翼翼地走过,到底是沾湿了鞋袜,岚琪便无奈地笑着说:“咱们太自不量力,还是让奴才们抬轿子来吧。”

  永和宫的人,很自然地带走了毓庆宫的人去把轿子引过来,太子妃身边就剩下贴身的宫女,她低头撩着衣袍看有没有被沾湿,耳听得德妃娘娘说:“太子近来留心密嫔,让你操心了吧。”

  太子妃浑身一震,倏然抬头说:“娘娘何出此言,这可是了不得的话,密嫔娘娘没病没灾,太子关心她做什么。倒是僖嫔这里,还是太子让臣妾来探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