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59 剁了他的手

作者:阿琐

  那日在御花园深处遇见陈常在,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似曾相识,如今看见敏常在的笑容,觉禅贵人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对陈常在的痴情不陌生,不是因为她对纳兰容若念念不忘,而是在她身边,有一份几乎相同的情意。【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只是前者急于表白并渴望被肯定,而后者深深隐藏,淡淡的仿佛从不存在。

  不知道刚才德妃从敏常在的笑容里看出了什么,面对这样宁静的美好,觉禅氏根本不忍心打扰,爱情无关乎年龄,那个人一旦在你心里了,兴许就是一辈子。

  从延禧宫回来,岚琪的心情一落千丈,原就说哪儿都别去的好,不想听那些戳心窝子的话,如今这一圈走下来,倒是没有人胆敢真正让她难堪,那些难得近到皇帝身边的女人们,对于这一次的幸运都十分珍惜,也正因如此,反而让她陷入矛盾,仿佛别人的不幸,都是建立在她的幸福之上。

  其实玄烨在外头,既然带了后宫,就一定会有人侍寝,密贵人也好,袁答应也好,只要不是她自己,谁伺候的结果都一样。各色各样的女人还是某一人专房专宠,根本没有区别,对乌雅岚琪而言,她是心里不自在有别的女人在皇帝身边,借口一句“各色各样”来矫情做文章,不过是想等玄烨来哄一哄她。

  可今天在延禧宫看到杏儿的笑容,她才真正受了伤。

  环春跟了主子二十多年,能从她一言一笑里看出情绪的起伏,今日从延禧宫回来,完全不同的低沉叫她很不安,若说娘娘昨天今天的不高兴,那是只要皇上来了就一定能好的,可现在她却觉得,哪怕皇上立时立刻出现在眼前,也未必能好。

  更重要的是,她们家主子若是真伤心了,反而不愿意表露,她会故作坚强,在外人面前努力掩饰,这才是真正有了不能说的痛苦,才会有的反常。

  环春不敢多嘴,唯有时时刻刻伺候在她身边,两三天后宫内一切都安顿了,便要忙年末的大事。每一年都是如此,毫无新意,内务府办差也越来越利索,不必德妃荣妃事必躬亲地指点,眼下皇帝在前朝忙碌,后宫亦是井然有序地张罗着所有事。

  转眼就在腊月,腊八前那位有孕的官女子不幸小产,算是一桩令人唏嘘的事,但如今皇嗣众多那官女子身份卑微,这个消息散开后几乎没有热闹起来,很快就在冰天雪地的禁城里冷下了,反而永和宫这边多记挂了一些,腊八时岚瑛进宫请安,正见陌生宫女来磕头谢恩,问了才知道是跟着那位官女子的人。

  岚瑛与环春笑道:“亏我进宫还算殷勤,可皇上的后宫越来越多,我早就记不过来了。”

  环春则拉着福晋轻声说:“娘娘一直都不高兴,皇上忙得每天睡两三个时辰,瞧着也是没空来的,虽然别的娘娘也都见不着,可咱们不一样不是?但娘娘不像是会为了这不高兴的人,心里指不定另有心事,奴婢不敢问,福晋您说话也小心些,别触到了娘娘的痛处。”

  岚瑛不明白,可等进门见了姐姐,看她眼底憔悴的神情,就明白环春的意思,依偎在她身边道:“温宪她们鬼精鬼精的,额娘眼里有悲伤,她们会看不出来吗?难道您去宁寿宫请安,见其他娘娘们,也这样吗?”

  岚琪淡淡一笑,用手指将双颊往上轻轻顶:“我出门时就这样笑,越灿烂越好,你看得见的那些,别人看不着的。”

  妹妹却捧起姐姐的脸颊,心疼地说:“怎么啦?和我姐夫吵架了?”

  岚琪不禁莞尔,一声“姐夫”何其亲切,怕是没有别人敢这样称呼玄烨,玄烨又一向宠小姨子,如今她真正是钮祜禄家说了算的女主人,因为谁都知道,乌雅福晋背后的靠山,不是德妃娘娘,而是皇帝。

  岚琪故意道:“阿灵阿如今,还会不会背着你在外头藏娇?”

  岚瑛盛气凌人地拿手比划了几下:“他敢,我就阉了他。”

  “胡说八道。”岚琪吓了一跳,拍妹妹的脑袋,“叫孩子们听见怎么好,你再生个闺女吧,没有女儿你就不知道稳重。”

  岚瑛慵懒地往姐姐怀里一靠,满不在乎地说:“我听说了,皇上这次东巡路上临幸了好些妃嫔,那些八百年没见着雨露的都赶上了这趟,姐姐心里不高兴了吧。”

  岚琪却道:“没有的事,不过是轮流在大帐里伺候起卧,真正承恩雨露的屈指可数,你姐夫不是不知保养的人。”

  岚瑛贼兮兮地笑:“姐姐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您往在内务府查档了?”

  岚琪睨她一眼,口是心非地说:“那个官女子有了身孕,总要查日子吧,我不过是随意看,我可没那么小气。”

  可妹妹立刻往她心门口捅一刀,问:“姐姐到底是在意有没有那些事,还是在意娘娘们轮流转?换做阿灵阿,他敢到花街柳巷摸摸小手喝花酒,我都能剁了他的手,不上床也不行啊。那么对姐姐来说,您到底是在乎别人侍寝,还是在乎别人陪在皇上身边?”

  岚琪实在忍不住笑了,嫌弃地躲开妹妹,责怪她:“瞧瞧你说的话,哪儿像个世家命妇,阿灵阿还真是可怜极了。”可妹妹却缠上来不依不饶,岚琪才说,“我不是为了这些不高兴,不是为了他。”

  这下岚瑛猜不着了,可她缠人的功夫一等一,姐姐哪里得起她揉搓,且这些话也只能对亲妹子讲了,终于打开心扉道:“宫里有位陈常在你可知道?”

  妹妹如今周旋在贵族命妇之间,连国舅府来了亲戚要攀亲的琐事儿她都能听说,怎会不知道这位陈常在,笑道:“她们不是说这位陈常在害了相思病?”

  岚琪颔首,笑容略涩:“她对皇帝倒是情深意重,宫里这样的人不少,但有了年纪的早看明白该如何自处,她还年轻轻一腔热血,自然是放不下的。”

  “姐姐为了陈常在不高兴?”

  “不是她。”岚琪目光一沉,眼底仿佛能溢出心痛来,“我是难过,竟完全没察觉,敏常在她对皇上的情意也是这样的。”

  “敏常在?”

  “可她曾对我说,她对皇上没有情,甚至在翊坤宫那段不堪启齿的屈辱,让她厌恶和皇帝接触。”岚琪很沉重地看着妹妹说,“但不是这样的,我知道我一定没有看错。她看着女儿的笑容里,全是对孩子父亲的爱意。瑛儿,你看着孩子的时候,也会想到阿灵阿对不对?”

  岚瑛有些不明白,但姐姐的话她能回答,僵硬地点头:“是会想到阿灵阿,会想这小子怎么那么像他阿玛,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是啊,所以我不会看错。”

  “那又如何?”

  岚琪深深呼吸让自己平静,缓缓道:“要么就自私得彻底些,就怕在自私和无私之间徘徊犹豫,做不好也做不坏,别人看着累,自己也辛苦。我总是想,自己有什么资格不高兴,毓溪对我说她从不曾放开怀抱对待侧福晋和宋格格,我心说,你婆婆我也没放开过呀,我们都一样。”

  岚瑛托着腮帮子,细细想姐姐的话,脑中一个激灵闪过,温柔地笑着:“我若是姐姐,就当什么也没看见,敏常在对皇上何种情意,和姐姐什么相干呢?问题在于,皇上心里有您,还是有她,您该看清的是皇上的心,而不是她的情吧。”

  岚琪怔怔,摇头说:“可我想不通透。”

  “姐姐莫不是觉得因为自己,让敏常在活得辛苦压抑了?”岚瑛想了想说,“她和那位陈常在其实一样吧,难道因为和您关系亲密,您就觉得自己有错?”

  见姐姐还是痴痴的,妹妹单刀直入:“若是有一天,皇上他……真的不在乎您了,他身边换了谁,都一样不是?除非姐姐也不在乎了,不然与其在这里纠结吃醋,不如好好维护和皇上的情意。”她说着努力缓和气氛,张牙舞爪霸道地说,“姐姐就该就跟我一样,管阿灵阿愿意不愿意,他休想逃出我的魔爪,管皇上愿意不愿意,牢牢把他看紧了。”

  比起妹妹的霸气,岚琪显得十分柔弱,岚瑛见不得姐姐这样唯唯诺诺的模样,转身把环春嚷嚷来,问她永和宫的腊八粥做得是否可口,便让她们拿食盒攒了预备着。自己跑去翻箱倒柜地给姐姐拾掇衣裳,绿珠玉葵都来搭把手。

  岚琪被她们摆布着打扮齐整,鲜明华丽的应节衣衫直叫人眼前一亮,她几乎是被众人推出门,岚瑛把姐姐塞入暖轿中,笑眯眯说:“可要高高兴兴地回来。”

  轿子一路往乾清宫去,环春心里扶着轿子心里直忐忑,好容易一行人到了门前,她不等主子下轿,就让乾清宫门前的人去通报,梁公公从里头赶出来,瞧见娘娘躬身道:“娘娘请到暖坐一坐,皇上正在和国舅爷说话呢。”

  岚琪问:“哪位国舅爷?”

  梁公公忙道:“是佟国维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