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79 岁月慢一些可好

作者:阿琐

  十三十四阿哥就在身边,荣妃便没有多说什么,只等孩子们离了,皇帝在永和宫正殿坐下,她才忽然屈膝俯首,哽咽道:“臣妾教子无方,求皇上赐罪。(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亲自端茶来,多奉一碗放在边上,搁下盘子便来搀扶荣妃起身,微微笑着要她坐定了,自己便要离开。皇帝没阻拦,荣妃刚想客气几句,见皇帝不动声色,还是咽下了,耳听得皇帝说:“你向来谨慎,在宫里三十多年没出过一点岔子,朕又怎么舍得为了孩子们的事来怪你?若是你教子无方,荣宪可是朕的骄傲,不也是你教导的吗?”

  荣妃已然含泪,低垂着脑袋说:“那孩子去了远方,倒想着朝廷想着皇阿玛,处处谨慎端庄,偏偏是就在眼门前的,臣妾管不好。”

  玄烨道:“都是朕的孩子,子不教父之过,但朕有心想要管束,又怕你多心多疑与朕生了误会,你为难,朕也为难得紧。”

  荣妃离了座,又要屈膝,但被皇帝用目光拦住了,她唯有站着说:“臣妾不敢多疑,皇上若是不管,只怕臣妾才要担心。您是在乎才会管教,之前他们闹成那样,您不动声色,臣妾心里每天都忐忑,担心是不是三阿哥已被您厌弃了。还求皇上多多管教他们,反而是臣妾,慈母多败儿,臣妾早就该退下不插手了。”

  玄烨点头道:“既然如此,朕就不必再顾忌你的感受,你也不要多心误会朕,咱们三十几年相伴,你还不了解朕么?”

  “是……”荣妃泣不成声,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唯恐自己衰老的容颜再带着泪容惹人厌恶,便屈膝道,“臣妾告退,不打扰您歇息了。”

  外头,岚琪正在胤禵屋子里看他写字,胤祥也在一边,胤禵似乎是生来有力气,握笔有力下笔稳重,如今已写得很不错的字,倒是胤祥从前不好,现在才一点一点精进起来,此刻也能把岚琪的字临摹的惟妙惟肖,倒是被弟弟说:“额娘的字一看就是女人家写的,我才不要学。”

  岚琪拍他脑袋嗔怪:“额娘的字,还是你皇阿玛教的,轮得到你嫌弃么?”

  说话时宫女来禀告说荣妃娘娘离了,岚琪正要过去正殿里,听得十四问:“荣娘娘这样晚跑来等皇阿玛,是不是为了三哥家里的事,我们今天在书房里都听见闲话了。”

  岚琪微微蹙眉,问道:“你们都说什么了?”

  胤祥忙解释:“就是有人传进来大家听着稀奇,我们倒没说什么。”

  “不管怎样,那是你们三哥家里的事,你们小孩子家家的可不要胡乱插嘴,不然额娘可要生气的。”岚琪叮嘱两个小家伙,“很快九阿哥十阿哥就要离宫,你们在宫里就不是小弟弟了,十五阿哥十六阿哥才小,不可以再仗着自己是孩子就胡闹,听见了吗?”

  胤禵煞有架势地继续写字,嘴里不耐烦地回敬额娘:“我可早就长大了,就是额娘还老把我们当小孩子,现在又怪我们。”

  岚琪又气又好笑,吩咐随侍的人早些伺候阿哥们歇息不要熬坏眼睛,便匆匆往正殿来。玄烨正热得很不耐烦,她赶紧上来伺候宽衣,听见人家嘀咕:“挪几块冰搁在屋子里吧,朕热得很不耐烦。”

  “沐浴后喝碗温茶,摇摇扇子就凉快了,夏日贪凉积寒,秋天腰痛可要发作了,到时候别磨人呐。”岚琪说着,便推他去沐浴。

  玄烨三步一停,促狭地纠缠着说,“那你跟朕一起可好?”

  几句玩笑话,解了心头愁绪,等一切妥当,大男人慵懒地歪在窗下,身旁有香气如兰、肌肤如玉的人陪着,摸着她滑嫩的手臂凉凉的十分惬意,团扇轻摇送来一阵阵风,身子果然冷清清爽起来,且在宫外转了大半天,身体早就疲倦,这般歇着真真舒畅极了。

  岚琪想,有话几时都能说,哄他好好睡一觉才行,可玄烨却有一句没一句地提起白天的事,将儿子们的家宅轮番数一遍,说到胤禛家里,不禁嗔怪:“你自己说,前前后后贴补他们多少银子?他看起来低调稳重,关起门来可是没少花心思,竟然在家里凿出一条溪流。”

  “臣妾自己攒下的钱,皇上也要管呐?”岚琪欢喜地笑着,“他们能把家里打点起来,是好事,花点银子算什么。”

  玄烨却道:“大臣们该说,四阿哥府里的银子,都从永和宫来,而永和宫打哪儿来?还不是朕给你的,到头来变成朕偏心老四了。”

  岚琪大惊小怪地说:“臣妾可有日子没问您伸手要钱了,上回被瑛儿讹去的银子,臣妾半个子儿都没问您要。”

  玄烨气道:“他们家贪了财捅了篓子补亏空,岚瑛敢来问你要就该打了,你还好意思更朕要?”

  岚琪笑眯眯地说:“您家小姨子说了,她从臣妾这儿拿去给阿灵阿补国库亏空,不就是还给皇上了,还给皇上了,不等同就是给臣妾,她算盘精着呢,可是臣妾没问您要啊。”

  “胡说八道,合着他们家一点没损失?”玄烨微微有些恼怒,恨恨地说,“岚瑛越来越胆大,你过几天把她叫进宫里来,正要好好教训她。”

  岚琪这才语气软软地说:“她才不怕皇上呢,都是皇上自己惯的。”又正道,“这些是玩笑话,臣妾不糊涂,已千叮万嘱要她看紧门户,不能再让阿灵阿犯傻事。只是家宅大,钮祜禄家如今宫里又没了依靠,十阿哥那里好歹要顾着点,臣妾知道她不容易。”

  玄烨轻哼:“难为你,宫里宫外操不完的心。”

  岚琪卖乖似的伏在他胸前说:“我家相公,可操心全天下的事,我这点儿算什么?”

  香喷喷的人伏在胸前,手里摸到女子在这个年纪最最丰润柔软的身体,玄烨禁不住咽喉发热,身下也略略有了反应,伏在身上的人察觉到点滴变化,竟抬腿轻轻蹭上去,玄烨一哆嗦,喘息着就把身上的翻下去重重压着,咬在她耳畔轻声说:“你自己送上来的,别怪朕不客气了。”

  清凉的月色自窗棂洒下,却在旖旎烂漫中渐渐暗,不知不觉,窗外地砖上噼噼啪啪响起雨点匝地的声音,便见天际闪过一道狰狞的亮线,轰隆声里,瞬间暴雨如注,将徘徊在床边的暧昧喘息完全掩在了雨声里。

  暴雨驱散热气,当炙热的身体攀上云端,凉风阵阵从窗下扑进来,玄烨大手扯过锦被就将身边香软无遮蔽的玉体一道裹住,酣畅的疲惫带来困倦,岚琪入梦前听得他呓语:“岁月慢一些,再慢一些可好?”

  奈何时光匆匆,七月初,九阿哥十阿哥向福晋娘家下了初定,十阿哥未来的福晋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一家子从草原来,四阿哥和三阿哥前去照应,兄弟俩各自有差事好些日子没碰上面,见了面就听三哥抱怨:“这些日子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都要闷死了,几时我哪天半夜来敲你的门,你可要接济我。”

  胤禛且笑:“三哥这是开玩笑?”

  三阿哥连声叹:“你们都以为皇阿玛那天来过后,你三嫂会有所收敛是不是?才不是,她是变本加厉地在家里作孽,我就是跟端茶的丫鬟说句话,她第二天都能把人家打得半死,这日子,我是过不下去了。我又不能撂下外头的事,天天在家里陪着她,你说她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胤禛想象不出能对着外人这样数落自己的妻子,但见兄长气色憔悴,的确是不容易,本不想管人家的闲事,但想三哥这样下去要被妻子毁了,不免道:“不如好好与皇阿玛说说,休了吧。”

  三阿哥连忙拉着他道:“这种话怎么说得,你不知道吗?南巡那会儿我们在外头,太子在宫里和太子妃拌嘴,吵翻了嚷嚷着要休妻,皇阿玛回来后把太子好一顿敲打饬责,太子妃也好,你我的福晋也好,这些人都是皇阿玛选的,轮得到我们说不?怎么,你是真不知道?”

  胤禛摇头:“不知道,三哥说的我是第一次听见。”

  三阿哥啧啧:“你也该多关心关心宫里的事,大阿哥和太子两边较着劲呢,我们可要看准了站队,别走错方向,将来亏了自己。”不过他看了看胤禛,又笑,“自然了,兴许你还有奔头,我就算了吧。”

  胤禛怎会听不懂兄长话中的含义,但这是了不得的事,他只能含糊其辞地敷衍过去,等料理了这边的事,就匆匆进宫向皇帝和太后复命,九阿哥十阿哥初定之礼后,便等七月二十二日,国舅府向宫内送温宪公主的聘礼。

  那日后,为了公主之后初定的事,太后宣召六宫在宁寿宫说话。老人家疼孙女,众人乐得哄她高兴,纷纷从各处过来。

  延禧宫里,敏常在领着敦恪公主等在门前,觉禅贵人迟迟未出来,待得她与香荷出来时,却见香荷脸上涨得通红,她不免关心:“香荷不舒服吗,不如歇下吧,我带着小雨,不怕没人伺候贵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