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61 哪怕将来先你而去

作者:阿琐

  舜安颜神情严肃,佟国维见他如此紧张,不免哼笑,说道:“将来身为额驸,你的责任就是哄公主开心,我们大清的额驸不吃白饭,皇帝把掌上明珠给了你,前途自然不可限量。【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一切还在于你能否照顾好公主,你要明白与她的夫妻之道、君臣之道,爷爷能教你当差,可教不来你如何夫妻相处,你若是不能把公主和皇上哄高兴了,再能干也没用。我也一早与你说过,娶了公主,你就不能与其他叔伯兄弟那样享齐人之福,从今往后,只能一心一意守着公主。”

  也许年长十几二十岁,这句话会让舜安颜动摇,但眼下年轻气盛情意深重,他的眼里只有公主是世间瑰宝,其他女子都不入眼,又怎么会为了齐人之福而放弃与公主的姻缘,此刻将祖父教诲皆记在心里,郑重起誓,绝不辜负皇恩不辜负祖父教养之恩。

  待舜安颜再赶回武英殿当差,皇城门外,两江总督正觐见罢了皇帝出来,诸多同僚等候在那里向他道贺践行,舜安颜遇上了便也问候了一声,却因有人当面玩笑似的起哄喊起了额驸,他面上挂不住,匆匆就离了。毕竟皇帝还未正式下圣旨,要稳重低调才好。

  此时乾清宫内,梁公公已吩咐底下的人,太后之外无论谁来,皇帝也不再见,赏下的腊八节礼也不必各宫来谢恩,梁公公并未察觉德妃娘娘有何不悦,只是皇帝近来实在辛苦,能让他歇半日也好,却不知娘娘有心结,皇帝亦有心事,此刻两人见面,不见得真能好好歇一歇。

  且说玄烨见过了张鹏翮,与他说起河工之治,一时精神投入,待得君臣散了,恍然想起岚琪还在暖等他,竟是心头一沉,呆呆在桌前坐了许久,才起身往外头走。没有穿避寒的衣裳,一出门就被冻得清醒,梁公公着急地拿来氅衣要为皇帝披在肩上,玄烨推开问:“娘娘在做什么?”

  梁总管道:“皇上不让打扰,奴才没敢进去瞧,左右环春在屋子里,必能伺候好娘娘。”

  玄烨一路往暖来,门前棉帘半掀,就听里头说:“有风灌进来了,你去瞧瞧是不是皇上那儿散了。”他阔步入内,便见环春出来,两边撞见了,皇帝示意她悄声出去。待再往里走,见岚琪盘膝坐在炕桌前,桌上摆了一盘棋,她一手捧着棋谱,一手捏着白玉棋子,看一眼棋盘看一眼棋谱,像是悠然自得。这叫玄烨有些意外,方才岚琪周身的气息,可没让他想到能看到这样一幕。

  岚琪不意地扭头,不见环春却见玄烨已来了,竟也不起来,暖暖而笑:“这盘棋臣妾解不了了。”

  玄烨走到她身边,看了两眼棋谱,不耐烦地说:“这盘棋朕给你讲过两遍了,你怎么又不记得?”

  岚琪将棋谱翻了翻,不信地说:“皇上几时讲的,臣妾怎么不记得?”见玄烨虎着脸,隐约想起之前的事,果然是讲过的,而上一次玄烨说他讲过了,自己也反问了一样的话,不禁憨然笑:“棋谱都长得差不多,臣妾记不住。”

  玄烨往她身边一坐,不似方才的不耐烦,握着她的手拿棋子,耐心地讲解每一步,但他讲得不入心,岚琪也听得不专心,只管目不转睛地看着玄烨的侧脸,岁月和风尘已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再不见当初年轻时的白面稚嫩,现在想来,当年的皇帝真真孩子气极了,如今越发有男儿魅力,可她自己也老了。

  想到自己老了,想到晨起在镜中看到的眼角细纹,岚琪不自觉地朝后退开,害怕凑得太近被玄烨看清楚,可她忘记了皇帝正握着她的手下棋,这一下好似挣扎的避让,让玄烨从心不在焉地解说中抽回神思,目色深深地看着岚琪,有意将握着她的手稍稍用力一捏,问道:“还学不学了?”

  岚琪摇头:“没心思了。”

  “怎么了?”

  她嫣然一笑:“就想看着你。两地相隔时,也没有如此想念,近在眼前却觉得思念深重,皇上,臣妾这话听起来矫揉造作了吧?”

  玄烨点头,松开她的手顺势把整个人揽入怀里,大手轻轻从她的肩颈顺着胳膊滑下去,温柔地反复抚摸着,本以为就要这样静下去,皇帝忽而问:“你是不是有心事?”

  “我只是想,我和其他人一样不能免俗,害怕自己年华老去,害怕过了四十岁,再也不能这样和你依偎温存。”本以为自己说不出口,可一如他温暖的胸膛,所有的顾虑都抛在脑后,身心自在下,无所顾忌,慢声细语地说着,“岚瑛说她的御夫之道,就是把阿灵阿牢牢拴在身边,她尚年轻,撒娇撒痴都十分可爱,可是我老了,念佟都能把这手写字,叫我学她的模样跟你耍赖纠缠,我实在是做不到。”

  玄烨的下巴轻轻蹭在她的发髻之上,岚琪依旧有一头丰盈乌发,他笑道:“我尚未生白发,你何来的老?早些时候有个人多骄傲,说她再老再老,也永远比我小。”

  彼此之间抛开了尊卑,就仿佛只是在说夫妻之间的话,岚琪不知怎么想的,仿佛当这是最后一次她在皇帝面前放下帝妃的身份,只想说自己心里想说的话。

  “年轻时才会有劲儿说那样的话,无视岁月匆匆,以为青春会永驻,如今回头看,才知自己多鲁莽肤浅。”岚琪软软地笑着,眼神一晃,更是道,“年轻时见不得别人在你怀里,我还能仗着自己青春美貌吃醋撒娇,现在就是有心这样做,就是你允许我这样做,我也说不出口了。人要有自知之明,可就是把自己看得太清楚了……”

  屋子里倏然静下,玄烨听得入神,不免一怔,问怀里的人:“怎么了?”

  岚琪缓缓坐起来,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的男人,含笑说:“我怕等我成了白发老婆婆,还是这副心肠脾气,反反复复,我自己都觉得麻烦。”

  玄烨微笑:“说到底,是为了朕在路上见了她们所有人,你生气了。”

  岚琪却摇头,但问:“皇上说过,咱们之间无话不可说,臣妾想问您几句话可好?”

  玄烨点头,嗔怪她:“从来都是你多疑。”

  “臣妾想问皇上,您对敏常在到底怎么看的?”岚琪问出口,浑身一松,眼底虽然露出了怯意,可紧紧盯着玄烨的双眸,她以为自己会看到玄烨局促的神情,可眼前的人只流露出奇怪的模样,问她,“怎么突然提起敏常在?”

  岚琪微窘,抿了抿唇道:“皇上喜欢她吗?”

  玄烨摇头:“只觉得她是个能叫人安心的伺候在身边的人,朕从前对她好,是不愿她在翊坤宫出了什么事,你因此心中愧疚,到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个寻常陪在身边的人。”

  岚琪但问:“皇上说的是真心话?”

  玄烨笑:“怎么不是真心话,朕对皇贵妃的情意,不曾隐瞒过你,你都看得见。”说着就觉得奇怪,不禁问,“朕以为你为了路上的事吃醋,或是容不得那几个年轻的,怎么只提敏常在?”他甚至仔细地回忆了一番,暧昧地对岚琪说,“朕只是见了她几次,没做那些事。”

  岚琪面颊绯红,忙局促地说:“臣妾知道的。”

  “你知道?”

  “刘官女子有身孕,臣妾当然要查,就可惜孩子没保住。”

  玄烨压根儿没在乎那个孩子,竟不知怎么反高兴起来,促狭地追着岚琪的目光问:“还查了别人的?”

  “顺、顺便看了眼。”岚琪看到玄烨眼中的自己,若说玄烨脸上已浸润了岁月痕迹,可他的眼神一如十几年前那般炙热深情,他看自己的目光从不曾改变过,而她依旧患得患失,也和当年的小常在无异。

  如今女儿恋上舜安颜,恋得心痛难当;又有陈常在爱上了皇帝,几乎染上相思病。她们十几岁青春年华,就该有这样的热情,自己算什么?四十岁就在眼前,骨子里没有任何长进,她还把自己当二八年华的少女,贪恋玄烨对自己的看重,霸道地不愿意在他心里挪出一点地方给别人。

  可玄烨听明白了岚琪的心事,身心皆松快,方才拥着她还有几分警戒的姿态,这会儿竟一转身,反将岚琪的肚子当枕头垫着,慵懒地躺下说:“你吓坏朕了,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往后朕一定要冷静,你身上能有什么大事,真有大事你反而越挫越勇,只会拿这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来折磨朕。”

  岚琪轻轻摸着他的脸颊,不服气地说:“皇上眼里的小事,是臣妾心里的大事,没有你,我就一无所有了。”

  玄烨侧目悠悠看她一眼,转过脸阖目小憩,口中却是说:“朕怎会让你一无所有,一切事,朕都会为你周全,哪怕将来……”

  玄烨想说“哪怕将来要先你而去,朕也会事先为你周全”,可他到底没说出口。

  眼瞧着奔天命之年,他对于生命的敬畏和人世的留恋越来越深,与其说眷恋皇位,不如说有更值得他珍惜的人和事,本以为会以“帝王”的身份度过一生,现在早不是如此了。

  又听岚琪声如蚊吟地问:“为什么在路上,把每个人都见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