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65 不想再见的笑容

作者:阿琐

  “有什么可笑的,就要几个月不相见,你笑得出来?”玄烨说着就把箱子踹了一脚,不耐烦地坐到一边,瞪着眼前的人,“如今让你随朕一道出门,都做不到了?”

  岚琪站到他身边去,含笑说:“臣妾该说的都说了,皇上南巡不光为了游山玩水,臣妾留在宫里也有臣妾要做的事,您看荣姐姐这阵子身体也不好,撂下她在家里,哪个能放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和别人什么相干,没有你没有她,这宫里也乱不了。”玄烨依旧不肯罢休,竟似有几分孩子气,还试图劝服岚琪,“你不在朕身边,朕不放心。”

  岚琪不知不觉就坐下了,依偎着他说:“您非要臣妾说心里话,旧年东巡回宫那些日子实在自在安逸,二十多年了,臣妾也会想歇一歇。这回您出门,臣妾又能偷懒几个月,而宫里有人看守着,总比没有好,总之将来再有机会,臣妾一定相随,温宪嫁了人,总没道理再陪着她。”

  “将来你若再有借口如何?”玄烨不甘心,“说好了,趁我们还年轻,五湖四海走一走。”

  岚琪依偎着他,轻轻摇晃着身体,温言软语哄着他高兴,玄烨也非真是个孩子,两人温存半天,到底是妥协了。而很快有大臣等着见皇帝,岚琪也要为皇帝打点行装,玄烨说夜里去永和宫,她忙活好这边的事,便先离开了。

  走出乾清宫时,环春听见主子长长叹了口气,瞧见她眼底有异于平常的神情,揣摩着娘娘的心思,终究没问出口。

  是日午后,书房里突然传来消息,说几位阿哥去试后天随扈出发时要骑的马匹,挑选时突然有马撒野,惊得马群慌乱,将阿哥们踢伤了,岚琪听得心惊胆战。好在不久后,十三十四被安然送回,却是听说九阿哥十阿哥伤的不轻,岚琪唯恐太后不安,便让俩孩子歇着,自己往宁寿宫来安抚太后,而十阿哥左胳膊折了,小半年怕是不能动。

  皇帝派梁公公来看望十阿哥,梁公公多心问太后是不是会改变主意不出门,没想到果然亲疏有别,太后却是道:“一路都安排下去了,我若突然不去,这么大的变故不知百姓官员要怎么想,我不能给皇帝添麻烦,自然还是照日子出门,宫里的人会照顾好十阿哥。”

  岚琪见太后这般态度,不再多言,安顿好十阿哥,又问了问太后行装是否打点齐全,太后反道十三十四阿哥也受了惊,让她早些回去,这才离了。

  回来时,进门就瞧见温宸和敦恪在院子里踢毽子,心知是杏儿来了,径直往儿子们的屋子来,果然见敏常在在胤祥身边,母子俩对坐着,正听见她说:“你们还小,不要总是骑在马上,比不得哥哥们有体力。要紧的是,你若坐车,好歹能劝十四阿哥也坐车,他还是头一回出远门,你要多照顾弟弟。”

  岚琪含笑进门道:“胤祥最最懂事,这些话他心里比我们还明白,胤禵跟着他出去,我很放心。”

  里头的人忙离了座,岚琪挽着杏儿没要她行礼,一道坐下后,瞧见胤祥的行装都打点整齐了,夸赞他:“我敦促胤禵收拾东西,他紧赶慢赶地才准备好,胤祥这里都不用我盯着,自己就会准备了。”

  敏常在且笑:“还是您教导的好。”

  岚琪知道,杏儿必然是担心十三阿哥也被马踢了才会跑来看,这本也没什么,毕竟敏常在能随时出入永和宫,是向来有的事,只是如今岚琪自己有些心虚,至少这几天并不想见到她。此刻听孩子不高兴地问:“为什么额娘们都不陪着皇阿玛出门,我在外头,会担心你们的。”

  敏常在笑道:“南巡不比东巡,路程更遥远日子更长,你妹妹的身体撑不住,上一回她回来就病了,两个多月了,现在夜里还咳嗽呢。”

  岚琪不意地抬起头看敏常在,她正温柔地向孩子解释着,眼眸中的笑容真挚诚恳,却叫岚琪心中一阵发紧,敏常在忽然抬头与她四目相对,温婉地笑着说:“臣妾会多来陪陪您,咱们总不会闷的。”

  岚琪心中一咯噔,果然变了心的人,是她自己吗?慌忙含笑答应:“我们姐妹悠闲在家里呆着多好。”

  这日直到傍晚时,因九阿哥十阿哥被马匹踢伤,他们俩不再随扈出巡,本以为宜妃会留在宫里照顾九阿哥,不想皇帝却点名要她继续随扈。乍一看都以为皇帝对翊坤宫恩宠有加,岚琪则明白,若是因为儿子受伤不能出巡,宜妃的怨气改把翊坤宫的顶都掀翻了,日后就该给她找麻烦,玄烨深知这道理,才宁愿留下受伤的儿子,也要把她带走。

  而岚琪更明白,敏常在之所以不随扈出巡,就因为自己不去她才不去。自己若随扈,敏常在或去或不去,可若自己留在家里,她必定不会出门。这是岚琪不敢对皇帝说,也绝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讲的,她这次不愿随玄烨出门的原因。

  此番不愿随扈,仅仅是不希望杏儿也跟着一道出门,不知为何,她后悔当初硬是让胤祥去劝说不想出门的杏儿随驾东巡,若没有东巡,没有自己半途返回,杏儿那美好而幸福的笑容,一定不会出现。而往后,岚琪不愿再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的笑容。让她彷徨的是,敏常在对一切安之若素,让她原本硬起来的心肠,徒生出几分愧疚。

  明明都到这个年纪,突然纠结起了这几段感情,当初都不见得这样矛盾挣扎,现在却怎么也放不下。岚琪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戳痛了她心里哪一处柔软懦弱的地方,从未在情感恩宠之上与任何人争夺的她,竟然头一回主动地做出自私的决定,她不希望再看到杏儿脸上露出那么幸福的笑容,她不希望皇帝对杏儿还有一丝半点的眷恋。

  愧疚是难免的,可得知杏儿不随扈时,岚琪心里那一阵莫名的畅意,也实在痛快极了。而这既然是她心底深处的自私,自然没有旁人能察觉得到,玄烨更不会知道,且只要不对着敏常在,岚琪不会有任何愧疚不自在,那一晚和临出发前的一天,都能好好与玄烨在一起。

  二月初三,圣驾如期出巡,一大早将太后和皇帝送走,宫中上下便似松了口气般,岚琪与荣妃先到翊坤宫探望了九阿哥,十阿哥是折了胳膊,九阿哥则是崴了脚踝,比起十阿哥要轻很多,但脚踝肿得馒头似的,出门是断不能了。孩子面对两位娘娘还十分客气,可是她们一走,就只剩下满腹怨怼,拿屋子里的太监宫女撒气,不想正发脾气时,外头通报八贝勒到了。

  九阿哥十分意外,眼瞧着八哥脚步轻盈地进门来,睁大眼睛问:“八哥怎么没跟皇阿玛走?”

  胤禩笑若春风,温和地说:“你和老十都留在宫里,我不放心,昨晚就跟皇阿玛请旨,还领了差事,宫里的关防照旧是我来盯着,也好时常进宫看看你们。”

  九阿哥果然有些高兴,但也十分可惜:“南巡不容易,江南风光百闻不如一见,八哥你为了我们留下,实在不值当。”

  胤禩却笑:“将来总还有机会,等我们再大些,为皇阿玛做钦差御史下去瞧瞧,也不是难事。你安心养伤,我们留在京城里,自然也有乐处可寻。”

  兄弟俩说了几句话,胤禩便说要去宁寿宫看十阿哥,从翊坤宫过来,过东六宫时,不禁往延禧宫的方向望了一眼。

  母亲是随驾出巡了,因过去在咸福宫住的关系,母亲与佟妃关系尚可,这次算是与佟妃一道出门,昨天他进宫探望受伤的弟弟,半程与额娘相遇,额娘问他一次南巡和再深刻巩固兄弟的心哪件事更重要,他想了半天后,便进宫向皇阿玛请旨,表示愿留在京中照应弟弟们。皇帝起先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不能南巡,的确可惜极了,他要比兄弟们少许多阅历,但想到九阿哥十阿哥都要自立门户,往后兄弟几个在宫外能互相扶持,二三十年甚至一辈子的事,他觉得值了。

  一眨眼,皇帝离京数日,外头传来的消息一路平安,宫内也没什么波澜,荣妃德妃都留守宫闱,自然是方方面面都十分妥帖。只是四贝勒府里的小阿哥不好,又一次传来消息时,再不能像上次那样乐观,岚琪苦等一夜,天未亮时就有消息传来,弘昐殁了。

  犹豫再三,还是把消息送了出去,好歹要让胤禛知道才好,岚琪不能擅自出宫,便派人叮嘱毓溪好好善后,更给李侧福晋带了话抚恤她的丧子之痛,其他的,就再也做不了了。

  胤禛获悉儿子殁了的消息时,刚刚一身泥泞地随父亲从河堤视察归来,不等他悲伤不等他换了衣裳,父亲就派人找他过去说话,胤禛愣是换了干净的衣裳才过来,如此慢了近一刻的时辰,皇帝自然要问他迟来的缘故。

  四阿哥却是冷静地说:“皇阿玛自幼教导儿臣,不可衣衫不整,人前失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