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20 大不了从头再来

作者:阿琐

  “放在……心里?”八福晋与丈夫泪眼相望,胤禩的面孔在泪光里变得模糊,她看不清他眼底的神情,可是简单一句话里融进的语气,让她感受到丈夫坚决的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禩的手指滑过妻子的脸颊,将泪水轻轻抹去,温和地道歉:“我刚才的话说得太重,我不该提你的阿玛,不该那样伤你。”

  八福晋摇头,伏进胤禩的怀抱,提起抛弃了她的双亲,眸中唯有恨意,冷冷地说:“提起他们也好,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该让我警醒警醒。”

  但对于自己心境的变化,八福晋一点也不奇怪,从那天在宫里生出奇怪的念头起,她做事待人就和从前不大一样了。又有江南大把大把的银子往家里送,她再也不用为了维持胤禩的体面在家委屈自己,由俭入奢易,不知不觉,她就想要过更好的生活。

  游走在皇亲贵族中,会听到传说,也会遭冷眼和闲言碎语,八福晋知道自己和丈夫被人瞧不起,就算丈夫的生母境遇好过从前,他们夫妻俩依旧不被人重视,八阿哥是靠自身的努力在阿哥们之中赢得些许美名,在皇帝的眼中占的几寸地位,他若是稍稍松懈,就立刻会被别人挤到一旁,他们俩,都活得太辛苦。

  “我们还很年轻,日子还长得很。”胤禩将妻子抱起来,轻轻放到榻上,抚平她鬓边散开的细发,用最大的耐心最体贴的温和对妻子道,“妯娌之间的事,我不懂,我知道你会处理得最好,可你若想利用她们做什么事,一定要先与我商量。老九很激进,做事冲动欠考虑,之前在四哥府里故意做的那些事,实在叫我失望极了,你们都是为我好,我心里很感激,可我有我自己的打算。很多事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简单,天底下,不是只有我们聪明,多得是人比我们更聪明,比我们更冷静。”

  八福晋怔怔地点头,呆了半晌问:“九弟他们也都支持你吗?”

  胤禩且笑:“大家没说明白,可他们俩初生牛犊不怕虎,进了朝堂知道了一些事看清了一些事,就瞧不起上头那几位了。”更谨慎地对妻子道,“我不是野心勃勃,只是想若有机会,为何不争取。但这是要堵上身家性命的事,我们每一步路都要郑重,我不着急,你们也不要着急。”

  “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八福晋连连点头,但又抓着丈夫的衣袖问,“这次的事怎么办好,宫里闹出了人命,皇上查下来一定会震怒,会连累你吧。”

  胤禛轻轻一叹:“原本我不知道你们牵扯进去,还在查到底怎么回事,虽然我所能查到的有限,但这次的事很复杂,关乎着朝堂上几大势力的博弈。现在横生出你们的事,虽然还没想好怎么做才妥当,可你们的胡闹比起那几大势力的博弈,实在微不足道,事已至此,不论皇阿玛如何责罚三阿哥和我,甚至是你们,我们都要承受。”

  八福晋着急地问:“皇上会讨厌你吗?”

  胤禩摇头,自信地笑着:“皇阿玛的脾气我了解,兄弟们都知道,在他眼前不要怕做错事,皇阿玛更厌恶的是做错了事没有担当。眼下出了人命,你们的大事也成了小事,既然是小事,就好好解决他,不要成为堵在皇阿玛心里的结。”

  “是。”

  “明日之后,你会被人笑话,也会被惠妃娘娘责备,至少这一两个月会让你很尴尬。”胤禩扶着妻子的肩膀说,“无论如何我都在你身边,哪怕受了挫折,咱们本来就是从无到有,大不了再从头来一遍,对我来说你最珍贵。”

  八福晋紧紧将丈夫抱住,含泪坚定地说:“为了你我什么也不怕,胤禩对不起,我往后再也不给你添乱。”

  但是那一晚,三阿哥匆匆来了八贝勒府,听三福晋坦白后,三哥直气得头晕目眩,知道老八是聪明人又在宫里吃得开,便要找他来商量。于是兄弟俩一合计,算着这两天那些亲王藩王们要最后拜见皇帝告辞,实在不适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宣扬这种丑事,便决定等京城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再向皇帝认罪。

  如此又过了几日,那天四阿哥奉旨将纯禧公主一家子送离京城,毓溪则应婆婆的召见带着孩子进了宫,因永和宫里也在收拾东西,岚琪要将一些自己用不着的新鲜东西都让毓溪拿回家里去,婆媳俩好好说着话,岚琪没有提起那天儿子挨骂的事,毓溪最有眼色,也剪口不提,可偏偏这时候乾清宫传来消息,说向内务府借款的人有眉目了。

  消息来来去去,渐渐明朗,三福晋八福晋那点事儿,顿时传得六宫皆知,毓溪连忙侍奉额娘换衣裳,怕一会儿太后要召见,岚琪立在穿衣镜前,看着毓溪上上下下为她系着纽扣,忽然问:“放贷那些事,你可有染指?”

  毓溪本是半蹲着的,顺势就跪了下去,紧张地说:“额娘明见,儿臣怎么敢做那种事。”更是道,“儿臣家里什么光景,额娘最清楚不过,几时有过不够钱花,要外头去投营生的事。额娘这儿总贴补着,娘家也偷偷塞给儿臣,胤禛那么节俭,念佟弘晖吃饭掉米粒儿都被他训斥,咱们府里,真不需要指望那点钱。”

  “你起来。”岚琪叹息,转身在镜台前坐下,环春捧了盛放簪子的托盘走上来,朝四福晋使了眼色,毓溪怯然走到婆婆身边,比着她身上衣裳的颜色,挑了几支簪子给婆婆戴上,一面轻声道,“额娘是不是还在生气,前几日为太子撒谎的事儿,胤禛回来与儿臣说了的,他心里后悔死了,想来给您请罪认错,又怕您动气伤了身子。”

  “他还知道我要动气呢,怪不得这几天人影都见不着”岚琪冷哼。

  “额娘别生气。”毓溪蹲下扶着婆婆的膝头,柔声道,“儿臣会多多劝导他,您要是实在生气,就骂我吧。”

  “骂你做什么?”岚琪却笑了,轻轻拍着儿媳妇的手背说,“傻孩子,你还不够为他操心吗,额娘知道你们各有各的难处,就是三福晋八福晋她们,也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额娘管着宫里的帐,这些事早就看得多了,实在不是稀奇的事,可谁叫她们撞上了呢?所以即便是所有人都在做的错事,你们也不能同流合污,不要抱着侥幸的心,虽然有法不责众的说法,可挑出一两个人来做规矩杀鸡儆猴,你能保证不轮到自己?你们坦荡荡做任何事,哪怕最后结果不如意,也能在人前挺直腰杆说话。”

  毓溪郑重地答应:“儿臣记下了。”

  岚琪便让毓溪拿了东西早些回去,宫里在传那种事,谁都有看笑话的嫌疑,不愿儿媳妇在宫里惹眼被人误会。而那天荣妃还训斥宜妃来着,这下事情算到她头上,宜妃不冲去景阳宫指着荣姐姐取笑,就算是宜妃懂事了。

  果然四福晋走没多久,景阳宫就宣了太医,说荣妃娘娘气得差点背过去,岚琪一面让环春去打听,自己亲自来见过太后,听太后絮絮叨叨数落一阵子,才奉命来看望荣妃。

  病榻之上,荣妃简直一夜之间老了几岁,一直垂泪不语,岚琪也不晓得该怎么劝她,事到如今,从前总挂在嘴边的“孩子们还小”,也说不出口了。

  这样默默无语许久,外头传话三贝勒和三福晋过来请罪,皇上罚了他们两家闭门思过,年末前不能随便出门,要他们各自到母亲宫里请罪后,就立刻滚出禁城。八阿哥那边也去了长春宫,虽然从内务府借款的是三福晋,但八福晋也有过错,两家算是一道担当了这件事。

  荣妃骂吉芯:“还嫌我活得长吗,别再让我看到他们,景阳宫里是穷光了,他们缺钱为什么不来问我要。荣宪在外头多不容易,同胞弟弟传出这样的丑事,让她怎么抬得起头……”

  岚琪赶紧打发吉芯去应付三阿哥夫妻俩,说今日注定不得相见,荣妃气得脸都歪了,别再气出什么病来。又让太医给灌下催眠的药,大半天后激怒的人总算平静安睡,岚琪这才要离开。

  谁晓得刚出门,就见翊坤宫的轿子往这边来,宜妃大摇大摆地下了轿子,朝岚琪走来,嘴里嚷嚷着要探望荣妃的病,可谁都知道,她一定是来报那日自己被抢白的仇。

  岚琪无奈地看着她,竟觉得这样直来直去的人也不坏,他们最然锱铢必较,可样样都摆在脸上,比起阴险小人,宜妃这一类实在好对付多了。

  岚琪便道:“你那儿兴许还没听见什么,皇上已把事儿都告诉荣姐姐了,放贷的事儿八福晋那儿还帮着其他妯娌做。荣姐姐睡着了,你改天再来不迟,实在是有空的,把自家媳妇叫进来问一问,别等回头也出了事,像荣姐姐一样气病了。”

  果然宜妃还不知这些细枝末节,被岚琪一语堵回去,眼睁睁看着岚琪离开后,拉着桃红问:“难道胤祺胤禟也掺和进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