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73 废了太子妃

作者:阿琐

  堂堂公主岂能随意出宫,岚瑛没有胆子背着姐姐带温宪出去,被缠得受不了,便与公主说:“你缠着我没用,要你额娘点头才好,可哪儿有待嫁的新人亲自跑去料理新宅的,更何况你是公主呢。【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挺高兴的事儿,可别闹得不愉快了呀。”

  岚琪因看她们姨甥俩总一见面就凑在一起,知女莫若母,温宪的心思她猜得透透的,可是女儿和妹妹都没敢开口,她便越发担心女儿到后来要动歪脑筋,只得将温宪叫到跟前说:“皇阿玛不在家,你想做任何事,额娘都要托人情,麻烦不麻烦?额娘也想看看你往后的家宅是什么模样,你安心等皇阿玛回銮,到时候额娘带你和小宸儿一道去,有皇阿玛做主,还需要什么托人情的事?额娘不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

  温宪这才喜笑颜开,只可惜等待的日子太磨人,终日带着妹妹们在宫内四处游荡,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皇阿玛和舜安颜早日归来。

  转眼已在五月,今年天气热得早,五月初的光景,日头就十分毒辣,因太后和皇帝都不在京,宫里没做什么过端午的准备,倒是城郡王府传来好消息,三福晋顺利分娩生下小阿哥,母子平安。

  但这虽是好事,温宪姐妹俩却撞见荣妃对母亲叹息,说三福晋又有了儿子,往后更加要趾高气昂不把她放在眼里,絮絮叨叨都是那些话。

  姐妹俩私下里议论时,都知道荣妃娘娘这个婆婆当得不好,小宸儿问姐姐嫁了人会不会遇见坏婆婆,温宪却笑:“我们可是公主,下嫁之后哪里有什么婆媳之道,他们见了我们都要行礼的,只有皇阿玛和额娘能管我们,旁人管不着。”

  妹妹却说:“一家人,和气一些才好。”

  温宪笑悠悠道:“也不知你将来的婆家是何处呢,姐姐既然留在京城,没有把你远嫁的道理,我和舜安颜是一道长大的,你呢?难道将来皇阿玛为你指一门婚事,额驸却是从来没见过面的?”

  小宸儿却骄傲地说:“皇阿玛和额娘不也从来没见过面,可是他们见了就喜欢上了,所以我才不怕呢。”但毕竟还是不谙人事的小姑娘,说这些话时,禁不住眼神闪烁,温宪满心以为妹妹害羞了,逗着她大笑,妹妹却软软地应付着姐姐,悄悄就把心事藏了。

  那日岚琪要到乾清宫料理事务,圣驾已离开江南在返程路上,十来天功夫就能到京城,宫里懒散下的一切都要重新做规矩,乾清宫的角角落落亦要打扫干净,德妃娘娘亲自驾临,无人敢不用心,更何况这里是皇帝日常起居所在。

  因太阳毒辣,温宪怕晒黑了,就要做新娘的人凭她往日多么活泼,如今也窝在屋子里不肯出门,娇憨之态惹人怜爱,岚琪自然不会强迫她随自己到处走。这天只带着小女儿在乾清宫晃了一圈,母女俩便要转去宁寿宫。

  小宸儿虽然不像姐姐到处都爱用跑的,她能规规矩矩跟着额娘慢慢走,但也会四处看看寻找新鲜事儿,这会儿和母亲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时,将近毓庆宫附近,瞧见远处毓庆宫门前坐着人,她眼神极好,便拉着额娘轻声道:“是太子妃嫂嫂么?”

  岚琪不免奇怪,定神往那处看,果然瞧见熟悉的人坐在门前,而那边显然也发现这里有人过,慌忙起身就躲回门里去了,岚琪便对女儿说:“你看错了,只是个宫女而已。”

  小宸儿很懂事,忙点头:“额娘我知道,我不跟姐姐说,她总是大惊小怪。”

  岚琪噗嗤一笑,拍拍女儿的脑袋:“额娘说了是个宫女,你怎么不明白?”

  小姑娘想半天,才领会母亲的意思,憨憨地说她懂了,母女俩说说笑笑,倒把刚才一幕忘记了,岚琪说起过几年温宸也要嫁人,说舍不得这么乖的女儿嫁出去,闺女便娇滴滴地与她说:“那我不嫁人,一辈子陪着额娘。”

  小孩子说的玩笑话,岚琪岂会当真,但那日静下来后,想到坐在毓庆宫门前的太子妃时,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疼,那孩子到底遇见了什么事失魂落魄到这个地步,一向尊贵得体的人,竟然会坐在宫门前发呆?

  毓庆宫里的事,的确极少向外头传说,安静而华丽的宫殿,是束缚里面每一个人的金笼,莫说太子妃已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两位侧福晋早就觉得日子没有盼头了。

  太后在宫里时,她们还能借口请安到外头走一走,不然如眼下这光景,碍于太子身份尊贵而敏感,她们几乎不能与其他妃嫔有所往来,宫内还有年纪不小的皇子,她们更不能随便在别处晃荡。

  每一天每一天,就守着毓庆宫四四方方的天数着日子过,说度日如年,真真不为过。

  今天看到太子和太子妃发生争执,她们不仅不害怕,反变成了新鲜有趣的事。太子妃一向厉害,难得见她也会被太子气哭,文福晋姐妹俩,竟有些幸灾乐祸。如今堂姐妹总算抱团在了一起,若是还像从前那样锋芒相对,早晚栽在太子妃的手里,互相扶持还能有安稳日子过,倒是找回几分亲情来。

  今日岚琪母女看到的光景,文福晋她们在毓庆宫内看得更清楚,太子妃和太子争执哭泣后,不知怎么一个人傻傻地就往外走,到了门前却突然瘫坐下来,没有人敢上前去劝说,那模样虽然可怜,可她们更觉得解气。

  此刻姐妹俩对坐说话,文福晋悄声道:“隐约听得,是太子吼着说要废了太子妃呢,他们为了什么事争吵,连这话都说上了?”

  侧福晋却道:“赫舍里皇后的忌日才过,可你瞧瞧忌日前后,宫里宫外有什么要紧事吗?左不过如往年一样,太子装模作样祭奠一番罢了。皇上对赫舍里皇后是早忘得干干净净了,太子心里能好受?可太子妃一本正的,两人不吵起来才怪。”

  文福晋笑道:“若是太子妃真的被废了,姐姐做了正主儿,可不能像从前那样欺负我。”

  侧福晋倒是看得通透,冷然一笑:“我们不过说说罢了,太子妃背后可是皇上做靠山呢,你没听人说,瓜尔佳氏重新复起,要再现当年尊贵的门楣,可你我,有什么?那位年轻的和贵人,如今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这朝廷宫里就是风水轮流转,可怎么转也和我们不相干。”

  果然,如今皇帝重用瓜尔佳氏族人,从京城内宫到江南水乡,无不传遍这样的话题,更是谁都知道,一趟南巡,和贵人成了御前新宠,而朝堂之上血液更替尚需花费皇帝十几年心思,后宫的新欢旧爱,只在他一念之间。

  眼下圣驾正在返京途中,离了江南之后,偶尔会走旱路,和贵人便少了些日子陪在皇帝身边,难得回到佟妃这里,佟妃和旁人看着她,明明地位已是今非昔比的人,举手投足仍旧是从前的模样。女眷们私下里都说,这才刚开始,皇帝再宠上她一两年,一定会变。

  但至少回京的日子里,和贵人言笑依旧,而佟妃一直担心她储秀宫出第二个平妃那样的人,从前对瓜尔佳氏就有戒心,如今她得了宠更加多了几分防备,可眼看着她依旧那样恬静可爱,渐渐也松懈了。

  好在和贵人没有让她失望,姐妹俩一路相安回到京城,而一进宫,乾清宫里就之间德妃的身影,和贵人也没见什么不高兴,乐呵呵地就跟着佟妃回储秀宫去。

  皇帝此番回京,大部队直接进了禁城,从前总要在南苑等处徘徊几日,这次许是因侍奉太后同行,亲自将太后送入宁寿宫后,竟直接带着德妃回了乾清宫。但旁人或许以为帝妃俩在乾清宫温存,可岚琪却是来给皇帝收拾东西的,玄烨一向节俭,此番带出去的东西几乎原样带了回来,都是他用惯了的,轻易不愿舍弃。

  岚琪和玄烨连话都没说上几句,皇帝就一头扎进书房里,外头大臣领牌子觐见,来来往往不见停歇,而她将皇帝的寝殿布置安排好,本想过去说几句话,在窗口就听见外头唱报某某大臣到,只能将梁公公喊来问:“这要见到几时?”

  梁公公亦是一身旅途疲倦,无奈地笑着:“这都排到晚膳前了,娘娘您怎么打算,在这儿等着万岁爷,还是先回永和宫去。”

  岚琪看梁总管眼窝子一圈发青,必然是累着了,而刚才见到玄烨,也差不多这般模样,太后更是累得话都懒得说,这会儿功夫一定早就睡下了。可皇帝这里却紧跟着连番见大臣,岚琪心里很不踏实。

  皱眉思量后,吩咐梁总管:“这一位见好了,外头的先不要领进来,你和其他随扈的人都歇着去,宫里早就预备伺候的人了,不必你们在跟前。皇上那儿我有话去说,大臣们自然有人去应付。”

  但转念一想,忙又问:“太子呢,来过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