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78 江南来的信

作者:阿琐

  皇帝顺手便将儿子搀扶起来,微微一笑:“朕的话过于严肃了,可有吓着你?”

  八阿哥不知所以,不敢胡乱应答,只垂着脑袋,便听父亲说:“兄弟之中你心智开得最早,这些话他们未必受用,可朕想你应该能听得懂。(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离了宫自立门户,你们就不只是皇子了,朕不可能将你们都庇护在羽翼之下,往后你们再做错什么事,不是儿时顽皮胡闹,骂几句打一顿就能解决。会有很多人想要插一手,会有很多人等着看你们犯错后的下场,说到底,做任何事前,先想一想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是。”八阿哥点头,郑重地应答,“皇阿玛的教诲,儿子会牢牢记住。”

  玄烨又伸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温和地说:“不论如何,你们都是朕的儿子,在朕眼里本没有厚此薄彼的说法,只是世人太势利。”

  八阿哥今日心情起伏跌宕,一向聪慧的他,此刻却不知说什么才好,之后几乎是父亲在说话,渐渐从这些严肃的话题转向府内园林建造,他才跟着应付了几句,等再回到正厅里饮茶,天色渐晚,八福晋倒是落落大方地问:“皇阿玛可要用了膳再回宫去?”

  皇帝却道:“温宪还在公主府,朕接了她们一道回宫,不在你们这里耽误时辰了。”之后又叮嘱了八阿哥几句话,便踏着夕阳最后一抹余韵离去。

  八福晋随丈夫一起将皇帝送到宅门前,她从容含笑恭送圣驾,滚滚车轮声中,皇帝终是远离,八福晋才直起身子来舒口气,回眸见丈夫,他却依旧俯首在地,不免伸手去拉他,笑道:“皇阿玛已离开了,咱们起来吧。”

  胤禩愣住,在妻子的搀扶下缓缓起身,举目向扬尘之处望去,昏暗的烟尘里,圣驾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又听妻子在耳边说:“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与你说,你回来后就忙着准备接驾,我插不上嘴。”

  “什么?”

  “你随我来。”八福晋恬然一笑,带了几分神秘,挽着丈夫回到正院卧房里,递了一封信给丈夫道,“江宁织造府送来的信,你快看看。”

  胤禩不解,捏着信问:“你知道是什么,怎么这样高兴?”

  八福晋且笑:“安亲王府最乐意收到江南各大织造府的信函,总是有好事儿的,你懂吗?”

  胤禩微微蹙眉,当着妻子的面拆开信来看,方才捏在手里厚厚一叠心下就奇怪,此刻恍然明白妻子为什么高兴,里头竟是夹杂了厚厚一沓银票,每张面额不大,可数一数,竟有五千两之多。他自己往后几年都未必攒得下这么多银子,那日对太子逞强说两千两银子是自己的私房钱,却是几乎穷尽家里的一切了,八福晋并不管家里的账目,他也没敢对妻子提起来。

  “你看吧,我就知道他们是来孝敬你了,你近来是不是有什么差事与江宁有关系了?”八福晋啧啧不已,将那一沓银票数了又数,嘴里说着,“从前安亲王府收到江南来的信函,就十分高兴,且每次过后府里的日子就会宽裕许多,渐渐我就明白了,那是得了江南孝敬的银子。没想到,我也有摸见这些的时候。”

  胤禩微微皱眉:“皇阿玛今日才对我说了一番臣子之道,只怕不大好。”

  八福晋却笑:“轮到你这儿,上头阿哥们不知已拿了多少呢,你瞧大阿哥三阿哥他们宅子里那样富贵,你们都是一样做阿哥的,谁俸禄比谁多些呢,还不是各处贴补的,咱们家总算也有一个大进项了。”

  想想也是,能轮到他来拿孝敬,上头不知已塞了多少,胤禩这才想起来拿信看,不看还好一看心中着实唬了一跳,谁想到曹寅却是说这些孝敬,皆因他年幼时与觉禅贵人是世家故交,胤禩略略知道一些母亲的出身,可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好事”。

  八福晋跟着也看了信函,啧啧不已:“听说额娘家里出事前,也算的是富贵人家,她自小在明珠府长大,能让明珠府看得上的亲戚,总坏不到哪里去,果然曹大人这就想起你来了。这次南巡可惜了,等几时你下一趟江南,或是他回京述职,见一面才好呢。”

  胤禩再三思量后,想到父亲嫌弃宅中寒酸,便把银票悉数交给了妻子,温和地与她说:“往后家里的大账你管着吧,总要攒下些才好,宅子里再添置些东西,皇阿玛今日一圈走下来,向我说家里太简单了。”

  “果然皇阿玛对你说了,但愿他不要以为我们故意这样子,若是家里周转得开有富余,我也愿意向其他府里那样添置东西,可咱们才开始过日子,你外头花钱的地方又多,我总想关起门来日子怎么过都成,别委屈你在外头的体面就好。”八福晋小心翼翼收着那些银票,对丈夫笑道,“银子攒着生不出钱来,你若不急着花钱又信得过我,我拿去投几项营生,好让银子生出银子来,难得有这一笔呢。”

  胤禩却奇道:“你还懂这些?”

  八福晋笑:“在王府里看得多了,也懂一些,我那几个舅妈总念叨这种事。不过你放心,我可不与她们相干,我们正正当当投些营生,利薄一些好长久一些。”

  胤禩完全不懂这些事,突然便觉得宫外值得他学的事还不少,心情不知怎么就好起来,之后再细细想父亲说的关于养母生母的话,告诉妻子生母要晋封嫔位了。夫妻俩一番合计后,决定不论如何,也不能疏忽了生母,他们只有面面俱到,才不怕人家今天才说八阿哥忘了养母恩惠,明日又说嫌弃生母出身卑微的话,他们只有做得更好,才能应付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人情世故。

  天色渐暗,崭新的公主府里灯火通明,因为还没安排下人进来,眼下只有内务府派出的人在这里打点,宽阔的宅子里空荡荡的,温宪已把上上下下都走了遍,还问四阿哥:“我的宅子,是不是比哥哥你们的大一些。”

  小宸儿说:“大概是这里没有人,姐姐才觉得大了吧。”

  胤禛则笑道:“你的宅子的确大些,都是皇祖母的意思,你自小分例都比我们领得多,都是额娘生的,妹妹也只有你的一半。”

  小宸儿倒是乖巧:“我也没委屈什么呀,是皇祖母给姐姐的多,我和哥哥姐姐们是一样的。”

  温宪略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大家也明白,与其说那些事孝敬她的,宫里其实还是看着太后给的,皇帝那样敬重太后,太后那样宠爱自己,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好在亲兄弟姐妹不会在意这些事,她更大大咧咧地说:“往后咱们都在城里住着,四哥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开口,妹妹别的本事没有,大概就是有钱了。”

  众人皆笑,温宪却霸道地冲舜安颜说:“你笑什么笑,我的还不就是你的?”可一语出,见哥哥嫂嫂都笑意深浓,立刻害臊了,更加恼舜安颜让他难堪,张牙舞爪地拽着他去别处瞧瞧,胤禛和毓溪也没拦着。

  此时外头有人禀告圣驾要过来了,胤禛便要去门前迎接,毓溪跟着他一道走,转身要喊小宸儿一起时,却见她痴痴地望着姐姐和未来姐夫远去的方向,小姑娘脸上纯真美好的神情让她心里一咯噔,忙晃了晃脑袋按下那奇怪的心思,上前搀扶了温宸说:“咱们走吧。”再打发下人去把五公主追回来,好一起到门前迎驾。

  圣驾一刻钟后才到,玄烨在一双女儿左右簇拥下进宅子逛了逛,这公主府还没住进人,已显出十足的富贵气息,若是从别处来尚可,偏偏从八阿哥府里过来,更加显得这里富丽堂皇。

  “皇阿玛,姐姐的屋子比额娘宫里的还大。”小宸儿娇滴滴地说着,“后头园子也大,姐姐说以后要养孔雀。”

  玄烨怜爱不已,温柔地哄她:“小宸儿出嫁时,皇阿玛也给你造一样的宅子,比姐姐更宽阔些可好?”

  小姑娘不禁双颊绯红,憨憨一笑躲去跟着嫂嫂了,毓溪陪着她,想到方才那一幕,再看此刻小姑子甜美的笑容,不禁嗔怪自己胡思乱想,之后陪着说说笑笑,一概都忘记了。

  圣驾没有逗留太久,而公主府离皇城也不远,一家子早早回宫去,四阿哥和福晋一路送到宫门前没有再跟进去,胤禛心疼妻子陪了一天辛苦,毓溪却笑:“公主府的事儿,都是小姨母在费心,我什么也没做过,心里本还有些愧疚,这下对着额娘也不必太惭愧了。”

  夫妻俩心情甚好,但胤禛想起父亲要他给李氏迁居,便决定回家后再和妻子商议,如何开口才不会太伤人。

  深宫里,两位公主去宁寿宫向太后请安并禀告公主府的事,知道父亲要歇在永和宫,都不再回来了。但是圣驾到永和宫时,却见岚琪和儿子之外,另有人等待,果然是荣妃忐忑不安守候已久,今日三福晋御前失仪的事,看来她已知道了。

  岚琪行礼后与玄烨目光相接,朝他递过眼色,玄烨会意,开口便对荣妃说:“你头疼的病才好些,天气还闷热得很,怎么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