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12 赏画

  岚琪记得玄烨曾亲口说,怕松懈了朝政江山就会坐不稳,可现在他这何止是松懈,几乎就要不管了,他的那些忧虑呢?这是真的要保重身体,还是另有打算,而她又该如何自处,难道就这样无所顾忌地陪着他下棋说玩笑话,晃晃悠悠把岁月消磨了?

  想归想,最终还是坐下陪他下棋,但心思不意地就会表露在棋子上,棋局过半时,玄烨说:“别心事重重,专心下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朕就想歇一阵子,天下乱不了朝纲也乱不了,朕可是辛苦了四十年稳固下的江山,就是败,也足够他们几辈子去折腾了。”

  岚琪见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便道:“可您也不能天天在永和宫待着。”

  话一出口,玄烨就用方才那一副神情看她,就差开口央求留下他可好,岚琪无可奈何,重重摆下一颗棋子说:“不许给我添乱。”

  玄烨伸手在她脸上摸一把道:“口是心非,难道你不愿朕天天和你在一起?”

  岚琪矫情地说:“谁晓得是不是人家想天天和臣妾在一起。”

  这样一说笑,岚琪多释怀了几分,虽然皇帝又跑回永和宫“养病”是很奇怪的事,但帝王龙体是国之根本,眼下四海升平,虽然小麻烦不断,如以往三藩噶尔丹等动摇国本的大事一点儿没有,皇帝看似把权利交付给了太子,太子也没真扛起多大的担子,更何况有一班优秀的文武大臣辅佐开路,皇帝悠哉悠哉的这些日子里,朝野上下都很太平。

  待得寿宴临近,八方来朝四方来贺,京城里多了好多奇装异服的外邦人,皇帝偶尔才接见一两个重要的使臣,大部分都是太子和诸位皇子在应付,各贝勒府少不得多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日八福晋进宫请安,到延禧宫送来两块料子,说是西洋宫廷里贵妇人穿的,她们虽不知用来做什么好,且给额娘瞧个新鲜。

  但这些良嫔早年在明珠府就开过眼,见八福晋拿来,还笑着说:“西洋人多少年了,还拿这些来唬人,也就你们年纪小没见过。”更问儿媳妇,“惠妃那里去过了?”

  八福晋道:“东西送过去了,可大福晋在那儿呢,我过去她们该不好说话,去了也没意思。”

  良嫔却是笑:“皇上抬举我原本也是方便你们来探望我的,可你们不要做得太过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喜欢她,但就是有这么些无可奈何的事要去做。”

  八福晋脸上依旧是不大情愿,只是道:“儿臣会好好应付,胤禩在大阿哥那里也是做足了功夫的,听您的话大阿哥和太子两边都好好对待,额娘不必担心。”

  良嫔点头:“我知道你们聪明。”说着话,细细打量八福晋,见她如今发鬓上戴的珠宝,身上穿的绫罗,早非昔日可比,必然是八贝勒府里的日子宽裕起来,才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江南那边曹寅可见没少花心思,儿子有那样一个“大财主”在背后支持,越往后这日子必然要比兄弟们都过得好。

  她一笑:“大阿哥近来不如意,你们更要多花些心思了。”

  此刻永和宫里,四五个小太监搬来硕大一幅画框,说是皇上送来给德妃娘娘的洋画,岚琪那会儿正得闲,坐在屋檐下给敦恪梳头,便领着小姑娘一道来开眼界。

  小太监们麻利地将包裹着洋画的纸扯开,露出色彩斑斓的一角,果然很新鲜。可等两个小太监呼啦一下撕开所有的纸,只见赤身**的丰满女人半躺在画里,周遭一边惊叫声,岚琪慌忙捂住了敦恪的眼睛,喝令底下的人:“混账东西,赶紧遮起来。”

  可小公主却被逗得咯咯大笑,拉着岚琪蹦蹦跳跳地说:“德妃娘娘,那个人没穿衣裳,我要去叫宸儿姐姐来看。”

  岚琪又气又好笑,捧着小脸蛋叮嘱:“不可以到处乱嚷嚷,你可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哪能把那些没羞没臊的话挂在嘴边?敦恪最乖了是不是?”

  这样哄了半天,才和小姑娘拉钩保证不去外头乱说,岚琪就等玄烨回来要质问他什么意思,而皇帝在乾清宫应付了外臣后,兴冲冲就跑回来,进门就找那幅画,问岚琪:“东西你搁哪儿去了。”

  环春在一旁哭笑不得地说:“万岁爷,您送来那么一副赤身**的女人,奴才们吓得魂儿都没了,娘娘还怎么好意思搁在眼门前。”

  玄烨直觉得不可思议,再看岚琪板着脸,忙把梁公公喊来问他怎么回事,果然是乾清宫那边送错了,皇帝明明是让他们送一副风景画来给岚琪欣赏的,西洋油墨过几位洋大臣带来中华虽然早就不新鲜了,但难得那边名家之作,这次送来给大清太后贺寿,他挑了一副想给岚琪,结果真是出了洋相。

  皇帝骂了梁公公和几个糊涂的小太监了,让他们再取把画取来,便坐在岚琪身旁说:“都是那些奴才的错,难道你要怨朕?”

  岚琪脸颊红扑扑,在他身上轻轻一捶:“臣妾看见也罢了,姑娘还小呢,我兴冲冲领着敦恪一道看热闹,真是没吓着那丫头就是臣妾的福气了。”

  玄烨笑问:“敦恪吓着了?”

  岚琪无奈地笑:“没吓着,还兴奋地要去找小宸儿来看,您生的闺女可真了不起,臣妾这会儿心还乱跳呢。”

  玄烨腻歪着她说要揉一揉,问道:“那幅画呢?”

  岚琪见他一脸暧昧,含笑嗔怪:“还留着做什么,留着叫人家做坏事吗?”

  玄烨摸着她的手啧啧不已,感慨着:“西洋女人真是丰满极了,朕在乾清宫看过一眼。”他说这话就拿眼神在岚琪身上乱瞟,气得岚琪骂他,“青天白日,皇上可真是了不得了。”

  说话功夫,外头通报内务府送来器皿请德妃娘娘检查,是寿宴上要摆在外臣席前的用具,岚琪在镜子前整理了衣装,完全不理会玄烨自顾就往外走,皇帝反而眼巴巴地跟着她出来,还被岚琪说:“内务府的人都是小心眼儿,皇上在边上看着就好,别回头您多说一句话,他们将来给臣妾穿小鞋。”

  玄烨低声呵斥:“反了他们的。”

  岚琪却笑:“皇上对付大臣们,难道都是用吓唬的?臣妾可不委屈,他们再怎么着都是翻不出天儿的奴才,要紧的是有人办差就好。”

  而内务府的人发现皇帝也在永和宫,个个儿都伏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上一回惹怒了荣妃德妃的事的确没有被追问什么罪过,但这是他们被两位娘娘捉住的把柄,如今再如何尽心,也怕娘娘们秋后算账,今天见皇帝在此,都明白德妃娘娘但凡说个不字,他们就完蛋了。

  幸好这一批东西很令人满意,岚琪还夸他们的采买如今算盘打得更精了,打发了人带着东西下去,玄烨好奇地问:“你们这样事必躬亲,连器皿都要一件件查,再多十双手也忙不过来,朕若如你们一般治理朝政,还不得累死了?”

  岚琪洗了手,在环春捧来的匣子里挑了些槐花膏擦在手上,没有违背承诺提起上回他们弄虚作假的事,只是道:“家国之大,皇上这样做当然不行,可禁城再大总有地界,宫里的人头再多也数得过来,臣妾和荣姐姐早就习惯了。”

  玄烨手里把玩着玛瑙扳指,很佩服地说:“你们这些柴米油盐里,果然有很多大学问,明日朕再跟着你看看热闹,这么些年,还真没仔细看过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可前一刻还坐着好好说话,这一刻环春刚走开,玄烨就凑过来闻岚琪手里的槐花香,轻声说,“夜里我们赏那幅画可好?”

  岚琪心里热乎乎的,把他往后一推,就走开了。

  正好乾清宫急匆匆来人,说科尔沁的亲王刚刚到京城,太子派人问万岁爷见不见,玄烨便正脸色要离开,众人围着他将衣衫穿戴整齐,玄烨说:“科尔沁的人来,夜里朕带他们到宁寿宫觐见太后,要晚些回来,你自己用膳吧。”

  岚琪无奈:“怎么还是要来?”

  玄烨点头笑:“他们都知道朕在你这里养病呢,何况咱们还要赏……”可惜话没说完,就被岚琪推出去了。

  因皇帝下令直接在宁寿宫接见科尔沁的人,消息传到毓庆宫,太子正累得歪在枕上休息。

  他本想皇阿玛若不见,他也不见了,吩咐三阿哥或四阿哥去应付,等一天也不要紧,可消息传来要带去宁寿宫觐见太后,他长吁一声:“这还有完没完了,不就是给老太太贺个寿,哪里来的那么多人?”

  太子妃已带着人捧来朝服,见太子如此抱怨,耐心劝道:“我整理名册那会儿,你可就看到了的,这次宴客无数,那会儿你还说,不知道皇阿玛会不会带着你一道接见使臣亲王,如今皇阿玛让你独当一面,你怎好抱怨。皇阿玛做了四十年皇帝,至今孜孜不倦勤勉辛劳,胤礽,你也要学得皇阿玛才好。”

  胤礽满面怨气,却无法反驳妻子的话,唯有冷冷一叹:“可这一切比我想象得突然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