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94 公主出嫁

作者:阿琐

  温宪眼中含泪,深情地望着母亲,声息软软:“额娘,我小时候不听话老惹您生气,那会儿我不懂事,您别记在心里可好?”

  岚琪笑悠悠道:“额娘当然要放在心里,这是你留给额娘最宝贵的记忆,将来你生儿育女,看着他们调皮捣蛋,头疼辛苦之余,会和额娘一样觉得很幸福。(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一面捧着女儿的脸颊心疼道,“不要再哭,明早眼睛肿得核桃似的,新娘子就不好看了。”

  温宪腻在她怀里说:“额娘,我是真舍不得你。”

  岚琪几乎有些把持不住,缓缓呼吸几下,稳定心情后笑:“也就一时半会儿心头热,过几天就不会舍不得了,额娘盼着你过得好,舜安颜他……”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岚琪本想说,舜安颜将来给皇帝办差,国舅府自有他们的立场,未来朝堂皇室不晓得会发生什么变故,希望女儿不要轻易卷进去。

  大清朝廷对公主的宽容比不得汉唐,她不希望女儿被人非议,只愿她一生平安幸福。可是这些话,现在说来太过现实和残酷,女儿美好的新婚生活尚未开始,何必担心遥远的将来,眼下甜甜蜜蜜就好。

  “舜安颜怎么了?”温宪却问。

  岚琪笑着说:“舜安颜一定会疼你。”

  温宪双颊绯红,却扬脸骄傲地说:“他不敢不疼我呢。”

  如是,岚琪收拾好首饰匣子,洗漱更衣后便与女儿相拥而眠。这虽不至于坏了规矩,可也不是该做的事,但能计较的她们的人不会在乎,在乎的人没资格计较,她明白自己如今站在了怎么样的地位,偶尔做一些出格但无恶意不伤人的事,也没什么不可以。

  翌日元宵,天未亮,喜悦的气氛便充盈在整个皇城,温宪公主早早赶回宁寿宫去梳妆打扮,荣妃佟妃赶来永和宫陪着岚琪,所有事都有条不紊地照着规矩来,宫里的人早就熟门熟路,一切都很妥当。

  母女俩昨晚虽已相拥而眠说尽悄悄话,也无法缓解不舍之情,待见温宪凤冠霞帔进门,岚琪登时就将泪水含在眼中。娶媳妇和嫁女儿的心情果然不一样,如今温宪还是嫁在京城,她就舍不得,荣妃、布贵人她们把女儿嫁去草原,更是何等心酸,才算是体会了她们当时的眼泪。

  新娘从宁寿宫、乾清宫一路过来,必然在祖母和父亲面前掉过眼泪,此刻双眼泛红,一见母亲含泪,自己也把持不住,在喜娘的劝说下将礼仪做全,岚琪也绷住了情绪没有失态,总算一切顺利。更何况她的女儿嫁在京城,众公主中头一份,她再表现出太多不舍,实在是对其他有女儿的妃嫔的不尊敬,转换心情后便喜笑颜开,她也是做岳母的人了。

  是日喜宴上,八福晋未列席,因宾客众多人来人往,没有人特别在意,但觉禅贵人少不得比旁人多看一眼。香荷几番打听后告诉她,八福晋似乎不舒服留在长春宫了。觉禅氏再看惠妃言笑如常,瞧不出半点异样,一时猜不到八福晋哪里不好,见座上太后不提,德妃几人也不提,便只能静静等待之后的消息。

  此时宫外公主府中摆宴,乌泱泱几十席,四阿哥、五阿哥作为兄长将妹妹送嫁,五阿哥私下与兄长说:“这公主府实在气派得很,得亏温宪是个公主,若是个皇子,我都要嫉妒她了。”

  五阿哥与温宪一并在宁寿宫长大,虽非同母兄妹,关系也十分亲厚,温宪与他言笑打闹比起亲哥哥来更放得开,今天两人到婚房去看她时,就说了好些玩笑话,新娘子在兄长面前一点也不矜持,可胤禛却不知为什么有几分舍不得,自然这点心思不会轻易露在脸上,此刻听五阿哥这样讲,不禁笑道:“别人若是这样说也罢,你还说这些,皇祖母对你们俩的偏心,宫里谁不晓得?”

  五阿哥却苦笑:“偏偏我有个不牢靠的亲娘。”

  这话有些尴尬,胤禛不知怎么接下去好,正好一拨大臣涌来敬酒,可他们俩还要回宫交差的,不敢多喝酒,国舅府的亲眷便纷纷来给两位贝勒爷挡酒。隆科多更是喝得烂醉如泥,唯恐在公主府失态惹出祸来,早被他们家的人带走。

  胤禛便听五阿哥说:“这个隆科多,佟大人治家有道,国舅府中英才辈出,偏偏出了这么个纨绔子弟,只比我们虚长几岁,到如今连个正差事都没有。四哥你可要留心了,国舅府怎么说也算你半个外祖家,如今又与温宪结了亲,将来好事儿自然共荣,若是遇见麻烦事,可别叫隆科多之类给牵连了。”

  “你没喝酒,话可不少。”胤禛淡淡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可心里想起三阿哥曾与他讲,要留心宫里宫外的事,听五阿哥如今的谈吐,可见兄弟们都已开始学会怎么做一个皇子大臣了。

  喜宴不能无休无止地下去,约莫宫里要散的时刻,四阿哥和五阿哥便要回宫复命,国舅府来的亲眷都相送出来,舜安颜因有家人挡酒,只是微醺,四阿哥本想说几句身为舅兄的嘱咐,奈何周遭太多的人,大家最终只是互相一笑便散了。

  两人赶回宫,果然宫内喜宴将散,听说公主府一切妥当,太后十分高兴,而他们也正赶上好时候,太后道:“你皇阿玛刚下旨晋封了宫里几位娘娘,佟妃如今已是贵妃之尊,你们去给她行礼贺喜才是。”

  兄弟俩赶紧过来道贺,佟妃谦逊地说:“尚未行册封礼,阿哥们不可乱称呼,还是像小时候那会儿,喊声佟娘娘就好。”

  那之后酒席便要散了,太后说他和五阿哥一天奔波辛苦,让他们早早离宫回府里歇着,连带毓溪也不必伺候太后和德妃,夫妻俩径直从宴席上退下,一道往宫外走,只等坐上自家的马车,才彼此舒口气,胤禛笑道:“辛苦你了,接下去还有弟弟妹妹,我是额娘膝下的长子,少不得劳动你。”

  毓溪甜甜一笑:“将来也要给我们弘晖找个贤惠聪明的媳妇。”

  胤禛笑她:“变着法儿夸自己呢?”

  毓溪娇嗔,躲在他怀里,夫妻俩便依偎着互相温暖疲倦的身体。毓溪将宫里的事一件件数给他听,提起大封六宫,说这一次晋封受惠的妃嫔不少,连延禧宫的觉禅贵人都晋了位,皇上像是早就有的主意,内务府已为她拟定封号,往后就唤作良嫔,掌延禧宫主位,也是正的娘娘了。

  胤禛倒不意外,“胤禩能干,皇阿玛能抬举胤祥,自然也不会忽视了胤禩,老八是个人才,与他共事的大臣无人不称好。”

  毓溪笑问:“比你还好?”

  马车外引路的灯光隐隐照进来,胤禛只能朦胧看见妻子面上的轮廓,可就是因为五官的精致漂亮,此刻才能分得清眼睛鼻子,隐隐约约更是勾人欢喜,他不禁笑:“自然有比我好的,可天底下再没有比你好的了。”

  毓溪娇然笑:“矫情,哄人的本事真是见长……”

  车轮滚滚,小夫妻间的甜言蜜语弥散在夜色中,而此刻公主府内新婚璧人也作罢了一切礼仪,终于盼得婚房内清静下来,洗漱罢了的公主穿着红彤彤的寝衣坐在榻上晃着腿,脑袋上卸下凤冠和珍珠宝石,她才能轻松地抬起头来看看自己的新家。

  不多久外头就有人禀告,说额驸求见,温宪一阵叹息让他们放额驸进来,再见舜安颜时,他也洗漱干净换了寝衣,微醺的人总没有平日里的稳重,且温宪已是他拜了堂的妻子,便直言不讳:“将来我见公主,都要人通报才可以?”

  温宪笑眯眯看着她,心爱的丈夫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突然跃起身子把他紧紧抱住,舜安颜顺势抱着公主朝后踉跄了几步,香甜的气息扑鼻而来,温宪的身体柔软又轻盈。

  他们青梅竹马地长大,幼年时虽然会打架滚在一起,可稍稍懂事后就不再有身体接触的事,顶多拉拉扯扯几下,这样把人满满抱在怀中,还是破天荒头一回。原来女子的身体这样柔软可爱,舜安颜直觉得心头忍不住火热起来。

  “往后我们家里,半点不要这破规矩,眼下才刚成亲,好些人等着热闹看,我们先装装样子,等回门后再回来时,咱们就像普通人那样过可好?”温宪将脸颊在他胸前蹭了蹭,温柔又霸道地说,“舜安颜,你会一辈子疼我吧。”

  红烛帐暖,公主府内的温存才刚刚开始,禁城里的热闹顷刻就散尽了。喜宴之后亲贵离宫、妃嫔回宫,一阵喧嚣后,迅速恢复往日静谧,禁宫上下安宁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而微醺的岚琪回宫后倒头就睡下,酣甜一觉,天将明时醒来,却迷迷糊糊不知今日是何日。

  明媚晨曦映入眼眸的一瞬,还恍惚以为自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彻底醒过神时,绿珠玉已在伺候她洗漱,环春这几天累了,原就说定了温宪婚后几日不要她出来做事,岚琪漫不心地由着她们伺候,言语间说到要往几位晋位的妃嫔住处送贺礼,玉却神秘兮兮地提起:“娘娘,您昨晚见着八福晋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