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80 砒霜

作者:阿琐

  觉禅贵人亦笑:“可不是吗,她有些风寒,我叫她歇着还不听。【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便转身与香荷说,“敏常在也叫你歇着,宁寿宫里规矩大,你若有什么闪失反而不好,回去吧。”

  香荷不敢看主子的眼睛,低下头怯怯答应了,觉禅贵人这才松口气,与敏常在一道往宁寿宫去。

  太后召见六宫,说的话大同小异,众人哄了半天后便散了,因敦恪公主要去德妃娘娘那里玩耍,敏常在没有随觉禅贵人一起回去,让小雨一路跟随,自己则往永和宫来。等与德妃娘娘坐着喝茶说话,小雨再折回来时,她随口问:“香荷的身子可好些了?”

  小雨应道:“觉禅贵人说没事,说奴婢还要伺候您,别与她亲近沾染了病,就没让奴婢去瞧香荷姐姐,不过奴婢走时,看到贵人自己往香荷姐姐屋子里去了。”

  岚琪听着这些话,便问:“香荷病了?”

  敏常在点头:“瞧着脸红扑扑的,像是有些发烧。”

  岚琪颔首:“她们日夜照顾我们,实在是辛苦的。”说话间环春捧着礼单来了,她便又絮叨,“我家环春也是,年纪不小了还总事事操心,可我的永和宫又离不得她。”

  环春说笑几句,倒是指着小雨问:“你这年纪再不离宫,可走不了了。”

  小雨忙往自家主子身后站,坚定地说:“奴婢可要陪主子一辈子的,我才不要道外头去嫁人伺候糙汉子呢。”

  膝下敦恪公主天真无邪地问:“德娘娘,糙汉子是什么?”

  岚琪忙指一指小雨,责备她说话不小心,搂着敦恪哄她别惦记这些,娘儿几个说说笑笑,并没把香荷的病放在心上。

  但延禧宫里,香荷正缩在床榻里,贵人坐在一旁,屋子里气氛严肃,好半天觉禅氏才开口:“我答应你,把那些东西都扔了,你不要害怕,我不会害自己,更不会拿去害任何人。”

  香荷颤颤道:“奴婢知道主子这么些年不容易,可是咱们如今好好的,奴婢就盼您健康平安,您千万不要做傻事呀。”

  觉禅氏却凄绝地一笑:“你以为,我要用这些东西做什么,你以为那是什么东西?”

  香荷晃着脑袋,低头说:“奴婢听说宫里有人吸白面儿,吸了以后身体就不累了,心情也好了,可是那东西到后来是要人命的,奴婢进宫前也听说过。主子,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

  觉禅氏轻哼:“不是那东西,正如你说我日子好好的,惦记那些做什么?”她稍稍凑近香荷说:“那纸包里包裹的东西,是砒霜。”

  香荷吓得长大了嘴巴,但立刻用双手紧紧捂着嘴,可是主子却拉开她的手说:“香荷,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可是你并不了解我,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听故事?”香荷已完全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

  还记得那天看到主子在柜子里藏东西,今天出门前为主子拿首饰时,翻到了黄纸包的东西,一时好奇打开来瞧,看到白森森的粉末,吓得手颤洒了一地,而显然主子也忘记了这件事,冷不丁想起来柜子里藏了东西,等她赶过来,已来不及了。香荷又惊又怕,而主子则失态地抓着她的手不断地说:“你什么都没看见,记着了吗,你什么都没看见。”如此两边都慌乱,才会有后来敏常在看到香荷涨得脸上通红。

  砒霜是在江南时,觉禅氏托曹寅弄来的,曹寅知道这是要命的事,但觉禅氏以此作为条件,才肯协助曹寅通过八阿哥传递京城朝廷与内宫的事,总算让曹寅妥协弄来两包砒霜,她想挑个日子用这些东西,如今被香荷弄洒了一包,更加要谨慎了。

  而香荷跟了自己那么多年,当初为她做了多多少少的事,却从来不晓得她家主子心里藏了另一个人,今天听得主子说那些事,记起曾的点点滴滴,仿佛白活了一场似的,她竟然从没往那些事上头去想。

  忆往昔,觉禅氏说到动情处,已然含泪,却又扯着笑容对香荷说:“你放心,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不会做傻事害了自己,更不会害了你。可是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早一些晚一些,老天不给他们报应,我只有靠自己了。”

  香荷却是哭道:“您何必呢……”

  那日敏常在从永和宫归来后,到觉禅贵人屋子里来问香荷怎么样,说德妃娘娘也很关心,若是不好就请太医瞧瞧,觉禅氏客气了几句,说香荷只是一个宫女而已,不敢麻烦太医院,随便搪塞了过去。

  敏常在则另说道:“五公主初定那日的吉服,太后再三要求针线房修改,再有上头娘娘和众阿哥的衣裳,想必他们忙得团团转,敦恪的衣裳怕是赶不及送来了。孩子天天在长大,旧年做的吉服已不好穿,我打算自己给她做,可针线功夫实在有限,贵人姐姐这几日若是得闲,帮我缝几针可好?”

  觉禅氏心中一定,笑道:“你早早托我就是了,非等到这会儿才开口,这就过去给敦恪量尺寸。孩子真是长得极快,那会儿刚来时,还是捧在手里的奶娃娃。”

  如此,敏常在便派人去针线房将给公主做吉服的料子都拿来,她与觉禅贵人一道亲手给女儿做衣裳,之后几天姐妹俩与易答应几人都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等吉服做成,仔细为敦恪打扮齐全,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站在面前,做娘的心满意足,觉禅贵人则道:“几时也给温恪公主做一身衣裳吧。”

  敏常在目色稍稍黯然:“她一直在宜妃娘娘身边,我什么都没为她做过。”

  女儿却乖巧地伏在她膝头说:“额娘,那天我听姐姐说,她想要一个可以装好多琉璃珠子的荷包,姐姐喜欢攒琉璃珠子。”

  敏常在听得有些心动,觉禅氏从篮子里挑出几块剩下的料子递给她:“我来教你,这料子好看又结实,装多一些也不怕撑破了,针脚要细密紧实,用三股线,但又不能让接缝处鼓鼓囊囊看着臃肿,这种针法很麻烦……”

  两人说着话,手把手就学起来,一直弄到华灯初上,两只手那么大的荷包就做好了,敏常在做针线时,觉禅贵人在一旁用丝绦编制了一条细带子,最后接在荷包上,敏常在欢喜地说:“这样她挎在身上也行了。”

  觉禅氏笑道:“你平日也没机会见她,到那天送给孩子,公主一定喜欢。”

  而此时,温宪公主的吉服也终于做定了,永和宫里温宪穿戴齐整给额娘看时,岚琪光看这一身就热泪盈眶,温宪倒是大大咧咧,腻歪着母亲说这要是等她出嫁,额娘要哭成什么模样。而喜事当前,禁城上下都弥漫着欢愉的气氛,转眼便在七月二十二,国舅府往宫里送来温宪公主的聘礼,种种繁琐的仪式都作罢,已是大半天过去。

  夜里太后在宁寿宫摆宴,宫里嫁了不少公主,初定宴席就如此隆重的几乎没有,皇帝难得哄太后高兴,温宪又是他和岚琪的女儿,并未觉得不妥当。

  诸位已婚的皇子和宗室亲贵都来赴宴,宁寿宫里济济一堂,酒过半巡歌舞升平,原本有些严肃的规矩就松散了,皇子皇孙们往来追逐玩耍,只见皇家开枝散叶子嗣兴旺。

  大阿哥福晋近些时候身体不好,极少参加宫内的宴会,今晚倒是盛装出席,见她身体好,长辈们也十分高兴,妯娌之间常过来说话,好容易静一会儿,听得身旁娇娇软软的声音。

  但见敦恪公主跑来给大嫂嫂行了礼,说好久不见了。大福晋朝敏常在那里看去,彼此颔首示意,正巧宫女奉上点心,盘子里摆着捏成南瓜模样的糕点十分玲珑可爱,大福晋拿了一块给小妹妹,夸赞说:“敦恪越来越好看了,好久不见又长个儿了。”

  小公主乖巧地应着大嫂嫂的话,说罢了话,便捧着点心跑回来,在额娘面前就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将手里的面点撕了一块塞进额娘嘴里,欢喜地说:“大嫂嫂夸我漂亮呢,额娘,我是不是像五姐姐她们一样好看了?”

  此时十三阿哥过来,说姐姐们找敦恪过去玩耍,小丫头便撂下手里的点心,带着乳母飞奔出去,敏常在将嘴里的点心咽下去,胤祥坐在妹妹的位子上,与母亲说:“温恪到处显摆她的新荷包,说是额娘给她做的,我劝她别太招摇了,回头惹宜妃娘娘不高兴。”

  敏常在满足地笑道:“若是都像德妃娘娘待你那样就好了,不过宜妃娘娘对她也很用……”

  话未完,直觉得一阵绞痛自腹中传来,热流上涌,抑制不住地从口中喷涌而出,而这边还没乱,不远处大阿哥那里已乱成一团糟,有人慌乱地喊着护甲,胤祥却眼睁睁看着额娘口吐鲜血倒在自己的怀里,他整个人吓得呆若木鸡。

  岚琪这边看到大福晋吐血倒下已吓得目瞪口呆,突然摧心肝的尖叫声又响起,等她循声看过去,已有人喊着:“敏常在也吐血了……”

  宁寿宫里乱作一团,好好的喜宴办不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