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707 觉禅氏的执念

作者:阿琐

  原以为会被父亲劈头盖脸地责骂,胤禛甚至担心会不会让等在外面的胤祥担心和误会,没想到父亲是这个态度,还说他会去听母亲解释,心中更是明白了父母之间的情分,父亲显然故意在他面前如此表示,用意可想而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禛知道,这对他而言有利有弊,可他绝不能辜负甚至糟践了,忙捡起折子站起来,想要好好办了这件差事,将功赎过。

  玄烨不意朝外头看了眼,发现十三阿哥在那里,便问道:“胤祥是你带来的?”

  胤禛道是,又说十四弟跟八阿哥出宫去了,一面匆匆将两本折子扫了几眼。玄烨见他已上心,知道儿子一向勤勉,不免欣慰。其实太子作假的事他已消气了,反正太子让他失望的何至于此,而他不希望,胤禛有一天站在自己面前,嘴里也再无半句真话。看着十三阿哥在外面,不自禁地就问:“为何带了胤祥进乾清宫,却只是让他等在门外?”

  胤禛犹豫了一瞬,决定坦白,严肃地说:“儿臣为太子作假的事,此刻不仅知错了更有些后怕,担心独自来见您,难免惹人好奇或叫什么人怀疑。独自来见您,是不想让十三弟知道儿臣这么荒唐。皇阿玛,这都是儿臣的私心。”

  这样的答案,虽然让玄烨倍感无奈,可总好过儿子随口敷衍说碰巧之类的,现在好歹还能听真话,胤禛虽不言明他们兄弟之间已有了嫌隙,可明摆着的事,谁不懂呢。

  玄烨冷声道:“跪安吧,别忘了朕交给你的差事。”

  胤禛称是,恭恭敬敬行了礼,躬身退到门前,才转过身就听父亲在背后说:“再有下一次,朕绝不轻饶你,别让你额娘伤心。退下。”

  他不敢再回身,又道一声是,匆匆出了门。

  外头十三阿哥见兄长出来,迎上前问:“可要我向皇阿玛请安去?”胤禛摇头:“皇阿玛正忙,交代我几件差事就让跪安了,他看见了你在外头,跟我提了你的功课,很是赞赏。胤祥,快些长大,和四哥一道当差。”

  十三阿哥听得双眸熠熠生辉,重重点头道:“四哥,我永远都跟着你。”

  兄弟俩并肩出去,模样身量已不再像从前那样差别大,再过几年胤祥长壮实了,就该分不出兄与弟的区别。皇帝悄悄站在窗下望着他们,突然想,若是胤祚还在,如今东宫动摇的时候,那孩子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又会是什么光景?眼下他有心栽培胤禛,还不知能不能有好的结果,但若胤祚还在,他必然会选择老六,再想胤禛之智,他能不能好好扶持亲弟弟?若换做十四呢?

  玄烨晃了晃脑袋,苦笑一声:“罢了,有心栽花花不发,朕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一次,但求能者居上,随缘吧。”

  中秋节过后两日,内务府重新呈上预备太后寿宴上用的器皿,他们大概本以为荣妃德妃再仔细也不能一件一件查看,上一回就以次充好混在里头,谁晓得两位娘娘真是怕不够忙的,竟叫全部送去一件件查验,都是在宫里二三十年看过好东西的人,虽不比行家那般眼睛毒,可次品实在相差太大,本对付寿宴上光线太暗,且只是盛放菜肴的碗盏,根本不用太在乎,可上头较了真,就容不得他们作假。

  此刻景阳宫里乌泱泱摆了一院子的器皿,荣妃照旧一件一件翻着看,岚琪这头站在屋檐下,内务府的人就在她脚边跪着。刚刚提起了良嫔那里分例还在贵人的品级上,那首领太监连连掌嘴,自称忙疯了实在没顾得上,让手下小畜生欺了良嫔娘娘。

  岚琪冷冷道:“你是辛苦,我体谅你,赶紧把缺的补上,去给良嫔娘娘陪个不是,就当没有这事儿,照旧用心办好寿宴的差事。”更唬他,“器皿的事,我和荣妃瞒着还没叫皇上知道,你们心中有数,再出差错,咱们新账旧账一并算了吧。”

  地上的人磕头如捣蒜,没有敢不答应的话。不久荣妃过来,亦冷声道:“总算拿来像样的东西,你们也实在是过了,这么半年各项置办下来,当我不知道你们从中捞多少油水?想着是太后的喜事,就给你们点辛苦钱,可你们好歹把事情做得漂亮些呢,这都是要端在皇亲贵戚和外来使臣面前的东西,你们这是打算丢了皇家的颜面,再丢了大清的颜面,脖子上到底生了几颗脑袋?”

  一众人唬得连连告罪,岚琪朝荣妃使了眼色,荣妃再训斥几句就叫他们带着东西撤下了,吓唬他们回头她还要再查,别以为过了这一关,就能再以好充次把眼门前这些都偷偷换了。

  等进门歇下,荣妃饮下半碗茶,气冲冲道:“这些狗东西,我们俩脾气好,就把我们当傻子了吗?要不是指望他们办事,早就法办了,且等这一回太后的寿宴过去,咱们再找他们算账。”

  岚琪劝她别再气恼犯了头疼,但说起内务府当差,这次必然是做过头,可他们一向是圆滑的,提到这次良嫔被短了分例的事,不禁奇怪:“他们欺负什么人不好,欺负良嫔图什么?”

  荣妃却道:“既然好几个月了良嫔自己都不吱声,她心里一定也有算计,你去问她反而不好。”顿了顿,稍稍犹豫后再劝岚琪,“她如今母凭子贵到了这一步,八阿哥那么优秀,没叫亲娘养过一天却如此孝敬,如今宫里宫外谁不说八阿哥好?未来会怎么样,真不知道,我一向劝你和她少些往来,如今更该小心了。”

  岚琪颔首道:“就是觉得奇怪,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荣妃闲闲地说:“终究是自己的骨肉。”

  但这句话却没有让岚琪认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觉禅氏眼中从没有过什么骨肉,八阿哥是她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她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儿子的冷酷无情,也许岚琪不是好奇良嫔现在到底想什么,反而是好奇八阿哥夫妻俩,究竟明不明白生母对于他们的利用,他们母子婆媳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至于这件事,荣妃虽然劝岚琪不要过问,但良嫔那里得到了该有的分例后,知道是德妃出面干涉,不能不过来致谢,提起来了,岚琪顺口便问:“这么久了,我们时不时见面的,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不是我故意要疏忽你在延禧宫的日子,是实在觉得不会有这样的事,就完全放心了,反而叫他们钻了空子。”

  谁知良嫔竟是淡定地承认她故意这么做,目的很简单:“臣妾想总有些什么事,好让八阿哥夫妻俩为臣妾奔走,他们觉得为臣妾做了些什么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才能更进一步,彼此再多几分信任,让他们觉得自己被臣妾需要者。”

  岚琪呆呆望着她,觉禅氏继续道:“娘娘不必担心,臣妾做这些事,不会有半分针对您,或要给您添麻烦,咱们这么多年了,臣妾的心意和愿望一直没变,这宫里值得我费心去对付的,只有那一位了。”

  岚琪心里沉重:“你到如今还没放下,都这么久了。”

  良嫔点头,甚至还提醒德妃娘娘:“只有娘娘一人知道臣妾的心意,只要您不误会,臣妾并不在乎旁人如何看待,但有些事未免殃及池鱼,还请娘娘多多留心几位阿哥,别叫他们为了什么事卷进麻烦里,也请您一定要相信,臣妾眼里只有惠妃。”

  岚琪皱眉,听着这些话,不免在私心里挣扎。她一直都明白自己对觉禅氏的成全可能是她一生最大的恶,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利用觉禅氏盯着惠妃的一举一动,现在才要对她说不吗?但问:“你到底要对她做什么,这把年纪了,还能把她怎么样呢。”

  良嫔漂亮的眼睛里只有寒森森的杀意,朱唇微微一动:“这不是有大阿哥么,那才是她的一生。”

  这句话更是戳到了岚琪最最自私的地方,她所担心的是自己的“纵容”,算不算在算计皇帝,又或者说何必自欺欺人,这件事她都算计了十几年了。可问题也在于,玄烨明知道她利用良嫔,甚至两人在言语间提到过,是玄烨先默认了的。

  思绪在脑中千回百转,利益当前,情意当前,岚琪最终只淡淡地应了声:“你别伤了自己,就好。”

  延禧宫被亏待的事,就这么过去了,渐渐有闲话传到宫里,都晓得是八福晋为亲婆婆在德妃面前求情,而这事儿不管找不找惠妃商量都不免尴尬,传言多了,八福晋倒是大大方方来长春宫向惠妃解释,说是在德妃面前不小心说漏嘴,被德妃追问才讲的,反正她笃信惠妃不会去永和宫问个究竟,这件事就看自己能不能从容应对。

  而永和宫里根本没把他们婆媳如何放在眼里,岚琪忙着对付准备寿宴的事,还要应付率性的皇帝,玄烨今日又突然跑来在她屋子里歪着,等她看过御膳房呈送的菜单,揉着脑袋进门时,才想起来皇帝在这里。

  只见人家悠哉悠哉靠在枕上,翻看她不知撂下多久没碰的话本子,看到有趣的地方,情不自禁就露出笑容,倒是这样安宁的神情,让岚琪心软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