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95 母凭子贵

作者:阿琐

  岚琪尚未完全恢复精神,呆呆想了许久,昨晚的热闹不亚于胤禛出嫁,她被灌了好多酒,虽不至于酩酊大醉,好些事也记不起来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孩子们来敬酒的画面从眼前掠过,像是真没见着那个讨人喜欢的八福晋。

  玉轻声道:“奴婢是听见底下小宫女嚼舌头的,具体真假还不晓得,说是八福晋三天前在九阿哥十阿哥的喜宴上小产了,未免咱们公主出嫁不吉利,所以瞒着没有报上来。”

  岚琪猛地醒过神,问道:“真的假的,你再去打听没有?”

  玉忙道:“奴婢急着来伺候您,训斥她们不要胡说,其他的还没打听,您若想知道,奴婢这就去问问。”

  岚琪犹豫须臾,摇头:“罢了,惠妃有她的主意,再等等看她怎么说,我们胡乱打听反而显眼。”

  果然这事儿不能没有下文,岚琪带着敦恪和小宸儿用早膳时,外头就有话传进来,说惠妃一清早去了宁寿宫,告诉太后八福晋小产了的事,说这阵子还不宜挪动,暂时要养在长春宫里,更道是怕给喜事蒙上阴云,才瞒着不报。

  “宸儿,一会儿跟额娘去看望八福晋,你去拣几样甜糯漂亮的点心让她们用盒子攒好,咱们带过去。”岚琪一下没了胃口,倒也不是觉得遇上这事儿晦气,她女儿订婚宴都死了人呢,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反而是恼惠妃这样做,八福晋该多可怜。失去了孩子的女人,还被人嫌恶倒霉关在屋子里,怎么惠妃在她们姐妹之间那么会做人,对待小辈就从来都不能好好尊重一下,哪怕把她送回去也好。

  之后哄敦恪吃罢了早膳,因这几天玩疯了咳嗽,便不好带她出门,只领了小宸儿往长春宫来,岚琪都不记得自己上回登门是几时,反正今天来也不是看惠妃,她来时荣妃刚刚派吉芯过来问候,惠妃则客气地迎出来说:“你这几天忙得什么似的,这会儿不好好歇着,打发宫女来一回就是了。”

  两人一路走进去,岚琪故意道:“我听外头人讲,姐姐瞒着不说,是怕我嫌遇上这事儿晦气?”

  惠妃略尴尬,且道:“我知道你不嫌弃,可也是我的心意,闺女出嫁总是喜气洋洋好些,儿媳妇的事已这样,我多照顾她些就好。”

  岚琪欠身致谢:“难为姐姐这番心思。”之后没再多说什么,往八福晋屋子里来探望她,小妇人气色是不好,身体弱心情不佳,想想也不会好。

  岚琪本想这孩子兴许也会说几句口是心非的客套话,但是八福晋除了恭喜德妃娘娘得了贤婿外,就温柔娴静地微微笑着,只听长辈们说话,不论惠妃在或半途中去迎佟妃派人来问候,八福晋都没提自己的事是否给公主出嫁带来晦气,若是提起来,就坚强地笑着说很快就能把身子养好,再无半句违心的话,不知怎么的,岚琪反而看重这孩子了。

  想要得到别人尊重,首先要自重,八福晋若是为了迎合而说什么她给人添麻烦的话,就实在对不起可怜的胎儿和她身为皇子福晋的尊贵,至少在岚琪看来,她更愿意看到八福晋这样低调而自强的孩子,但如惠妃,与她相类似的人,或许更愿意看到一个处处都谦卑的儿媳妇。

  公主出嫁,九日方回门,八福晋在温宪公主回门前离宫,这几日胤禩虽时常到长春宫看望她,奈何在惠妃眼皮子底下处处谨慎,终究不能释怀。果然一回到家中,妻子就在他怀里嚎啕大哭,但是哭过后就变得坚强,说她会好好养身子,将来再给胤禩生孩子。

  胤禩却是自责:“只怪我没有本事,在后宫里说不上话,才会这样委屈你。”

  八福晋轻抵他的双唇,温柔地说:“将来你在朝堂上挣得本事,后宫的娘娘们自然会高看我们一眼,我也不会再让自己出这种事,往后再不许你说这种话,我们不能先轻贱了自己。”

  娇妻如是,更叫胤禩生出要好好做出一番作为的决心,哪怕只是为了让妻子往后不再被人欺负,也足够他挺起腰杆去面对那一切。

  但是八福晋还是说了悲伤的话,嗫嚅着:“我听得长春宫里的人窃窃私语,仿佛太医说我甚至不好不宜生养,可是我想四福晋那会儿也都说她不能生,兴许我还是有希望的。”

  胤禩爱怜不已,神情郑重地与妻子道:“咱们都是生来孤独的人,好容易遇见彼此,既然生孩子是那么危险的事,我宁愿不要孩子,也要你保重身体。”

  八福晋抿着唇不说话,半晌才轻声道:“王府里时常来说,要挑选好的人来伺候你做妾侍,就是等不及我这么久都没有好消息,这下子她们更加有话说了,胤禩,要不你就收几个侍妾在房里?”

  胤禩却道:“不必听他们的话,虽然我不能应允你这辈子不纳妾,但是我绝不主动纳妾,皇阿玛若有安排我不能不从命,可是我这辈子,有你就足够了。”

  八福晋热泪盈眶,摸着丈夫的脸颊说:“我会好好的,咱们要活出样儿来给人看看。”

  贝勒府里带着几分凄凉的温暖,不禁叫人唏嘘,相比之下温宪公主这些被宠爱着长大的人,真真是不懂什么叫世间疾苦和人情冷暖。她们的世界里没有不顺心,根本无法体会八阿哥夫妻俩这种悲凉的坚强,同样是金枝玉叶皇帝的孩子,红墙金瓦下的世界,也有着云泥之别。

  五公主风风光光回门来,突然以**的身份在宫外呆了那么多天,其中不乏要自己应付宗室亲贵里的人情往来,新娘子一见了祖母就撒娇,抱怨说家里琐事太多她不想再应付,能不能别让皇室里那些福晋夫人往她的公主府跑。

  太后事事顺着她,哄得孙女高兴老人家就高兴,可岚琪多少觉得孩子这样太过张扬,她还有妹妹,妹妹们还是会嫁去远方,只怕她做得太过招摇,将来惹人嫌。可是她又忍不住觉得女儿才新婚,好歹让她高高兴兴两年,等醒悟过来时岚琪才发现,女儿就是被她们这种心思一点点宠到了如今的模样。

  好在女儿新婚燕尔,回门的礼仪之外,根本不会没事儿往宫里跑,那之后小夫妻来好好在公主府里过日子,岚琪就更觉得一时半会儿不必说这些话,倒是私下与玄烨在一起,会提到皇阿玛十几年来的用心能不能被女儿好好对待。

  玄烨却不屑地说她:“朕的女儿,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荣宪她们虽然远嫁,也绝不会有人欺负怠慢她们,她们可是大清的公主。至于朕对咱们闺女的用心,那是朕对你的情意,就看做额娘的你,怎么回报朕了。”

  岚琪便懒得再对这个溺爱闺女的皇阿玛提起这种事,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还比闺女矮了一截似的,自然这都是玩笑话。

  待得正月一晃而过,二月初便是佟贵妃的册封礼,此外一同晋封的妃嫔不少,除了景阳宫十二阿哥的生母万常在,和钟粹宫十七阿哥的生母陈常在晋封定贵人、勤贵人外,这次光是嫔位就晋了三人。

  密贵人和戴贵人分别晋了密嫔和成嫔,想来密贵人一向受宠且“生育”两位皇子,晋封嫔位理所当然,而戴贵人膝下有七阿哥,诸位皇子生母如今都抬举了地位,戴贵人常年在宫内安分守己,皇帝没忘记她也是应该的。

  可是和贵人年轻轻的,子嗣之上尚无建树,得宠也只是近来才有的事,竟跟着一道水涨船高,进宫没几年就到了嫔位,想想其他几位熬了十几年才到这一步,瓜尔佳氏如今果然是光芒万丈。

  此番晋封的人不少,且几乎都给了封号,再者六宫总算有一位地位冒出头的贵妃娘娘,格局便与从前很不一样。宜妃她们也不必再非要和德妃荣妃一较短长,总有贵妃压在上头,往后她们又都一样了。

  但岚琪这边却不在乎这种事,反而在乎的是钟粹宫里,如今端嫔与成嫔齐肩,而陈常在也晋了勤贵人,唯有布贵人的位份一点儿没动,岚琪把布贵人当做亲姐姐一样看待,不愿她受一点委屈,可这次的事全是皇帝和太后定下的,她虽不至于没插手的余地,但看看受封之人身后的背景,也能明白皇帝的用意。

  如今诸位阿哥的生母,再不济也都有了贵人的身份,八阿哥七阿哥几位更是有了嫔位娘娘的母亲,孩子们开始在朝堂上行走了,皇帝为了他们的着想,这是让后宫母凭子贵的道理。

  岚琪私下里与布姐姐说起时,也明明白白告诉她:“到底她们都是生养了皇子的,阿哥们如今开始办差,生母贵贱,这里头便有文章要做。姐姐若是在乎,我能为你争一争,可若不在乎,我也断不会叫谁欺负了你。”

  反是布贵人不在意,笑话她:“我说你这几天怎么心事重重的,这地位高低有什么要紧的,宫里谁不知道你待我好,布贵人这三个字如今也很吃得开了,我心里明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