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658 雨露均沾

作者:阿琐

  环春以为主子是为了“各色各样”而生气,但听娘娘说:“他小时候在乾清宫看到我脸上就不高兴,何况如今呢?皇上这会儿也没宣召我,咱们避开一些才好。(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回到永和宫,已有妃嫔陆续来问安,没见着的留下了一些礼物,在门前遇见的,便只有请进门说说话。之后竟是接连不断有人来,半当中乾清宫梁总管的徒弟跑来问娘娘怎么都到了乾清宫,却没进门,岚琪敷衍说:“永和宫里有姐妹等着相聚,皇上本也没召见我。”

  谁晓得一刻钟后,又有人匆匆跑来,环春笑着进来说:“皇上有旨,请您过去呢。”

  “难道这各色各样里头,也算上我一个?”岚琪没好气地轻哼,便吩咐环春,“你亲自去一趟,说我回来走得急,吹了冷风胸口不舒服。”

  环春笑道:“娘娘是想让万岁爷亲自来咱们永和宫?”

  几句话说着,心里反而没那么冲动,岚琪又吩咐环春:“还是别胡说了,就跟皇上说,我这儿忙不过来,明日再去请安。”

  如此环春也不必亲自去,让乾清宫的人把话带回去后,便没再见皇帝那边有什么动静,待天色渐暗,宫嫔们不再来,岚琪形单影只地站在屋檐下,女儿们今晚都在宁寿宫,她不知道在这里站着是等谁,冷不丁的十三十四阿哥从门前进来,她才心头一暖,等不到丈夫,儿子总是能等到的。

  白天十三回来后,在宁寿宫见了皇祖母和额娘,就跑去书房。他带了好多东西要给弟弟,这会儿胤禵跑来,拍怕他的脚兴冲冲对岚琪说:“额娘您看,这皮靴是不是很帅气,冬天在雪地里走,也不会冻着脚也不会湿了,是十三哥给我的。宫里的靴子总是好看不中用的,雪地里走两步就湿了。”

  胤祥站在一边憨厚地笑:“我和胤禵的脚一样大,让那边的工匠照着我的尺寸做的靴子,就是我们都要长个儿,怕是明年冬天就不能穿了。”他骄傲地对岚琪说,“我打猎得了第二名,是皇阿玛赏我,我给胤禵也要了一双。”

  胤禵高兴地搂着哥哥说:“等我明年去江南,也给十三哥带好东西。”

  胤祥愣了愣没听明白,胤禵忙捂了嘴,他又得意忘形了,岚琪叹口气,索性把一双儿子叫进门,告诉他们明年的事,自然十四若随驾,十三阿哥多半会跟着去,谈不上哪个给哪个带礼物回来。

  胤禵却苦恼地说:“我去了乾清宫,要让皇阿玛考我的功课,可是太子在那儿说话,一说好半天,我只能回书房了。太傅说皇阿玛必然积累了许多朝政要处理,这几天一定都没空。”

  胤祥很懂事,帮着额娘劝弟弟:“皇阿玛答应你了,总不会忘记的。这几天你再好好准备准备,别松懈了万一皇阿玛突然考你,你两眼抓瞎。明年不论如何,咱们都一起出门,外头的世界可真大,出去走走才知道自己的眼界多狭隘。四哥那么厉害,一定是因为他小时候就跟阿玛额娘出远门。”

  儿子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再之后用了膳,他们要去温习功课,而胤祥跟了出门一趟,难免心有些野了,说下午遇见四哥时,四哥要他好好静下心来继续念书,布置了功课回头要考他,小家伙立时就紧张起来,都不必岚琪操心什么,乖乖就收心了。

  静下来时,岚琪反而觉得,儿子们现在那么懂事不用她费心,自己好像不被需要了,他们到了不愿与母亲腻歪在一起的年纪,孤坐在窗下时,莫名就觉得内心凄凉。想着皇帝东巡一路的声色犬马,那“各色各样”几个字真是戳痛了她的心,她终究还是小气的。只可惜到了这把年纪,拈酸吃醋,怎么看都矫情。

  那一夜,岚琪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下的,隔天清早呆呆地坐在镜前梳妆时,有太监来禀告,说昨日随驾回宫的一位官女子不舒服,想请娘娘宣太医。岚琪随口就应了,不想半个时辰后送来消息,说那官女子有了身孕。那一瞬岚琪心里像是吃了黄连般苦涩,打起精神吩咐内务府的人照规矩派人去照顾,就没再过问。

  消息一传开,越来越多关于皇帝东巡途中的轶闻秘事传出来,说随行的妃嫔几乎都在大帐待过,皇上在宫里极少会“雨露均沾”,没想到这次出远门,随驾的都得以和皇帝一夜温存。虽然不见得人人都做了那些事,可皇帝身边的人流水似的换,东巡路上,各地风光已渐渐不重要,竟变成了众人每日期待,皇帝今晚会召见谁。

  午前另有消息传来,说三福晋有身孕了,该是东巡路上怀的,倒是一路颠簸没出什么事,是今晨起来觉得不舒服找了大夫看,才晓得是有了身孕。

  三阿哥膝下子嗣不多,荣妃自然高兴,可岚琪去向她道喜时,荣妃却说:“你走了以后,那一路实在热闹,宜妃在大帐里待过好几夜,我和端嫔是拉不下脸面的,可就连惠妃都被传召了一次,不过我想大概就是说说话吧,还能怎么样?”

  岚琪脸上淡淡的,荣妃又道:“风餐露宿,吃得不讲究,打来的猎物烤了就送到圣驾前,草原上又寒冷,皇上鹿血酒就不知喝了几回,也难怪了。”

  “就怕在外头尝着甜头,回来大家都不安分了,盼着皇上还能像路上那样眷顾每一个人。没事也罢了,万一生出些有的没的,又是姐姐和我操心。”岚琪正脸色说,“姐姐好好歇息几天,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不在家我打不起精神来置办,就等你回来好赖着你。”

  荣妃知道岚琪不会高兴,说出来并非想故意戳她的痛处,事实如此,说明白了反而少些猜忌,皇帝这一路真就是身边美色轮流转,要说唯一好的,大概就是守着家花,没多瞧一眼野花。

  岚琪神情恹恹地回永和宫,总觉得这几天还是哪儿都别去的好,去哪儿听的话都跟刀子似的戳在心窝上,而除了妃嫔们流水转,常被皇帝召见的密贵人、袁答应之外,敏常在也有连着三四天跟在皇帝身边。怪不得岚琪觉得十三出去了一趟回来瞧着比从前更精神自信,也许在孩子心里,谁也不愿生母被父亲冷落。

  如此一来,岚琪也不好见杏儿,自己不至于嫉妒她,就怕杏儿心里负罪。

  而延禧宫里,年幼的敦恪公主不堪旅途疲惫,这日下午就开始发烧,敏常在不得不求德妃娘娘宣太医,而因见有太医进出延禧宫,念着早晨两件喜事,宫里人都以为敏常在也有了好消息,等知道是敦恪公主病了,才都莫名地松口气。

  再看乾清宫,皇帝昨日回来一头扎进书房后,除了数得过来睡觉的那几个时辰,乾清宫里无数大臣武将进进出出,明明路上那么辛苦,却一刻都不歇地处理朝政。这样一来,有人心里又心疼他,隔着百里千里时都没见的那么惦念,如今才隔了几道宫墙,反不能安心。

  岚琪不能让自己胡思乱想,便把懒于做的事一件件都拾起来,毕竟宫里空置了几个月,各处都有懈怠,她带着环春和内务府的人,东西六宫一处一处去问是否妥当。连惠妃、宜妃的住处都没落下,到储秀宫时,佟妃正歪在床上歇着,慵懒地对岚琪说,她的身子要被车马颠散架了,这会儿躺在床上,还觉得晃动。

  姐妹俩说会儿玩笑话,岚琪要走时,和贵人从偏殿过来行礼相送,到底是年轻,休息一晚上就精神了,红润的脸颊上有恬静的笑容,还捧上一方盒子让环春拿着,说是给两位公主带的物件。

  岚琪谢过她,带人离开储秀宫,一路要往钟粹宫和延禧宫去,可是和贵人漂亮的模样在眼前挥之不去,要说年纪小,皇帝又不是没和她这年纪的宫嫔有过床笫之事,只不过他自己年纪大了,才觉得有些放不开,照他这次路上雨露均沾的架势,这么漂亮娇嫩的新鲜人搁在眼前却不动凡心,还真叫人摸不透。

  想着想着,岚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酸了,赶紧按捺下乱七八糟的嫉妒心,到钟粹宫后再辗转往延禧宫来,进门时觉禅贵人刚从敏常在的屋子出来,立在一旁躬身道:“公主退烧了,大夫说是各地辗转,小公主有些水土不服了,将养几日就好。”

  岚琪颔首应着,悄然进门,见敏常在正跪坐在脚踏上伏在榻边,榻上敦恪阖目而眠,她单手支颐静宁地看着女儿。

  岚琪停下了脚步,她好像很久,或是从没有见过敏常在如此安宁幸福的笑容,虽然对着孩子们的她,也会有幸福的笑容,但的确是不同的意味,至少在岚琪看来,完全不一样。

  觉禅贵人等在门外,忽然见德妃娘娘出来了,以为是不是敏常在和女儿一道睡过去,探头望了眼见敏常在好好坐着,又见德妃若有所思,便没多嘴问。将娘娘送走后,再折回来看她们母女,敏常在挂在嘴边的笑容映入眼帘,她心里似乎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