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60 害怕失去

作者:阿琐

  岚琪想一想,又问:“是不是另有大臣等着觐见?”

  梁公公似乎刻意想为皇帝解释为什么没工夫见一见娘娘,忙点头称是,连带着说:“万岁爷一刻不得闲,到底出去好些日子,不把积攒下的事都办好,后头跟上来的事也无心去办。(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l;#&g;您看今天腊八,万岁爷都无暇去给太后请安,一切礼节都免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模样。这会儿娘娘既然来了,不如陪皇上进一碗粥,皇上这几日进膳不大好。”

  “皇上知道我来了?”岚琪问。

  “奴才只是向万岁爷递了个眼神,万岁爷能不能明白,倒也未必。”梁公公不敢打包票,可满心不希望德妃来了又回,低头哈腰地把娘娘往暖带,一面又给环春使眼色,环春搀扶着自家主子,笑着说,“腊八粥滚烫地盛出来,正好等放温一些,万岁爷好入口。”

  他们不由分说簇拥着娘娘往暖来,而岚琪知道自己是真心想见玄烨,不然他们也勉强不得。那么巧的是,她这里才转身去暖,佟国维从皇帝那儿退出来,瞧见有妃嫔模样的人过去,便问身边小太监:“是哪位娘娘来了?”

  小太监应道:“回大人的话,是德妃娘娘,梁总管去请娘娘到暖等一等。”

  佟国维眉头微挑,稍稍点头后,又看了看方才掠过德妃身影的地方,这才匆匆离开。而梁公公安顿好了娘娘,立刻要回来禀告皇帝,他还没进门,皇帝已走到门前,挽着袖口行色匆匆,问梁公公:“两江总督,几时觐见?”

  梁公公上前替皇帝穿戴齐整,回答道:“原定还有小半个时辰,皇上这会儿若与娘娘说说话,就不必提前请张大人进来了。”

  玄烨已走出门,外头清冷的空气让他精神一振,吩咐梁总管不必让明日就要赴任两江总督的张鹏翮此刻觐见,按约定的时辰便好,说话间匆匆往暖来,未及进门,就听见环春说:“娘娘怎么把红枣挑出来了?”而岚琪久违的熟悉的声音则道,“你家皇上不爱吃煮过的红枣,你不记得了。”

  厚厚的帘子挑起,皇帝阔步而入,岚琪旋身见他来,周遭宫女太监都伏地行礼,她却呆呆地站着。虽然早已无数次阔别后再见,可每一次再见,依旧会让她怦然心动,即便到了这个年纪,即便已不再年轻,只要心中的情意不曾淡去,对她来说,玄烨就是心里最最重要最最在乎的人。

  岚琪未醒过神,玄烨已走近,细细看着她的脸颊,蹙眉道:“脸色不大好,不舒服吗?”

  “皇上气色也不佳,却说臣妾。”岚琪淡淡一笑,醒过神来,屈膝要行礼。玄烨已拉着她坐下,大手一挥示意宫女太监都下去,心情甚好地说,“朕正好饿了,今日过节还没吃过一口粥,皇额娘那儿赏来的,还没动过。”

  梁公公最有眼色,早就吩咐人把宁寿宫送的粥端来,玄烨各种都吃了几口,心满意足地笑:“还是永和宫的粥合脾胃,这几日朕胃口不好,就想环春炒几个小菜,可平时想不起来,等用膳时想起来,又不愿对面前的食物不敬,但那会儿不提,过后又给忘记了。”

  岚琪微笑:“多容易的事,臣妾让环春准备。”

  “你亲自送来可好?”

  “皇上不会嫌烦?”

  “你说呢?”玄烨嗔怪,“朕每天都想见你,可没有时间。”

  岚琪心中翻江倒海,皇帝看起来一切如常,他甚至没有察觉自己的不悦,也许是她表现得够好,把脸颊足足地撑起来,像对岚瑛说得那样,笑得越灿烂越好。但这会儿和他坐着说话,没什么不高兴,也真没觉得想象那般高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皇帝不知疲倦地对她说一路见闻,岚琪安静地听着,时而一起笑,可大多时候,她只是听着而已,很快梁总管就一脸为难地进来说:“皇上,到时候接见两江总督了。”

  玄烨说了声知道,颇有些失望时辰过得那么快,岚琪捧来热帕子为他擦脸,怕刚才吃粥留下什么痕迹,玄烨顺从地让她摆布,一面说:“张鹏翮是朕新任的两江总督,是治理河工的能手,开春朕要南下,先交代他一些差事去办。”

  岚琪不知怎么,不由自主地说:“温宪的身体不宜走远路,臣妾舍不得留她一个人,怕是不能陪皇上南巡。”

  玄烨面色一滞,说:“她都是大人了,怎么就离不开你?朕想带你去……”

  岚琪却匆忙打断他的话:“到时候再说吧,皇上先去忙,别叫张大人等急了。”

  玄烨嘀咕了声:“朕想带你一道去。”又叮嘱她好好休息别太操劳,这才往门外去。

  岚琪呆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熟悉的一切就要消失在眼前,心中仿佛涌出热血,突然喊了声“玄烨”。

  玄烨诧异地转过身,虽然他们之间比谁都来得亲昵,但岚琪只有在情绪激动大喜大悲的时候,才会喊他的名字,皇祖母离世后,鲜少有人再喊他的名字,以至于每一次他都记得大概是什么时候,这会儿突然听岚琪喊这一声,竟莫名感觉揪心。

  屋外阳光直射在岚琪的身上,光线太过浓烈,反而看不清楚她脸上的模样,苍白的阳光下,玄烨忽然有一种错觉,仿佛要失去眼前的人,仿佛她会融化在这苍白的阳光之中。

  “让张鹏翮立刻进来。”玄烨开口,“但他之后的人,都不见了。”

  岚琪站定在桌前,玄烨背着光,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能清楚地听他说:“在这里歇着,朕一会儿就来,你哪里都别去。”旋即,声音随着声音一同消失,可她心里却不再空荡荡,她是矫情了吧,也许事情没那么复杂,说到底,兴许就是想自己的男人了。

  因主子要留在乾清宫,环春匆匆赶回永和宫,请瑛福晋不必再等了,岚瑛大摇大摆地离开,一面对环春笑:“你瞧瞧,我就知道你家娘娘是抹不开面子,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呀,想皇上了就去见他呗。”

  环春不敢大意,只央求福晋:“娘娘若还不能解开心结,福晋您可要进宫多多宽慰娘娘。”

  岚瑛叹道:“这是自然的,我可只有这一个姐姐。”

  环春将福晋一路送出宫,岚瑛正好遇见离宫的舜安颜,少年郎礼貌地上前来问安,彼此客气了几句便散了。岚瑛欢喜地看着他策马远去的模样,想着温宪要嫁给这样能干温厚的男人,心里就觉得踏实。

  且说舜安颜一路往家中来,原是祖父派人找他回家,进门后径直往祖父的屋子走,佟国维正歪在暖炕上打盹。舜安颜到面前屈膝行礼,喊了声“爷爷”。

  佟国维睁眼,见孙子归来,慵懒地醒过来,开口让他坐下,舜安颜却捧来茶水侍奉他,佟国维喝了茶问:“你从哪里来的?”

  舜安颜应道:“孙儿在武英殿当差。”

  “不耽误事儿么?”

  “不耽误,爷爷有什么吩咐?”

  佟国维将孙子上下打量一番,微微笑:“我才从乾清宫退下来,皇上召见我,对我说了你和温宪公主的婚事。”

  舜安颜一怔,默默垂首,似乎有些胆怯腼腆,但听祖父问:“怎么?你不喜欢这门婚事?”

  “喜欢,孙儿喜欢公主,可是您一早对孙儿说过,娶公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您要孙儿想明白。”舜安颜一脸惭愧,“可是孙儿没听您的话,还是和公主往来亲密,实在是因为心里喜欢……”

  佟国维却笑:“说什么喜欢,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傻小子,知道什么是情爱?不过,对于我们家来说,与公主郡主婚配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们可是皇上的外祖家。”

  “是。”

  “可我没想到的是,皇上会真的把德妃的女儿婚配给你。”佟国维脸上微微一沉,严肃起来,“那会儿你姑姑随口的玩笑,竟成真了。”

  舜安颜不明白,迷茫地看着祖父:“爷爷的意思我不懂。”

  “眼下你也不必太懂。”佟国维的语气再无方才的笑意,认真地吩咐孙子,“即便和公主成了亲,也不要与四阿哥府里多往来。四阿哥那里的事,我自然会打点,你该做什么,且听我的吩咐。”

  舜安颜道:“可是公主与四阿哥兄妹情深。”

  佟国维笃然说:“嫁出来的人,又怎会没事往兄长家里跑?公主离宫后日子如何过,还不是看你如何照顾她?总之将来你自己守着分寸,不要与四阿哥太过密切的往来,朝堂之上点头说说话便是了。我也会尽力安排,不让你的差事和四阿哥有牵扯。”

  舜安颜是不明白的,唯有垂首答应:“孙儿听您的。”

  佟国维又皱眉道:“不要与公主情意深,就忘了根本,将来但凡我对你说的话,不用你去搬给公主听。若等公主再转述给德妃娘娘听,事情就麻烦了。将来朝廷上会发生什么,我可以预见,你却不能想象,爷爷不会让你吃亏,你要安心做你的额驸。前途慢慢才能挣,急功近利,只会害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