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89 搜宫

作者:阿琐

  香荷紧张地问:“难道您把那东西放到别人的屋子里去了?”

  觉禅氏噗嗤一笑:“放去别人屋子里,我回头再想法儿拿回来吗,这可是我将来要用的东西。(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香荷更紧张了,屈身扶在主子膝头,楚楚可怜地问:“您不是答应奴婢,再也不用吗?”

  觉禅氏笑意凄然,轻轻摸她的脑袋:“敏娘娘是枉死无辜的,可将来我若要用那东西,绝不会去害无辜的人。香荷,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要你搭把手,不会害了你更不会害了我自己,这事儿咱们说到这里,往后再也不要提起好不好?”

  香荷抿着唇呆了半晌,小声说:“您为何不放下呢……那么多年了。”

  觉禅氏却说:“下辈子不要再进宫做宫女,遇见良人轰轰烈烈爱一场,你就明白我了。”

  此时门前有小太监通报,说搜宫的人就要过来了,香荷起身理一理衣衫迎出去,不多久却欢喜地来说:“娘娘,是八贝勒带着人搜宫呢。”

  “是他?”觉禅氏好生意外,幸好她将砒霜藏在了极隐秘的地方,不然若是叫儿子翻出来,可比对着香荷还要难解释。

  不多久八阿哥带着内务府和宗人府的人到了,觉禅贵人带着易答应几位等在廊下,彼此问候罢,八阿哥便让人将内外都翻一遍。且说胤禩虽无徇私之心,但随行的人大多知道觉禅贵人是八阿哥的生母,多少给些面子没有把屋子里翻得乱七八糟,至于敏妃娘娘身前住的地方,也只不过稍稍摸了一遍,没搜出什么奇怪的东西,这就要撤了。

  胤禩向母亲欠身示意后,带人离去,香荷送到门前不久就跑回来说:“听讲八阿哥是从永和宫过来的,连带钟粹宫景阳宫都搜了,没人住的承乾宫都打开来翻了一遍,这就要往西六宫去,整个禁城犄角旮旯都没放过。”

  说话的功夫,但见小雨挎着包袱站在敏妃的屋门前,底下宫女太监正忙着收拾东西,其实丧事之后很多东西都烧了或分了,几乎没留下什么,方才搜一遍也是做个样子,他们很快就停当下来,听见有人说:“小雨姑姑您回头跟了德妃娘娘,要常来看看我们,我们就要留在这里给娘娘守屋子了。”

  香荷便对自家主子说:“小雨要去永和宫了。”

  觉禅氏吩咐香荷拿荷包攒些碎银子来,自己径直过来与小雨说话,她曾是要寻死觅活的人,德妃娘娘把敦恪公主抱给她,她才想起来要好好活下去,为主子照顾留下来的孩子,这会儿虽然神情憔悴,但眼底有光芒,是要努力活着的模样。小雨向觉禅氏福了福身子道:“奴婢这就走了,延禧宫里的事往后不能为贵人分忧,还请贵人自己多多保重。”

  觉禅氏安慰她几句,香荷赶着送来了碎银子,她转手递给小雨道:“德妃娘娘那里的人虽然都好,可你往后过去要长久相处,总有些人情的。这些银子散碎不值什么钱,打点打点还能应付。我和敏妃娘娘姐妹一场,她不在了,我原本该照顾你。”

  小雨眼中含泪,哽咽道:“主子身前为公主做了一套衣裳,还给温恪公主做了荷包,她一直为这件事高兴,都是您的功劳,娘娘很感激您。”

  觉禅氏心中感慨,她只是无意识地做了这么件事,没想到却是杏儿最后为孩子们做的,但她送小雨到门外,脑袋里却想着最后那几天延禧宫里的光景,在她看来,皇帝最终能来探望一眼杏儿,她才真正得到了安慰,因为德妃她把自己对皇帝爱意藏得那么深,也许她爱皇帝,可她更在乎与德妃的感情。

  小雨离了延禧宫后,便到永和宫来,正好因为搜宫,这里一些东西被翻乱了要收拾,能顺便腾出地方来给小雨居住。

  原本敦恪公主因自幼长在延禧宫,岚琪以为让觉禅贵人照顾她孩子更容易安心,但太后表示不妥,还是把孩子塞给她了,岚琪没有不喜欢不疼爱的道理,早就在小宸儿边上腾出屋子让敦恪住下,那么多天之后,小姑娘悲伤的情绪渐渐淡了,本就乖巧的孩子很好照顾。

  正殿里,小雨给德妃娘娘行了大礼,她忍不住就落泪的模样,看得岚琪也湿润了眼眸,环春几人拉着小雨劝说几声,她才渐渐平静,便听德妃娘娘说:“公主在我这儿,必是要住到出嫁,还有十来年的光景,若有你照顾自然最好。不过十三阿哥过几年要成亲,便是眼下他也有意思要搬去阿哥所居住,我就想问问你,你想跟着公主还是跟着阿哥,对你家主子来说,必然哪个孩子都放不下。”

  小雨看看娘娘,又迷茫地望着身边的环春,环春温柔地说:“你有什么心愿都能说,在娘娘面前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奴婢想跟着公主,将来公主出嫁了,也求娘娘让奴婢跟着公主嫁出去,主子她身前总是搂着公主说,将来公主远嫁了怎么办,她再看也不到就不能照顾……”小雨说着又哭了,抽抽搭搭很难再开口说话。

  岚琪心中酸楚,但忍耐悲伤道:“就跟着敦恪吧,我也不必选人照顾她了,将来出嫁你若愿意相随,也不是难事,在我这儿没什么特别的规矩,只有一件事。”

  小雨抹掉眼泪,连连点头答应,岚琪便微笑:“我希望过几天你能不要动不动就哭了,不是我狠心不允许你悲伤,而是敦恪还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不希望她活在失去母亲的痛苦和阴影里,这也绝不是你家主子想看到的。几时再能听见她的笑声,我才能安心,我让你照顾孩子,不是让你带着她成天掉眼泪,明白吗?”

  环春在旁温柔地哄着小雨:“底下宫女也喊你姑姑了,要有做大人的样子,往后好好照顾公主,永和宫里的人总算都和善,若是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

  屋内的气氛渐渐缓和了悲伤,岚琪问了些敦恪公主的日常习惯,小雨也能好好平静的说话,正想去把公主请来时,却见绿珠急匆匆跑进来,眼珠子瞪得大大地说:“娘娘了不得了,八阿哥在长春宫搜出了毒药。”

  “长春宫,惠妃娘娘那儿?”环春惊讶不已,边上小雨也紧绷着脸,嘴里嘀咕着,“惠妃娘娘怎么可能要毒死大阿哥?”

  绿珠却喘口气儿说:“是在袁答应的屋子里搜出来的,现在长春宫已被翻了个底朝天,惠妃娘娘那儿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有,袁答应已被抓起来了。不过八阿哥又带着人往翊坤宫储秀宫去搜了,就算搜出袁答应有嫌疑,也不能落下别的地方。”

  岚琪听得心里突突直跳,,果然不多久荣妃就风风火火杀过来,这是了不得的事,荣妃说:“她们关系一向不好,袁答应在她手底下没少被折腾,罚站罚跪都是常有的事。”

  岚琪叹息:“那也不至于要杀人。”

  再后来宁寿宫就有人传话,让几位娘娘都过去,岚琪与荣妃一道来,佟妃紧赶慢赶地过来,一脸忧愁,抱怨储秀宫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又问岚琪道:“怎么闹到这份儿上了,真是袁答应做的,她这么歹毒?”

  等宜妃也一脸怨气地跑来,嘴里喋喋不休说那些死奴才把她屋子里折腾得不像样,抱怨八阿哥没教养不会做人,荣妃宽慰几句,众人便一起等在殿内。

  太后尚未露面,岚琪想着从前的事,要说袁答应歹毒,她还真是下得了手的,从前就给王氏用决明子致她内体阴寒不受孕,那会儿才入宫本该清清白白的人就生得出那种心思,如今看尽宫中人情冷暖,得宠失宠又被欺压,她真下得了手也不奇怪。

  但玄烨说那毒源是从北方来的,她一个江南女子何来的这些东西?玄烨说背后主谋是索额图,袁答应这是怎么与索额图勾结上的?

  不多久嬷嬷宫女簇拥太后出来,太后年近六十,双鬓虽染了白发,但容颜尚不似在六旬年纪,正打扮严肃起来也是十分有魄力。众人徐徐叩拜,岚琪想起玄烨那天在宁寿宫嘀咕了半天后才去找她,看太后不似平日烦躁不耐烦,那分子气定神闲里,似乎是对一切有所掌握。

  底下嬷嬷禀告道:“惠妃娘娘因有嫌疑,暂时在长春宫不得出门,打发奴婢向您告罪,说她治下无方让屋子里出了这种歹毒之人,只等皇上和您做出查明真相,该处置的人处置,还娘娘一个清白,更还已故的大福晋一个公道。”

  岚琪与荣妃对视一眼,惠妃真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便听座上太后开口道:“这件事总要有个了解,这次搜宫已是丢尽皇家颜面,我本是不答应的,但皇上说既然天下人都看着,我们已失了脸面,就该更堂堂正正地做给他们看。不管这个袁答应做了什么,不管这次的事到底在谁身上,我是希望你们以后能做六宫表率,管好底下的人,再不要重蹈覆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