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14 君臣还是夫妻

作者:阿琐

  岚琪以为皇帝是休息好了,寿宴之后要将朝政恢复如常,含笑应了他一声,却又听玄烨轻哼:“哪怕往后几辈子的败,朕也看不见,眼门前可不成啊。【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这一句话很沉重,兴许太子理政的这段日子,没有得到皇帝的认可,可岚琪冷眼瞧着,太子算是卯足了劲头的,结果还是做得不够好吗?自然这不该是她操心的事,实打实地把寿宴办好办妥当,至少还能有一件事让皇帝高兴。

  伺候他用早膳时,外头传话说阿哥福晋和公主们都进宫来看大公主了,玄烨说他累了要歇歇,不必都涌来永和宫叨扰,岚琪便只能把他留在家里,自己到钟粹宫应付了一会儿,可还没坐多久,自己的人就来催促,说皇上念叨了。

  见德妃娘娘来去匆匆,待避开长辈们,纯禧和温宪单独在一起时,都嫁做人妇说话也不再含蓄,温宪见姐姐问她,她笑着说:“皇阿玛与我额娘还是十分腻歪的,很叫人羡慕。”

  纯禧笑话她:“你羡慕什么,听说舜安颜对你也是百依百顺,难道你们不腻歪?好妹妹,你嫁在京城,往后可要多多进宫照顾额娘们,替我们让她们宽心。”

  温宪点头答应,说这是必然的,但眼神略犹豫,目光跟着姐姐转了半天,终于开口问:“姐姐们在家里,额驸对你们如何?”

  纯禧笑:“自然是好的,你们怎么好,当然我也怎么好啦。”

  温宪却垂下眼帘道:“我怎么不觉得好。”

  纯禧讶异,笑她:“舜安颜和你青梅竹马,难道还有不好的?”

  温宪摇摇头,坚持问:“额驸对你们,是君臣,还是夫妻?”

  纯禧这才明白,想了想当年的光景,便道:“刚嫁过去时,大家陌生又不习惯,那会儿算不得数吧。等彼此熟悉了,他虽然尊敬我,但并没有把我什么公主高高在上不可侵犯,我们会吵架还会打架呢。他们比不得舜安颜养在京城的公子哥儿,要不是我到底是公主,在他们眼里,哪儿有女人说了算的。”

  温宪满眼都是羡慕憧憬,姐姐嘴里的才是夫妻生活吧,舜安颜是对她好的,可他们不像夫妻,明明她为舜安颜废弃了公主府的规矩,可反过来舜安颜却自说自话遵守起来,看得出来国舅府对他的影响很大,从前打打闹闹都不在乎的事,现在动不动就搬出规矩来。他是对自己好的,她也能感受到自己被丈夫爱着,可是,这根本不像夫妻该有的生活。

  纯禧见妹妹神情黯然,早已深谙夫妻之道的人,不免担心她,轻声问:“他对你不好,还是有了异心?”

  温宪连连摇头:“他没做错事,大概是我要的太多了。”

  纯禧想了想,记得温宪刚才说什么“君臣”“夫妻”,推测该是他们家里规矩太大,唯有劝她:“所以事情总有好有坏,我们嫁得远,皇阿玛管不了那么多事,额驸们的顾忌也就少些。可你就在皇城根儿下,多少双眼睛盯着公主府,恐怕舜安颜也有他的不得已。你们才新婚多久,年纪都还小,慢慢来。”

  “我听姐姐的。”温宪也没有别的法子,又央求纯禧姐姐不要告诉额娘们,她怕长辈们担心,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兴许在旁人看来,就是她要求得太多了。

  纯禧公主知道这里头的轻重,自然都答应她,一样也悄悄与妹妹感慨:“在外头的时候想家,可真的回来了,见到阿玛额娘和你们虽然高兴,但宫里宫外一切都不同了,突然就明白,咱们的家早已不在这里。”

  那之后,得到皇帝恩准后,纯禧在温宪的陪同下,离宫到恭亲王府探望生父,恭亲王虽不至于奄奄一息,可缠绵病榻精神大不如前,勉强能坐起来见一见孩子。可他早就不认得女儿什么模样了,说的话也无非是那几句客套体面的,纯禧公主只有在祠堂祭奠生母时,感慨落泪,再离开王府时,没有丁点儿的眷恋。

  公主想了多少年的心愿,眼门前的现实,却与憧憬的完全不同,可见这世上还真是有些事,适合一辈子藏在心里憧憬着,永远保存一份虚幻的美好。

  寿宴前的两天,皇帝带太子与诸阿哥,宗室亲贵、科尔沁贵族以及外邦使臣在京郊围猎,但太后寿诞在即,不宜太多杀戮,便定下不可射杀食草的动物,只允许围猎猛兽,这样一来就要凭运气凭本事,一整天热热闹闹下来,大多人都是空手而归。

  太子猎了一头豹子,九阿哥猎了豺狼,其他阿哥们都空手而归,见太子走去皇帝身边,大阿哥在兄弟中间:“今儿你们可有人瞧见豹子了?我连豹子拉的屎都没看到。”

  众兄弟见大阿哥恼怒得说粗话,个个儿都闷声不响,只有九阿哥问大阿哥:“我猎的豺狼,大哥可看见了?”

  五阿哥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九阿哥不服气道:“我也没瞧见什么豹子,只怕皇阿玛也晓得放了什么畜生进去,这豹子莫不是自己跑来的?”

  大家都晓得,行围时,在圈定的地界儿里,会有人往里头放生准备好的猎物,从前无忌杀戮时,兔子狍子梅花鹿等等都会放进去,当然荒郊野外的难免有别的野兽闯进猎区,但太子这么拖了一头豹子出来,还真是稀奇了。

  此时十三十四阿哥从边上过来,胤祥高兴地对四哥说:“我们看了太子猎的豹子,当头一箭贯脑,太子射箭还是那么准。”

  十四阿哥可惜极了,正好走在八阿哥面前,满面不服气地说:“早知道不跟着八哥走了,连一只鸟儿都没见飞过去,要是跟着太子走,我一定被太子先射到……”

  “胤禵,你的箭术哪能与太子比?”八阿哥温和地笑着打断了弟弟的话,拍拍他的脑袋说,“过了皇祖母的寿宴,我们私下也能来试试身手。”

  此时皇帝身边的太监来了,请诸位阿哥过去说话。

  众兄弟齐齐到圣驾跟前行礼,皇子们丰神俊伟英姿飒爽,这样看一眼,直觉得皇室兴旺前途不可限量,在外人看来,足以是皇帝最大的骄傲。

  可正是如此美好的光景下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事,才让皇帝更加觉得可惜心痛。玄烨将儿子们一一扫过,朗声道:“你们都进去逛过了,现在朕派人在林子深处摆了一盘寿桃,已汇入你们一起出发,不论长幼,但凡最先取回来的,朕重重有赏,后日便将这寿桃进献给太后祝寿,也算是你们的孝心。”

  兄弟之中,胤禵突然跨前一步,道:“皇阿玛,我们的马匹都不如哥哥们腿长,可跑不过他们的。”

  四阿哥听得直皱眉头,可不敢在父亲和外人面前教训弟弟,微微垂着脑袋静观其变,但他实在低估了弟弟在父亲面前的受宠,只听皇阿玛笑着说:“年纪小心思简单得很,你们的马匹在平原上跑不过哥哥们,可进了林子,枝叶纵横交错,高头大马可不好走,就是你们灵活的时候了。谁先取得了就是赢了,怎么,你们还打算路上互相抢一回?”

  大阿哥忙笑道:“皇阿玛说笑了,儿臣自然是让着弟弟们的。”

  玄烨摆手:“不必让,凭各自的本事。”一面对太子玩笑道,“你的马是朕挑的,可别跑不过他们了。”

  如此,在侍卫们的引领下,太子率诸位阿哥准备再次出发,皇帝立在大帐前观望,边上朝臣们开始抓着机会溜须拍马,连那些外邦使臣都赞不绝口。

  皇帝面上挂着笑容,目光远远投向那一道道年轻的身影,可如今他却怎么也生不出从前的骄傲来,看到孩子成长他的确高兴,可背负着江山天下,背负着整个皇族的他,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惶恐。

  难道与朝臣和外邦斗了大半辈子,接下来他要跟自己的儿子们斗了?

  号角吹响,众阿哥策马而去,滚滚尘土许久才慢慢散去,玄烨已坐回了宝座,梁公公不知从哪儿回来的,借端茶的机会轻声对皇帝道:“万岁爷,今天的确没有准备豹子进场,这豹子怎么来的现下还不知道,豹子脑门上的箭的确是太子的,至于会不会假手他人,还有待追查。”

  玄烨冷冷看他:“什么都不知道,你来对朕说什么?”

  梁公公则尴尬地说:“今天四阿哥一直和太子在一起呢。”

  皇帝目光一紧,半晌没再说话。而这一边阿哥们如离弦之箭冲出来后,就各自散开钻入林子里去。

  太子之前一顿猛跑,可隐入林中就突然停了,马匹几乎就在原地打转根本不去找什么寿桃,他的侍卫紧紧跟随在周围,紧张地观察着一切动静。突然看到四阿哥的马匹出现时,还都拔刀要护驾,只等看清了是四贝勒,才纷纷散开。

  太子悠哉悠哉地引马走向胤禛,笑道:“你别见怪,他们怕林子里再有什么野兽出没,方才那头豹子,吓着他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