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62 孝懿皇后遗志

作者:阿琐

  “朕只是心血来潮,看看她们都在想什么,旁人不说,难道你觉得朕召见宜妃惠妃,也能行床笫之事?”玄烨慵懒地笑着,毫不在意地回答,“朕那会儿猜想,你知道了又该如何吃醋呢。(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虽担心你,可又觉得有意思。”

  “这事儿可没意思。”岚琪轻声说,她另有心事没有讲,只道,“下回别逗我了,我们都不小了。”

  “你就总把年纪挂在嘴边,才容易心烦。”玄烨笑着,拉过岚琪的手,珍宝一般捧在怀里,却悠悠像要睡去的模样,呓语着,“也好,你是在乎朕这个人,朕就怕越往后,身边的人越在乎的都不知是什么东西了。”

  岚琪听得心头一颤,未言语,怀里的人安然假寐,今日他不再接见大臣,仿佛卸下身上的担子,本以为只是小睡片刻,竟是酣酣沉沉一眠不醒,可等他恍然警醒时,却是几乎跳起来问:“你身子该麻了吧。”

  但岚琪早就脱身,把他安置在绵软的枕头薄毯中了。而皇帝睡意深浓,众人安安静静伺候了洗漱,他就又被推下,岚琪坐在他身边,哄孩子似的安抚他,轻悠悠说着话,玄烨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不知不觉竟又睡过去,他是累极了,且安心极了。

  岚琪走出暖时,天色已暗,环春几人忙不迭地给她穿戴氅衣斗篷,将温暖的手炉塞在主子怀里,乾清宫门外已备下了暖轿,可所有人连喘息都不敢发声,唯恐吵醒了酣眠的皇帝。

  梁公公送岚琪到门前,才总算敢开口说:“托娘娘的福,万岁爷总算歇着了,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操劳,奴才还挨着轮班歇得比主子好,想想都惭愧极了。”

  岚琪被裹得严严实实,难免嫌热,把手炉递给了环春,自己稍稍解开胸口的领子透气,听见梁总管这样说,心口更是一松。她到底还是担心玄烨忘记了自己,可二十几年来,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可以比任何人重要,就是不能与朝政相比,即便关键时刻玄烨或许会选择她,可她不能先把自己看得比朝政更重。

  梁公公又道:“奴才不该多嘴,可这阵子不见娘娘来乾清宫,心里实在着急,恳请娘娘多疼一疼万岁爷,得空就来瞧瞧才好。”

  岚琪且笑:“梁总管是要好好歇息,皇上身边离不得你,皇上说想吃环春做的菜,这几日我会时常来,明日你问过皇上后,把大臣觐见的时辰告诉我,别叫我撞个正面,彼此尴尬。”

  梁总管一一应下,岚琪却不坐轿子,带着环春往回走,听说妹妹早就离宫了,她举目望一眼稀疏的星空,轻叹道:“亏得她今日把我推来,我才知道皇上的心意。”

  环春紧紧跟随,笑问:“主子心里可畅快些了,只怕没有人比皇上更能哄您高兴。”

  岚琪却摇头:“说了怕你觉得我矫情难伺候,个中滋味大概只有我自己能体会。罢了,反正我信他的话,至于她到底如何,随缘吧。瑛儿说的好,和我什么相干呢?想的多了,只会让别人觉得我多管闲事,狭隘又做作。”

  环春听得云里雾里,一声他一声她,分不清到底说的是谁,但见主子脸上有笑容,总算松口气,又听说皇上想吃她做的饭菜,便与娘娘一路商议做些什么才好。

  腊八之后,连着三四天,环春都跟着自家主子出入乾清宫,皇帝的御膳每日都分赏到后宫,皇帝自己吃的却是再寻常不过的小菜,但精神气色都比前些日子好些,终于得空去给太后请安时,老人家亦笑:“果然还是岚琪伺候你才好。”

  皇帝则与太后商议明年几件大事,一则要为九阿哥十阿哥立福晋,二则是要侍奉太后南巡,三则便是南巡后大封六宫。

  阿哥福晋和册封六宫,不是难事,倒是南巡,太后有所犹豫,老人家这次东巡得以返回故里,至今津津乐道,但唯一不尽兴的,便是她的宝贝孙女温宪不能随驾,南巡固然有兴趣,可一想到温宪不能相随,就举棋不定了。

  玄烨请太后在除夕前给他一个准信,而岚琪知道皇帝此番南巡的决心,侍奉太后同往,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孝敬她,太后同行另有意义,玄烨向来不轻易做劳民伤财的事,便私下劝太后答应南巡,更道温宪若知自己阻碍了皇祖母的脚步,反而要自卑惭愧了。

  太后则道:“那就把孩子的婚事定下吧,这件事办好了,我便踏实了。”

  待岚琪将太后的话转达给玄烨,正月里圣旨下,九阿哥十阿哥是年选福晋离宫建府,五公主下嫁国舅府舜安颜,南巡归来,便为皇子公主操办婚事。

  翊坤宫、永和宫有喜事,宫内宫外皆来道贺,正月里正好送往迎来,十足热闹了好一阵子,且另一边准备皇帝南巡事宜,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禁城内一片繁荣景象。

  岚琪整天忙得不知今日是何日,那天太后召她到宁寿宫去,有老王妃进宫请安,要她过去一道说话,岚琪刚在永和宫见了宗室命妇,一身华贵鲜亮的吉服,拥着氅衣便匆匆往宁寿宫走来。

  半道上遇见两乘软轿,那边知道是德妃娘娘在这里,忙停下轿子,太监宫女拥簇轿子上的人过来,岚琪见到是佟国维夫妇俩,不免让环春几人前去相迎。等他们到了跟前,更是客气地说:“国舅爷和夫人何必下轿呢,打发个奴才说一声便好,地上都是积雪薄冰,您二位要小心走路。”

  佟夫人年事已高,孝懿皇后故世后郁郁寡欢,几乎不怎么进宫了,岚琪都不记得上回见到她是几时,此刻徒然见两鬓斑白的老人家,心里不免沉重,而佟夫人见到雍容华贵的德妃娘娘,想着她的女儿若还在世也该如此,亦是悲从中来,只是守着礼仪分寸,死死地撑着罢了。

  相比之下,佟国维精神矍铄气色极好,在岚琪看来这总是好事,皇后也定不愿父母家人为了她太过悲伤。彼此说了几句客气的话,岚琪便让环春搀扶佟夫人上轿,他们老夫妻俩同是进宫来向太后请安并谢恩,家中嫡孙就要娶公主做额驸,圣旨下那会儿,佟夫人身子不爽未能进宫,今日精神好些了,佟国维便带她进来。

  岚琪看着佟夫人坐回轿子里,正要请佟国维也坐轿子,他却笑道:“臣可否与娘娘同行?”

  “您……”岚琪本想拒绝,却见佟国维深邃的眼眸里满是要与她说话的意思,而佟国维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又是国舅国丈,无须太过避嫌,两人并肩通行,环春则在主子的暗示下,渐渐带着宫女太监离得远了。

  佟国维见这光景,才开口道:“娘娘果然机敏聪慧。”

  岚琪听他一副长辈的口吻,索性谦和道:“您这话从何说起?”

  佟国维少不得夸赞几句,可话锋突然一转,问德妃:“腊月里娘娘时常侍奉在万岁身边,听说乾清宫里几时几刻觐见大臣,娘娘也知道得十分详细。”

  岚琪眉头微微一震,显然这话背后的意思,是指摘她有涉足朝政的嫌疑,努力定下心来道:“皇上脾胃不好,我不得不尽心照顾,知道乾清宫的时刻,也是不想与大人们正面相遇。”

  “是,娘娘谨慎。”佟国维躬身道,可再抬起头时,却似满面谋算,沉甸甸道,“娘娘要知道,在旁人眼中,您的行为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岚琪心口跟着一沉,努力冷静下来,反问:“国舅爷的意思是,我这样做太过张扬,失去了妃嫔的分寸?”

  佟国维竟是开门见山地问:“孝懿皇后遗志,娘娘可知?”

  岚琪避开了他的眼神,轻声道:“皇后有遗愿?”

  两人的话没说到一会儿,可彼此都再明白不过是在讲什么了,岚琪回避不是不想对佟国维坦白,而是这些话不能宣之于口,佟国维何等谋算心机,怎会不体谅德妃的难处,自然不再咄咄逼人地相问,而是笑道:“老臣此生再无大事,只愿完成皇后夙愿,还望德妃娘娘能从中相助,多多成全。”

  岚琪的目光远远投向路的尽头,仿佛心不在焉地说着:“一切随缘,强求不得。”

  佟国维不以为意,反而继续道:“还请娘娘多看几眼后宫朝廷的形式,多看一看阿哥们的文武短长,历朝历代前朝后宫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您的一言一行,会影响甚至决定许多的事,还请娘娘三思。”

  岚琪也不再避嫌,直接问:“国舅爷眼中,我哪些事不该做?”

  佟国维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慑人的傲气,冷一笑看着德妃,一字字敲入她心里:“娘娘如今,不该再以宠妃自居,您不该再让世人觉得,皇帝离不开您,离不开永和宫。相比之下,长春宫、翊坤宫、景阳宫,才是您该效仿的模样。”

  “效仿她们?”岚琪不解。

  佟国维道:“世人眼中,可看不到您博大宽容的胸怀,只看得到您不可一世的荣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