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86 立子杀母

作者:阿琐

  荣妃说完这些话,显然有些吃力,长长一叹:“那孩子从前与我说,能得到修书编史的差事就好了,如今皇上真的打发他去编书,也算是遂了他的心愿。(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从前我就只求他一世平安,如今更看明白他的出息,往后的日子平安就好。”

  岚琪道:“姐姐宽心养身体,将来总是咱们相伴过日子,孩子们指望不上。”

  荣妃凄然一笑,眸中有羡慕之色,“你我怎么会一样,你的孩子都是有指望的。”

  这样的话题说下去没有意义,荣妃是恭维也好羡慕也罢,对岚琪而言不会有什么影响,比起自己想要维持彼此和睦的关系,荣妃更依靠这份关系存活下去。她只要愿意配合,就算发生了三阿哥被降爵位如此严重的事,也不至于破坏她们的情分,就连宜妃当日都能站在病榻前说出那番话,这宫里但凡有了年资的,哪一个还看不清?

  两人渐渐聊开,吉芯忽然进来,说直郡王府送来回礼。荣妃让吉芯处理,便提起大阿哥家里的事,据说大阿哥悲伤过度病了,想想大福晋虽然不讨人喜欢,可她也不招惹别人,不过是安安分分过自己的小日子,那样好的贤妻突然没了,换做谁也承受不了。但是大阿哥反应如此激烈,还是有些让人在意,荣妃任何事都要多想三分,不免对岚琪说:“杏儿和大福晋的事皇上终归会给个交代,外头多少人等着看结果呢,你就别掺和了,万一牵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说也说不清楚。”

  岚琪颔首:“那之后没再和皇上提过这些,他累极了过来歇一晚,也是带着折子来看,我们说的事都与这无关,他累了便休息,到底有些年纪了,看得叫人心疼。”

  荣妃叹:“不如让皇上迁到园子里住一阵,宫里煞气也重。”又说道,“原说阿哥公主初定之后,中秋里大封六宫,这下不知要拖到几时。”

  岚琪算着日子说:“大封的事不能免,但怎么也要等杏儿过了七七,她是追封的敏妃,没人愿意凑这个热闹。至于中秋节,太后说不过了,皇孙丧妻尸骨未寒,她乐呵不起来。。”

  荣妃笑道:“我可没指望自己大封时有什么好处,而是想,内务府一直没有正停了我和端妹妹几人的牌子,想借此机会把宫里的人都顺一遍,该停的都停了,之后的待遇俸禄也会有所改变,都是事儿。”

  岚琪点头,应着她的话说:“是该做这件事,我也和姐姐一道停了,就拦到布贵人那一批,布贵人之后的人,都往后再说。”

  荣妃急道:“我可不是那个意思,你做什么要停?皇上……”话未完,见岚琪神情坚定,荣妃唯有轻叹,“是啊,你也四十岁了,倒是便宜了宜妃,她心里该得意了吧,果然是委屈谁也不能委屈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些,岚琪平日里一定不能坐得住聊这种事,可为了三福晋的事,她多少觉得该弥补些荣妃,陪坐闲话已是很简单的事,便耐着性子一直陪着。而荣妃则是苦于无人说话憋出的心病,说了半天话胸怀舒畅,反而精神更加好,眼瞧着不知几时有借口能离开,永和宫来人禀告,说四福晋进宫请安来了。

  荣妃这才道:“原想留你用午膳,这下留不得了。”

  岚琪客气几句便离了,回来时看到毓溪和温宸站在园子里看新搬来的菊花,毓溪独自进宫,没有带任何人,这当口正要用膳的时分,来的不免有几分突然。

  岚琪猜想儿媳妇是有事要与她商量,本担心府里妻妾之间又有什么不和睦的,不想毓溪却是说:“弘晖的姥姥这些天病得厉害,家里来人说很想见我。”

  岚琪许久不关心亲家的事,不免自责:“怪不得宫里办丧事也没见你额娘,我只当是自己错过了相见,就没多问,原来是病了不能进宫?往后再有这样的事,额娘疏忽时,你要告诉我才好。”

  毓溪点头答应,又道:“想跟额娘讨个示下,我想着若隔三差五地回家里,两头忙两头都顾不好,如今家里挺太平的,所以我想直接回娘家去住,一心一意照顾我额娘。”她说着不禁鼻尖泛红,哽咽道,“那病若是能治得好,就是菩萨保佑,若是不能好了,我做女儿的也能最后尽孝道。”

  近来都是这生老病死的事,岚琪心里也脆弱,怪不得毓溪悲伤,觉罗氏的病显然是到了要紧时刻,这孩子才会来开口,怪自己疏忽了没能多关心她们,连连答应道:“姥姥见了小阿哥也会高兴,你把弘晖带去住两天,只是皇室里规矩大,你能回去,弘晖不能天天跟着你。”

  毓溪点头,又恳求:“可弘晖留在家里我不能安心,额娘,等他见过姥姥后,送来您身边可好?”

  这次下毒的事,的确弄得人心惶惶,岚琪也不怪儿媳妇紧张,她说什么都答应了。而毓溪不放心家里坐不住,得了婆婆的恩准便匆匆离宫,但临走前对岚琪说,这些日子胤禛忙得脚不沾地,累得夜里倒头就睡什么话也不说,成天绷着脸脾气也不好,昨天念佟还挨了骂,他一向疼闺女连说话都不带大声的,昨天却不耐烦女儿纠缠撒娇,把小姑娘吓得嚎啕大哭。

  听说儿子近况如此,和他阿玛几乎一个模样,岚琪猜想胤禛是领了什么要紧差事,便安抚毓溪叫她别担心,如今她母亲的身体最最要紧。

  之后与小宸儿一道用午膳,女儿突然抱住自己说:“额娘,你不会丢下我们的对不对?”她似乎听到嫂嫂的话,知道嫂嫂的母亲也不大好,这些日子看着敦恪妹妹十分可怜,她每天都诚惶诚恐,这会儿说着说着竟然哭了,弄得岚琪不知所措。

  正哄着女儿不要哭时,玄烨不知怎么就那样走进来了,外头一点动静也没有,叫岚琪也吓了一跳。

  玄烨嗔怪她做什么把女儿惹哭,宠溺地抱着小宸儿哄她,父女俩说着话小丫头总算不再悲伤,岚琪已问了随侍的太监知道皇帝未用膳,让环春准备碗筷。转身来听见女儿对父亲说嫂嫂来了,她便道:“觉罗氏病得厉害,毓溪想回去照顾亲娘,来跟臣妾说要住几天,臣妾答应她了。皇上不会觉得不妥吧?”

  玄烨摇头,拿了岚琪的筷子夹菜送给小宸儿吃,他好像没心思想别的事,只管和女儿腻歪了一顿饭,看到父女都有笑容,岚琪也懒得计较自己像个宫女似的伺候在边上,匆匆进了两口汤,就被皇帝拽走了。

  寝殿内,炕桌上摆着棋盘,边上还歪着一本棋谱。玄烨问她这几日怎么还有闲工夫下棋,岚琪叹息不记得是几时摆的棋局了,这阵子好久不能闲下来,是宫女们知道她学棋不敢乱动,虽然每天打扫但没碰过棋盘,就一直这么搁着。

  玄烨看了棋局,又看了看棋谱,指着问是不是开着那一页的,岚琪已糊涂了,玄烨瞥了她一眼,随手就将棋局推乱,与她说:“我们正下盘棋。”

  “臣妾累,不想正坐着。”岚琪歪在一旁懒懒地说,“什么也不想动。”

  玄烨则自顾自摆弄起了棋子,满不在乎地说:“那你就看着朕。”他顿一顿,毫无预兆地就说起,“下毒的事有眉目了,朕说你听,下完了棋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岚琪眼神一颤,身子依旧歪着没动,半晌听见棋子落棋盘的清脆声,才应道:“臣妾怎么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玄烨面色冰冷,深邃的眼眸里刻入岚琪迷茫的神情:“算是有人为胤祚的死付出了代价,大福晋是他们的报应,如果这次胤禔也死了,就真是报应了。”

  岚琪的心噗噗直跳,却垂下眼帘说:“这样的报应没有意义,大阿哥和福晋都是无辜的,该是的是明珠是惠妃,是皇上要留着他们。”

  “死多容易,活着受罪才是报应。”

  这样的话似曾相识,岚琪听得有些害怕,玄烨的神情很不对劲,她终于挪动身体到他身边,轻声问:“玄烨你怎么了,放松些可好?”

  玄烨身子一松,靠在她身上,低沉地说着:“汉代立子杀母你可知?”

  岚琪僵硬地点了点头,皇帝继续道:“也许当初朕立了胤礽,就该把赫舍里一族驱逐出朝堂,褫夺他们的权利,不让他们接触太子,也许那样就不会有之后一连串的悲剧。”他冷冷一笑,眼底杀气毕露,“如你所说,大阿哥是无辜的,胤礽他也是无辜的,他所有的错,都那么被动而可悲。”

  岚琪心慌地问:“难道是索额图大人要杀大阿哥?”

  玄烨点头:“那毒只有索额图有法子弄到,他几次北走沙俄,他也好他手下的人也好,最有法子弄到。”

  岚琪心底一沉:“索大人何至于弄出这样暴露行迹的事?”

  玄烨:“他在挑衅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