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98 难道可笑吗?

作者:阿琐

  玄烨伸手抵在岚琪的额头上,将她往后轻轻一推:“还用得着你来勾引?”

  话虽如此,两人到底一笑了之,玄烨假寐不过半个时辰就抖擞精神,让梁公公将乾清宫的事搬来慢慢做,今天和后几日安排要见的大臣也都重新安排过,看着福全常宁如今的年纪身体就不好了,皇帝终于明白自己也到了该收敛的年纪。(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没日没夜地操心国家大事,反正他做得再好,也会有官员百姓说他不好,可他还想长长久久地好下去,那些不急于眼门前,但是确想实现的抱负还有很多很多。

  一下午,岚琪盘膝在炕头为小宸儿和敦恪绣手帕,俩丫头在宁寿宫看了场戏回来后,就成天拿着手帕甩来甩去,看得出来温宸为了哄妹妹高兴,妹妹乐意做什么就陪她做什么,孩子如此善良体贴,做额娘的怎好不支持,答应给她们绣丝帕,她们都来问好几回了。

  可惜岚琪的女红只能应付应付,没有良嫔那般巧夺天工的技艺,良嫔这么多年闲着就照旧琢磨这些,比起十几岁那会儿可是更加精进,岚琪则是忙忙碌碌难得闲下来,她更乐意看棋谱和话本子,偶尔才会戳几针。这会儿岚琪看着手里几条僵硬的柳枝,皱眉犹豫片刻,还是硬着头皮继续绣下去,玄烨坐在桌前看到她这模样,不禁暖暖一笑,而后继续看他的折子,各自相安。

  皇帝在那儿待了大半天,傍晚时分终于把梁公公搬来的这对处理完,虽然全国各地纷至沓来的折子从没有停歇的时候,皇帝光数数折子,不用踏遍每一寸土地,就能知道国土幅员何其辽阔。

  此刻岚琪正好端茶来,见他站起来了,就问:“幸好是歇了,一会儿就该要点蜡烛,臣妾就该来催您了,回头点一屋子蜡烛,算乾清宫的还是永和宫的?”

  玄烨恨道:“堂堂大清的皇妃,连蜡烛都要数着点?”

  岚琪笑着等他喝完茶接过去,一本正说:“金山银山可就是从点点滴滴里挣下来的。”

  她转身要走,玄烨跟出来,刚想说要她陪自己去散步醒醒神,可却听岚琪吩咐底下:“阿哥们要回来了,点心准备好了吗?”

  底下宫女则尴尬地说:“娘娘,您怎么又忘记了?”

  岚琪一怔,脸上飞红,这一天又一天,她的习惯几时才能改,偶尔连环春她们都担心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她不知道玄烨跟在身后,径直往闺女的屋子里去,玄烨站在门下看她,绿珠却悄悄避开主子凑过来,轻声道:“万岁爷,您今天来了可真好。”

  “怎么了?”

  “今天十三十四阿哥本说来用午膳,娘娘让奴才们准备了一桌子的菜,结果等得公主们都饿坏了也没见踪影,那会儿才派人来说不来了。”绿珠满脸的心疼,“娘娘总是会记不得,到时候了就让奴才们给阿哥准备点心,每次这样娘娘就会伤心一会儿,可她不让奴才们告诉您。”

  玄烨一直知道岚琪舍不得孩子们搬走,可没想到这样严重,又听绿珠说:“今天娘娘是不高兴了才歇午觉的,平日里不大歇,怕夜里睡不着。”

  玄烨皱眉点了点头,将梁公公喊来问十三十四阿哥今日在做什么,听说骑马去了,不免生气念叨:“那是一半正一半玩儿的事,平日也罢了,答应了为什么不来?”

  再想他进门时岚琪那股子高兴劲儿,若是如绿珠所说,不高兴了才歇午觉,那自己突然到来让她惊喜,倒是不意地安抚了她被孩子们伤了的心,自己才略觉安慰。而她刚刚忘记了儿子们不会再下学到永和宫来,尴尬之下话也不说就跑去女儿屋子里,想必是怕脸上有不好看的神情让自己瞧见,这样又让玄烨很心疼。

  他回身坐着等,果然半天才见岚琪折回来,假装说以为皇帝还要看折子,以此来解释她突然离开的缘故,玄烨明明刚才还听她讲点蜡烛的事,她是知道自己歇下了的,竟然不记得自己才说过的话。玄烨心疼极了,挽着她的手说:“咱们去太和殿看夕阳,你还没见过吧。”

  岚琪茫然地望着他,笑道:“怎么想起这个来?”

  玄烨不言语,朗声吩咐人准备轿子,便与岚琪一前一后,晃晃悠悠绕过乾清宫保和殿,下了轿子,岚琪一路念叨着:“日落有什么可看的,夕阳不都是那个模样?”

  可玄烨却牵着她的手一步步登上太和殿,看了日晷上的时辰,让她到里头等一等,自己在外张望了半天,没多久就兴奋地跑进来拉着岚琪跑到丹壁之上,夕阳斜射,满目金沙浸染的世界,汉白玉的基座也熠熠生辉,梁栋背光处投下一道道颀长的黑影,更显得铺洒在地砖上的金色夕阳耀眼夺目。

  岚琪一步一步走出去,走过一栋栋梁柱,金光黑影在她脸上交替,再直视黄橙橙即将西坠的太阳,一时眯了眼睁不开,可手却被人暖暖地捏住了,扭过头玄烨正温情脉脉地看着自己,说:“我会多抽空陪陪你,咱们从前没有孩子时,你不也好好的,离了他们,就是回到了从前了不是?”

  “怎么说……这些话,我可不在意。”岚琪言不由衷地别过脸,身边的声音满不在乎地说,“你不愿提起,就不说了。”

  金色柔光淡化了岚琪面上年龄的痕迹,也抹去了玄烨脸上的沧桑,两人立在夕阳里,浑身金光灿灿,真像是回到了当初的年华,许久许久她才问玄烨:“等我老得走不动了,想看夕阳却爬不上太和殿,怎么办?”

  玄烨嗯了一声,笑意融化在温暖的阳光里,慢悠悠道:“若是还讨人喜欢,我就背你上来。”

  岚琪晃了晃他的胳膊:“那就说好了。”

  两人在夕阳散尽前离开太和殿,回到永和宫时天色已暗,玄烨本以为岚琪会高兴,可她眼底的神情始终郁郁不展,伺候晚膳时,只有和两个女儿说话才笑得真诚。

  皇帝夜里要批折子,岚琪又坐在灯下为姑娘们绣丝帕,玄烨时不时都看她一眼,不知怎么难耐那份心疼,索性撂下手里的事朝她走来,岚琪听见动静抬头问:“要歇了吗,今晚真的不走了?”

  “不走了,你不要总赶人走。”玄烨不耐烦,指了指她手里的绣绷嘲笑,“这么难看,闺女们肯用?一早说了,总是绣花把眼睛弄坏,不要你做这些事。”

  “可她们……”岚琪刚要解释,玄烨劈手就夺下了她手里的东西,眼看着自己被横着托起来,她忍不住轻捶他的胸膛,“别闹了放我下来,小心你闪着腰。”

  玄烨把她往床榻上抱,嘴里不乐意地说:“身无三两肉,朕抱你都闪了腰,那是真老了。”

  怀里的人一下就窝进了床榻,玄烨一脚跨在床上,跨过她的身体将她束缚,岚琪动弹不得,连声说:“不要闹了,咱们还好好说话成不成?”

  玄烨却道:“一张嘴你就避开,只有这样才能好好说。”

  他居高临下,热热的气息扑在岚琪面上,能高高说才怪了,她不由得扭过脸不看他,可玄烨却问:“你到底为什么舍不得儿子们搬走?今天那两个混小子,又惹你伤心了是不是?”

  岚琪心头一颤,想要把脸埋进褥子里似的,可玄烨轻轻捏她的下巴把脸掰过来,星眸深邃,全映着她烦躁不安的脸,可皇帝却耐心极了,再问:“说不说呢?朕等着你。”

  “骗人的。”岚琪眼角湿润,竟是恼怒,“明明说不想说就不说了。”

  玄烨一点儿不让步,道:“可你呢,咱们不是说,不高兴了就要讲清楚,朕来陪着你想你高兴,给我看脸色不要紧,可你不高兴我会心疼。”

  岚琪抿着嘴,怕自己会哭似的,身上的人却温柔地俯下身来,减去了怒意哄着她:“告诉我,若不然,就让他们再搬回来。”

  岚琪愣了半天,开口道:“臣妾怕他们心智还未长成,却了别处受人引诱,不能养成好的品格。”

  玄烨立时将刚才的话还给她:“骗人的。”

  岚琪负气鼓着嘴,想要动却被死死遏制住,急了便说:“我可不是小姑娘了。”但气势立刻便弱下来,扭过脸时眼泪不自觉地淌下,玄烨热乎乎地抹在手里,心疼坏了,终于放开她将她抱起来,岚琪蜷缩在他怀里,浑身散了架似的,心底的怨艾渐渐散开,那些话很自然地从心底冒出来。

  “我总是想,孩子还小,我就不老,可他们突然就离开我了。总是想……不能天天等到你来,我总还可以等儿子们回来。”她挣扎了一下,“可我已是祖母了,孩子们都能跑着喊我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念头,不可笑吗?”

  玄烨垂首将她深深一吻,唇与唇相触,几乎叫岚琪喘不过气,玄烨松开后亦是微微喘息:“朕也总想着你,难道可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