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21 良嫔的拜访

作者:阿琐

  “三福晋和九福晋是堂姐妹,未必不知情,您不如把阿哥福晋请进来问一问,这事儿万岁爷动了大气,必然人人自查自省才好,哪怕只是做给皇上看呢?”桃红劝道,“娘娘就别来膈应荣妃娘娘了,说得不好听些,阿哥们在外头难免惹祸,若下回轮到咱们怎么办。【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宜妃口是心非,没好气地说:“我怎么了,我不就是想来看看她?”

  但终究没再往景阳宫里走,坐上轿子就要回去,心里惦记着德妃那些话,一回到翊坤宫,就让五福晋和九福晋进宫来。五福晋没染指乱七八糟的事,婆婆一召见就立刻进宫,可九福晋却推说病了不好出门,宜妃就怀疑她心虚,可怜五福晋无辜受牵连,被宜妃一顿说教,更勒令她要好好回去管束九福晋。

  宫里闹得风风雨雨,岚琪在永和宫等着玄烨那里的消息,害怕他今天被儿子们气得够呛又犯晕,一趟一趟让人问来消息,听说密嫔已在伺候着了,倒是安心:“有个人在身边知道冷暖,这就好了。”

  环春担心主子心里不自在,问她要不要去看看,密嫔娘娘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不会误会她故意去争什么,倒是岚琪说:“皇上龙体不适,总该有人伺候在身边,可这次的事牵扯那么多阿哥,还不晓得往深了去有些什么。之前的人命官司也还没了结,皇上再与我太亲近,唯恐旁人说我们包庇了四阿哥,万一有什么事故意陷害冤枉他,反而得不偿失。皇上心里最明白,你看他那阵子长久住在我这里,闲言碎语的轻重,他心里有杆秤,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在乎,说到底受伤的终归是我呀。”

  环春安心道:“您别不自在就好。”

  岚琪则叹:“现下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还不知这次的事会牵扯出什么来,我心里很不安,总觉得要有大事情。”

  所谓大事情,正如八阿哥对福晋说,朝堂之上几大势力博弈,如今三阿哥与他都被要求归家自省,那么朝堂上任何事,至少不会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但三福晋从内务府借钱,不是头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她还只是惦记了内务府一点周转的银两,那些大蛀虫要起来,可是直接从朝廷国库里挖银子,那都是要动摇国本的数目。

  就在三阿哥八阿哥进宫请罪这天傍晚,毓庆宫里收到索额图府里的来函,要太子清理一下太子这些年与外界往来的信函,收受的礼物,特别是那些价值连城的字画,原本他们之间通信太子妃看不到,但胤礽此刻没了主意,才把妻子叫到书房里来商量。

  这些东西他收进来容易,要毁了或拿出去就难了,毓庆宫每日的残羹剩饭都在别人眼睛里,撕碎了的信都有人能有本事拼起来,如果焚烧,火盆还没燃起来外头就知道了,而莫名其妙烧东西,不惹人怀疑才怪,再者天还没冷透,乾清宫尚未用炭,毓庆宫也不能用,连指望放在炭炉里烧了都难。

  太子整理出厚厚几摞信函,絮叨着:“之前若都随手处理了就好了,我总是怕耽误事,留着要反复看看,一年年就积攒了这么多。”他颤巍巍拿起一封道,“这是说大漠往京城灾民的,我到现在都没跟皇阿玛提,可若被他知道我是知道的,我可就……”

  他转身指着那些字画,惶恐不安地说:“至于吗,难道堂堂太子,连字画都不能欣赏?”

  太子妃知道,内务府那几条人命,扩散出去,不晓得罪责会偏向哪一方,家里早就告诉她,太子外祖父一家最近在收拢势力,仿佛皇帝随时准备对付他们似的。但是太子毕竟是太子,关键时刻只要能大义灭亲站在皇帝那边,东宫的地位还不至于随便被动摇,储君这是国本所在,反正立谁做太子都会带来现在这种局面,皇帝若是后悔立太子的事,就不会再轻易重复错误。

  这次,不晓得皇帝会对付哪一派势力,内务府里大多是大阿哥和明珠的人,可国舅爷和索额图都有所染指,朝堂里谁也不干净。太子妃凝神看着丈夫,她的人生早就和这个人绑在了一起,哪怕挣扎到最后一步,她也要站在他的身边,没有了太子,她也就不存在了。

  太子妃将信函推到丈夫面前,与他道:“你拣要紧的不要紧的分开些,把最要紧的那些先给我,皇阿玛今日为三阿哥八阿哥动了气,我要亲自下厨给他炖补汤,神不知鬼不觉地烧在炉子里,每天一点点烧就好了。至于字画,你暂且留着,你是太子,底下人孝敬你字画有什么不可以的,皇阿玛一早就亲自来看过的,他也认可你了不是吗?胤礽你别害怕,这几个月你不是做得挺好的,咱们慢慢来。”

  说着把信塞在太子手中:“快选一些给我,我这就去给皇阿玛熬补药。”

  胤礽神情忧郁地说:“皇阿玛大概趁这次机会,要恢复听政理朝了,我也不用紧张了,肩上的担子应该能卸下了,下一次再扛起来是什么时候……”他举目看着妻子漂亮的脸,“我还能扛起来吗?”

  太子妃郑重地说:“你最近做得很好,对皇阿玛尽忠尽孝,还有拉拢兄弟们,但你总是怕吃亏,稍微累一些了就懒散了,咬牙再撑一段日子可好,你看皇阿玛几十年如一日。胤礽呀,你是要做皇帝的人,等待你的未来,会比现在更辛苦。皇阿玛那日动怒责骂四阿哥,就是因为你撂下科尔沁的人不管,他恼怒你的懒散,下一次可不能让皇阿玛再骂四阿哥了,要骂也要冲着你来才好。皇阿玛可以不理睬你,可咱们不能不殷勤,你是做儿子的,在自己阿玛面前,怕什么丢脸呢?”

  胤礽眼底散去的光芒渐渐凝聚回来,刚刚叔姥爷一封信让他没了方向,此刻冷静了些,握了妻子的手神情坚毅地说:“就算是外祖一家倒了,只要我好好的,着毓庆宫就不能换人来住。”

  太子妃倍感欣慰,催促他理出信函,便亲自挽袖下厨,要为皇帝炖补药,一面不知不觉地将信函在炉子里焚烧了。

  与此同时,夕阳西沉,眼看着天色要黑,岚琪却得知良嫔出门去了,纳闷她要去哪里,很快又送来消息,说良嫔娘娘去了长春宫,而且在门外站了好一阵子,似乎惠妃起先还不肯见,她再三要求下,才让进了门。

  岚琪正捧着一碗药艰难地吞咽,从女儿手里拿过糖块含在嘴里,因孩子在身边她不好多说什么,只吩咐环春:“想必明日或过几日会来见我,你随时迎她进来。”

  长春宫里,惠妃在寝殿内见了觉禅氏,惠妃一身常衣不见平日华贵,八阿哥的事不至于让她像荣妃那样急怒攻心,可荣妃是简简单单为孩子的不争气痛心,她则是要考量事情背后的细枝末节,谁晓得这次皇帝一巴掌打下来扇在谁的脸上,明珠府已受过一次挫折,再来一趟,可就完了。儿子这阵子在皇帝面前不得脸,她悬心已久。

  良嫔进门后,衣着华丽礼仪周正,惠妃的宫女客气地搬来凳子,惠妃却指着炕桌另一侧道:“上来坐吧,我身子不好已提前烧火了,这里暖和。”

  可是良嫔却又再行大礼,道:“八阿哥闯祸累及您受皇上责备,臣妾万分惶恐。”

  惠妃让她起身,将她上下打量后,毫不客气地说:“这么多年你撂着这孩子不管不问,如今怎么在我面前摆出生母的架子来?到底是做了一宫主位,精神气都不一样,再过两年封了妃位,咱们平起平坐,你是不是就该打算让八阿哥改口了?想想真不可思议,你们延禧宫里的人,你也好敏妃也好,都是被捡回来的人。”

  良嫔笑道:“臣妾对八阿哥到底是关心还是撂下不管不顾,没有人比您更清楚了,正如您所说,往后臣妾若能与您平起平坐,那说话就更能抬起头来,试问从前的觉禅氏,有什么资格在您面前提起八阿哥?但如今八阿哥优秀得皇上宠爱,臣妾这个低贱的生母才得以享受如今的荣耀,这也是臣妾忍耐了那么多年换来的。”

  惠妃心里很矛盾,早些年她就提防觉禅氏背后耍手腕拉拢八阿哥的心,毕竟她们这些做娘的都不能理解觉禅氏何以能对亲骨肉绝情,但觉禅氏又是最最精明的人,谁晓得她到底打什么主意。惠妃自从当初认定再也无法说服觉禅氏做自己的臂膀后,就学乖离她远些,一晃这么多年,如今倒是她找上门来了。

  良嫔开门见山地说:“内务府借款的事,臣妾另有见解,与大阿哥与您有关系,不知娘娘愿不愿意听。”

  可惠妃的心思何其深,怎么看都觉得良嫔的行为不合情理,冷地看着她:“你是在为自己,还是在为德妃?这些年你们走得最亲近,我知道你是她的智囊和臂膀,若想以此打我的主意,趁早死了这条心。”

  良嫔不以为意,自顾自笑悠悠道:“娘娘是否在担心,皇上这一次会再打压明珠大人和其手下的势力?万一这样,就会牵连大阿哥,影响大阿哥的前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